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他的皇后
    大靖皇后娜云哲,萧轻雪不会忘记这个名字。这么多年来,唯一能陪在李长卿身边的女人。而从两人对视的一瞬中,萧轻雪感受到了那位皇后对她的敌视。此刻她一身华丽异域服饰,光彩耀目,朝着萧轻雪一步步走来。最后,她离轻雪一步之遥处站定,神情倨傲,“知道本宫是谁么?”“知道。”娜云哲似极不满萧轻雪此时的态度,声音凌厉了一分,“既是知道本宫是谁,为何不行礼?”萧轻雪看着无动于衷的李长卿,随后收了视线。垂下眸,唇畔带过自嘲的同时,缓缓屈膝跪下。“见过,皇后娘娘。”她的声音没有丝毫起伏,听不出任何喜怒,只是隐于袖中的拳头,已攥的发白。李长卿,如果她的屈辱是他所乐见的,那么,如他所愿。娜云哲居高睥着底下跪着的人,也没吩咐她起身,只是目光从她身上移向后面。“你想救他们?”萧轻雪心一提,知道她是在问自己,“是。”感受到身旁人的脚步径自越过,她下一句话让她紧了心。“可他们刚刚冒犯了本宫,按例,当斩。”萧轻雪即刻望向声源,一双眼紧紧盯着娜云哲,警惕地看着她的手抚过孩子的脸颊,鲜红的蔻丹在孩子如雪的肌肤上异常醒目。五公主抱着孩子浑身颤抖,将希冀的眸投向了轻雪。她刚想起身——“我叫你起来了么?”娜云哲幽幽说着,视线不离襁褓中的婴孩。轻雪作势起身的动作生生跪回去,只是下一刻传来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她冲过去,却见孩子脸上已经多了一道血痕,而始作俑者,正蹙着眉剔着带血的指甲。萧轻雪挡身在木牢前,声色冷凝,“皇后娘娘,不知您要如何才能放过他们?”“放过?”她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前朝余孽,何有放过之理?”“娘娘贵为一国之后,言行举止自当是全国表率,皇上在朝廷上广用汉臣,正是希望胡汉和谐,娘娘此举,怕是与皇上背道而驰了。”“你这是在用皇上来压我?”娜云哲眼中冷却下去,表情一下阴沉。“不敢。我只是在提醒娘娘,犯不着为一些无关紧要之人伤了您二人间的关系。”娜云哲盯着她不说话,脸色不甚好,不过她下一瞬像是想到什么,脸上慢慢带开笑,“也罢,既是如此,你不妨去求皇上,他若是应允了,那本宫便不予追究了。”萧轻雪心里清楚,她此番,是特为折辱她而来。而这一切,李长卿全然默许了。她的膝盖,跪父母,跪祖宗,跪天地,却在今天,一连跪了两个破她家国的人。心中的痛没有表现在面上半分,她直直朝座中的男人跪下,俯身而拜,一滴泪悄然落入尘土,无人察觉。“求皇上,开恩。”她终究,还是求了他。他看着她,眸眼始终浅淡,找不到昔日丝毫的温情,只是问了她一句:“现在,可知晓你的身份了?”她紧紧抿着唇,从牙缝间挤出一个“是”。他的手指轻扣着桌面,沉默了片刻,然后继续开声,语气淡淡的,陈述着一段像不属于他的血海深仇。“当年你父皇灭我李家满门,九族亲眷,男女老幼,无一幸免。你可知临刑前,我那堂姐已有七个月的身孕?你可知,我有一侄子刚会叫爹唤娘?”他一顿,看着面前的女子,兀自一笑,“这些,你自然是不知的。”李长卿的眸子此时如瀚海之烟般缥缈而不可捉摸,视线掠过她停在牢笼里的人。“斩草除根,这是你父皇教会朕的,念着往日的情份,朕可以饶他们不死。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他们毕竟冒犯了皇后,你觉得,该如何才能让朕的妻子消气?”那一声妻子听在娜云哲耳中果然悦耳无比,她的眉眼带上笑意,有些得意的瞥了一眼地上的女子。随即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神黯淡下来,“皇上您是知道的,我的大兄长一家都是死于陈人刀下,所以一见到陈人,臣妾心中的愤恨便无所遏制。不止皇上与陈人有血海深仇,臣妾亦是如此啊。”娜云哲的目光直直落在萧轻雪脸上,状似问她意见,“萧婕妤,实不相瞒,一见到你们的脸,本宫便怒不可遏。你说,这仇恨之气,该如何散之?”萧轻雪面容平静,叫人看不出她在想着什么。娜云哲的言下之意,她听出来了。然后,她清冷的声音落下。“我五姐诞下女婴,他们于朝廷再无威胁,娘娘心若有怀,不妨将他们流于宫外永不复见。至于我,臣妾对皇后不敬,自请入冷宫受罚,而娘娘厌恶的这张脸,亦好办。”随着话落,她从怀中抽出一把精致匕首,在众人猝不及防时飞快往自己脸上一划。血,瞬间漫了半张脸,血染白衣。有人骇然惊呼。萧轻雪定定看着座上的人,“不知娘娘现在,可消气了?”娜云哲看着眼前的变故,下意识看向身旁的男子,却见李长卿依然安坐在那,面上无丝毫波澜,她有心试探:“皇上,臣妾可没有要毁她容的意思,这可如何是好?”“她既然有此觉悟,那便由她去吧。”他起身,声息沉沉,“朕还要国事要处理,一切,皇后自行决断吧。”陷入昏迷前,萧轻雪最后见到的,是他的身影在她的世界渐渐远离。娜云哲的笑,是那样张扬而挑衅……恍恍惚惚中,萧轻雪好像听到有人在轻叹。感叹么?又是感叹什么呢?再次醒来时,已是掌灯时分。入眼处的一切提醒着她,这的的确确是一个冷宫。她的沁阳宫,终究是成了她记忆里的东西。她只是睁着眼,无声望着素白床帐,眼中涩然,却再流不出一滴泪。“娘娘,您醒了?!”萧轻雪从怔怔中被叫回,看着那个脸熟的宫女,这是一开始就在照顾她的人。而现在,偌大的冷宫,也只有她一个人了。与她的淡漠不同,灵苏倒是惊喜的唤着一个人,“绮里先生,绮里先生,娘娘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