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墨里斯城攻防战
    墨里斯城,建立在维纶公国边境的一座城市,它内部的繁华程度,不亚于国都外的任何一座城市。究其原因只有一个,这里的统治者,是公国内的传奇人物,公国内唯一一位外姓亲王,托鲁亲王殿下。

    提起托鲁亲王与维纶国王年轻时候的基情故事,吟游诗人们可以说上三天三夜不闭嘴,大家心中都有数,若不是男男有别,这两人说不定已经喜结良缘了。

    托鲁亲王是位善良的统治者,这从他领地内,子民脸上的笑容中可以得知。哪怕如今战争来临,子民们也没放弃希望,战争动员令一下,他们就成了最辛勤的劳工,没人有怨言。闲暇的时候,他们还会进入神庙,为托鲁亲王祈福。

    托鲁亲王站在城墙上,贵族风度早已丢在脑后,此时他就是一名守城的将军,是一位已经迈入不惑年龄段,但热血不减的指挥官。同时也是睡眠不足,有了厚重黑眼圈的中年人。

    敌人的法师团,正不断施放魔法,轰击城墙外的防御法阵。同时,有一支精良的骑士大队,在城墙底下不断叫嚣,试图刺激守城方的战士。

    托鲁低头,看敌人骑士大队的首领,冷冷一笑,一口唾沫从他嘴中喷出,夹带着大剑师级别斗气的威力,这口唾沫犹如利箭般,飞向骑士大队的首领。

    那位首领脸色一黑,赶忙控制坐骑躲避,唾沫落在首领旁边的土地,制造出了一个坑洞。

    守城方的战士们见状,嘴中发出怪叫,那口唾沫可不一般,是他们伟大的亲王的独门绝技。口水加斗气的组合技,纵观整个大陆,也只有他们这位不要脸的亲王殿下,才能想得出来,才敢用的出来。

    不过守城战士们觉得吧,这个组合技,还真tm的好用啊。

    和之前几次的情况差不多,敌人的法师团,并没攻破防御法阵。敌人骑士大队的首领,也灰溜溜的返回,这位骑士大队的首领取下头盔,火红色的短发,以及英俊的脸蛋显露出来,他径直走入指挥帐篷,见到正在喝酒聊天的两人,他冷哼一声,双手抱胸坐下,一脸‘我不高兴’的表情。

    对此,指挥帐篷内的两人见怪不怪,其中一人对骑士首领道:“亲爱的伯尼,托鲁那混蛋是什么样的人,大家应该都很清楚。这个国家已经完了,托鲁能够做的,只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正好我们也不着急,将心情调整过来吧,我们就当是来这里郊游的,哦抱歉,虽说这话对托鲁不太友好,可事实也确实如此。”

    骑士首领伯尼反驳道:“可是,罗德里克叔叔,自从天灾降临后,许多神殿都传出了末日预言,为了陛下的伟大计划,我们不应该在这里浪费时间。”

    罗德里克淡笑:“我亲爱的伯尼侄子,所谓末日预言,只不过是神殿拉拢教徒的一种手段。至于那场天灾,估计是某些老怪物临死前的挣扎。相信我,伯尼,只要天堂中的那位无上至尊还在,这个世界,就不会走向灭亡。您说呢,奥特大公阁下。”

    罗德里克对面的老者,奥特大公道:“大人,您说的一点都没错。还有,您直接叫我老奥特就行,我只是一个即将亡国的贵族,大公二字,实在愧不敢当。”

    罗德里克哈哈笑道:“奥特大公阁下是个聪明人,我们冈赛公国一向不会亏待聪明人,您的情报给予了我们不小的帮助,您也用实际行动,证明了您对我国的忠心。所以,我的奥特大公阁下,您就放宽心吧,这里的土地很宽广,我们睿智的国王陛下,需要您这样的忠臣。”

    奥特大公表现出恰到好处的卑谦:“还望罗德里克大公阁下,能够在陛下面前,为我多多美言几句。”

    伯尼看两人一下子就把话题带歪,心中顿时不爽。他和罗德里克来自冈赛公国,与地头蛇的奥特大公,一起过来进攻托鲁的墨里斯城。

    这座富饶的城市,冈赛公国垂涎已久,但狡猾的托鲁大公,在以往的多次明争暗斗中,不仅没有吃亏,反而将墨里斯城发展的越来越强。对此,罗德里克不得不佩服托鲁。

    罗德里克十分庆幸,托鲁只是个狡猾的将军,而不是一个有远见的政客,在局势已经不可逆转的情况下,托鲁仍旧守城不投降的行为,也变成了负隅顽抗,不给冈赛公国面子的不理智行为。

