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暴雨如注
    田恬来了!

    甄山和姬文博都毫无思想准备,这是他们搬家之后田恬第一次造访,之前邀约过她好几次她都推说有空就来,这一下就几个月过去了,没想到今天不请自来。

    田恬似乎情绪不太好,她进来之后也没有随姬文博去参观一下新家,也婉拒了姬文博邀请她一起品酒。三个人顿时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

    田恬对甄山笑了一下:“我想去你房间待会儿,可以吗?”

    甄山连忙引路,姬文博又一次识趣的表示自己去阳台房那边调试一下新买的音箱。

    卧室里,田恬仔细环视了一周,然后笑容可掬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甄山,甄山觉得有些奇怪,她怎么这么快精神就好多了。

    田恬冲甄山一笑:“看到你现在活得比以前精致多了,我很高兴,也很欣慰。你还记得咱们一开始住在一起的时候吗?”

    “当然记得,一辈子不会忘。”

    “那时候你们男生好邋遢啊,我有时候实在忍不了就趁你们不在的时候替你们收拾一下,结果第二天看了还是那样。”

    “那主要是姬文博,我和戴毛毛还算比较整洁的。不信你现在去姬文博房间看看,还是那个德行。”

    “呵呵,是啊,好怀念那时候的日子,没有钱,也没有烦恼。”

    “不,一样有烦恼,有没钱的烦恼就会有有钱的烦恼。”

    “对,你说得对,我有些矫情了。”

    “你今天来?”

    “甄山,我,我想向你求婚!”

    石破天惊!甄山愣住了!

    田恬的眼眶忽然溢满了泪水:“甄山,你能娶我吗?”

    甄山有些不知所措:“田恬,你怎么了?”

    “我没事,你回答我,你能娶我吗?”

    “我现在。。。”

    “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事,不考虑其他,如果我们还都是穷光蛋,还都是小职员,仍然住在一个公司宿舍里,你会娶我吗?”

    “也许,可曲淇。。。”

    “没有曲淇!没有她!我知道,你是先爱上的我,我早就知道!”、

    甄山低下了头,田恬说的没错。

    “没有曲淇,你会娶我吗?”

    甄山终于点了下头:“我会!”

    田恬朝甄山扑了过来,甄山一把抱住了她,两个人久久的拥抱着,田恬抬起了头热切的看着甄山:“就像那天在野长城一样好吗?”

    甄山和田恬再一次热烈的吻在了一起。

    窗外,天气预报没有说错,此刻暴雨如注。

    许久,两人分开一些,田恬抱着甄山的脖子问他:“你当时为什么不向我表白?”

    “我觉得我没有资格,我什么都没有。”

    “这不怪你,怪我,我当时太虚荣,或者太自私了。”

    “你别这么说。”

    “我今天来,就是想确认一下你的真实内心,我得到了我的答案,我知足了。”

    “你是什么意思?”

    “你是曲淇的,我已经不道德了,我不能再任性下去了。”

    “怎么?”

    “我知道你已经向她求婚了,她也答应了。”

    “她告诉你的?”

    “是的,第二天她就告诉我了。”

    “这个曲淇!”

    “她没有错。错的是你。曲淇从一开始就知道你爱的是我,但是她从来没有放弃过,她始终在关心你,在你最困顿的时候她始终在你周围,而我当时却躲在戴毛毛的公寓里享受着惬意轻松的生活,从这点上看,我不配和你在一起。曲淇陪你一起走过了荆棘,也应该和你一起迎接坦途。”

    “可那些荆棘你也陪我了,甚至这个公司主要功臣也是你,没有你我现在还是一事无成。”

    “谢谢你能这么说,可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我确实逃避了,这个污点我永远无法抹去,在我看来即使之后我做的再多,我也无法抹去那时候我的逃避行为。曲淇是你终生的伴侣,她配得上,你也配得上。何况你们还都是处子之身。”

    “你又说这个,你不要拿这个来侮辱我!”

    “你别骗自己了,你以为那次在野长城,你没有想到过戴毛毛?你敢和我发誓吗?”

    “我,偶尔想到了,不过这不是障碍。我是一个成熟的男人。”

    “好了,你能这么说我就已经很欣慰了。我今天来,就是想和你最后聊一次,知道了这些我就了无遗憾了。”

    “最后一次?你什么意思?!”

    “我要走了!”

    “去哪儿?”

    “不知道。”

    “和谁?”

    “戴毛毛。”

    “你们?”

    “算是复合了吧,他一直在等我,就像曲淇一直在等你一样。我们都不能辜负那个不论在你多难多好都在苦苦等待你的人,你一样,我也一样。”

    “这是你的内心话?”

    “是的。”

    “这就是你一辈子的归宿?”

    “应该是吧。”

    “我,祝福你们。”

    “谢谢,这才是我喜欢的甄山。”

    “你,你也要辞职吗?”

    “对的,我的工作已经安排好了,周一上班按照正常流程认命新的总监即可。”

    “你找谁了?”

