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不简单啊
    威拉德城成功收复,让维纶国内一片喜庆,人们载歌载舞,贵族也放下身份,跟平民一起欢笑喝酒,讨论着战场英雄们的名字。

    许多人在这次夜袭战中一战成名。他们的事迹被吟游诗人记录,传遍维纶国的大街小巷。

    亚瑟一夫当关,镇守城门,迎接托鲁骑士团。

    麦克示敌以弱,坑杀大剑师。

    迪丽雅火焰女王附体,箭指山姆的将军府。

    雪莉的疯狂治疗,让冈赛战士崩溃。

    当然,还有一位英雄,是不能不提的。他临危出现,解除陨石危机。他不声不响,葬送杜克法圣。这位名叫孙文的法圣,绝对是这场攻城战中当之无愧的主角。

    比起这些人的生猛,那位接任戈登,叫做阿甘的指挥官,似乎就显得有些不起眼了。

    据说,这位年轻的指挥官,从夜袭战开始到结束,一直都未走出过军营,也就是最后大局已定的时候,这位指挥官大人,才施施然出现在威拉德城,在全军战士们面前亮了个相,继而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主战派和主和派,两个派系的人,十分有默契的都在传播这样的消息,恨不得弄的国内人尽皆知。

    严白不是主战派的人,也不是主和派的人,故而两大派系都在针对他。这是另一个层面的游戏,如果严白识趣的话,就赶紧找个派系加入,又或者功成身退,乖乖返回学院,你好我好大家好。

    何必非要冒出来,抢夺这份功劳呢?

    凭两大派系的情报渠道,威拉德城的夜袭战,并不存在迷雾区。除了守城将军山姆,无人承认是谁暗杀掉的外。城中各处的战斗,他们都一清二楚。

    那么,战斗开始到结束,身为指挥官的严白,他到底做了些什么?

    他屁事都没做好不好。

    有人会说,整个夜袭战都是他策划出来的。

    不好意思,军中大多数高层军官,都参与了兰迪策划夜袭战的会议。跟随托鲁多年,兰迪耳目渲染之下,能够想出来这种卑鄙的计划,没有人觉得有问题。

    所以得到的结果是,他严白对这场战役的作用,约等于零。

    兰迪带着军队驻守威拉德城,严白带着亚瑟等人,则向着另一座军营进发,到达军营后,他会成为那里的最高指挥官。这就是打下来一座城市的好处,省去了和前最高指挥官扯皮的时间。

    眼看快到新军营的时候,骑着魔兽的传令兵,突然出现在严白面前,宣读了议会的最新指令。

    严白听完后一愣,有人竟然要求他返回国都一趟。这个叫做议会的东西,知不知道他可是卡特琳娜亲自任命的指挥官。

    世界之力作用,信息反馈后,严白恍然大悟。原来这个叫议会的机构,可以跳过卡特琳娜女王,发布国内最高指令。当有值得他们关注的事情出现后,他们就会启动议会权利,让人过去见他们。

    严白还知道,这是主和派和主战派的一次联合行动。他去戈登的军营,戈登的军队就攻下了威拉德城,这次他即将去的,是一位主战派将军的军营,若是又让他成功拿下一座城市,那不是显得他们这些人太无能了?

    这个结果不好,非常的不好。

    一定要阻止这种情况发生。

    严白摇头失笑,果然像他这样耀眼的存在,低调行事,反而会阻力多多。人心鬼域,利已者多,当妖孽横空出世时,嫉妒之心,足以让两大矛盾颇多的派系,变成盟友关系。

    这不能说是一致对外,这应该算是一致对妖吧。

    严白吐槽完毕,对魔兽传令兵道:“幸苦了,回去告诉议会的老前辈们,我会尽快赶回去的。”

    魔兽传令兵拥有大剑师实力,面无表情道:“议员大人们的命令是,你现在就必须跟我走,否则他们可能会对你用强的。”

    话音刚落,从两旁的树木背后窜出来三个大剑师,隐隐将严白包围住。

    魔兽传令兵冷冷一笑,听说你很能打,大剑师都不是你的对手,现在我这边有四个大剑师,外加一只高级魔兽,就问你怕不怕。

    “你是听不懂人话吗?”

