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高潮青
    廖思琪继续召唤,一口血色棺材从召唤阵内出现,棺材打开,大帅哥不死之王阿加德出现。

    “美丽的小姑娘,是你召唤的我吗?”阿加德对着廖思琪微笑:“我中意你,有没有兴趣成为我的同类?”

    廖思琪面无表情,怎么召唤的货色越高级,这脑子就越不正常。

    莫非在异世界,需要用智力才能换来武力?

    天上的巴哈姆听到阿加德的话,暗中为阿加德点赞,这货来得好,正好转移廖思琪的注意力。背锅之王阿加德,果然名不虚传。

    阿加德的感知力不弱,他很快就发现一边捶地,一边转头偷偷看他的山岭巨人,以及不吐龙息玩肉搏,幸灾乐祸的巴哈姆。

    阿加德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转过头,看到遥远的山崖上,某个年轻男子后。阿加德思索片刻,对廖思琪道:“如果说,我刚才是看气氛太紧张,跟你看了个玩笑,你相信吗?”

    廖思琪面无表情摇头,阿加德故作叹息,一副‘我的冷笑话无人识货’的寂寞表情。

    他转过身,对着无数怪物伸出手,血色能量遮天盖地,形成无数条血河,从四面八方涌向怪物,将怪物完全包围,又汇聚在一起,形成巨大血球。

    阿加德虚空一握,血球向内塌陷挤压,怪物们或被血色能量腐蚀成渣,或被挤压成稀粑粑状,从血球中流出,落在地面上,形成一坨坨马赛克级别的物体。

    守城战士们震惊,没有夸张的斗气,没有禁咒级别的魔法波动。有的只是充斥视野,无法形容的血色。

    恐惧,混乱,不安,各种负面情绪才刚刚升起,战斗似乎就已经结束。

    不死之王阿加德,用一种他们无法理解的力量,轻松解决掉了这场攻城危机。

    受到战士们敬仰的阿加德,优雅的对廖思琪行了个古代绅士礼,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时,阿加德的身影逐渐在淡化。

    卧槽,这货想要跑路。

    黑龙巴哈姆瞬间识破阿加德的想法,然而他准备阻拦住阿加德的时候,阿加德已经躺进血色棺材中,大半都已沉入了召唤魔法阵内。

    巴哈姆龙眼瞪得老大,竟然还有这种操作?老油条就是老油条,无耻程度,不是他这种千年不到的小黑龙能比的上的。

    不过,这似乎还真是跑路的好机会,趁廖思琪和山德鲁说话时,巴哈姆假装研究怪物们的残渣,渐渐远离城市。

    路过山岭巨人时,巴哈姆特意瞪了山岭巨人一眼,小子最好别搞事,否则让你变成岩浆巨人。

    山岭巨人懒得搭理巴哈姆,坐在地上休息,巴哈姆一喜,准备一飞冲天跑路时,结果飞到空中还没一米高,脑袋就像是撞到了一堵看不见的墙壁,又落了下来。

    巴哈姆疑惑,山崖上的严白则是满脸坏笑,若是让你也跑了,谁来当我家小萝莉的出气筒?

    这场大战,廖思琪成了城市的英雄,人气仅次于山德鲁。这主要是廖思琪的召唤能力太震撼人心。

    大战过后必有狂欢,城中各种庆祝活动相继展开,舞会宴会,酒桶在翻滚,到处都能看到举杯畅饮的身影。

    廖思琪穿上异世界的服装,参加城中权利者组织的高档宴会,她倒是无所谓,期间有人试图过来搭讪,被凯里和雷克斯眼神劝退。

    路过一宴会服务生,廖思琪踢了服务生一脚,服务生看廖思琪疑惑,廖思琪淡淡道:“别装了,早就知道是你了。”

    服务生叹息:“厉害厉害,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

    这服务生就是严白,混入宴会中,纯粹是显得蛋疼,没事找事。

    他会说其实是想看廖思琪发飙的场景吗,当然不会。

    他还准备暗中搞事呢,结果出场还没三分钟,就被廖思琪给发现了,不由暗呼倒霉,一定是位置选的不够好。

    廖思琪转了个圈,问严白:“这衣服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当然是漂亮啦,严白暗中吐槽这唯一的回答,点头赞叹:“少女,你今天好看的独一无二。”

    廖思琪挑眉,这称赞怎么听上去怪怪的。不过她很快忽略了细节上的小问题,严白说她好看,这就够了。

    给了严白一个‘算你有眼光’的眼神,廖思琪蹦蹦跳跳离开,看上去心情很不错。

    宴会继续,莎拉的侄女迪丽雅,突然第六感发作,跑来严白身边闻了闻,吓得严白赶紧动用念头,让附近的路人放了个臭屁,才把迪丽雅给熏走。

    不过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成功劝退迪丽雅后,一本地家族的纨绔青年,又找上了严白。

    “放肆,你这下等贱民,竟然敢让高贵的我,闻到你放出来的屁味。”

    纨绔青年十分不爽,严白有苦难言,为了劝退迪丽雅,他硬是把屁气环绕周身做盾。他自己是闻不到,但看纨绔青年泛青的脸色,就知道这位恐怕吸入了不少。

    严白还有一个问题是,纨绔青年对着他叫骂时,为什么不站远一点?

    难道这位不知道,骂的越大声,呼吸越快,吃进去的屁气就越多吗?