    “我师姐,你满意吗?”

    “非常满意,谢谢你!”

    田恬站起身来,甄山恋恋不舍的站在门口,田恬走出去之后又回来一步在他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这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吻戴毛毛之外的男人。”

    甄山就站在二楼楼梯口眼睁睁看着田恬打开大门消失在那里。

    姬文博已经调试好了新买的高档音箱,他看见田恬走了,就大声招呼甄山过去试听一下。

    音箱连着的电脑里播放着一首歌,就是那首《南加州从不下雨》,熟悉的旋律,不熟悉的环境。那时候他和姬文博蜗居在东小口的小平房里,只能一人一个耳机听着这首美国民谣,那是他们唯一的娱乐。

    此刻,小民房换成了大别墅,几十块钱的耳机换成了几十万的高档音箱,可心情却和当时一样沉重,因为她走了,她将从此在自己的生活中消失了。

    窗外暴雨依然如注,甄山问姬文博:“还记得当年我说要请你到暴雨里洗个澡吗?来吧,今天正好!”

    说着甄山将音箱的音量调大了,然后他猛的拉开通往二楼阳台的玻璃门,冲到了暴雨里,姬文博见状也高兴的跟了出来。

    甄山随着音乐的旋律将上衣脱掉,姬文博也跟着如此,两个人就在暴雨里享受着上天赐予的淋浴!

    楼下,站在暴雨中的田恬没有打伞,她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不远处阳台上的两个癫狂的半裸男人,泪水混杂着雨水让人分不清味道。

    一个打着伞的男人走了过来,他轻轻的用伞遮住了田恬,是戴毛毛,他轻声告诉田恬:“走吧。”

    两个人没有回头,互相依偎着走出了小区,门外有个硕大的房车在等着他们。

    二楼阳台上,癫狂男人的雨中舞蹈仍没有结束,暴雨之下,那首民谣的旋律依然婉转动听:

    我搭上西行的飞机

    不考虑到哪儿去

    人生充满机遇,电影上的故事要变成现实

    好像南加州从来不下雨

    我常听到类似的说法

    可是他们没有警告过你

    我看到下的是倾盆大雨

    我没有工作茫然失措

    我一贫如洗找不到自己

    没有人爱我,饥饿无比,我想回家

    你回去的时候能不能告诉家里的人,我差一点就成功了

    机会多多但是要抓住也不容易

    请别告诉他们你如何找到了我

    让我休息一下休息一下。

    田恬来了!

    甄山和姬文博都毫无思想准备,这是他们搬家之后田恬第一次造访,之前邀约过她好几次她都推说有空就来,这一下就几个月过去了,没想到今天不请自来。

    田恬似乎情绪不太好,她进来之后也没有随姬文博去参观一下新家,也婉拒了姬文博邀请她一起品酒。三个人顿时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

    田恬对甄山笑了一下:“我想去你房间待会儿,可以吗?”

    甄山连忙引路,姬文博又一次识趣的表示自己去阳台房那边调试一下新买的音箱。

    卧室里,田恬仔细环视了一周,然后笑容可掬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甄山,甄山觉得有些奇怪,她怎么这么快精神就好多了。

    田恬冲甄山一笑:“看到你现在活得比以前精致多了,我很高兴,也很欣慰。你还记得咱们一开始住在一起的时候吗?”

    “当然记得,一辈子不会忘。”

    “那时候你们男生好邋遢啊,我有时候实在忍不了就趁你们不在的时候替你们收拾一下,结果第二天看了还是那样。”

    “那主要是姬文博,我和戴毛毛还算比较整洁的。不信你现在去姬文博房间看看,还是那个德行。”

    “呵呵,是啊,好怀念那时候的日子,没有钱,也没有烦恼。”

    “不,一样有烦恼,有没钱的烦恼就会有有钱的烦恼。”

    “对,你说得对,我有些矫情了。”

    “你今天来?”

    “甄山,我,我想向你求婚!”

    石破天惊!甄山愣住了!

    田恬的眼眶忽然溢满了泪水:“甄山,你能娶我吗?”

    甄山有些不知所措:“田恬,你怎么了?”

    “我没事,你回答我,你能娶我吗?”

    “我现在。。。”

    “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事,不考虑其他,如果我们还都是穷光蛋,还都是小职员,仍然住在一个公司宿舍里,你会娶我吗?”

    “也许,可曲淇。。。”

    “没有曲淇!没有她!我知道,你是先爱上的我,我早就知道!”、

    甄山低下了头,田恬说的没错。

    “没有曲淇,你会娶我吗?”

    甄山终于点了下头:“我会!”

    田恬朝甄山扑了过来,甄山一把抱住了她,两个人久久的拥抱着,田恬抬起了头热切的看着甄山:“就像那天在野长城一样好吗?”