    严白有点不高兴了,都说了会回去的,像他这样一言九鼎的人物,会不要脸皮的撒谎吗?这样逼迫他有意思吗?

    念头一动,巨大的召唤法阵自天空浮现,在魔兽传令兵等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时候,破坏之王黑龙领主巴哈姆,一声咆哮,宣告了他的到来。

    “闭嘴。”

    严白轻轻一句话,巴哈姆赶紧把巨大的嘴巴闭紧,露出人性化的讨好嘴脸。震耳欲聋的龙吟消失,从魔兽上跌落,瘫坐在地上的魔兽传令兵,却仍然处于茫然之中。

    三位准备对严白用强的大剑师,也没有了往日的威风,他们背后冷汗直冒,有脚下发软的,有全身颤抖的,也有几乎快昏倒的。

    “既然你没听懂,那我就再说一遍。”看着传令兵,严白漠然道:“回去告诉那些老家伙,招惹到我,小心晚节不保。”

    巴哈姆适时吹出一口气,将魔兽传令官等人吹飞,消失在严白视野中。严白跳到巴哈姆背上,对着亚瑟等人点点头,渐飞渐远。

    迪丽雅看的双眼放光,琢磨着下次和严白见面时,一定要让严白交出黑龙坐骑,让她也乘坐。

    亚瑟回忆起两年多前的战役,叹息一声道:“原来如此。”

    他的副队长盗贼苦笑附和道:“原来如此。”

    疾风战队的队长纳尔目瞪口呆,有些激动,也有些后悔道:“原来如此。”

    残影战队的五个盗贼,吓得都忘记摆出平时的poss,他们如同五个站立的木桩,异口同声道:“原来如此。”

    有人猜出了严白的身份,也有人仍旧一头雾水,他们休息一阵,继续朝着军营进发。

    严白飞了一阵,降落下来。丢给巴哈姆一个野果,就想让巴哈姆离开。

    巴哈姆当然不肯走,想他破坏之王黑龙领主巴哈姆,被人召唤过来,任劳任怨,结果就得到区区一个野果当幸苦费。这可不好,非常不好。他巴哈姆在大陆上,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巴哈姆强烈要求涨工资。

    见巴哈姆死皮赖脸的要赏赐,严白气的发笑。

    “行,给你赏赐。”

    哥赏你一脚。

    严白虚空一脚踹出,巨大体型的巴哈姆,突然感觉到屁股一痛,这条黑龙怪叫一声,被一股巨力给击飞,从召唤阵中消失。世界之力作用在野果上,严白将野果丢入召唤阵中,如果巴哈姆识货,就会知晓这野果的价值。

    踹走巴哈姆,严白也从异世界返回现实,他没有了继续在异世界玩的心情。

    拉开窗帘,是个好天气,时间是上午七点多,标准的早饭时间。

    叫上夏丽等人,严白在早饭时提议:“掐指一算,正是郊游的好天气,不如大家一起去登山吧。”

    夏丽打量严白一眼,冷冷道:“没空。”

    她需要处理诸多事项,植物人入住,会所扩建,异世界游戏区域的遮掩。大佬们日常询问植物人治疗进度。最近卓小明伯父还告诉他,某些人似乎对他们编造出来的虚拟现实游戏,十分的感兴趣。

    真的是不当家不知道当家累,她都后悔接下严白的摊子了。

    夏丽没空,严白看卓梓瑶,卓梓瑶笑了笑:“夏丽姐忙不过来,我要帮她。”

    好吧,看样子美女都不感兴趣,男人也凑合着用吧。严白看王超,小样,哥可是你的老板,你敢拒绝吗。

    可惜王超不是一般人,淡然道:“虽然你是老板,但我有权利拒绝。”

