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大难不死 生活继续
    严白,男,26岁。一个被流星雨砸成了生活不能自理的男人。同时也是个运气不错的男人,因为他在密集的流星雨群中,侥幸活了下来。

    这件倒霉的事情,还要从七天前说起。足不出户的严白突然心血来潮,跑去登山郊游,他十分不幸的在深山老林中迷了路,就在他祈祷希望获救的时候,传说中的流星雨从天而降,差点将他一波带走。

    音果市第三人民医院,严白躺在病床上,几乎被绷带包成了粽子模样。没办法,身为国内唯一一位正面刚流星雨而不死的男人,他身上的绷带数量,勉强算是大难不死者中的普通水准。

    这七天时间中,诸多专家都过来看过严白。他们人手一个放大镜,将严白身上的绷带,仔细研究了个遍,随后纷纷满意的回家写论文去了。

    记者们也来找过严白,一堆问题问的严白想打人,若不是护士小姐姐强势阻拦了记者们的深度采访,严白真想喷记者们一脸口水。

    你问哥当时怒刚流星雨时的心路历程就算了,问哥是不是处男干什么?

    信不信哥去染个黄头发,绿了你?

    严白觉得,比起动手不动口的专家们,还是某些记者们更加讨厌。

    “严先生,打针的时间到了。”

    一位美丽的护士小姐姐走进病房,发育过剩的胸部,将护士服绷的紧紧的。看到来人,严白脸上露出遇见天使般的笑容,不为别的,就为这位护士小姐姐帮他赶走记者的行为。

    说起来,这位叫夏丽的护士,也算难得的美女,按理来讲,在人生最悲剧的时刻遇到如此美女照顾,严白应该心生爱慕才对,可不知怎么回事,他心中对夏丽确实有好感,但要说爱情什么的,不好意思,貌似不存在。

    对此,严白思考了许久,最后他得出的结论是,他被狗日的流星雨,给砸成了个性冷淡。

    靠,他真的好想打人!

    夏丽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温柔的解开严白屁股上的绷带,涂好消毒药水,一针猛然扎进严白屁股,手法已经相当熟练。严白抽空朝夏丽脸上看去,只见美丽的护士小姐姐脸上,带着一丝不好意思的红润,严白默默无语,这屁股你都看了七天了,还有什么可害羞的。

    目送夏丽离去,严白闭上眼,开始跟某个存在沟通。

    “我说,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请宿主尝试创造世界。”

    “都七天了,你就会重复这一句话,还能不能友好的交流了?”

    “请宿主尝试创造世界。”

    “大哥,大爷,就算你要我创造世界,求你好歹也给点提示好不好,你再这样我真要疯了。”

    “请宿主尝试创造世界。”

    “......”

    好好,蒜泥**。严白很郁闷,自从事故后醒来,他的脑海中就多了一个声音,最初严白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即将成为非正常人类的前兆。

    不过,他好歹也曾当过写手,小说中一些离奇古怪的设定,他也知道不少。比如他现在遇到的情况,他推理猜测是某个原先寄宿在流星雨中的存在,通过某种接触,寄宿到了他的身体内。从此让他走上人生巅峰,带他装逼带他飞。

    没被流星雨砸死,脑袋里还多出了一道系统般的声音,这活脱脱的就是主角模式,所以严白十分兴奋的认为,他日后要是不牛逼,实在是天理难容。

    兴奋过后,严白尝试和这个系统沟通,沟通的结果就是失望。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严白感觉,他好像是碰到了一个假系统,从头到尾,这系统就只会说一句话,请宿主尝试创造世界。

    如何创造,怎样创造世界,这垃圾系统也不解释说明一下。在这种不知头尾的情况下,他要是还能把世界给创造出来,那他就是超级推理天才了。

    躺在病床上无事可做,加上严白也并没有死心。本着可能是关键词触发下一步的情况,他努力和系统交流,七天时间中,他尝试过无数词语。可惜这貌似死机的系统并不好糊弄,管你山盟海誓,天崩地裂,系统犹如听到琴声的老牛条。正所谓他强任他强,我就这句话,他横由他横,我还这句话。

