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原来她才是最傻的
    当晚,一只信鸽趁着昏暗夜色从栖凤殿飞了出去。鸽子一路飞翔,最终,停在了护国公府的内院。下人取过鸽子脚下绑着的小信筒,匆匆送到了仍烛火通明的书房。读罢信上的内容,娜全忠将信条于烛火前燃了。看着烛台下的灰烬,一双精明的眸子微微眯起,似在沉思。“大人,娘娘如何说?”他的房内,还有几个乔装打扮后的男人,皆是娜全忠在朝上的党羽。“她要老夫助她一臂之力。”娜全忠仰靠在太师椅上,闭眸深思了片刻,然后,勾起了嘴角。“正好,老夫的计划也可以一并实施。那个位子,也可以换个人了。”底下的众人面面相觑,然后不约而同的纷纷跪地稽首叩拜。“臣等预祝皇上伟业大成,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一切暗涌凶波,在平静的表面下悄然涌动着。而沁阳宫,却在暴风雨来临之前掀起了一个小浪。萧轻雪自御书房回来后,一直心有坠坠。虽说得了灵苏的保证,可她后来再仔细想了想,终是不放心。夜幕深临时,她屏退了所有人,做了一番假象,然后一人偷偷出了宫。在街巷找到一家医馆,她亲自找了一个民间大夫确认。结果,令她大吃一惊。她月事一向不准,这次延迟,她并不曾放在心上,却不想,竟是真的怀孕了?!萧轻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沁阳宫的,只是脑子一度很混乱。她不是一直有喝避子汤么?避子汤……灵苏……绮里溪接到宫侍的通报来到沁阳宫时,隐约感到气氛有一丝不寻常。待来到内殿,却先被眼前的一幕惊得顿了脚步。内殿之余那一对主仆,灵苏跪在地上抽泣,而向来疼爱灵苏的萧轻雪却始终冷着一张脸,淡漠的看着底下的人。二人中间,有一个打翻的药碗,汤汁洒了一地。“这是——怎么了?”他惊疑不定地出声,被她疏漠的眸子一扫,顿觉事情绝不寻常。萧轻雪看着来人,慢慢的,嘴角拉开几分。“绮里溪,你也是李长卿的人吧?”她的话,如平地惊雷,在他的心中炸开。而更让绮里溪心惊的,是传入鼻尖的那抹药味,那里面,竟有藏红花的味道。他不由分说蹲下身拿碗确认,几乎是马上抬头看她,“你要干什么!”“你不知我要干什么么?”她泛白的脸色下一抹笑嘲讽至极。绮里溪一下擒过她的手腕,细细把过之后吊着的心终于如释重负。“放心,我没喝成。”他看向她,她嘴角的嘲讽张扬了几分。“娘娘……”灵苏跪着接近几步,却终止步于萧轻雪陌生的眼神下。绮里溪没忘记她先前的话,再看向此时啜泣不止的灵苏,一切了然。她怕是,都知道了吧。心中一直以来的担忧如今终成了现实,绮里溪动了动嘴皮,却终是说不出一句话。“绮里溪,我想求你一件事。”他知道她要说什么,凝重的脸看她,“孩子,是无辜的。”“他是故意的,是不是?”萧轻雪的目光从他们身上移过,嘴角的笑始终不曾落下。知心的朋友,贴心的婢女。原来,全都是别有用心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