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她想要什么
    绮里溪走了,萧轻雪却没有功夫安心休养,她将以往所有发生的事全部都梳理了一遍,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至于这个结论是否正确,她需要亲自找李长卿确认。因为这次事件,萧轻雪的位份被重新恢复,不知,这算不算是因祸得福?晚上,被灵素喂着用了晚膳。轻雪命人多燃了几根烛火,她在等一个人。一个时辰后,门外响起“皇上万福金安”的声音。“臣妾见过皇上。”曾被她尤为厌恶的“臣妾”两字毫无违和的从她口中说出,刚欲掀被跪下,已被他一手阻止。“你有伤在身,免了吧。”她重新靠回床上,苍白脸上微微带开笑,“谢皇上。”灵苏瞧着二人间总算不再剑拔弩张,识趣地打发众人跟着一起退下去了。屋内,烛火亮堂。李长卿的目光掠过那些灯火,“你在等朕?你知道朕会来?”“臣妾只是碰碰运气罢了。”他于桌旁落座,给自己沏了一杯茶,浅啜一口后,问她:“那么,你有何事?”“臣妾心中一直有些疑惑,不知能否请皇上解惑?”萧轻雪小心的抬眸看他,他却不看她,盯着杯中茶色面容一半晦涩。“你且说来听听。”沉吟片刻,她终于将心中逐渐成型的猜想说了出来——“皇上是不是,并不想要我死?”闻言,他唇角带起了些微弧度,“何以见得?”“若皇上真的一心要臣妾死,当初臣妾自城楼上跃下时,便不会费力相救。还有这次,臣妾愚钝,除了往皇上其实并不是要我性命这层想,实在想不到别的理由。”“那么,”他声息里没有任何起伏,“你觉得,朕不想让你死的原因是什么?”萧轻雪一愣,没想试探性的问题在他那里轻易得到证实。想着他甩来的问题,垂眸,浓密的羽睫打下一层阴翳。不想让她死的理由。爱么?她扯唇,有了前段日子的种种,断然是不会自欺欺人的往这方面想的。那么唯一的可能,就只剩下这种了。“臣妾听闻,想要真正报复你的仇人,最解恨的方法不是让他死。而是——”“而是什么?”隔着氤氲的茶水热气,她看不清他投来的目光与平时有何不同,只是紧了声。“而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随着她最后一个字落下,房内徒留静默。他放下茶盏,修长洁净的手指轻扣着桌面。“咚——咚——咚”他轻轻落下的每一下都重重砸进她的心里,而下一刻声音戛然停住,她心一紧。“从地牢出来后,你倒是变聪明了。”这一叹,他似是真心赞美。萧轻雪嘴角跟着提了起来,刻意忽略心中某一处的轰然坍塌,毅然掀被跪在地上。“臣妾有一事求皇上。”看着地上跪着的小小一团,脆弱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夺去她的生命。可就是这样脆弱的生命,一次次都顽强的撑了下来。李长卿眸光微微跃动,待回神,她还保持着跪俯的姿势,好像他不答应她的请求她便会长跪不起般。这点固执,她倒是从来没变过。“何事?”“臣妾恳请皇上,能让臣妾近身伺候皇上。”他眸中渐渐凝起深寒,半眯起眼,“萧轻雪,告诉朕,你这么做的原因。”底下的人直起身,毫不掩饰眼中的**。“臣妾想要更大的权利,保护自己,也保护自己在意的人。在您,想要杀了臣妾之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