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搬走吧,请搬走,哈哈
    办公室内,经过一番扯皮,严白算是知道了这群秃头中年人的谈话水平。不亏是在权利机构混饭吃的,文字游戏一个比一个精通,冠冕堂皇之话,张口就来。

    自认不是对手的严白,选择用事实来说话。不是要游戏舱吗,随便拿,只要能研究出来一点虚拟游戏的技术,他严老板就直播倒立拉翔。

    一行人来到会所的异世界区域,这也是夏丽希望看到的结果,她在这里准备了五百多台‘游戏舱’,哪怕刘副局和吴少多疑,认为其中有假货,也要捏着鼻子认,一个个来检验。

    刘副局见到五百多台睡眠舱,差点失笑。如此低劣的假中藏真手段,也好意思拿出来卖弄。他很想告诉夏丽,知道什么叫做专业人才吗?知道什么叫做科技检测手段吗?

    吴少更是轻轻发出嗤笑的声音,他对投靠他的内测男子点点头,内测男子开始在异世界区域转圈,似乎是在搜寻什么。严白和夏丽对望一眼,并没有阻止,静静看内测男子表演。这位内测男子,在曾经躺过的游戏舱中,安装了某种定位窃听仪器,是位有想法的年轻人。

    然而内测男子并不知道,他安装的东西,早已被王超发现并转移。

    内测男子转来转去,眉头微皱。身上的感应器没有任何反应,说明定位器不在这里。

    是被发现了?还是没电了?

    不,不可能,之前在会所外面时,明明感应器还有反应的。

    一定是我设置的灵敏度不对。

    内测男子不再掩饰,掏出感应器操作,这个举动,也代表双方彻底撕破脸皮,丑态毕露。

    伴随着滴滴的调试声,感应器指向一个方向,内测男子松口气,他要寻找的东西,还在会所内。在吴少旁边耳语几句,吴少点头,对夏丽道:“夏老板,你藏东西的手段还真不错。可惜有句古话说得好,千藏万藏,藏不住人心上的**,想要独自开发虚拟现实游戏,呵呵,也要有那个实力才行。”

    卧槽,这句古话,你小子是听谁说的?

    怎么感觉这句话,用在你自己身上才对。

    严白在一旁默默吐槽,自从主动入场后,吴少就对他不理不睬,貌似以为他就是个小角色,还是呆傻二的那种。旁边夏丽也有意无意暗示,让他赶紧滚蛋,不要妨碍她夏大美女的布局。

    严白觉得吧,被人小看也有小看的好处,至少对方不会疑神疑鬼,反而会很配合的往陷阱里面钻。

    吴少自信十足,建议去别的地方拿游戏舱,刘副局也知道定位窃听器的事,微笑着同意。

    夏丽道:“你们所谓的游戏舱,全都在这里了,为什么要去别的地方?”

    吴少道:“因为别的地方,有我中意的游戏舱。”

    众人根据感应器指引,来到植物人区域,严白故作慌张道:“你们来这里想干嘛?我警告你们,这里的人,你们可得罪不起。”

    严白背后的王超四人,有种捂脸离开的冲动。这种演技,实在是太差了。跟在严白后面,他们都觉得丢人。

    夏丽暗中摸向严白腰间赘肉,狠狠一掐。这是老娘的布局,不要抢老娘的台词。让你小子跟着看戏,你就该感恩戴德了。

    吴少对严白的警告毫不在意,在这座音果市,他得罪不起的人,有,但绝对不在这间会所内。严白指的是来这里休闲的明星老板们吗?不好意思,他真的一点也不怕。

    植物人区域,已有许多工作人员,注意到了来者不善的吴少等人,听到严白演技夸张的警告后,有些聪明人眼珠乱转,这似乎是个他们表现的好机会。

    他们这些人,虽然不归严白管,平时只负责照顾自家的植物人。但他们各自的老大早就叮嘱过他们,任何一个讨好严白的机会,都不能放过。

    当这些聪明人,分析着得罪吴少等人,与讨好严白之间的得失利弊之时,一位中年医生,已经拦住了吴少等人的去路。

    “你们是干什么的?不知道这里不能大声喧哗吗?”中年医生默念自家大佬的名字,丝毫不惧刘副局等人身上的权贵气息。

    “可恶,让冯大胆抢先了。”

    “该死,就差那么一两秒,我就不该分析的太仔细。”

    “不要慌,如果冯大胆镇不住场面,我们还是有希望的。”

    冯大胆是位外科医生,拥有丰富的手术经验,若放在音果市三医院内,足够坐到第一主刀医生的位置。目前是某位植物人的护理医生,负责植物人的身体营养调理,用他背后大佬的话来说,就是有钱任性,养的起。

    像冯大胆这一类的工作人员,大多都是各地内外科的一二把手级别医生,有的更拥有教授头衔,平时都喜欢叫彼此的外号,比如冯大胆,钱老实等。久而久之,差不多连彼此的真名都给忘了。

    吴少看了冯大胆一眼,感觉这货至少比严白有气场,随口道:“识相的赶紧让开,别耽误我的宝贵时间。”

    冯大胆摇头:“年轻人,应该我劝你回头才对,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知道我们为谁服务的吗?你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冯大胆这么一说,刘副局都暗中为他点赞,这个演员是哪里找来的?留没留联系方式?演戏很棒棒哦。既表现出了背后有大佬的强势,又表现出了上位人士的‘善良’,一副叫你滚蛋是为你好的模样。这是个人才,刘副局甚至都想收为己用。

    吴少等人当然不会被区区冯大胆吓住,强行闯过去,他们到达某个房间的门口时,感应器亮起绿灯,内测男子表示,传说中的游戏舱,就在房间内,吴少和刘副局对视一眼,心情激动。

