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嗜血生辰
    梅月半湾,浅浅掩映着沁阳宫一地的残雪。萧轻雪没有想到,这个本该庆祝的夜,会彻底把她打入万劫不复之地。酒热了又热,她没等来赴约之人,却是等来了皇后的一份大礼。当三个木匣子被内侍战战兢兢送进来时,萧轻雪只是皱眉看着上面还在滴落的液体。那是——血?空气飘散着一股血腥味,萧轻雪心头猛地一震,几乎是一下起身,声音带着连她都不自知的轻颤。“这是、什么?”三个内侍忽的跪了地,抖着声音几乎是哭着打颤。“娘娘,皇后娘娘向皇上呈上了五公主家谋逆的证据,他们,俱已伏诛了。”“娘娘!”萧轻雪面无表情的盯着地上的人,“你,再说一次。”内侍哭着磕头,“娘娘,五公主一家,殁了。”萧轻雪脸上冷若冰霜,只是不顾灵苏的阻拦,亲手,打开了那三个木匣。再看清那三个首级面目的一刹那,她脸上的血色顿无。周围的声音,全都没了,她的世界,崩塌了。“娘娘,您不要吓奴婢,您说句话,您哭出来吧,哭出来吧!”哭?她没哭么?眼中早已是涩然一片,手抚上眼角,却没有一滴泪。原来,心殇到极致,是没有眼泪的么?怔怔中,她好像看到身着明黄龙袍的人出现在她面前。她笑了,语气中有着浓浓的解脱。“李长卿,现在,我什么也不怕了。”“娘娘!”冬天的夜,总是份外清寒。李长卿一直守在萧轻雪身边,看着她从昏迷中醒来,然后,宛若游魂。“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他看着她轻轻转了身,背对他。“金宸公主一事,证据确凿——”“李长卿,你怕报应么?”她的语气平淡,平淡的像说着不关己的事,“我怕。”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她悄悄伸向枕下的手突然抽出,抓着匕首反身向那人狠狠刺去。“萧轻雪,除了直接发泄自己的愤怒,你还会什么?”他的手箍着她的手腕,然后微微用力,将已经微微刺入胸口的那把匕首拔出。“咣当!”萧轻雪跌落在床上,一声声失笑,到后来,笑声越来越大。“你说的没错,我就是个废物,我才是那个最该去死的人。国破了,家没了,亲人死了,可我居然连给他们报仇的能力都没有!”“恨么?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么?”他抬起她的下巴,眼中似带着蛊惑,“那就把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强大?”她无神的眸子对上他的,嘴角的嘲讽极尽张扬,“还有谁可以让我强大?还有谁,需要我的保护?我的亲人,不是被你杀光了么?”“你还有他。”他的大掌覆上她的腹部,“他是你的血脉,他也是你最后的希望。”她灰败的眸中微微亮起一丝光,随即又暗下,手有些颤抖的覆上去。“会、么?他会是、我的希望?”“会,只要你想。”他捧起她的脸,似在给她编织着全新的希望。“好好想想,你若是现在死了,你怎么面对你的亲人?怎么面对你的大陈子民?你不准备替他们报仇么?”她死水般的眸子微微跃动。“你现在应该更能明白,权利,本就是用尸骨堆成的。萧轻雪,你现在自由了,我再没有可以钳制你的东西,反而是你,你是后宫唯一怀有龙嗣的女人,想想看,你还能做什么?还能为你死去的亲人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