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兄弟保重
    爱视视频由于利好迭出,最近一年股价已经扶摇直上三十元,比较发行价已经有了三倍涨幅,近期在有两部电影开拍的情况下,股价却开始大幅下滑,已经跌到了二十元左右。

    下滑的原因很简单,很多股东的限售股解禁了!

    解禁的股东里大部分都是爱视视频的老员工,其中就包括姬文博,如今他还持有公司六千万股的股票,其中流通股就达到了五千万股。

    随着股票的解禁,公司里开始弥漫起不安的情绪,有些老员工持有几万股甚至几十万股的股票,如果套现,有些人可以瞬间变成百万甚至千万富翁。这些人的存在对公司造成了两大隐患。

    第一个就是这部分老员工有些人已经人心浮动,说白了就是想套现走人了,辛辛苦苦这些年终于有所回报,干脆退了吧。还有些人已经打定主意不再北漂,带着钱回老家做个小生意颐养天年。

    第二个就是大部分没有股权的新员工面对老员工的一夜暴富难免在心理上产生动荡。

    而对于甄山来说,他还有第三个问题,姬文博可能要走了。

    姬文博的股权如果套现,将是一笔接近十个亿的巨额资金,这不光是他走不走的问题,还会对企业股价造成压力,同时会让投资者产生企业是否有动荡的疑问。

    对于老员工的人心思动,甄山的解决办法是来去自由,想走的公司欢送,不想走的公司欢迎,至于套现,这本来就是他们的权利。而且由于股票数量不大,不会对企业造成多大的影响。

    对于新员工,甄山的解决办法就是回购老员工抛售的股票,重新建立员工持股计划,任何一个在公司服务超过一年的正式员工都可以加入这个计划,这样也就稳住了新员工们的情绪,也给予他们一定的未来期望。

    而对于姬文博,甄山知道他如果想走自己也留不住,作为朋友和老伙伴,甄山只给了姬文博一个建议,如果套现的话,尽量不要全部用二级市场套现,可以大宗交易也可以质押,总之不要对公司股价造成大的波动即可。

    姬文博最终还是决定走了,他按照甄山的建议处理了自己所有的股权,到手的现金足有8亿之多,他将汽车转卖,房子出售。他这是准备和北京彻底说一声再见了。

    在姬文博处理完这一切之后,甄山单独请他去了一趟东小口那个小饭店。

    两个人坐在已经不一样的小饭店里,重温了他们在东小口的过去,那个小平房,那个装自动晾衣架的小楼,那对吵闹的邻居,还有那个mp3,那本《平凡的世界》,满满的回忆让两个腰缠万贯的大老爷们泪眼婆娑。

    等到他们醉醺醺的回到甄山家里,却发现这里还有一桌酒席等着他们。是曲淇准备的,她百忙之中从上海拍摄基地回来就为了送一送姬文博。

    离别的愁绪之下,姬文博喝多了,甄山和曲淇也喝得差不多,姬文博带着醉意问他们俩:“你们知道吗?我当年第一次来北京北漂那天我身上带了多少钱?”

    “一千!”

    “两千!”

    “都不对,我告诉你们是多少,八百!八百啊。你们知道现在老子要走了,要离开北京了,我身上揣了多少?八个亿!操tm的,老子在这里当牛做马辛苦了十几年,老天爷总算对得起老子,让我的资产升值了一百万倍,呵呵,一百万倍。”

    甄山和曲淇也带着醉意:“祝贺你,应该祝贺你,来,你再喝一杯。”

    姬文博端起一杯红酒一饮而尽:“你们知道吗?我第一个月工资发晚了,因为时间正好错开,你们记得有一次周末我自己要出去逛街,你们几个想和我一起去,我死活不让你们跟着,知道为什么吗?知道吗?”

    “因为你去找相好的去了,哈哈。”

    “不是,因为老子没钱了,我去把我心爱的手机卖了,我两千块钱买的手机,卖了1100块钱,然后我花了150块买了一个最便宜的诺基亚二手手机,剩下的钱又支撑了我一个月。哎,你们看看现在老子用的什么?哎,怎么还是诺基亚啊。”

    “你tm喝多了,那是老子的打火机。”甄山笑骂道。

    姬文博继续他的回忆:“要说惨,我觉得还是咱们俩在东小口那时候最惨,真是吃了上顿合计下一顿,一分钱掰八瓣花。甄山,那时候我们最感谢的人是谁?我们的天使是谁还记得吗?”

    “不记得了!”

    “忘恩负义!我们当时的天使就是你现在的老婆啊,曲淇!那时候我们最穷的时候,只有她大老远给我们送吃的,送喝的,还有电视机。我一想起曲淇那时候对咱们的帮助,我眼窝子里全是泪啊,曲淇,我敬你一杯,谢谢你当初对我们哥俩的厚爱。”

    姬文博再次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甄山,我要走了,以后咱们兄弟再见面的机会不多了,你要是想我了,就去泰山脚下找我,我在那里买了套别墅,我妈我老婆还有我,以后还有我儿子都住在那里。山清水秀正是颐养天年的好地方。我在别墅旁边还买了块地,那是给你留着的,兄弟,哪天累了,想离开这地方了,就去找我,我们在那个大别墅里舒舒服服过上一辈子。”

    甄山刚要说话,姬文博又抢先了:“说句你不爱听的话,泰山脚下风光好啊,冯玉祥就是葬在那里,我给我们几个连墓地都留好了。两室一厅,放五个盒子,就跟以前在回龙观的时候一样。”

    “你是真喝多了,别喝了。”曲淇听这话不是个头儿,赶紧阻止姬文博。

    姬文博还是停不下来:“甄山,曲淇,我走后,你们要提防一个人。”

    “谁?”

    “方鼎!那小子嘴上一套,心里一套,手上又是一套,咱们一路走来虽然他也算帮过我们,可那小子啊居心叵测,他就从心眼里没看得起过我们几个,你还记得咱们第一次去求他们的事情吗?”

    “记得,有些话我一辈子忘不了,放心,以后我会提防他的。”

    “兄弟,那我们就此别过吧,明天别送我,我怕我控制不住再把卖了的房子车子买回来。”

    “兄弟,保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