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各方
    清晨,夏丽睁开眼,发现她正躺在一张留有男性气息的床上。

    将记忆整合一遍后,夏丽伸了个懒腰,走出房间。

    正在做早餐的严白,感觉到动静,头也不回道:“早安,昨晚睡的还好吗?”

    “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我整个身体仿佛都变轻了,前段时间所积累的疲劳,也都全部消失不见。”夏丽打量严白一阵,点点头:“你果然是个神奇的催眠大师。”

    严白轻咳:“是造梦师。”

    夏丽俏皮一笑,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严白道:“昨天晚上,你没有对我毛手毛脚吧?”

    严白动作一僵,这事亏夏丽还好意思说出口,昨晚他看夏丽沉迷异界无法自拔,好心好意提醒这姑娘,是时候回自己家去睡觉了。

    哪里知道,这大胸妹不但不领情,还强行霸占了他的床位。霸占床位也就算了,这女人还以指挥官坐镇,不能随意返回现实世界为理由,要求自己想办法把她弄去床上。

    想想昨晚搬运的过程,严白眼里就都是泪。他一个坐轮椅的弱者,将某个重量在四五十公斤左右的长条形生物,从客厅沙发搬运到卧室的床上,他容易吗他。

    当然,期间可能会有些许肢体上的小接触,但相对他昨晚完成的伟大工程来看,这种细节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严白幽怨道:“大美女指挥官,你昨天在梦境世界倒是玩的爽了,可累坏小的我了。”

    夏丽嬉笑道:“你能有什么累的,最多你昨天如果真的干了什么,本姑娘也不计较就是了。”

    其实这时夏丽突然想到了那个经典问题,动手的是禽兽,不动手的禽兽不如。眼下坐轮椅的严白,倒是可以避开这两种选择。

    因为他缺少基本条件。

    原本夏大美女是满脑子的疑问,大有严白不交代清楚就不罢休的打算。明明认识没多久,却敢留在人家家里过夜,还是个异性。如果不是醒来后发现一切正常,夏丽差点以为,她中严白的催眠术了。

    好吧,看这小子可怜兮兮的模样,夏大美女当然是选择原谅他了。

    好吧,夏大美女承认,她在那个梦境世界里玩上瘾了,这才是她对严白宽容的最大理由。

    这些天时间,夏丽不敢说看透严白这个男人,但大致上也了解到一些。这个男人嘴里偶尔也会蹦出个荤段子,调戏她玩,但这男人从未越过那条线,属于有贼心没贼胆的类型。

    他很乐观,终身轮椅待遇,也不能遮住他真实的笑容。

    夏丽医院那位副院长做的事情,她也知道一些。她见过严白的生气,愤怒,但她从未见过严白的悲伤。

    这是个境界非常高的男人,唔,还有着神奇的造梦能力。

    唔,或许性取向也有些问题。

    如果严白知道,他在夏丽心中的评价这么高,他一定会大喊姑娘你错了。

    他目前双脚瘫痪,当然只能过过眼瘾了。乐观还不是因为,他能够感觉到双腿正在缓慢恢复知觉。这种违反生物学的事情,可能跟他脑海内的傻子系统有关。或许傻子系统也不愿意,宿主的本体,只是个轮椅吧。

    他看上去境界高,还不是因为工作给逼的,不说些逼格高的话出来,谁特么发红包给他?

