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响指三连
    黑影人闹出的动静并不算大,护卫高手们殴打落水狗的动静倒是不小。城卫军被惊动,霍格将军亲自带队,很快就抵达宴会现场。

    宴会场地中,还残留着许多斗气魔法波动,霍格将军判断一会,走到拜伦面前,关切的问道:“殿下,您没有受伤吧?”

    霍格将军带来的人手有不少,这带给了拜伦勇气。让这位明显受到惊吓,还搞不清楚状况的二王子,指着严白等人就喊道:“抓住他们,他们是刺客。”

    霍格挥手,亲卫们围向严白,这时凯瑟琳公主发话道:“住手,他们是我的救命恩人。”

    凯瑟琳的眼力,无疑比拜伦要好太多。从黑影人的集体定身开始,她就知道,这背后是谁救了她一命。

    帝国公主的高傲,不允许她看着严白等人被当成刺客。

    霍格脸色一变,凯瑟琳一喊话,他就意识到事情的复杂性。这种公主和王子意见不一致的情况,是最让人头痛的事情,霍格有些后悔过来混个脸熟了。

    亲卫们也都是人精,围着严白却不动手,拜伦在后面不高兴道:“为什么还不动手?给我赶紧抓人啊,你们这群没用的东西。”

    霍格左右危难,思索片刻,还是决定偏袒拜伦王子,毕竟冈赛国是史蒂夫老大的合作伙伴,讨好下冈赛的王族,还是十分有必要的。

    就在霍格准备下令时,严白抢先道:“霍格将军是吧,听说你擅长守城战,就是不知道,你不在的情况下,别人破城进来,需要多久的时间?”

    霍格眉头一皱,这年轻人是谁?知不知道这座城现在谁是老大?竟敢这么跟他说话,不想混了吗?

    看到站在严白旁边的凯里城主,霍格神色鄙夷。这位饭桶城主,以为找来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就能让他忌惮吗。

    事实上,以霍格的精明,他不会一下子就得罪神秘陌生的眼白。这次一来是感应到严白身上没有丝毫斗气魔法波动,二来是他对凯里一直怨念颇深。三来国家政变,他抱上了如今的国都掌控者,史蒂夫这条粗大腿。各种条件被满足下,霍格看严白,就带上了先天的颜色。

    一边示意亲卫动手,霍格一边陪严白说话:“有本将军在,这座城市就不可能被攻陷,就算托鲁老鬼亲自过来,本将军也能够让他有来无回。”

    面对严白小儿,霍格吹了一个大牛,以达到震慑效果。

    噗的一声,伯尼实在没忍住笑了出来。他终究是个年轻人,没有他叔叔罗德里克那样的城府,听霍格吹牛,想到就猫在城外,随时准备攻城的托鲁,伯尼实在是觉得好笑。

    霍格疑惑,他的亲卫们动作可不慢,这时一枚信号弹在远处升空炸开,霍格看到后,心脏猛然一跳。

    这是他和副官约定的求援信号弹,不到万不得已,他不允许副官放出。

    而放出这中信号弹的时候,就代表着攻城的人随时可能破城。

    到底是谁在攻城?怎么会有这么快的速度?

    霍格慌了,没有理会拜伦的叫骂,他带人又匆匆离开。

    拜伦这一方,拜伦的护卫们将他保护在内,如临大敌般看着严白等人。经过黑影人的袭击,拜伦的护卫倒是没有减员一人,唯一缺少的,是他们的队长伊诺克。这位倒霉的黑脸队长,至今还在碎石底下装死,不肯出来。

    凯瑟琳等人和拜伦保持距离,大家都不是傻子,严白和拜伦之间的敌意,已经越来越清晰化,严白有恃无恐的行为,以及霍格将军的匆忙离开,让他们这些人,嗅到了一丝局势的变化。

    最关键的是,他们亲眼目睹了严白把玩匕首的场景,那匕首上突然冒出的黑气,吓得他们腿都软了,严白却一点事都没有。

    他们承认,他们被神秘的严白给震住了。

    严白目光扫过全场,将众人的神色一一收在眼里。宴会外传来喊杀声,吵闹了一会又重回平静。严白念头一动,看到托鲁等人正在过来后,他嘴边带笑,同情的看了拜伦一眼。

    一会儿后,宴会场中异样的安静,被托鲁大脚踹门的行为打破。

    托鲁一马当先进入,他先来到严白面前问安,表达尊敬。然后迫不及待的奔到冈赛公国二王子拜伦面前,一个耳光扇了过去。

    强劲的力道,让拜伦掉落几颗牙齿,没等拜伦张口漫骂,凯里胖乎乎的身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出现在拜伦面前,同样是一巴掌挥了过去。

    凯里有些高兴道:“基佬托,你还没死啊。”

    托鲁哈哈大笑:“你这死胖子都没嗝屁,我怎么会先嗝屁呢。”

    两人一边叙旧,一边殴打拜伦,那熟练的配合,让人一看就知道,这两个老流氓,以前肯定一起打过架。

    拜伦被打时,周围突然传来许多拍手的声音,凯瑟琳等人看过去,险些被口水给呛到。这些拍手的不是别人,正是拜伦的那些护卫们。

    这种大跌眼镜的事情,让凯瑟琳等人都不知道该作出如何反应,是跟着拍手呢,还是离这些不正常的人远一点。

    拜伦的护卫们也很郁闷,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跟中了邪一样拍起手来,他们心中的委屈,也只有控制他们的幕后黑手,才能明白吧。

