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我勒索你是为你好
    戈登·贝内特,戴里克·贝内特的老爹,军营中最高指挥官。正在帐篷内处理公务时,遭受不明飞行物袭击。

    戈登身为将军,实力自然不俗,头也不抬,淡然挥手,他的亲卫上前两人,轻松将袭击物体拦截。

    戈登装完逼,定睛一看,眼中流露疑惑之色。这不是他的得力小弟之一,多毛怪人多劳大剑师吗,怎么会被人打败后,还丢到了自己眼前?

    一时间,戈登想到了很多。

    眼下正是局势的微妙阶段,他们家族是主和派,跟主战派的卡特琳娜女王不对路。戈登也知道,卡特琳娜女王看他不爽已经很多天,早就盯他很久了,一旦他犯错,就会被光速撤职。

    戈登之所以能赖在这个位置,一方面是家族的支持,另一方面,是战场上的战功。他那位先知先觉的好儿子,总能提供给他捞战功的优良情报。虽然他有所怀疑,他的儿子是不是跟冈赛人,达成了战场互刷战功的交易,但为了稳住局势,他对此事没有深入调查,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思索片刻,戈登召唤亲信,让亲信出去收集情报。他想要知道,这次的多劳被揍事件,到底是何妨神圣,在给他搞下马威。

    亲信的效率很快,只用了三分钟不到,就打听清楚戈登想要知道的一切。戈登听完汇报后,神色异常凝重。

    自己那蠢货儿子,竟然变成了冈赛国的走狗。

    这件事一旦处理不好,不光他的位置不保,连带家族都会遭殃。

    别人或许还会怀疑,但他清楚,他的儿子,真的是叛徒。

    山德鲁老家伙,终于还是出手了。一出手就送给了他一道天大的难题。

    还有托鲁老鬼,事情的背后,隐约能看到这狡猾的土匪亲王的影子。这两个大人物竟然联合起来,搞他这个不太出名的小角色,真是让他受宠若惊。

    戈登在帐篷内来回走动,亲卫们都能感觉到自家老大心中的不安。

    良久,戈登终于停下脚步。这件事看上去他已经要完蛋,但又何尝不是他的机会?

    山德鲁是卡特琳娜女王的导师,山德鲁出手,间接说明了卡特琳娜女王无人可用的窘迫状态。毫无疑问,山德鲁是一记猛拳,是卡特琳娜女王最狠最凶的一拳,如果他戈登能挺过去,那么卡特琳娜女王,就再也奈何不了他戈登。

    他戈登,将会是主和派最大的功臣。

    有了决断,戈登立刻放出消息,向家族求援。他可不会傻兮兮的单独对阵山德鲁加托鲁,不说他比老油条托鲁还差了许多火候,就是单独对上从未出过手的山德鲁,他都没有一成把握。

    因为山德鲁是法圣,而他只是大剑师。光这一点,就注定了他的败北。

    实力不对等的情况下,人家是可以推翻对弈局,仗着武力,直接揍你丫的。

    见消息成功发出,戈登带着亲信走出帐篷。眼下他要做的事情,那就是一个字,拖。

    拖到援手的到来。

    带着人马,戈登赶到军营门口。看到的,是仍在对峙的双方。

    戈登暗中松口气,沉声道:“怎么回事?”

    戴里克看到老爹到来,喜形于色,指着严白道:“父亲大人,我发现了一个敌国的奸细,这个奸细不知道从哪偷来了山德鲁院长的重要信物,然后兰迪大魔导的手下赶过来保护他,这个奸细不但打伤了多劳少将,还扬言要杀死我这位军队的少将。”

    戈登锐利的目光,看向严白:“年轻的骑士,是这样的吗?”

    严白反问:“如果是你,你会承认吗?”

    “大胆,竟敢对将军不敬。”

    戈登亲信上前指责严白,被戈登挥手制止。他和严白对视一会道:“这件事是个误会,年轻的骑士,到我的帐篷中来坐坐,大家将误会解除,你看怎么样?”

    严白转头,问约瑟夫:“这位将军,是不是也是奸细?”