    至于性取向,那就真的是冤到姥姥家了。他不是免疫美女的魅力,而是对替他屁股打过针的夏丽,有着一种天生的敬畏。

    就跟以前面对学校时的女教师,成年后面对女警察一样。

    医生,教师和警察,三大值得尊敬的职业有没有。

    吃过早餐,夏丽走了,不知道是去工作还是回家。严白闲来无事,开电脑看了看新闻,免得跟时代脱节,又冥思苦想,设计了一段剧情。指不定群中哪位道友,就靠这段剧情火上一把。

    严凡这边皱着眉头构思的同时,异世界当中的人也没闲着,大家都在搞事中。

    一只刺客小队,连夜摸进托鲁联军的大营,避过密集到让人想流泪的魔法陷阱后,刺客们终于到达目的地,一座露天囚牢面前。

    囚牢当中,关押的是冈赛公国的二王子,蓝发帅哥拜伦殿下。此时的拜伦形象凄惨,被托鲁和凯里这两大流氓,给揍的鼻青脸肿不说,凯里这死胖子,还真的搞了条开裆裤和绿帽子,穿在了拜伦王子身上。

    通过魔法印记,刺客们确认了里面是真的拜伦王子后,低声道:“殿下,我们来救您了。”

    拜伦淡漠的瞥了刺客们一眼,不为所动。

    这些天,两大流氓为了找乐子,曾经扮演过冈赛人来救他,欺骗他纯洁的感情。等他喜极而泣时,两个流氓就会脱下伪装,美滋滋的大跳辣眼睛的甩臀舞。

    如今,吃一堑长一智的拜伦,学会了用看穿一切的表情,去面对前来救援他的人。

    刺客们打开牢笼,将拜伦夹在腋下就跑。对于拜伦的表情,他们认为是被维纶人折磨所致。看王子身上的绿帽子以及开裆裤就能够猜的出来。

    可怜的王子殿下,实在是太悲剧了。

    刺客们跑了没一会,突然感觉不妙。下一刻,魔法闪光弹照亮全场,一群又一群精壮的汉子,凭空出现在他们周围,将他们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大汉们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嘿笑,看着都让人瘆得慌。

    人群外,凯瑟琳手下的空间法师擦了擦鼻血,带着法师团默默离去。

    刺客们知道跑不掉,纷纷开始拼命,做最后一搏。他们都是死士,并不畏惧死亡。可惜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些围观的家伙们,身份可不简单。

    其中有联军高层的亲卫,有征募来的强力佣兵,或者贵族私兵中的佼佼者,这群人的实力,最低的也可以吊打高级战士,被夏丽整编成了一支特殊的攻坚大队,他们代号刀锋,在战场上大放异彩。

    没有几个回合,刺客们就被刀锋大队全部干掉,这时托鲁才慢悠悠走出来,对拜伦讥讽道:“殿下,看来你家老头子也不是非常重视你,我等了这么久,那老东西就派这种货色来营救你?”

    见拜伦脸色变得难看,托鲁继续:“殿下,知道你为什么还活着吗?”

    拜伦想到自己国家的强大,淡然道:“你不敢杀我。”

    “天真的孩子啊。”托鲁故作摇头叹气:“大人曾经对我说过,你这种人,如果不是有个国王老爹,早就被人悄悄打死了。”

    “你以为自己身份尊贵?很抱歉,在那位大人眼中,你就好比一条鱼饵,仅此而已。”

    托鲁懒得再理会拜伦,挥手让人重新关押。这位二王子被他多囚禁一天,那位冈赛的国王,就会多一天不高兴,就会源源不断派人来救援。公国国王是非常注重面子的,国王不能不管王子们的死活,哪怕那位王子,只是一个废物。