    严白见状,也不强求,他想起了小时候奶奶教他的东西。知足常乐,足矣。他没饿死在深山老林,没被流星雨砸死,还有什么不知足的?赶紧呼吸新鲜空气吧,啊,空气多么新鲜,世界多么美好。

    正当严白放空思想,朝伟人进化时,三医院的副院长走了进来,副院长留着普通的地中海发型,脸上带着一种不会让人反感,但越看越感觉虚伪的笑容。

    副院长对严白道:“严先生,经过七天的治疗,想必你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情况,多的不说,若是严先生要动手术的话,恐怕需要支付一笔不菲的费用。”

    副院长老油条一个,说话会带着暗示语调。穷光蛋严白能够赖在医院七天时间,不是他严白以往工作小有积蓄,而是副院长找来了一批专家记者,借着研究采访的名义,收取了一笔费用,这也是严白这些天的治疗费,对此,严白和副院长之间,达成了一种默契。

    当然,这笔费用还剩下多少,就只有副院长知晓了。

    严白的伤势,副院长也了解,全身多处骨折,下半身更是彻底瘫痪,想要治好那就是两个字,扯淡。

    对于世态炎凉,严白也不是白纸一张全然不知,这一天他早有预料,不过他没想到的是,这位副院长,连一个月时间都没到,就要赶人了。

    果然是人不狠站不稳。

    深吸口气,严白道:“我知道了,麻烦张副院帮我办理出院手续吧。”

    张副院长脸上笑容不变:“没有问题,不过还希望严先生能把这张承诺书给签了。”

    严白接过承诺书,上面写的是本人自愿出院,一切后果与医院无关等等,老谋深算的张副院长,将舆论风向都堵的死死的。严白恼怒之色一闪而过,淡淡道:“签这东西,需要再住三天。”

    张副院长已经从医生转变成了商人,严白也知道,签不签承诺书,三医院都有办法控制舆论风向,无非麻烦一些而已。所以,拿签字换些住院时间,应该也在张副院长的预料之内。

    至于一怒之下签字出院的事,傻子才会这样做,面子虽然重要,但自己的身体也重要,在没有实力怼翻一座医院的情况,面子什么的,还是暂居第二为好。

    张副院长故作考虑后道:“好吧,我去跟住宿部说说情,让他们多留你三天。”

    严白也不废话,签掉承诺书,让张副院长带走。病房重新恢复安静,严白心中却静不下来。一股无名怒火,正在他心中燃烧。

    他诅咒某个地中海喝水呛死,吃东西噎死。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这是严凡在医院能够待的最后一个夜晚,这三天中,他几乎没有接受过治疗,除了好心的护士夏丽过来服侍他外,他似乎被这家医院的医生所遗忘。这一切是谁在捣鬼,严白心知肚明。愤怒过后,他更多的是无奈,躺在病床上,他没一会就睡了过去。

    严白不知道的是,某系统已经被激活,正在悄然运转。

    严白做了一个梦,一个奇怪的梦。

    一片漆黑的空间中,一个小光点突然出现,随后光点大爆炸,不知过了多久,灿烂神秘的宇宙场景形成,其中一颗美丽的星球上面,生物接连出现,这里有天堂地狱,有天使恶魔,人们崇尚力量,更喜欢研究本源。这里斗气和魔法齐飞,这里魔兽与禁地更多。

    更加奇怪的情况是,严白对这个世界,有一种先天的熟悉感觉。只要是他想知道的信息,他念头一动,就能够知道,哪怕是天堂和地狱中的存在。

    地狱的主宰是魔王,天堂的主宰是神王,这两位存在的真实名字,让严白也感到十分奇怪。

    魔王扯旦与神王耶思。

    最让人奇怪的是,他们都要称呼严白父神。

    这个梦持续了很久,严白需要消化的信息有太多,他整个人都沉浸在里面,一直到第二天早晨,护士夏丽叫醒他为止。

    睁开眼的严白,看到的是欲言又止的夏丽,他升了个懒腰,率先开口道:“能帮我把轮椅推过来吗?”

    夏丽犹豫一会:“我送你。”

    严白疑惑:“你不用上班吗?”