    约瑟夫想了想:“我只能确定他儿子是,他如果不傻,就应该知道他儿子是。”

    严白满意这个回答:“你先离开这里,用你的时候,我自然会召唤你。”

    约瑟夫点点头,带着绿衣男弓箭手离开。三人没有受到阻拦,哪怕戈登此时有杀人灭口的心思,但他不敢动手。谁知道这是不是托鲁设下的陷阱,也不确定这是不是山德鲁的布局。总之,他戈登不敢动手,只能眼睁睁看着约瑟夫离去。

    严白坐进了戈登的营帐,只有麦克陪同。麦克十分知趣的扮演着严白小弟的身份,这不是说麦克从此就抛弃了他的托鲁老大,而是他麦克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在严白手下混上一混,说不定他麦克以后,可以称呼托鲁老大一声托鲁兄弟,想想日后托鲁老大的脸色,他麦克就觉得酸爽。

    戈登亲自为严白倒果酒,赔罪般笑道:“戴里克少将平时虽然骄傲了点,但他指挥军队打了不少胜仗,他是维纶国的功臣,他的战绩不可抹消。”

    “年轻的骑士,这次事情是他不对,还望看在我的面子上,能够原谅他一次。”

    严白闭着眼睛不说话,麦克察言观色,试探性说道:“将军大人,您家的儿子涉及出卖国家情报,导致学院毕业生在黑鹫上被袭击,差点就全军覆没,造成无法挽回的悲剧,这件事又应该怎么处理?”

    “不可能,他绝对不可能是奸细。”戈登道:“我儿子曾经亲手斩下一百个敌人的头颅,他对冈赛国只有恨意,他没有当奸细的理由。”

    卧槽,嘴上否定谁不会,关键是能够拿出证据。照你这么说,我还绝对不可能是你爷爷呢。

    因为我是你爸爸。

    麦克看了眼严白,见严白没对他的插话表示异议后,他继续开口道:“将军大人,您说的情况,我们也知道。可这次的袭击事件,实在不是几句话就能结束的。”

    “被袭击者当中,没有一个人没有家族背景,亚瑟您知道吧,具有皇室血脉的大陆级别天才,迪丽雅可是那位莎拉亲王的亲侄女,还有纳尔、雪莉等人,这些人长辈们的怒火,总要有人来承受的。”

    所以,本将军就更不能承认,我儿子就是那个奸细啊。

    戈登叹了口气:“不怕二位笑话,我儿子杀了太多冈赛人,早就遭冈赛人恨之入骨,这是一场阴谋,是一场**裸的诬陷,他们在战场上阻挡不住我儿子,就想出了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卧槽,说的你儿子好像战神一样。比飙戏,我麦克会怕你?

    麦克正准备酝酿感情,让戈登知道谁才是影帝的时候。严白出声道:“戈登将军,看样子是我误会了。不过虽然我能够理解你的意思,但这一批被袭击者当中,总有几个不讲理的长辈。”

    “不过,就算他们不讲理,我为山德鲁院长办事,他们怎么也要给我一点面子。”

    “这样吧,只要将军拿出一些诚意出来,我就幸苦点,帮将军跑跑腿,稳住那些不讲理的人。至于我的那份,将军千万别给,就当交个朋友。”

    麦克崇拜的看着严白,一时惊为天人。见过要好处的,但没见过严白这样,一副站在别人的角度替别人着想,要好处要的冠冕堂皇,事后可能还会感动别人。

    不能比,比不了。大人不愧是大人,连敲竹杠的技术,都超越了时代的束缚。

    戈登被严白‘大义’的行为感动了,多好的人啊,不仅不怪罪他儿子的冒犯行为,还替他解决了一大难题。他正愁不知道该如何跟这批学员的长辈们解释呢,尤其是莎拉那个暴力女人,全维纶国最不讲理的女疯子,这件事,绝对能够让莎拉过来,揍他们父子一顿。

