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别有用心的邀请
    之所以说特殊,是因这封号并不是遵循古制,而是完全出自君主个人的意愿,将萧轻雪的位份一下提到了仅次于皇后之下。而对于这一切殊荣,萧轻雪始终忧心忡忡。她至今记得他对她说过的话。想要更高的位置,得靠她自己往上爬。如今却因为这个不该来的孩子,将她的全盘计划打乱。她不知道李长卿到底在谋划着什么,只是隐隐觉得,他这么在意这个孩子,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原因。然,这一切她无从知晓。她在担忧,深深的担忧,跟恨着他一样恨着自己的李长卿,会不会用这些殊荣麻痹她之后再狠狠给她致命一击?她不敢想。自从怀孕后她开始变的嗜睡,可这也成了足以凌迟她的酷刑。梦中,她的父皇总是一身是血的指责她,他斥责她委身于仇家,还恬不知耻的怀上了仇人的孩子。她哭,她恳求,却每次在她父皇失望的眼中尖叫着惊醒。灵苏每次都会被她吓醒,然后总是抱着她一声声安抚。明明防备,明明猜忌,可萧轻雪却无法在此刻推开唯一的依靠。可只要晨曦驱散黑夜,她就会化上精致的妆容,带上最坚固的盔甲。她还是那个永远打不倒的萧轻雪。今天,她收到了来自皇后娘娘的邀请:去清念寺上香。她答应了。灵苏跟在她身边,提醒她皇后可能有的不纯动机。她没什么反应,只是心里,有些期待。皇后,应该也是恨极了这个孩子吧?带着自己的小心思,她被灵苏扶着与娜云哲汇合。看着已经明显大着肚子的娜云哲,萧轻雪心中划过一丝异样。或许她这时候该谢谢腹中的孩子,因为身怀有孕,李长卿特许她不用给任何人行礼。听说,这份殊荣,连皇后都不曾有。看着娜云哲投射过来的微利目光,萧轻雪心中微动,一个不成型的想法随之产生。“朕劝你,将那些不该有的心思都收起来。”身边突然响起的警告惊的她身形一震。肩头,被李长卿的手微微施重的捏紧,他微微俯下身,用仅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低喃,“萧轻雪,记住你曾经答应我的。”言毕,他越过她走向皇后,开始嘱咐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项。萧轻雪站在那,宛若一个外人。看着他手抚着娜云哲隆起的腹部,阳光打在他露着温柔笑意的脸上,那一刻,她只觉眸中涩涩,有些刺目。皇城墙头,李长卿眺着逐渐远去的轿舆,眼中雾色朦胧。“不担心么?”绮里溪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边,寻着他的视线望去。李长卿没回答他的问题,眸中晦涩掩去,淡淡问了一句,“都准备好了?”绮里溪应了声,余光看到他自顾离去,而绮里溪的目光始终留在远方。良久,空气里传来一声长叹。当萧轻雪一行人到达清念寺时,山下早候有一众僧人。这座古刹建立在半山,周围群山相遮蔽,几乎与世隔绝。萧轻雪知道这座古寺,是因当年有一轻狂少年,曾偷偷的带她来这里。微恍的神色一瞬清醒,萧轻雪看向轻轻叫唤自己的灵苏。“娘娘,您没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