    我勒个去,不会中套了吧,这位怕不是喜欢闻屁气,又怕世人说他变态,所以用这种方式来规避吧。

    严白越看纨绔青年,就越觉得这种情况很有可能。在屁气中没有眩晕窒息状态,还能语言组织流畅,这一看就是练过的。

    至于脸色为何发青,怕不是爽的发青吧。

    俗话说得好,青出于蓝,红黄蓝是一家。所以青不是一种负面状态,青是特么的**的红润进化后的表现。

    是特么的**青,是新的**境界!

    纨绔青年得理不饶人:“宴会的管家呢?还不快点出来,让这个人滚蛋。”

    管家微笑的走过来,并不惧怕小小的纨绔青年,宰相门前七品官,他可是直接承包这种宴会的大人物的管家,知道纨绔青年是在发泄,也不点破。

    “尊敬的阁下,招待不周,还请见谅。”管家无所谓道:“这位服务生给您带来了不愉快,他是一位不合格的服务生,我马上就让他离开。”

    大家族的纨绔青年,和一位平民服务生,帮谁得罪谁,管家瞬间就能判断出来。

    纨绔青年趾高气昂:“让他赶紧滚吧,看着就烦人。”

    卧槽,你说这话的时候,能不能不要猛吸几口气?

    就好像我走了,你就再也闻不到屁气了一样。

    严白哭笑不得,他不搞事,结果有人搞他,这运气也没谁了。

    咳嗽一声,严白对两人道:“两位,我有必要说明一件事,我保证这件事非常重要。”

    管家还没开口,纨绔青年抢先道:“有屁快放,有话快说,然后赶紧滚蛋。”

    卧槽,你自爆了吧,你这个吸屁精。

    严白对管家严肃道:“你应该对所有的服务生都熟悉吧。”

    管家谦虚一笑,记性好而已,不值一提。

    严白:“那你看我眼熟不眼熟?”

    管家仔细一看,哎呀,还真不眼熟。

    严白:“其实我是偷偷混进来的,管家你也知道,你们这的戒备有多森严吧?”

    管家下意识点点头,背后有了些许冷汗。正如严白所说,能混进这里来,还能当了这么久服务生不被发现,眼前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纨绔青年听严白这么一说,高兴道:“哈哈,原来你不是服务生,大家快来看啊,这个人是小偷,我亲手抓到一个小偷。”

    许多人好奇朝这边走来,严白丝毫不慌,对管家道:“你看着办吧,事先声明,我可是很强的。”

    管家郁闷,最讨厌的就是处理这种情况了。见客人们越围越多,管家一咬牙,还是决定叫来护卫,让严白滚蛋。

    能够溜进来,我承认你的确很强。

    但这一次的宴会性质不一样,光圣级强者级别的客人,这里就能拉出五六位。

    实在搞不定你了,就拉下脸面,让这些大人物出马,还怕不能将你拿下?

    捣乱也是要分场合的,选择在这里捣乱,简直就是在作死好吗。

    管家自我肯定,一挥手,十几个护卫朝严白围过去。一次就派出十几人,足以看出管家对于严白的重视。

    然而护卫们才刚完成合围,就全部晕倒在地,严白对管家轻笑:“都说了我很强的,这种小角色,就不要拿出来丢人了。”

    管家面无表情,拍拍手,四位黑衣蒙面人出现,迅速朝严白围杀过去。可惜也没起到什么作用,只比倒地的护卫多走了半步,就倒在地上。

    “有点意思,我来试试。”

    客人中有人见猎心喜,这里的护卫有中级战士水平,四位黑衣蒙面人有高级战士水平,配合的话,剑师也能干掉。严白能够让这些人连近身都做不到,实力不可小瞧。

    这次宴会,本来就是为守城的战士们举办的,来的也都是队长级别以上的中高层人物,不计算山德鲁的豪华助威团,这里的客人,也是强者无数。

    跳出来试试的,是位剑师级别的战士,杀死过不少被邪恶气息污染的人类怪物,身经百战,心灵强大。

    严白心中暗赞,从这位战士的表情,他就能读出这位战士心中的自信。不过实在是不好意思,这一次,他没打算玩商业互吹的剧本。

    看到战士比蒙面人多迈出一步,严白动用念头,战士毫无意外晕倒。

    围观人群哗然,又有七八人跳出来,想试试严白的能力,战场上养成的习惯,让他们此刻并没有退缩。

    晕倒,晕倒,还是晕倒,除了某人瞬间加速偷跑,比其他人多了半个身位外,所有人无一例外,全都晕倒在蒙面人前面一点的位置。

    “我来。”

    一位大剑师级别的短发男子走出来,此人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准备一探严白虚实。

    短发男子斗气护体,小心翼翼前进。可惜他和严白的次元不同,再小心也是浪费表情。跨过剑师们的身体,前进一步,就眼前黑屏,倒了下去。

    围观人群暗道可惜,这位大剑师强者,离严白只有一个人的距离,估计再来一位圣级强者,躺在大剑师强者的前面,就能弥补上和严白之间最后的空白之地。

    咦,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围观人群被自己的想法给逗笑了,圣级强者会躺在严白脚下吗,显然不可能。

    虽不知道,严白用的是何种手段,让大剑师强者都着了道,但万变不离其中,严白无非也就是位古职业传承者,对上大陆的顶端战力,圣级强者。严白绝对做不到秒杀。

    他这种诡异的攻击方式,迟早会暴露出本来面目。

    到那时候,嘿嘿,说不定是个人都能轻松击败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