    同样心情激动的,还有某位外号钱老实的医生。当吴少等人站在门口,有进入房间捣乱的迹象时,冯大胆等照顾植物人的医生,齐齐看向钱老实,暗中嫉妒这走了狗屎运的老鬼。

    这间房中的植物人,归钱老实负责。这就表示,钱老实接下来,可以名正言顺的怼吴少等人。

    深吸口气,钱老实先吴少等人一步,拦截在房间门口,眼中隐隐有寒芒闪过。

    是时候告诉大家,谁才是真正的影帝了。

    钱老实自知拦不住吴少等人,眼观六路的他,看出来夏丽等人也在放纵,基本上没对吴少等人进行拦截。要不然,有王超等四大金牌打手在,区区吴少等人,早就被扔出会所外了。

    钱老实还看到了严白掩嘴偷笑的场景,虽然只有短暂的片刻,但这无异于给了他重要提示。在吴少等人前方的路上,一定有一个陷阱,在等着他们。

    这个陷阱,很可能就在他身后的房间内。

    这些信息,让钱老实胆气十足,他比之前冯大胆更加自信,脸色一沉,对吴少等人道:“诸位,这个房间,不是你们想进就进的。”

    吴少懒的搭理钱老实,对夏丽道:“夏老板,都这个时候了,还阻拦有意思吗?”

    不等夏丽回答,钱老实抢先道:“年轻人,看来你还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别说是你,就连夏老板想进入这个房间,都需要我点头同意。”

    夏丽赞同钱老实的话道:“吴少,钱医生说的没错,这里归他管。”

    吴少脸色一沉,对钱老实道:“如果我非要进去呢?”

    总被人拦住去路,吴少的心情能好才怪。

    钱老实见好就收,对吴少道:“那么,我会给我的老板打个电话,告诉他你所做的每一件事。”

    吴少冷笑,打把,用力打,话费不够,我手机借给你打。还真当他会被吓到吗?

    他一挥手,几位保镖进入房间,在护士惊叫呵斥中,暴力抬走了里面的睡眠舱,以及睡眠舱中,躺着的那位植物人。

    夏丽冷冷看着这一切,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连同植物人一块带走,无非是以为植物人是正在玩虚拟现实游戏的玩家,想要扩大战果,人赃并获。

    严白倒是很期待事后的发展,他朝钱老实竖起了大拇指,钱老实刚才的表现,让他十分满意。打电话中的钱老实,对严白回以微笑。

    他知道,这下稳了。

    不到两个小时,所有在严白这里寄放植物人的大佬,都知道了有位植物人,被市内的权贵强行带走的事情。

    钱老实背后的大佬,更是脸色阴沉。连人带床一起被带走。丢脸,实在是太特么丢脸了。这事不反击,其他大佬会怎么看他?日后他还如何在大佬圈子中立足?

    姓吴的和姓刘的,欺人太甚。

    真以为外地势力,就不能拿你们怎么样吗?

    早在事情发生的十分钟后,钱老实背后的大佬,就发动了自身能量,然而这件事光快速处理是不够的,这位大佬知道,事情的背后,有会所的影子,他被会所算计,当枪使了。

    不过枪也是分类型的,当初他小弟钱老实警告时,他这把枪的保险栓还在。当吴少和刘副局无视警告,并采取行动后,他这把枪就等于拉开了保险栓,子弹上膛。不用严白吩咐,他也会朝吴少和刘副局射击。

    这里不存在误伤,表面上是为了面子,实际上是为了活的更好而开枪。

    大佬准备好布局,开始联系其他大佬,试图组成联盟,分担可能存在的风险,一同开枪。其他大佬觉得有利可图,又能向严白表露诚意,但他们会选择先听一听,钱老实背后的大佬,将如何说服他们。

    冯大胆,钱老实等看护植物人的医生,在会所中找了个会议室,他们人手一台笔记本电脑,摆在会议室桌上,电脑屏幕内,是各自背后的大佬影像。

    这是一场特别的视频会议。

    没有客套,没有废话,钱老实背后的大佬率先开口道:“诸位朋友,作为这次事件的受害者,我应该有资格拿大头吧。”

    钱老实背后的大佬也不傻,既然都来参加会议,说明大家已经做出决定。他是受害者,在游戏规则内,可以名正言顺展开报复,这些人想要搭他的顺风车,就必须经过他的同意。

    钱老实背后的大佬这么一说,某大佬当即就轻笑道:“朋友这话就太主观了,那些人闯入植物人区域,大声喧哗,我们大家都是受害者。朋友虽然有能力搞定那些人,但从时间来讲,大家组成联盟,能够更快搞定他们,变数也会成倍减少。”

    钱老实背后的大佬故作思索后道:“好吧,这位朋友说动了我,大家一起出力,我象征性的多拿一点就行,这个要求总不过分吧。”

    “朋友都这么说了,我们当然没有意见,这次事情中,我们就都听朋友你指挥了。”

    “那个赵副局有点不好搞,他背后有人,是位省级官员。”

    “赵副局好说,权利机构最怕东窗事发,此人敢明目张胆夺人技术,以前的屁股肯定不干净。倒是那位吴少,他的父亲是一方豪强,似乎不好对付。”

    “当财力达到一定程度,确实有些难办,走黑道程序怎么样?”

    “不行,黑道容易沾染祸事,还是用商人的基本法吧。财力人脉双重碾压,事后大家还能吃到蛋糕。”

    蛋糕是大佬们最喜欢的词语之一,每当这个词语出现,就代表着一家公司的破产,一个集团的陨落,又或者是一位大佬被打落凡间。

    商场如战场,这里没有硝烟,却总能够一击致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