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公主殉国
    圣元二十年春西域犯陈。胡人部落首领李长卿举兵,大破陈国京都,陈国国君及皇后双双自缢身亡。山河破碎,皇宫内乱做一团,除了,那个一身红嫁衣的女子。她,便是陈国享遍盛誉的清昀公主,萧轻雪。不过此时,她已是一个亡国公主。她的国,破了,被她心心念念的人,破了。萧轻雪无视四处逃窜的宫人,在开的绯艳的桃花树下流连。“公主,宫门被破了,快随奴婢一起逃走吧!”“哎!你傻了不成?她早疯了,快走吧,别理她。”“可是——”“可是什么可是,要不是她放走了叛贼,如今陈国也不会被灭。皇上都自尽了,她怎么还有脸活在世上?走吧!”旁人的谴责与唾骂,萧轻雪像是听不见,只是眼神专注地,抚摸着手中的铃铛。“他说,不管多远,只要风动铃响,他总能听见的。”她喃喃,抬头望着入眼的漫天绯艳,缓缓勾唇。“桃花未尽,他回来了。”明明是春天,可到处是萧瑟惨败之景,哭喊漫天,尸骨遍野。萧轻雪穿着最华贵的嫁衣,站在城墙之上,精致的妆容下,眼神麻木。城楼底下,比桃花还要鲜艳妖冶的红延绵到天际。血流……成河……“李长卿,这,便是你要给我看的十里红妆么?”挺进的铁骑军队,很快临近都城,只一眼,她就认出了为首的他。他的身边,早已陪伴着另外一位女子,她早有耳闻:娜云哲,西域胡人部落大族首领的女儿,是助李长卿攻克陈都的一支重要力量。李长卿,终究还是携手他心爱的女子,灭了她的国。目光相接,一眼已是万年。然后,她笑了。“我心目中的夫婿,是个盖世英雄。总有一天,他会身披铠甲带着十里红妆来迎娶我。”当年话犹在,今夕人何如?“李长卿,你看着吗?你看着吧……”她拽紧了手中的护花铃,缓缓闭眼,两行清泪落下,嘴角的笑愈发张扬,张开双臂。脚下,缓缓动了。数丈高的城墙上,一抹红色身影飞跃而下。史载:圣元二十年,陈国破,清昀公主萧轻雪以身殉国。李长卿登位称帝,改年号圣元为致和元年,中原及西域诸部落自此统一。沁阳宫,前朝清昀公主的寝宫,此时却是有一众身着异服侍婢进进出出。她们,皆是在小心地照料着一位女子。数日前新帝册封了皇后与四妃,而这位昏迷的女子,便被封为了婕妤。一连数日,床上的女子不曾有苏醒的迹象。神思缥缈,梦境更徜徉。萧轻雪恍恍惚惚中,好像又看到了似曾相识的场景——皇宫大殿,五色琉璃灯璀璨,丝竹乐响,群姬起舞,一派和乐。忽然,乐声停歇,庭中灯火骤暗。黑色夜幕下,一众着白色舞裙的女子,手捧一颗颗夜明珠分队而进。珠光温莹不灼,浅浅照映着此时的殿堂。清夜皓月下,花雨纷落,有一仙子反执琵琶,翩然而降。舞毕,面对她父皇的调笑,女子更是傲然放话:“我心目中的夫婿,定是个盖世英雄。总有一天,他会身披铠甲带着十里红妆来迎娶我。”宴会上,她语出惊人,那般光彩,潋滟不可方物。座下,一个少年盯着场上的女子,眼中,流光熠熠。萧轻雪像是一个旁观者,看着这一切,心中只余恻然。画面突然一转。桃花树下,有人一双。那个少年已是一身铠甲,此时他正捂着女子的眼睛。“还没好吗?”“好了。”他缓缓摊开了手掌,是一个铃铛,下面,系着一个同心结。女子脸上的笑在看见他手里的东西后敛起,拿着这个铃铛左看右看。少年一下紧张起来,“怎么了?不喜欢么?”“别的男子送女子礼物都是首饰脂粉的,怎么到了你这里,就是一个破铃铛?”女子扬起手,作势要扔。“可别!”少年急的赶紧将那铃铛护在怀里,“这个呀,是护花铃。你不是喜欢桃花么?把它绑在树上就能惊走鸟儿了,这样的话,在桃花未落尽前,我就能回来了。”“你胡说!”不知是哪句话触动了女子,她一下红了眼眶。“李将军说,这次出征,短则半年,长则两三年,等你回来,花都谢了!沙场无情,能不能活着回来都不知道,你还想蒙我!”“啊雪你别哭,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么?”少年手忙脚乱的安慰。“李老头儿都是胡说的,他还要盼着我把你这个儿媳妇儿娶进门的,我们怎么可能不回来?我答应你,等战事一结束就跟皇上提亲,我还没有让你看见十里红妆,怎么能轻易死去?”女子本是悲伤的情绪被他这么一插科打诨,又是气又是羞,一把夺过铃铛。“谁要嫁给你!”“不嫁我啊?好啊,那把铃铛还给我。”他刮了一下她鼻子作势要抢铃铛。“想得美!”情景紧接又是一变。两年征战,一朝凯旋。她本以为可以嫁得良人,一道通敌卖国的降罪诏生生阻隔了他们。李家覆灭,九族俱诛。她不信,可根本无法求自己的父皇收回成命。无奈,她乔装成内侍入狱偷偷放了他。断肠坡,两人诀别。“放了我,你不怕成为千古罪人么?”他的表情嘲讽且冷漠,再无了往日的温柔。她强忍着心中酸楚,“我信你。”“信我?呵呵。”他眼中染上悲愤恨意,“可惜你那父皇不信我!李家没了,整个宗族没了。只因我身体里留着一半的胡人血统?他明明早知我身份,可偏偏硬是等到李家军平定了夷乱之后,你的父皇,我的圣上,好啊,好啊!”“长卿,你别这样……”“别叫我,我受不起,清、昀、公、主。”女子惨白着脸瘫坐在地,可这再也激不起他的任何怜惜。“我李长卿在此发誓,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父皇的长安城,再!无!长!安!”他离开了,以这样决绝的方式,没有回头看过她一眼。可他不知,私自放走他,她承受的,远远比他想象的多。“啪——”“你这个孽障!放虎归山,你是要把我陈国亡了才甘心么!”她始终没有抬头,嘴角尝到了血腥的咸涩,只是紧紧握着手中的铃铛。“他不会的,不会的……”“来人,将清昀公主囚于沁阳宫,没有朕的指令,任何人不准探视。”“呃——”脑海中的画面戛然而止。萧轻雪抚着这一刻剧痛的胸口,喘息不止。“娘娘醒了?娘娘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