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行宫陪驾
    酷暑,愈发难耐。大靖皇帝诏下,将携皇后及一众近臣亲侍赴行宫避暑。当灵苏火急火燎的来知会她们也在随侍之列时,萧轻雪还在院内洗着一堆脏衣。“主子,你赶紧打扮打扮,这次机会难得,咱可千万别错过了。”小丫头在私下无人时,虽不再唤她娘娘,却还是坚持唤着主子。轻雪拗不过她,随她去了。不同于灵苏的激动,轻雪专注手中的活,将脏衣冲了,拧干,然后又将一件件衣物晾于竹竿上。“主子,你怎么一点也不开心?这多好的机会?”萧轻雪掸着湿衣,漫不经心,“这是什么开心的事么?”灵苏看着女子一脸的痛心,“主子,咱们有机会接近皇上了,万一他见着你能重新恢复位份呢?”轻雪终于停下手中的活,看着急切的灵苏,平稳的语气没有丝毫波澜,好像亦能让躁动的心平复下来。“我问你,这旨意是谁下的?皇上?还是皇后?”灵苏一下被她问住,“这,有什么分别么?”闻言,轻雪淡淡一笑,“是没什么分别,一样的要我们成为众矢之的而已。”“主子,奴婢不明白。”“陪同去行宫这么大的荣耀,后宫众多妃嫔都盼不到的殊荣,唯独我们这两个冷宫的宫女还能沾光,你觉得他们意欲何在?”经她这么一分析,渐渐悟过来的灵苏一下跳起来,“那我们怎么办?不去了?”“你觉得,这由得了我们么?”萧轻雪复又晾起衣服,“只能步步谨慎,且走且看了。”灵苏皱着眉不说话,看着阳光下自顾晾衣的女子,清风掠过她的发,青丝撩过她的眉眼,竟让她有一种平和宁静的味道。那种平和,仿佛是对世间的一切再无甚上心。她安静,却也更疏默。这种转变,灵苏不知是好是坏,只能默默在心里留心。出发前的准备,总是繁杂。从京都到行宫,耗费在路上的时间差不多就要一个月。出发那天,全朝文武百官在城门口跪送御辇,铁甲骏马,旌旗飞扬,山呼万岁。扈从延绵几百里,驰道上跪满了百姓,一路相送。那种震撼,让随行的萧轻雪心头震然,她长久未出宫,竟不知,外面已是天翻地覆的变化?不是残垣断壁,而是一片欣欣向荣。汉人,胡人,随处可见。他们欢呼,他们雀跃,他们载歌载舞。这一切深深冲击着萧轻雪,她父皇在世时都无法做到的盛景,他,真的做到了么?真正的,汉胡一家?透过重重的人群,她遥遥望着前方的金辇,眼中,第一次泛起幽晦的复杂。晚上,队伍随地扎营。轻雪去河边汲水,回来时,火堆旁已经坐了绮里溪。这家伙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只鸡,正支着木棍在烤。旁边的灵苏一脸的垂涎欲滴。“你这样明目张胆的来,无事么?”虽然知道他是皇帝的上宾,可这样混迹于宫女之中,她不免有些担忧。他给她一个别担心的眼神,扯了鸡腿,一个给她,一个给灵苏。“丫头,我帐中还有些好货,速速取来。”灵苏意动,却有些犹豫的看着轻雪。得到轻雪的默许,她这才欢喜去了。火堆里间或爆出呲啪的响声,轻雪添着柴枝,一时静默。“今天,你都看到了吧?”他率先打破沉默。她搅着炭火的动作一顿,轻轻嗯了声。火光映照下,女子的面容忽明忽暗。绮里溪朝着背后的树干慢慢靠下,望着星空喟叹了一声。“是不是心里挺复杂?”他挑眉看她,“短短不到五个月的时间,他竟能做到如此。”她的语气里听不出情绪,“你想说什么?”“你应该发觉了吧?百姓,是健忘的。”她沉默,良久,放下手中的柴枝。“可我忘不掉。”她抬眸看他,脸上的疤痕在此刻变得醒目,“也不能忘。”气氛一瞬窒漠。直到,有一群宫女慌慌张张的打破了安静。“今天的水是谁打的?”萧轻雪起身,“是我,怎么了?”“你真是大祸临头了,皇后娘娘喝了那水泡的茶之后身体不适,皇上正在责问一干人等呢,你赶紧的。”轻雪皱起了眉,“赶紧什么?”“还能干什么?当然是去皇上的营帐认罪,赶紧的,耽搁了我们都得掉脑袋!”“我陪你去。”绮里溪在这时起身,却被轻雪拒绝,“你留下安抚灵苏,我怕那丫头乱来。”留下话,她便跟着宫女急匆匆走了。该来的躲不掉,带她来的宫女给了她一个自求多福的表情后便慌张退下了。帐内,烛火明亮,气氛却有些沉默。案桌后的男子正批阅着奏章,似是没看见底下跪着的萧轻雪。他没开口,她亦不敢出声。心里,却有些疑惑。不是责问一干人等么?怎么只有她一人?“过来。”正思忖间,上面的人淡淡吩咐了一声。轻雪一愣,以为是错觉,直到他再次重复了一次。微一犹豫,她起身走近,却是离他一步之处站定,再不肯接近分毫。李长卿余光瞥过身旁的人,一双剑眉微微蹙起,他将手中的奏折递给她,在女子一脸不明所以中问她:“你怎么看?”萧轻雪尤惊诧着他的举动,待目光瞄过奏折中的内容,心中又是一惊,只是垂了眸。“此乃国家大事,奴婢只是一个宫女,皇上问错人了。”“奴婢?”李长卿颇有些玩味地深看着她,咀嚼着从她嘴里吐出的这两字,“看来冷宫倒真是个磨性子的地方。”轻雪始终微垂着眸,对他的话不置可否。见她面上无丝毫异常,他收了眸,斜支起头,幽幽道:“说说你的想法,朕赐你无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