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你们更般配
    田恬微笑了一下:“你自己决定。”

    甄山足足犹豫了三秒还是接通了:“喂,曲淇,这么晚了。。。”

    “我打错了,对不起,打扰你的好梦了。”

    “奥,那晚安。”

    “晚安。”

    甄山挂掉电话,田恬小声问他:“你能关机吗?”

    “恐怕不行,和方鼎约好了24小时开机。”

    “好吧。”

    面对着身上已经空无一物的自己和田恬,甄山忽然觉得好滑稽,田恬的目光在鼓励着他,他又躺了过来。

    电话再一次响起,甄山有些焦躁,还是曲淇:“曲淇,你想干嘛啊。”

    “许你夜不归宿玩儿一夜情,不许我打错电话吗?”

    “我没有一夜情,你听谁说的。”

    “也对,你们俩不算一夜情,你们俩好上了,我祝福你们。”

    “曲淇!好吧,谢谢。”

    曲淇忽然语气急躁起来:“你别挂,我想说几句话。”

    “你说。”

    “你知道吗?从我开始当群众演员开始,每天都有男人追求我,对,每天。自从我出名之后,追我的男人少了,但是层次更高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你很优秀。”

    “不是,因为他们得不到。越是得不到我,越是想追我。说实在的,和我一样年纪的一些女演员可能已经睡过几十个男人了,而我,傻乎乎的一个都没有,我保留着处子之身是为了谁呢?”

    “。。。”

    “为了谁呢?为了谁呢?你告诉我吧。”

    “这样对你也好。”

    田恬要接电话,甄山不给她,田恬光着身子从被子里出来,甄山惊愕之下拿被子盖住了她,田恬趁机一把把电话抢了过来。

    “喂,曲淇,我是田恬。”田恬用手拦住甄山不让他过来。

    “你都听见了?我祝你们幸福,田恬姐,你真幸运,戴毛毛那么好的男孩你拥有过,甄山你也拥有了,要不要我帮你问问姬文博啊?”

    甄山生气了,曲淇这话明显太伤人了,他过来抢手机,田恬使劲按住甄山。她控制着平和的语气继续和曲淇说话:“曲淇,我不生你气,我理解你此刻的心情。我现在给你说句话,你听好了。”

    “请说。”

    “我以我的人格担保,我和甄山之间没有发生过关系,他还是一个青涩的男人。我希望你能对他好,我也祝你们幸福,我和他之间的关系你无须误会。以后我和甄山仍然是好同事,我们仍然是好姐妹。”

    田恬一番话让震撼愣住了,曲淇也沉默了一会儿:“田恬姐,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我对天发誓。”

    “谢谢你,可你以后。。。”

    “我有我的生活,也会有我的幸福。”

    “那,你们怎么住一起了?姬文博还说你们都脱衣服了!”

    “我猜就是他瞎说呢,这样的,甄山今天掉进鱼塘了,全身都湿了,我让他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衣服。就这么简单,你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田恬姐,对不起,我刚才。。。”

    “没事,姬文博也不错,就是嘴巴太贱了。”

    “嗨,是我该死。对了,田恬姐,你让甄山多喝热水,最好加点姜,发发汗别着凉了。”

    “甄山有你真是幸福,我会安排的,你放心好了,时间很晚了,早点睡吧。”

    “哎,田恬姐,你别生我气啊,那,晚安。”

    田恬挂掉电话把手机扔给甄山:“穿衣服吧。”

    甄山愣在那里,田恬也不管他自顾自先把衣服穿上了,在内衣外面还穿上了睡衣睡裤。然后她把甄山的睡衣睡裤找到塞到甄山手里。

    甄山机械的将睡衣裤穿上,刚才就像一场梦一样。

    两个人又恢复了最初的状态,田恬轻声说了一句:“你们俩很般配。”

    “可,我们呢?”

    “我们,不般配。我配不你。”

    “谁都会看出来,是我配不上你。”

    “不是,我真心话,你们都是处子之身,起码都是干净的。”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我没有这种想法。”

    “你没有,可我有。”

    “莫名其妙。”

    “是,我们就到此为止吧,你不会后悔吧?”

    “后悔什么?”