    严白不死心,再看赵无名,赵无名面无表情道:“我接了个任务,需要尽快完成。”

    好吧,这个理由勉强可以接受,哥就不问你这个杀手,到底接了什么任务了。

    严白再看叶润,年轻人,你大哥需要我的治疗才能恢复,你好意思拒绝我吗。

    叶润想了想道:“不好意思老板,父亲让我今天回去一趟。”

    卧槽,你们这群没良心的。严白幽怨的目光扫视全场,这时有人突然举手道:“我恰好有空,我和你去登山吧。”

    哦哟?不错不错,总算有人迷途知返,哥就勉强原谅你一个人了。

    严白看过去,发现举手的人是那位才见过几次面的摇滚歌手后,他差点目瞪口呆。

    卧槽,你是怎么混进来的?

    为什么大家都没有发现你?

    你这死亡化妆脸型,盔甲风格衣装,到底是如何融入我们这个小团体的?

    细思极恐,细思极恐啊。

    严白刚想发声询问,夏丽赶紧道:“好了,有人愿意和严白登山了,大家可以各忙各的去了。”

    卧槽,这也行?

    这个摇滚歌手,分明就是个陌生人好不好。

    让我跟一个陌生人出去登山,你们就不怕我被拐跑了吗?

    哦不对,哥不怕被拐跑,哥摸谁谁晕倒,想拐跑哥,貌似是件十分有难度的事情。

    在严白展开脑内小剧场,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和摇滚歌手,已经到达了山脚下。

    背着吉他的摇滚歌手,推着严凡的轮椅前进。那种生人勿近的气势,让许多游客吓意识的保持了距离。一些小孩眨巴着眼睛,对脸上有死亡化妆的摇滚歌手十分好奇,结果摇滚歌手仅仅对着小孩们一个微笑,就差点将小孩们吓哭。

    “哦,就是这种感觉,我的灵感终于又来了。新歌当中,就加入一句‘我的微笑是你的恶梦’好了。”

    摇滚歌手边说边掏出小本本做记录。严白不敢接话,十分尴尬,游客们看他,如同在看摇滚怪人的小伙伴。即使是微笑,也不能带给他面对这一刻的勇气。

    要不然,装虚弱吧。咬咬牙,也不是不能挺过这段时间的。

    严白拿定主意,赶紧摆出一副体弱多病的模样。这样就有可能骗过摇滚歌手,让他以为自己突然身体不适,还是赶紧带自己返回会所吧。

    当然,若骗不了摇滚歌手,也可以骗骗围观的游客,或者是自欺欺人骗骗自己,总之会让自己好受点,不至于那么尴尬。

    摇滚歌手当然不是个会轻易上当的人,看严凡开始装病人,他的眼神变得十分微妙,仿佛是在提醒严白,在他这位打工魔王面前演戏,严老板你实在是太天真了,这波演技只能给你负3分。

    半山腰处有座庙,两人不知不觉就来到庙门口。许多游客在这里排队,听讨论声,似乎是庙中有高僧,擅长算命解签。

    严白来了兴趣,两人排队好一会,终于见到了高僧的真面目。

    这是一位满脸苦悲色彩的老僧人,比起僧袍,严白觉得这老僧人更适合穿丧服。那表情实在是太有感染力了。

    手机扫码付完钱,严白问老僧道:“大师,我想更上一层楼,不知可否指点迷津?”

    老僧眼皮不抬,示意严白摇动签筒,严白随意摇了几下,两根签同时从签筒落出,签上写有玄语,就是那种虽然都是中文,但组合在一起,就不是他们这种普通人能够看懂的东西。

    老僧人看到两根玄语签,眼中惊色一闪而过。

    要知道,他们的签筒,可是经过科学设计的,基本上一次只能摇出一根签。这种设计可以避免客人们摇出多根玄语签后,重摇浪费时间的过程。

    能从科学签筒中,一次摇出两根玄语签的情况,老僧人还是头回碰到。

    他打量严白一会,沉默不语。

    此子不简单啊不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