    托鲁的结局只有灭亡,罗德里克等人丝毫不怀疑这点,他们没有选择去遥远的维纶国都瓜分利益,其实也是看清了托鲁这人的性格。一座富饶的墨里斯城,又是接近冈赛公国的领土,无论怎样看,都对罗德里克的家族有利。

    所以,罗德里克来了,带着他的斗气天才侄子,以及盟友地头蛇奥特大公。罗德里克要墨里斯城,奥特要冈赛公国的地位,伯尼要击败托鲁的荣誉,三人简直是一拍即合。于是他们领着大军,兵临墨里斯城下。

    喝了几杯,伯尼也冷静下来,三人谈天论地,不一会,一只魔法信鸽飞进帐篷。罗德里克眉毛一动,挥手拦下魔法信鸽,解读完信鸽所携带的情报后,他沉思一会,对两人笑道:“看样子,我们的国王陛下,似乎已经等不急了,亲爱的伯尼侄子,我们是时候发动真正的攻击了。当然,这场战斗的最大荣誉,属于你。”

    伯尼双眼冒光,浑身战意毫不掩饰,自从晋升为大剑师后,他就迫切需要对手来证明自己。而托鲁这位亲王大剑师,无论是身份还是实力,都已经超过了伯尼的预想。

    老一辈的人头,是他这样年轻一辈的最大荣誉。

    攻城战斗再次展开,守城一方,无论是托鲁亲王,还是他的好友,首席大魔导师兰迪,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兰迪沉声道:“对方一直都没有使出全力,我们失算了,照这样下去,防御法阵只能坚持十多分钟。”

    托鲁咬牙道:“我的子民,还有数万人没有转移出去,老友,拜托了,想办法坚持更久点。”

    早在攻城战斗初期,狡猾的托鲁亲王,就在偷偷通过密道送走墨里斯城中的民众。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今天之内,就可以送走所有人。

    到时候,留给罗德里克等人的,就是一座空城。而且托鲁还会展露出他疯狂的一面,他已在墨里斯城下埋藏了众多炼金炸药,等敌军一伙进城,托鲁就会亲手毁掉墨里斯城,顺便免费送罗德里克等人上西天。

    兰迪也是计划的知情人,不敢再多休息,他传送到防御法阵的中心,一屁股坐了下去。不一会,防御法阵亮起耀眼光芒,魔法罩的厚度,向城墙外扩大了数米范围。

    一大箱子优质魔力结晶,被托鲁命令人抬走,分配到魔法阵各地。见到红发伯尼再次在城下叫嚣,托鲁大吼一声,早已准备多时的一支骑士部队,在沉默中跨上战马,列着整齐的队伍,坚定的朝城门方向移动。

    时隔多日,墨里斯城的城门终于打开。

    托鲁率先骑马出现,面无表情盯着伯尼,他需要干掉伯尼小儿,再冲进对方的法师团,为城中子民争取更多时间。

    没有任何开场白,双方的人马几乎同时暴起冲锋,由于距离太近,哪怕斗气加持都没有出现一边倒的情况。本来这样的骑士冲锋,在斗气和距离等因素的影响下,一丝一毫的差距,都会被无限放大,所以,战场上面,精英骑士团的对决,往往都是最快的对决。

    伯尼明显感觉到了对面第一波冲锋所带来的压力,他略输一筹,不过幸好距离挽救了这一丝劣势,当双方的人马混战在一起时,他的骑士团成功拖住了托鲁,外人看上去,双方属于势均力敌。

    这样的情况,让伯尼非常满意,他和托鲁单对单战斗,两人身上斗气光芒时强时弱,托鲁老练的攻势,被他稳稳防住,他感受到了托鲁攻势中透露出的焦急,这使他瞬间选择了防守反击的打法。

    托鲁十分无奈,眼前的年轻人实力不俗,部下们也没有打出太大优势,远方的罗德里克看出了这点,不声不响的召集了更多的骑兵,想用添油战术添死托鲁。

    久战不下,加上敌人法师团启动了某种增幅攻击的手段。眼看防御法阵就要被攻破,托鲁大吼一声,使用某种秘法暂时提升战斗力,伯尼见状冷笑,也用秘法提升战斗力。然而数秒后,伯尼傻眼了。只见托鲁的部下们,纷纷大吼,他们所有人的战斗力都提升了一截,胶着的战况瞬间改变,伯尼的部下接连失去战斗力,一大波人从四面八方冲向伯尼,似乎下一秒,这位做梦都想取得荣耀的年轻人,就会被一群大汉给压在身下。