    “刚才啊,你动作快一点性质就不一样了。”

    “你怎么能决定我的伴侣是谁,你答应了曲淇是你的事,我没答应。”

    “奥?那你现在再过来啊,我就在这里。”

    “。。。”

    “听我的吧,没错的。曲淇是个好女孩,你别辜负了她。”

    “可你也是个好女孩。”

    “我不算,就算是的话,也不如曲淇好。真的,她是一块洁白无瑕的美玉,你千万不能暴殄天物,不然你会受到上天惩罚的。”

    田恬最后说了一句:“我困了,睡吧。我收回刚才的话,你如果再过来我会反抗的,我不想碰曲淇的男人。”

    甄山一夜无眠,就像一场梦一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第二天一早两人赶回北京城,车上田恬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依然很开心的东看西看,甄山则像丢了魂一样不知道在干嘛。

    甄山田恬回到公司,姬文博已经在等候他们了,田恬依然热情的和他打招呼,甄山一脸冰霜的将姬文博拽进办公室。

    把门关好,甄山立刻发作了:“你什么意思?!你明知道我和田恬在一起呢,你为什么大半夜给曲淇通风报信,你诚心呢?”

    姬文博很不服气:“哎,我怎么了?你和田恬都是我最好的朋友,好朋友在一起了,我当然高兴,曲淇也是我好朋友,好事情要和好朋友一起分享嘛。”

    “狡辩!你就是闲的蛋疼!”

    “哈哈,对,我就是闲得慌。怎么样,你被电话抓包了吧?给我讲讲。”

    “讲个屁,下次你再出去约会我也给你打电话。”

    “打呗,我怕你打啊,我还给你直播呢。哎,说实话,我今天早上听曲淇给我打电话的动静,这丫头快高兴疯了,怎么了?昨天你和田恬没那啥啊?”

    “你少管我的事情,我自己还一头包呢。”

    “我去,大哥,我服气你了。田恬这样的你居然都能放过,哎,你不会是介意她和戴毛毛吧。哎呦我去,你还有处女情结呢?也是,你自己还是处男呢。肯定有,也就是说曲淇还是,,,哇,她在娱乐圈还能保持这样,不容易啊。”

    甄山受不了了,他拿起身边的纸团成团就要往姬文博嘴里塞,这时候门突然开了。

    田恬微笑了一下:“你自己决定。”

    甄山足足犹豫了三秒还是接通了:“喂,曲淇,这么晚了。。。”

    “我打错了,对不起,打扰你的好梦了。”

    “奥,那晚安。”

    “晚安。”

    甄山挂掉电话,田恬小声问他:“你能关机吗?”

    “恐怕不行,和方鼎约好了24小时开机。”

    “好吧。”

    面对着身上已经空无一物的自己和田恬,甄山忽然觉得好滑稽,田恬的目光在鼓励着他,他又躺了过来。

    电话再一次响起,甄山有些焦躁,还是曲淇:“曲淇,你想干嘛啊。”

    “许你夜不归宿玩儿一夜情,不许我打错电话吗?”

    “我没有一夜情,你听谁说的。”

    “也对,你们俩不算一夜情,你们俩好上了,我祝福你们。”

    “曲淇!好吧,谢谢。”

    曲淇忽然语气急躁起来:“你别挂,我想说几句话。”

    “你说。”

    “你知道吗?从我开始当群众演员开始,每天都有男人追求我,对,每天。自从我出名之后,追我的男人少了,但是层次更高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你很优秀。”

    “不是,因为他们得不到。越是得不到我,越是想追我。说实在的,和我一样年纪的一些女演员可能已经睡过几十个男人了,而我,傻乎乎的一个都没有,我保留着处子之身是为了谁呢?”

    “。。。”

    “为了谁呢?为了谁呢?你告诉我吧。”

    “这样对你也好。”

    田恬要接电话,甄山不给她,田恬光着身子从被子里出来,甄山惊愕之下拿被子盖住了她,田恬趁机一把把电话抢了过来。

    “喂,曲淇,我是田恬。”田恬用手拦住甄山不让他过来。

    “你都听见了?我祝你们幸福,田恬姐,你真幸运,戴毛毛那么好的男孩你拥有过,甄山你也拥有了,要不要我帮你问问姬文博啊?”

