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你会死的很难看
    新希望小学校长办公室内几位领导召开了紧急大会,还通知了周末,周末知道一定是出事情了,大会上由李主任做学校拆迁的通知,大家都一片哗然,表示很惋惜,表达能否再想个法子,毕竟这所学校承载了上千学子的梦想上百教师的寄托。

    “陈校长,学校不能拆。”其中一位教委立马激动的说着。

    “是啊,校长,这学校怎么能说拆就拆呢。”

    于是这么一开口下面立马大家都开始反对。

    “唉,我何尝不是不想学校拆迁呢,可是又有什么法子呢,人家大集团,我们学校的财主,我们没有这个能力去得罪啊。”校长站起来语重心长的说道。

    周末站在门口,已经听到了学校要拆迁的事情。

    难道就因为担任了二一班的班主任,就要把学校拆迁了,这也太嚣张了吧

    李主任看见站在门口的周末,立马想起眼前棘手的事情还有就是要更换二一班班主任的事情。

    “周末,进来!”李主任招呼着周末。

    “陈校长、李主任各位领导,您们讨论的事情,我都听到了,没关系的如果是因为我担任了二一班班主任的事情,学生家长有意见,学校可以立马更换,我没有意见,千百度集团那边我也可以去道歉。”周末一紧张就把话都说完了,她知道这学校拆迁意味着什么,班主任可以不当。

    能屈能伸可是我的座右铭!

    “周老师,这学校要拆迁跟你没关系,就是这周一同学的家长说您资历太浅,要换掉您。”李主任解释道。

    就因为我太年轻!

    周末沉默了一下。

    “周老师,您的能力我们大家是都相信的,可是…。”

    “陈校长,李主任,没关系我能理解这学校的难处,跟换班主任我没有意见。”

    “周末啊,难为你了,可是眼下也没有更合适的人选啊。”李主任说。

    “六一班的秦老师是否可以?”周末提到,这位秦老师自然是位名师。

    “秦老师确实是最好的人选,可是这是六年级要升初中的班级,突然把班主任换掉,恐怕对学生的影响也会很大啊。”李主任考虑周全的说。

    “那三一班的祝老师呢?”

    “祝老师不行呢,他已经带了两个班级再调过来当班主任也为难他了。”

    “那眼下是要去外面再聘任老师了?”

    “这恐怕外面调任的教师人家家长还不乐意呢。”

    大家三言两语又陷入了两难境地。

    唉,这有钱人就是事多啊,可我不就是多看了一眼嘛,至于这样为难人,鸡蛋里挑骨头。

    “周老师,您是不是得罪人了?”其中一个领导问了一句。

    “我,我没有啊。”周末很无辜。

    确实没有啊,难道年轻也能得罪人。

    “行了,大家都先回去吧,我再想想办法。”

    大家都黑着脸走出去,很快,学校要拆迁的事情都传开了,传到了家长的耳朵里,许多家长也慌了,有多少家庭为了上这所学校,花了一生的积蓄买了学校附近的学区房,现在被宣判学校要拆迁。这无疑是在告诉家长他们买的股票贬值了,房价要跌,孩子还可能上不起学。

    正所谓有人欢喜有人愁,没钱的普通人家愁钱,有钱的人家欢喜。

    “我今天去学校谈过了,基本没问题,”温茹想周天汇报着。

    “好,你盯就好。”

    “对了,周天换了个班主任,你知道吗?”

    “嗯。”周天疑虑起来温茹怎么管起这个事情来了。

    “你居然知道啊,换了个没有资历的教师你也能忍?”

    “我们周老师很好的。”周天插嘴说道,一边还不忘吃着冰淇淋。

    “你看吧,很会迷惑人。”温茹继续说。

    这个周末他是调查过背景的,他对周一的特别关心确实是引起了注意,现在看周一的反应这倒是又让周天起了疑虑,难道真的是为了钱。

    “没关系,我已经跟李主任说过了,一一的班主任肯定要换的,这么年轻怎么教书啊?”温茹很对自己的判断很是满意。

    “为什么要换班主任?我们大家都很喜欢周老师。”周天反抗。

    温茹确实没想到这位年纪轻轻的女孩这么深的学生的喜欢,周一竟然开口反抗。

    “一一,不准任性,你们的周老师还够好知道吗?”温茹很是温柔的对周一解释。

    “可是我们都很喜欢周老师,她很温柔,从来都不会批评我们的。”

    “一一,听话,要听大人的安排哦。”

    周一明显不高兴,温茹很是懂小孩子的心情,立马递过去一个冰淇淋分散了周一的注意力。

    “一一,吃这个,这个特别好吃!”