    这里的幕后黑手,当然就是无良的严白。当城卫守军投降,大局已定后,调戏下拜伦这位敌国的王子,就成了他唯一的乐趣。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所以有了护卫们看主子被打,不约而同拍手的一幕。

    托鲁和凯里下手很有分寸,既能打痛拜伦,又不会让拜伦昏倒。拜伦王子也算皮厚,被打了许久,反而嗓门越来越大。

    “敢打我,你们死定了,我父王不会放过你们。”

    “诛杀令,我要对你们发出诛杀令,你们的亲人会死,你们的朋友也都会死。”

    “啊啊啊,不要再打了,公主殿下救我。”

    凯瑟琳深吸口气,对严白道:“阁下,可以住手了吗,这样对待一位公国的王子,是有失风度的行为。”

    严白保持沉默,他身后的罗德里克笑眯眯道:“公主殿下,在不久前,我家大人可是从死神手上夺回了您的生命,您就是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吗?”

    凯瑟琳没有被问住,展露笑容道:“我很感谢阁下的救命之恩,但一码归一码,我国跟冈赛国是盟友关系,我不能看着拜伦王子被人侮辱。”

    严白歪头看着凯瑟琳:“照你这么说,你和这家伙跑来维纶公国的地盘,挖掘属于维纶国的遗迹,你还有理了是吧。”

    凯瑟琳脸色微红,辩解道:“维纶公国目前处于政变阶段,在政权没稳定前,是不能称为国家的。那座遗迹目前被冈赛国掌控,冈赛国又将遗迹送给了我国。所以,那一座遗迹,理应属于我国。”

    凯瑟琳说完后,有苍老的声音赞同道:“说得好,那座遗迹,必须属于我们提里奥帝国。”

    人未到,声音先震慑全场。随后是强如海洋般的魔力波动,压的全场大部分人都喘不过气来。

    宴会场地的天花板,被一股力量掀开,一位穿着名贵法袍的老者,从外面飞了进来,双脚落地后,老者一挥手,掀开的天花板重新复原,让人看不出一丝曾被掀开过的痕迹。

    光出场方式就镇住了场子,严白暗中为老者点赞,并偷偷记下了这种出场方式。

    凯瑟琳见到老者后一喜,行了师徒礼仪道:“维恩导师。”

    “小凯瑟琳,我来晚了,让你受惊了。”维恩法圣淡笑道:“现在我来了,你尽管主持大局,务必要让那些自以为是的人知道,我们提里奥帝国的人,可不是能够随便欺负的。”

    凯瑟琳点点头,恢复帝国公主气势,重新对严白提议道:“阁下,现在总可以停止对拜伦王子的侮辱了吧。”

    严白无所谓,召回托鲁凯里两人,拜伦见大靠山来了,顾不上**的疼痛,对维恩告状道:“尊敬的维恩法圣,那些人都是刺客,就在不久之前,他们和那些黑影人一起演戏,欺骗了凯瑟琳公主殿下。”

    拜伦又将跪在墙角处,集体面壁思过的黑影人指给维恩法圣看,搞的黑影人首领非常郁闷,他都这个丑样了,这王子怎么还不放过他。

    维恩看向严白,沉声道:“年轻人,有这么一回事吗?”

    凯瑟琳想要解释,但看严白满脸不在乎的模样,她暗中不爽,准备给这无礼的家伙一点教训,关键时刻,再出声解释。

    见凯瑟琳不开口,严白笑了笑道:“如果有的话,你是不是要出手给我一个教训?”

    托鲁,凯里,伯尼,罗德里克四人上前,将严白护在身后,沉默的与维恩对峙。维恩冷哼一声,法圣级的威压,朝四人压了过去。严白暗动念头,在四人周围形成看不见的屏障,维恩的威压遇到屏障,被牢牢挡住。

    维恩法圣感应到不对劲,脸色严肃一分,他收起大意,漂浮上天空。

    俯视地上的严白,维恩法圣道:“太久没有在大陆上活动,看来许多人都已经忘记了我这个老家伙的名号,小子,今天我就给你一点小小的教训,免得有人说我太好说话了。”

    严白无聊的打了个哈欠,看见凯瑟琳幸灾乐祸的眼神,严白眉头微皱。

    想了想,严白打了个响指。

    正在聚集魔力的维恩法圣,突然感到眼前一黑,他一头从空中栽下,昏了过去。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严白又是一个响指。

    拜伦的护卫们齐齐栽倒。

    严白又迅速打出第三个响指。

    满脸怨恨的拜伦,失去意识昏倒。

    不远处,碎石堆突然炸开,一直在装死的黑脸护卫队长,伊诺克大剑师再次亮相。

    这位看到局势不利,赶紧装死,看到维恩法圣出现,局势一片大好,选择了在这一刻跳出来。

    隐忍多时,只是为了更加华丽的回归,伊诺克仰天咆哮,简直是佩服死了自己的智商。

    然而,当这货看到从天上掉下的维恩法圣,以及栽倒在地的拜伦等人后,他的咆哮声,戛然而止。

    全场视线汇聚过来,伊诺克尴尬的想钻进洞里。

    (ps:伊诺克沉默片刻,默默躺下,将碎石扒拉到身上,继续装死。

    严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