    甄山生气了,曲淇这话明显太伤人了,他过来抢手机,田恬使劲按住甄山。她控制着平和的语气继续和曲淇说话:“曲淇,我不生你气,我理解你此刻的心情。我现在给你说句话,你听好了。”

    “请说。”

    “我以我的人格担保,我和甄山之间没有发生过关系,他还是一个青涩的男人。我希望你能对他好,我也祝你们幸福,我和他之间的关系你无须误会。以后我和甄山仍然是好同事,我们仍然是好姐妹。”

    田恬一番话让震撼愣住了,曲淇也沉默了一会儿:“田恬姐,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我对天发誓。”

    “谢谢你,可你以后。。。”

    “我有我的生活,也会有我的幸福。”

    “那,你们怎么住一起了?姬文博还说你们都脱衣服了!”

    “我猜就是他瞎说呢,这样的,甄山今天掉进鱼塘了,全身都湿了,我让他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衣服。就这么简单,你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田恬姐,对不起,我刚才。。。”

    “没事,姬文博也不错,就是嘴巴太贱了。”

    “嗨,是我该死。对了,田恬姐,你让甄山多喝热水,最好加点姜,发发汗别着凉了。”

    “甄山有你真是幸福,我会安排的,你放心好了,时间很晚了,早点睡吧。”

    “哎,田恬姐,你别生我气啊,那,晚安。”

    田恬挂掉电话把手机扔给甄山:“穿衣服吧。”

    甄山愣在那里,田恬也不管他自顾自先把衣服穿上了,在内衣外面还穿上了睡衣睡裤。然后她把甄山的睡衣睡裤找到塞到甄山手里。

    甄山机械的将睡衣裤穿上,刚才就像一场梦一样。

    两个人又恢复了最初的状态,田恬轻声说了一句:“你们俩很般配。”

    “可,我们呢?”

    “我们,不般配。我配不你。”

    “谁都会看出来,是我配不上你。”

    “不是,我真心话,你们都是处子之身,起码都是干净的。”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我没有这种想法。”

    “你没有,可我有。”

    “莫名其妙。”

    “是,我们就到此为止吧,你不会后悔吧?”

    “后悔什么?”

    “刚才啊,你动作快一点性质就不一样了。”

    “你怎么能决定我的伴侣是谁,你答应了曲淇是你的事,我没答应。”

    “奥?那你现在再过来啊,我就在这里。”

    “。。。”

    “听我的吧,没错的。曲淇是个好女孩,你别辜负了她。”

    “可你也是个好女孩。”

    “我不算,就算是的话,也不如曲淇好。真的,她是一块洁白无瑕的美玉,你千万不能暴殄天物,不然你会受到上天惩罚的。”

    田恬最后说了一句:“我困了,睡吧。我收回刚才的话,你如果再过来我会反抗的,我不想碰曲淇的男人。”

    甄山一夜无眠,就像一场梦一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第二天一早两人赶回北京城,车上田恬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依然很开心的东看西看,甄山则像丢了魂一样不知道在干嘛。

    甄山田恬回到公司,姬文博已经在等候他们了,田恬依然热情的和他打招呼,甄山一脸冰霜的将姬文博拽进办公室。

    把门关好,甄山立刻发作了:“你什么意思?!你明知道我和田恬在一起呢,你为什么大半夜给曲淇通风报信,你诚心呢?”

    姬文博很不服气:“哎,我怎么了?你和田恬都是我最好的朋友,好朋友在一起了,我当然高兴,曲淇也是我好朋友,好事情要和好朋友一起分享嘛。”

    “狡辩!你就是闲的蛋疼!”

    “哈哈,对,我就是闲得慌。怎么样,你被电话抓包了吧?给我讲讲。”

    “讲个屁,下次你再出去约会我也给你打电话。”

    “打呗,我怕你打啊,我还给你直播呢。哎,说实话,我今天早上听曲淇给我打电话的动静,这丫头快高兴疯了,怎么了?昨天你和田恬没那啥啊?”

    “你少管我的事情,我自己还一头包呢。”

    “我去,大哥,我服气你了。田恬这样的你居然都能放过,哎,你不会是介意她和戴毛毛吧。哎呦我去,你还有处女情结呢?也是,你自己还是处男呢。肯定有,也就是说曲淇还是,,,哇,她在娱乐圈还能保持这样,不容易啊。”

    甄山受不了了,他拿起身边的纸团成团就要往姬文博嘴里塞,这时候门突然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