    “嗯!还要那个。”周一指着抹茶味的冰淇淋说道,似乎又忘记要换掉班主任的事情。

    温茹抬起头看着一眼未发的周天。

    “总裁可有意见?”

    “随你。”

    只要是对周一有利的事情周天是不会去过问的,至于这位周老师目的显的并非单纯,也正合他意啊。

    第二天,阳光很好微风不燥,嗯,一天未撤职,就得担任好一天的班主任,深吸一口气,咧了咧嘴角,收拾了下脸上的笑容,周末走进二一班。

    “同学们早上好!”周末一如既往的打招呼。

    “老师好!”可爱同学们依旧满面春风。

    做孩子很好,可以无忧也无虑,忙着长大忙着可爱!

    “周老师,我们学校是不是要拆掉了?”

    “周老师,我们是不是没有地方上学了?”

    “周老师,以后您是不是再也不给我们上课了?”

    “周老师您不要走好不好?”

    一下子孩子们竟然七嘴八舌的问起来了,本以为孩子们天真的不会考虑到的问题,却忽略了孩子们也是有感情,被学生这么一问,还真的是舍不得,他们的天真和无邪是周末作为一名人名教师的最大的动力。

    “同学们安静,同学们听老师说,老师呢不会走,你们呢也不会没有地方上学,我们先上课好不好?”周末压抑着心情安慰着孩子。

    学生毕竟单纯,他们最喜欢的老师说不会走他们就信了,安心的上完了一节课。

    下课同学们依然开心的玩起了游戏。

    “周老师!”

    周末转身,看见周一皱着眉头在喊他,走过去蹲下身子看着他。

    “周一怎么了,找老师有事?”

    “周老师,是不是我爸爸要把学校拆掉,要把你换掉?”

    周末愕然,周一还是一个一个八岁的孩子。

    “周一,学校拆迁会迁新校址的,老师还是你们的老师,回来一位更好的老师给周一同学当班主任的。”周末微笑的对周一解释道。

    “周老师,我去找我爸爸,叫他不要拆掉学校,叫他不要把周老师换掉。”周一激动的大喊。

    大人的世界不应该让孩子去参与。

    “周一同学,你听老师说,你现在呢就是要好好学习,其他的问题都不需要小朋友去考虑好不好?”

    周一同学点点头,老师的话还是要听的。

    “快回去上课吧,听话!”周末对周一说道,周一转身跑回教室。

    周末走出校门口,突然迎面走来好几个学生家长围住了周末,上次家长会的时候见过,周末眼熟的看着这几位。

    “周老师,学校是真的要拆迁了吗?”

    “周老师那孩子怎么办啊?”

    “是啊,周老师,怎么这学校突然就要拆迁了呢?”

    “周老师,这学校可不能拆迁。”

    嗯,刚被一群学生问完,现在又来一群家长,周末也很无奈,这学校要不要拆也不是我说了算啊。

    “各位家长们,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学校要拆迁的事情还请家长们理解,学校也是无奈之举。”周末解释道。

    “周老师,我们理解了学校,谁理解我们啊,我们都是普通人家,夫妻俩花光所有的积蓄,为了孩子上学,买了这套学区房,现在学校要拆迁,这可让我么怎么办啊?”一位家长激动的说话带起哭腔。

    “周老师您帮我们想想办法吧,这学校要是迁址到别的区去,孩子可怎么办?”

    “是啊周老师,帮帮我们吧。”

    “家长们家长们,您们先冷静,这学校不还没拆嘛,正式文件都还没下发了。”没有办法的回答家长们追问,只好胡说八道,他也知道这学校是必拆无疑了。

    可是无能为力啊。

    “周老师,听说要拆我们学校的是新希望集团,那总裁的儿子不是在您班级嘛,您说得上话帮我们想想办法吧。”其中一个家长醍醐灌顶的提醒了很多家长。

    大家又开始七嘴八舌起来。

    可惜了我只认识周一,那位家长我可不敢去得罪,我都要被撤职的人了。

    “好好好,家长们先冷静,我试试好吗?”

    为了安抚家长的周末只好先答应,嗯,但是看着这些家长眼里的泪光移机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自己身上,就算赴汤蹈火也要试一试呢。

    千百度集团,100层的高楼,洋气的建筑。

    还真不愧是大集团啊!

    周末从顶层看到最底层,可足足看了三十秒。

    是进去呢还是不进去呢?算了试试看吧。

    “您好,我想找一下你们总裁?”周末走到前台的位置上,看看了奢华的大厅,前台的姑娘长得很标致,互相看了一眼。

    “请问女士您有预约吗?”其中一位开口问道。

    预约?大老板就是不一样见一面还要预约的。

    “没…没有。”周末小声的答道。

    “那不好意思,这位女士没有预约不能见。”

    果然不出所料,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

    “我是周一的班主任,麻烦您通报一声,我真的有事。”周末搬出班主任的身份对两位前台姑娘说道。

    别说,还真有效,这两位姑娘有相互对视了一眼。

    “您稍等,我给您问下?”

