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一个如果的承诺
    看着她眼神中的笃定,他眸中微光似是轻轻一跃。“萧轻雪,如果,你真的怀孕了,你当如何?会让他,活下来么?”她脸上的表情有一丝皲裂,被她极快的掩饰过去,避过他投来的探究目光,微垂着眸挽唇轻语:“如果臣妾真的怀有子嗣,臣妾自然是加倍小心护着。”萧轻雪一直低着头,眸底,始终幽晦一片。“是么。”他低声喃喃,捏起她的下巴,“萧轻雪,记住你今天的话,”李长卿此时的神色与以往有些不同,他眼里深邃幽暗,凝着噬人的黑,漩涡深处,倒映着有些茫茫无措的她。不知怎的,看着那样的李长卿,萧轻雪有一瞬的心虚,没由来的一阵心慌。匆匆拜别了这个心思难以捉摸的人,她几乎是小跑着回了沁阳宫。“娘娘,您怎么了?怎么看上去如此慌张?”“灵苏,你过来,我有话问你。”萧轻雪急急屏退了众人,箍着灵苏的手,带着微微颤意。“我侍寝之后喝避子汤一事,可曾泄露出去?”“娘娘,奴婢不敢!”灵苏脸色顿变,“扑通”一声跪下,“娘娘吩咐的事,奴婢决不曾告知旁人。”看着向来嘻嘻哈哈的灵苏此时却急红了眼,萧轻雪审视了片刻,最终扶起了她。“你不必紧张,许是我多虑了吧。”她像是说给灵苏听,又像是安慰自己,近日来时刻紧绷的神经,让她有些草木皆兵。李长卿一个眼神一句话,竟让她慌成这样?她叹笑一声,揉着微痛的额角闭眼沉思。“娘娘,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无事,是我太紧张了。”闻着殿内浅淡的凝神香,萧轻雪慢慢平复下来。睁开眼,却见灵苏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你想说什么?但说无妨。”犹豫了片刻,灵苏终于攒足勇气开口,“娘娘,奴婢不明白,怀有龙嗣是多少后宫娘娘梦寐以求的事,现在皇上子嗣单薄,只有皇后有孕,为何您——”“你不明白……”萧轻雪打断了她,微沉的声息,有落寞,也有黯然。哪知灵苏一听更急了。“奴婢是不明白,奴婢只知道,娘娘过的太苦了。在后宫想要孤军奋战几乎是不可能的,倘若娘娘有一子伴身的话,母凭子贵,娘娘才更容易保全自己啊。”“我知道你的意思。只是,我不能。”“为何不能?”为何不能?这个问题她曾在午夜梦回问了自己千万遍。“大概是,我怕有朝一日到了九泉之下,无颜面对我父皇母后吧……”女子面上流露出深浓的悲伤。她不曾忘,一日、一刻,也不敢忘。灵苏终于安静下去,看着只在无人时刻才敢泄露自己真实情绪的女子,眼中几多纠结复杂。栖凤殿,气氛凝肃。太医战战兢兢的收了把脉的手,跪在地上诚惶诚恐,深怕床上的怒容女子随时爆发。“启禀娘娘,娘娘此次动胎气是因、是因心中郁结,微臣开几幅方子,娘娘小心调理,保持心情、心情愉悦才可。”娜云哲阴沉着脸没有说话,心腹哈尔珠赶紧送了战战兢兢的太医出去,屏退了外人,这才细声宽慰——“娘娘身怀龙种,万事以身子为重——”“啪!”再度气血上涌的娜云哲狠狠甩了哈尔珠一耳光。“你这是在讽刺本宫么?现在身怀龙种的又不是本宫一人!”“皇后娘娘恕罪,奴婢不敢!”哈尔珠煞白了脸,跪地连连求饶。“娘娘莫恼,就算那贱人现在得了志,可娘娘腹中的才是皇上的嫡长子,是未来的储君,那贱人自然斗不过娘娘。”“凭她?也配?”娜云哲冷哼一声,嫌恶的瞥了眼自己的奴才,语气犹自愤愤。“现在皇上的心思,是越发难猜了,萧轻雪这贱人,还真是阴魂不散!”她暗中一直有给那些后宫妃子下药,导致她们不孕,这一切,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可她想不通的是,为何独独萧轻雪能怀上孩子?最后被逼无法,她只好求助父亲。原本是想借助父亲来除去萧轻雪,却不想,父亲带来了这么大一个消息。如果不是此次相逼,他们还想瞒着她到什么时候?思及此,娜云哲面容微微扭曲,抚着已经微微显怀的肚子,眼神逐渐阴狠下去。“萧轻雪,绝对不能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