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子欲养而亲不在
    姬文博眼泪汪汪的看着甄山:“我父亲去世了!”说完这句他的眼泪如倾盆大雨一样撒落下来。

    甄山赶紧走过去一把抱住了姬文博,姬文博把头埋在甄山的怀抱里像个孩子一样大声的哭了出来。甄山抱着姬文博,自己的眼泪也在眼眶中打转,他长出一口气仰着头努力将眼泪憋了回去。

    许久,姬文博才停止哭泣。他有些不好意思:“在医院里我不能哭,在家里我不能哭,送父亲走那天我想哭可是太多事找我,我也不能哭。我只有回到这里才能给对着你哭一场,见笑了。”

    甄山倒满了两杯红酒陪姬文博又喝了一杯,然后姬文博就对他讲述了这一个月自己经历的事情。

    姬文博刚赶到医院就碰到医生抢救,他的父亲总算坚持了下来。看到姬文博到了床前,父亲已经混沌的双眼又重现光明,眼角甚至还滑落了一颗泪珠。医生说这是他父亲这几天来状态最好的时候。

    握着父亲的手,姬文博悔不当初,他一年多没有回家,父亲思念他又不想打扰他,而他自己都做了什么啊。现在看到病床上的父亲,姬文博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父亲救回来。

    家里的积蓄在入院前两天就用完了,姬文博带去的甄山那五万多块钱又坚持了几天,无奈之下姬文博将亲戚家借了个遍又凑了几万,可父亲仍然徘徊在死亡线上。

    眼看医药费没有着落的时候,他们村村长来了,他带来了全村的捐款,数量不多也有几万元。随着捐款村长还拿来了一个记录簿,姬文博发现自己认识的不认识的邻居都捐了钱,有些甚至是自己一向不愿意来往的人。这些姬文博曾经厌恶甚至憎恨的人在关键时刻都履行了那句古言,远亲不如近邻。

    父亲有一天特别清醒,他让姬文博进去,姬文博把耳朵凑近父亲的嘴唇,只听见父亲努力的一字一顿的告诉他:“算了吧,人财两空,你们还要生活。”

    姬文博不同意,他每天就住在icu门外的长椅上,寒冷的冬夜他裹着被子喝两口白酒驱寒,他甚至借来了专业医学书籍一行一行的看,希望能从书上找到救父亲的方法。

    天不遂人愿,父亲最终离他而去。母亲哭了,姬文博没哭。他知道现在这个家已经抗在了自己肩上,自己不能软下去。

    料理了父亲的后事,姬文博想带母亲来北京,但是母亲拒绝了,她说她习惯了这个小村子,她不愿意背井离乡。再说了,乡亲们给家里捐了那么多钱,还帮忙料理了后事,全家不能拍拍屁股就走人。姬文博被母亲说服了,他将母亲托付给小姨和表妹他们,自己带着行李回到了北京。

    祸不单行,姬文博下了火车第一件事就是直奔公司报道,请假很久的他担心公司会不满。没想到公司已经没有了他的职位,人事部按照旷工自动离职做了处理,原因是有同事看见他去竞争对手那里面试,公司怀疑他的请假是假的。事已至此,姬文博心如死灰,他懒得回家去取父亲的病历和死亡证明。领了一个月的工资他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公司,直奔回龙观。

    姬文博说完,两个人沉默了许久。甄山叹口气:“你怎么打算的?”

    姬文博摇摇头:“还没想好,不过我不会去竞争对手那里上班,上次去也是被一个客户带去的,我只是想借机了解一下对方的底细,被他们总监发现之后就留下聊了几句。谁能想到他们公司也有人跳槽到我们那里,就把我当了垫脚石,小人。”

    甄山点点头:“你们公司如此草率就下定论也证明确实不是久留之地。要不你来我们公司吧,我们也需要人,只不过,,,”

    姬文博眼皮一抬:“不过什么?你又想创业了?”

    甄山笑了“真逃不过你的眼睛。”

    姬文博终于也露出了一丝笑容:“我刚回家,就看见你睡着了,那些科技期刊杂志扔了一桌子,还有你写的那些策划草稿。另外,你睡觉为什么要听一个女孩的打鼾声?你没事吧?那是谁?”

    甄山眼神有些慌乱:“奥,我同事的,中午在公司午睡开玩笑录下的,刚才那是不小心点开了,没关就睡着了。”

    姬文博不太信,不过他也不追究这个事情了,他着急让甄山把自己的想法讲一讲。

    甄山就把近期自己的一些研究和思考告诉了姬文博:从现在的科技进步速度看,网络的速度只会越来越快,应该用不过几年就会实现光纤进家庭。于此同时手机上网的速度也在加快,现在手机还是用gprs上网,浏览网页够用,可很快3g就能普及,那时候手机上网的速度将会突飞猛进。

    有了越来越快的网速,那网络上的东西也将会得到更新换代的机会,现在以网页为主的浏览方式,未来可能会变成以流媒体视频为主的浏览方式。虽然现在网络已经有了很多视频资源,但大多数视频只能下载使用,这样就限制了使用率和便捷性。

    根据摩尔定律,未来电脑和手机的配置会呈现几何上涨的速度。强大的硬件配置和快速的网络,带来的其中一个结果就是视频资源以后可能不用下载使用,人们可以直接通过快速缓存在线观看视频,如果再配上强大的服务器资源,那实现大量并发同时观看视频直播也不是难事。

    总之,现在网络视频已经接近了快速发展的高速路。

    但是,甄山最后陈述:“我研究了很多,研究越多越发现做这个网络视频的创业,难度远远大于当初的团购网,首先从启动资金上就非常之大,而且所需技术储备也非常重要。所以我一时难以下决心。我们已经惨败过一次,现在刚刚缓过劲来,再惨败一次我们可能一辈子都翻不了身。”

    姬文博狠狠的喝光了一杯酒:“我已经惨败了,不瞒你说,算上你那五万多,我已经背负了十几万的外债。靠按部就班的上班也得好几年省吃俭用才能换上,这还没算利息。”

    姬文博把手搭在甄山肩头上:“听我两句话,第一,人生难得几回搏。第二,子欲养而亲不在。不要像我一样,父亲走了可我还是个穷光蛋。不要等双亲都不在了再赚大把的钱,那时候要钱还有什么用!”

    甄山拍拍姬文博的胳膊:“兄弟,我懂。我只是想把方案想得再透彻再深入一些。”

    姬文博从房间里抱出来笔记本打开:“那我就给你看一样东西,这个东西会加速你的想法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