    说完熟练的播了几个数字,电话连接到了总裁办。

    “您好,总裁办。”接电话的是杜江的助理小微。

    “小微,我这里是前台,有位女士说是周一的班主任,说要见我们总裁。”

    小微一听是周一立马觉得这个人不简单。

    全公司谁不知道老板的有个儿子叫周一,可是就是谁也没见过老板娘。

    可是小微也不知如果处理的时候正好看见从总裁办公室出来的杜江。

    “杜特助,前台说有位女士找总裁说是周一的班主任。”小微说。

    一听是周一的班主任,杜江立马想到是不是周一出事情了,这位班主任他也是见过的,只是没有说过话。杜江拿起电话。

    “是周一出了什么事情吗?”杜江在电话里紧张的问前台。

    “是周一出什么事情了吗?”前台把话重复转问周末。

    “不不不,没有没有。”周末赶紧回答。

    “她说没有!”前台对着电话说。

    不是周一出事情,那他来找总裁干嘛,难道是因为要换班主任的事情,杜江想应该是这样的,他了解总裁的脾气,不是周一的事情,那大概是不见的,不过杜江还是犹豫了下走进总裁办公室。

    办公室里周天看着文件

    “有什么事情吗?”周天头也每抬,能进他办公室的也只有杜江了。

    “总裁,一一的班主任周老师来公司了,说有事情找你,见还是不见?”杜江如实汇报。

    周天抬起头,呵,这个女人果然胆子够大,撤职就找上门了,看样子温茹说换班主任的是换对了,周天又皱了下眉,低下头继续看文件。

    杜江立马明白了,走出门,对小微说摇摇头。

    “总裁说不见。”小微对着电话说,然后挂了。

    前台这边听到这句话,抬头看了一眼周末,很是无奈。

    “女士您好,我们总裁在开会恐怕不方便见您,您看要不改天再约?”

    果然还是被拒绝了,虽然这样的结果已经猜到了,但是还是有点失望。

    “那我能在这里等一下吗?我真的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周末看着前台小姐姐,前台小姐姐又互相对视一眼,表示很为难。

    “拜托了,我保证不影响你们,我去那边等。”周末指了指旁边的茶几处。

    “那好吧。”

    前台姑娘点点头,这样来约见我们总裁,一等就是一天的案例每天都有,也是见惯了的。

    这一等就是两个小时,这大老板赚钱就是不一样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专属的总裁电梯指示灯突然亮了,周天穿着西装走出来,说实话这个男人还真的长得挺帅的。

    这个时候犯花痴,周末回神立马上前,杜江眼疾手快拦住了。

    “周总…。”

    “周老师,您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杜江一只手挡着。

    周天看都没看周末一眼。

    “周总,给我五分钟。”周末再次请求杜江对着周天说道。

    周天停下脚步,看了一眼周末,从头到尾打量了一下。

    “周总,我知道您很忙,拜托,给我5分钟好不好?”周末眼看有机会。

    “1分钟!”周天以为这位周老师是要跟他求情班主任的事情。

    “周总,我想跟您谈谈学校拆迁的事情。”周末开口道。

    周天狠狠的看了一眼周末,这女人管的也太多了吧。

    “学校拆迁?”周天惊讶,这女人居然是要来谈学校的事情。

    “你以什么身份来谈学校拆迁的事情,你只是个任教老师,麻烦周老师摆正自己的位置。”

    “我是不能代表学校,可是今天是学生家长拜托我来跟周总说几句话,希望周总…”

    “学生家长?呵呵……。”周天冷笑。

    “周总,关于学校拆迁的事情能否暂缓,这会让很多学生没有地方上学,还有很多家长…。”周末直接了当的说出事情的重点。

    周天的脸色很难看,一双眼睛好像要杀人。

    “第一,学校拆迁会迁址,学生们可以继续上学,第二学校重建费用我们集团会承担,第三,你只需要做好一位任教教师,如果你非要管其他事情,你将面临的就不是撤职这么简单的事情了,第四,你最好乖乖的,别打周一的主意,若是叫我发现,你会死的很难看。”周天表达的很流利。

    “……。”周末无言以对。

    什么鬼?谁打周一主意了,神经病!

    原来有钱有权的人就是这样草芥人命的。看着周天远去的背影,想到家长的寄托,周末也是无能为力。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