    夏丽毫不在意:“没事,我可以请假。”

    严白十分感动,好人还是有的,他被夏丽推着离开医院,一路怎么回家的就不多说了,其中换乘交通工具若干,遭人多次围观,绷带轮椅人还是挺罕见的。

    严白的家不大,几天没回家,桌子上都积了不少灰,夏丽把严白安顿好,主动打扫严白的狗窝,忙碌几个小时后才离去,严白默默记在心中,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夏丽离去,严白打开电脑,登录聊天软件,在某个聊天群中冒泡,顿时激起多人响应。

    “邪眼大大,你终于上线了。”

    “邪眼大大还没嗝屁?普天同庆,我决定今日加更一章。”

    “邪眼大大跑哪玩去了?算了,我的小说剧情出问题了,麻烦邪眼大大帮忙看看吧。”

    “一边玩去,邪眼大大先看我的,我早就预约多天了。”

    “各位大哥大姐,容小弟先插个队,邪眼大大救命啊,我好像写崩了,求邪眼大大指条活路。”

    这个聊天群有些特殊,成员基本上都是在网络上写小说的,不过他们大部分人的时间有限,写小说是当做兼职或兴趣。这些人没有太多时间构思剧情,小说内存在不少漏洞,严白的工作,就是研究他们的小说,找出漏洞并完善剧情,顺便教他们一些套路技巧。

    在冒泡人群中找出几个熟悉的网名,严白一一私聊他们。

    “邪眼大大,我的女主角被我写死了,怎么补救啊?”

    “让男主找替代品或者当和尚,写的悲惨点。”

    “可是大大,我这小说女主才是主角啊。”

    “那就写女主是假死,可复活的那种,过程写艰苦点,场面写大气点,各方反应写呼应点。”

    “大大,我怕写不出来啊。”

    “没事,一会我将剧情套路发给你。”

    ......

    “大大,女朋友非要叫我去旅游,怎么办啊?”

    “去呗。”

    “可是大大,我怕没时间码字了。”

    “剧情细纲发过来,只帮你码七天。”

    “谢谢大大,大大威武。”

    ......

    “大大,我写穿越玄幻有些腻味了,想写都市了怎么办?”

    “让主角梦回都市,装完逼就跑。”

    “我想埋个伏笔可以吗?”

    “可以,这里可用梦境劫难的套路,一会将这种套路发给你。”

    ......

    “大大,我写的小说为什么火不了啊?”

    “因为你太在意了,火即是不火,不火即是火。”

    “大大好深奥啊,完全听不懂啊。”

    “听不懂就对了,赶紧继续码字去。”

    “好的大大,大大回头聊。”

    应付完群成员们各种问题,严白也收到不少红包,其中有多有少,综合算下来,也有四五百之多。这些就是他主要的资金来源。

    早在最初的时候,严白是个帮别人写网络小说的代笔写手,工作室给出剧情大纲,他负责写成小说。

    那是一段灰色的时光,他一天要码上万字数交差,有时候赶不上工作室的进度,他不得不开始水字数,一段对话可以水出数千字,一个场景甚至可以水出上万字,这些都是套路。

    能够轻松完成工作室的任务后,严白又开始研究各种套路,哪个套路在哪段时间火,他就用哪个套路,因为小说具有商业价值的话,他也可以多拿点分成。

    后来工作室倒闭了,严白作为元老级人物,得到了一个聊天群群主的位置,也就是他目前赚钱所在的聊天群。

    最初这聊天群只有寥寥数人,有贡献剧情的客户,也有代笔码字的,大家戏称为伏笔的人,不过群中伏笔者都是以新人菜鸟为主。

    后来贡献剧情的客户全都离开了,严白无奈,只能开小号扮演客户,将这个聊天群维持下去,他在工作室期间积累的剧情大纲有不少,只要跟着潮流改编一下,就是一本勉强能看的过去的网络小说。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聊天群中的风向突然一变,代写人员幡然顿悟,开始了自己的网络小说之路。严白也从剧情客户摇身一变,成了剧情顾问。发展到如今,他甚至还要兼职情感顾问,生活顾问,陪聊员等工作,以免这些群成员写小说压力过大,幻想连篇,从而越来越脱离实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