    甄山和田恬再一次热烈的吻在了一起。

    窗外,天气预报没有说错,此刻暴雨如注。

    许久,两人分开一些,田恬抱着甄山的脖子问他:“你当时为什么不向我表白?”

    “我觉得我没有资格,我什么都没有。”

    “这不怪你,怪我,我当时太虚荣,或者太自私了。”

    “你别这么说。”

    “我今天来,就是想确认一下你的真实内心,我得到了我的答案,我知足了。”

    “你是什么意思?”

    “你是曲淇的,我已经不道德了,我不能再任性下去了。”

    “怎么?”

    “我知道你已经向她求婚了,她也答应了。”

    “她告诉你的?”

    “是的,第二天她就告诉我了。”

    “这个曲淇!”

    “她没有错。错的是你。曲淇从一开始就知道你爱的是我,但是她从来没有放弃过,她始终在关心你,在你最困顿的时候她始终在你周围,而我当时却躲在戴毛毛的公寓里享受着惬意轻松的生活,从这点上看,我不配和你在一起。曲淇陪你一起走过了荆棘,也应该和你一起迎接坦途。”

    “可那些荆棘你也陪我了,甚至这个公司主要功臣也是你,没有你我现在还是一事无成。”

    “谢谢你能这么说,可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我确实逃避了,这个污点我永远无法抹去,在我看来即使之后我做的再多,我也无法抹去那时候我的逃避行为。曲淇是你终生的伴侣,她配得上,你也配得上。何况你们还都是处子之身。”

    “你又说这个,你不要拿这个来侮辱我!”

    “你别骗自己了,你以为那次在野长城,你没有想到过戴毛毛?你敢和我发誓吗?”

    “我,偶尔想到了,不过这不是障碍。我是一个成熟的男人。”

    “好了,你能这么说我就已经很欣慰了。我今天来,就是想和你最后聊一次,知道了这些我就了无遗憾了。”

    “最后一次?你什么意思?!”

    “我要走了!”

    “去哪儿?”

    “不知道。”

    “和谁?”

    “戴毛毛。”

    “你们?”

    “算是复合了吧,他一直在等我,就像曲淇一直在等你一样。我们都不能辜负那个不论在你多难多好都在苦苦等待你的人,你一样,我也一样。”

    “这是你的内心话?”

    “是的。”

    “这就是你一辈子的归宿?”

    “应该是吧。”

    “我,祝福你们。”

    “谢谢,这才是我喜欢的甄山。”

    “你,你也要辞职吗?”

    “对的,我的工作已经安排好了,周一上班按照正常流程认命新的总监即可。”

    “你找谁了?”

    “我师姐,你满意吗?”

    “非常满意,谢谢你!”

    田恬站起身来,甄山恋恋不舍的站在门口,田恬走出去之后又回来一步在他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这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吻戴毛毛之外的男人。”

    甄山就站在二楼楼梯口眼睁睁看着田恬打开大门消失在那里。

    姬文博已经调试好了新买的高档音箱,他看见田恬走了,就大声招呼甄山过去试听一下。

    音箱连着的电脑里播放着一首歌,就是那首《南加州从不下雨》,熟悉的旋律,不熟悉的环境。那时候他和姬文博蜗居在东小口的小平房里,只能一人一个耳机听着这首美国民谣,那是他们唯一的娱乐。

    此刻,小民房换成了大别墅,几十块钱的耳机换成了几十万的高档音箱,可心情却和当时一样沉重,因为她走了,她将从此在自己的生活中消失了。

    窗外暴雨依然如注,甄山问姬文博:“还记得当年我说要请你到暴雨里洗个澡吗?来吧,今天正好!”

    说着甄山将音箱的音量调大了,然后他猛的拉开通往二楼阳台的玻璃门,冲到了暴雨里,姬文博见状也高兴的跟了出来。

    甄山随着音乐的旋律将上衣脱掉,姬文博也跟着如此,两个人就在暴雨里享受着上天赐予的淋浴!

    楼下,站在暴雨中的田恬没有打伞,她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不远处阳台上的两个癫狂的半裸男人,泪水混杂着雨水让人分不清味道。

    一个打着伞的男人走了过来,他轻轻的用伞遮住了田恬,是戴毛毛,他轻声告诉田恬:“走吧。”

    两个人没有回头,互相依偎着走出了小区,门外有个硕大的房车在等着他们。

    二楼阳台上,癫狂男人的雨中舞蹈仍没有结束,暴雨之下,那首民谣的旋律依然婉转动听:

    我搭上西行的飞机

    不考虑到哪儿去

    人生充满机遇,电影上的故事要变成现实

    好像南加州从来不下雨

    我常听到类似的说法

    可是他们没有警告过你

    我看到下的是倾盆大雨

    我没有工作茫然失措

    我一贫如洗找不到自己

    没有人爱我,饥饿无比,我想回家

    你回去的时候能不能告诉家里的人,我差一点就成功了

    机会多多但是要抓住也不容易

    请别告诉他们你如何找到了我

    让我休息一下休息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