    严白将此事揽下,戈登绝对举双手赞同。至于该付处的代价,戈登也懂,这是贵族之间的潜规则,哪怕你不是嫌犯,被卷进了事件中,你就要意思意思,免得日后遭小人惦记。

    为了日后的大局,戈登肉疼的拿出许多好东西交给严白,千叮万嘱,最后亲自送严白到帐篷门口,在外人看来,两人关系好的就跟亲兄弟一样。

    麦克在心里偷笑,戈登老儿,终究还是凡人,而凡人是斗不过他们这位传说中的大人的。

    戈登看严白的背影,心中冷笑。年轻,终究还是太年轻了。随便诉诉苦,忽悠一下,就赶紧秉承了骑士的那套原谅规则,山德鲁老儿还真会挑人。

    他甚至有了利用严白,将约瑟夫等人骗出来干掉的打算。不过此事不能急,免得被严白看出他的意图。

    严白跟着麦克,抵达托鲁骑士团的驻扎点。随行的有亚瑟、迪丽雅等之前在军营大门前,一直跟他同一战线的学员。

    严白已经跟戈登说好,这些人都不入军队体系,是代表学院过来的助战者,他们战功一样拿,听从大方向战略意图,但不需要听戈登等人的指挥。

    亚瑟、迪丽雅等人对此没有意义,应该说,这些心高气傲的年轻人,对这样的安排非常满意。自由度高,就意味着捞战功的几率大。他们并不惧怕战场上的复杂多变情况,因为他们的顾虑,严白都安排好了,他们可以先跟随托鲁骑士团的人混上一阵子,由这些战场中最精英的老油条们,亲自传授他们战场经验,如果这样还不能适应战场的话,那还是趁早回家吧。

    驻地当中有一根法师塔,法师塔不算高,但浩瀚而充满活力的魔力波动,让人敬畏。塔中有兰迪大魔导,托鲁骑士团在这里的实际老大,副官负责指挥战斗,兰迪负责揍不听话的骑士。

    略微感应,严白就知道,兰迪快要突破了。战场上的磨练,让这位前墨里斯城的首席**师,终于要晋入那个境界了。

    严白很久以前就看好兰迪,这是位具有牺牲精神的法师,当初为了给墨里斯城的平民争取逃跑时间,这位法师直到昏死前,都在维持城中的防御法阵。对比他法师的身份,他的大部分行为更像骑士。

    绿色的光点,不断从魔法塔中冒出,越来越多,越来越亮。一阵柔和的风吹过全场,所有人的耳边,仿佛听到了兵器的轻鸣,精灵的歌语。

    风的能量,慢慢壮大。旋转气流自天地间形成,让晶莹的绿色光点,围绕着魔法塔外,螺旋升天。

    突然间,魔法塔附近有法师瞳孔张大,心跳不受控制的加快速度。他们感应到了法师塔中魔法频率的聚变,他们被一种难以理解的魔力波动,影响到思维。

    龙卷风暴,已经颇有雏形。众人退开一段距离,眼中有期盼之色。

    他们知道,不出意外的话,兰迪法圣就要诞生。

    然而意外,偏偏就在下一刻到来。

    一颗巨大的火球,拖着长长的尾焰,自天边朝魔法塔撞了过来。

    禁咒级别法术,陨石天降!

    严白一声冷哼,为了抹杀掉即将成为法圣的兰迪,冈赛国真是好大的手笔。

    晋升又不是百分百成功的事情,尤其是法圣的晋升,更是危机重重,意志稍微松动,就会自取灭亡。

    如此快速的禁咒形成,让他们这边来不及反应。这无疑是用掉了一张稀有的禁咒卷轴,这种卷轴的价值,比请法圣出手要高出很多。

    为了一个还不是法圣的兰迪,冈赛国丢出陨石天降这样的禁咒,这可是能够毁灭一座城市的可怕法术。

    念头一转,严白突然又有些能够理解。这里是军营,驻扎着维纶国的军队。如果能够用禁咒卷轴,干掉一位正在晋升的法圣,外加一支军队的话,那么这笔买卖就不算太亏。

    巨大的陨石呼啸而下,哪怕法师们反应过来,激活了军营当中的防御法阵。仰头看着陨石那遮天蔽日般的体型,感受到其热力四射,如同火焰地狱般的威势,大家的心头,就只剩下了一种念头。

    末日,即将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