    一枚远古符文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伯尼手上,虽然感觉肉痛,但伯尼还是捏碎了符文石。

    下一秒,斗气风暴在伯尼周围形成,将包括托鲁在内的所有人,都吹得东倒西歪。

    离伯尼最近的托鲁,被斗气风暴打伤,他挣扎着从地上坐起,不敢相信的看着伯尼,似乎是在疑惑,为何眼前的年轻人,一瞬间就突破到了剑圣的层次。

    如果说,伯尼刚才手中的符文石能够招来斗气风暴,托鲁不会疑惑,可一枚符文石,让一个大剑师直接晋升为剑圣,托鲁多年的见闻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圣级强者,是这片大陆最顶端的战力,就连那些信仰众神的教皇,都不可能随便制造出来一个。

    伯尼此刻感觉非常棒,就跟某个叫亚力士的男人一样,剑圣级别的力量,让他真正看清了眼前的世界,原来之前他所见到的世界,只不过是一种表象而已。

    远古符文石中的力量,能够暂时让伯尼成为剑圣,虽说比起真正的剑圣,实力上要差一些,但剑圣就是剑圣,是托鲁这一方,不可能抵抗的战力。

    伯尼仰天狂笑,能量风暴席卷全场,就连墨里斯城的防御法阵都有所波及,维持法阵的兰迪大魔导师,来不及反应就吐血昏迷,防御法阵瞬间被破。

    罗德里克等人退后了一些,将舞台完全交给伯尼,伯尼一步步走到托鲁面前,有忠心的骑士过来拦截,被伯尼挥手间击飞,最终,伯尼居高临下看着托鲁,淡淡道:“蝼蚁,投不投降?”

    托鲁面无惧色,突然喷出一口带血的唾沫,这一口唾沫,不像之前在城墙上喷的那口凝练成一团,而是飞了没多久,就分散开来,袭向伯尼全身。

    周围托鲁的手下看到后,心中暗呼卧槽,原来亲王大人的喷口水功夫,不仅只有狙击弹,还暗中隐藏了一手散弹技巧。

    伯尼周身斗气护体,将托鲁的散弹唾沫蒸发,他看向托鲁的眼神越来越冷,托鲁强提一口气,哪怕知道打不过,仍然聚起力量,一拳轰向伯尼,伯尼从鼻中发出嗤笑,同样一拳攻过去。战场上,所有人似乎都已经能够遇见下一幕,托鲁这边的骑士闭上了眼,而罗德里克一方,则是含笑观看。

    两只拳头,眼看就要撞在一起,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突然笼罩全场。

    当所有人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震惊的发现,这一片空间,仿佛被封印了一般。里面的所有事物,无论人还是动物,无论石头还是空气,这里的一切都被定格,人们惊恐的发现,除了思维还能活动,他们连眼珠子,都无法动弹一下。

    伯尼惊恐莫名。

    是的,就连暂时成为剑圣的他,也只能在心中表现出惊恐。剑圣级别的感知告诉他,这片空间,被不知名的伟力给定住了,就连时间都被定住了,越想伯尼越感觉惊恐,这样的情况,纵观历史,也从来没有出现过。

    这样的力量,已经超出了他所能够理解的范围。

    一架马车从远方驶来,在这片被定住的空间中,不受丝毫影响。一些人看到了马车,另一些人则因为视野的原因,没有看到。

    托鲁和伯尼都看到了马车,伯尼心中是各种震惊,恐惧,无法理解。而托鲁亲王内心是激动的,因为他看到了坚持的希望,他看到了翻盘的可能性。

    马车内有什么,他们无法看透。但马车外的车夫,托鲁敢保证,他绝对不会认错。

    这位车夫,有着让人羡慕的金色长发,虽然身穿魔法袍,但那张熟悉的少女面容,让托鲁回想起了他的那位老朋友。

    车夫不是别人,正是无数青年的梦中情人,维纶公国最美丽的公主,卡特琳娜殿下。

    马车缓缓驶入墨里斯城,消失在尽头时,定格住这一片天地的力量消失。

    比起还在震惊的伯尼,老油条托鲁率先回过神来,砂锅大的拳头,夹带着这些天所积累的所有愤怒,狠狠砸在了伯尼英俊的脸上。

    鼻梁断裂,血流不止的伯尼刚回过神,就看见托鲁边撤退,边狠狠的朝他笔出中指,用一种前辈的口吻教育他道。

    “小兔崽子,洗干净屁股等着,老子迟早会宠幸你的。”

    (ps:伯尼:叔叔,我被基佬托鲁盯上了咋办?

    罗德里克:今晚到我房里来,叔叔教你转受为攻的技巧。

    伯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