    托鲁联军扎营的地方,距离突尼斯城已经不远,相信很快就能兵临城下。

    突尼斯城,是托鲁他们通往维纶国都的最后一个阻碍,虽然夜已深,但在城主的会议室中,仍旧能看到亮光。

    会议室中只有三个人,看上去十分冷清,但其实都是狠角色。

    坐在首席的是一位中年男子,名叫波文,明面身份是一位管家,但会议室中的另外两人,丝毫不敢对这位管家不敬。因为波文是如今国都的实际掌控者,总务大臣史蒂夫的管家。

    波文跟随史蒂夫二十多年,至今还活着,没有因为各种秘密被史蒂夫灭口,光这一点,已经足够证明他的优秀。

    坐在波文两侧的,分别是突尼斯城城主多普顿侯爵,以及跟波文一块从国都过来的赛门侯爵。

    多普顿是史蒂夫的忠狗,赛门是冈赛国王安插在维纶公国的一枚暗子,可以说,维纶公国的这场政变,两人都是最直接的参与者。

    眼下,三位老狐狸坐在一块,商讨着如何应对托鲁联军。

    波文面色阴沉,国都中那位老人的不满,外加赶路的疲惫,让他实在拿不出太好的脸色。

    整理下措辞,他道:“两位尊敬的阁下,想必你们已经知道,托鲁连续攻破几座城池,很快又要来攻打突尼斯城的消息,让我家大人非常的不高兴。”

    城主多普顿淡笑道:“亲爱的波文老哥,虽然我不知道,托鲁那个假贵族,是如何完成这个奇迹的。但我的突尼斯城,绝对跟那些草包的城市不一样。”

    “我拥有三支精良的骑士团队,拥有满编制的法师团和神射手团。我的城中强者如云,更有堆积如山的粮草,不夸张的说,只要战斗进入僵持阶段,那么托鲁就会变成第一个被饿死的攻城者。”

    “此外,我的城池还拥有不少底牌,比如法圣级强者亲自建立的防御法阵,又比如那一门传说产自中古时期的魔力大炮。”

    波文不耐烦的挥挥手,止住多普顿连绵不绝的吹嘘后,沉声道:“看来你还没有明白事情的严重性,赛门侯爵,麻烦将情报告诉他。”

    相比多普顿的盲目自信,以及波文的焦虑不爽,赛门是会议室中,唯一还保持着贵族风度的人。

    朝两人一笑后,赛门道:“根据多方刺探的情报显示,托鲁联军虽然人马混杂,实力参差不齐,但他们的高层,全部都是拥有统领大团队能力的人。这些高层又被一个神秘的指挥官串联在一起,进行了许多我们已知或未知的战术配合。”

    “我们已经得知,这位神秘的指挥官是个女人。资料统计,从卢塞纳城之后,这个女人就开始发威。她总能以极小的代价,歼灭和她兵力差距不大的对手。她总能想出奇怪的办法,让她的对手身心疲惫。”

    “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个战争天才。尊敬的多普顿侯爵阁下,虽然您的军队也很强,但和她交战的话,我并不认为,您能够笑到最后。”

    多普顿城主不服气道:“赛门侯爵阁下,我十分清楚,自己的部下们到底拥有怎样的实力。如果您认为我会丢失掉突尼斯城,我们不妨来打个赌,看看到底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赛门也不生气,提示道:“我们的人,曾经在卢塞纳城中,侦测到过法圣级别的魔力波动。后来在托鲁联军的攻城战中,我们又得到了剑圣攻城的情报。所以,保守估计,托鲁联军当中,至少有两名圣级强者坐镇。”

    一听到圣级强者,多普顿脸上的自信消失,慌张道:“托鲁竟然拉拢到了圣级强者为他作战,这可就不好办了。”

    圣级,代表着这片大陆的巅峰,一个不可逾越的领域。越是高层的人物,越知道圣级的可怕。

    赛门安抚道:“淡定点,侯爵大人,圣级虽然强,但想要攻破圣级的防御法阵,也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做到的。”

    波文接过话:“没错,更何况,他们有圣级强者,我们也并非没有。”

    多普顿惊喜的看着波文:“老哥,你的意思是?”

    “具体的,我也不是太清楚。”波文摇头:“大人让我转告你,一定要死守突尼斯城,等待援军。”

    多普顿似乎想到了什么,瞪大眼睛道:“老哥,难道大人他?”

    “没错,托鲁的行为,让大人很不高兴。”

    “所以,大人决定亲自出手了。”

    (ps:史蒂夫:虽然老夫还没出场,但江湖已经有了老夫的传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