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来去匆匆
    面对这个要求,甄山犹豫了,作为技术人员他当然明白有些东西不太方便随便给别人。在他犹豫的当口,田恬却答应了:“好啊,没问题,给您拷贝到到哪儿?”

    既然田恬答应了,甄山也没法拒绝,运营总监拿出一个移动硬盘来将甄山的模型全部拷贝了过去。

    离开人才热线,田恬看到甄山神情有些不对,她就安慰他:“安啦,那个运营总监是熟人,那是我师姐的男朋友,不会坑我们的。”

    原来这样,甄山立刻把眉头舒展开,他追问到底怎么回事,田恬就告诉他了,原来田恬之前就知道她师姐的男友在招聘网站上班,也就是因为这个田恬就胸有成竹的把联系网站这个活儿揽到自己身上。

    未来的一周甄山正常上班,现在的他主要精力已经不是打电话或跑客户了,他主要在公司里培训新员工和管理团队,只要一到上班时间,他就能保证全身心的投入,所以他平常偷偷做自己项目的事情没有任何泄露。不过一下班他就的心就飞到了田恬那里,他时刻关心着人才在线那边的进展,按照运营总监的说法,周五董事会例会就能研究出结果来。

    周五这天,一向敬业的甄山有些走神,他一直盯着自己的电话唯恐错过来电或者短信。偏偏今天电话信号特别差,时不时搜索不到信号。甄山真是纳了闷了,这种情况他只在从西安到成都巡展出差的时候碰到过,当时火车穿过大巴山的时候需要长时间在隧道里运行,手机信号就特别差。现在他在北京二环边上,写字楼里,怎么就出现这种情况了呢。

    这个破手机!甄山认定是自己手机的原因,因为这款手机已经跟着他两三年了,外边的漆皮都破了许多,一向节俭和恋旧的甄山舍不得换掉,现在终于出问题了。

    甄山拿着手机来回敲敲,以前碰到没信号他也这么试过,基本上重启或者敲敲就好,今天他敲了好几次都不行,最后终于力量过大把手机摔坏了。眼看着陪自己度过那么多日夜的手机被自己摔坏了,甄山一时非常郁闷。

    快下班的时候,甄山按捺不住操起公司电话打给了田恬,接通之后他小声问:“田老师,我是甄山,我在公司呢,那边录播系统的事情考虑怎么样了?”

    田恬声音有些低沉:“不好意思,领导不太同意,我再想办法吧。”

    意思再明确不过了,甄山心头一沉说声拜拜就挂了电话。郁闷!甄山主要郁闷的不是被拒绝了,而是自己一周白等了,嗨,为什么非得一棵树上吊死呢。

    甄山心情烦闷的走出办公室去洗手间冷静一下,走到走廊里才发现隔壁公司有两个人正在走廊里测试什么设备,有一个人手里拿着好几部手机在机器对面看,甄山看这架势恍然大悟,原来是他们啊!

    甄山没猜错,这两个人正在这里测试手机信号屏蔽器,甄山冤枉了自己的手机,没有信号就是他们这个设备搞的。他气不打一处来上前呵斥起来:“你们测试屏蔽器之前能不能告诉一下楼上楼下隔壁的邻居一声,光想着自己啊?!”

    正在测试的两个人认识甄山,他们忙不迭的告诉甄山他们早就通知过了邻居了,这几天都会测试设备,可能会影响大家的手机信号。

    这时北通公司的小会计路过,她赶紧拉过甄山:“他们确实打过招呼了,还送了些吃的喝的表示歉意,你别难为人家了。”

    甄山一脸疑惑:“我怎么不知道这事儿?”

    小会计嗫嚅着告诉甄山昨天他一直在培训,就忘了告诉他了。甄山非常气愤的又把火儿撒到小会计头上:“下次能不能仔细点,每个人都通知一遍!”

    也许是发了一通火的原因,等到回家的时候甄山心情已经没那么糟糕了。在地铁上他偶遇了一对大学生情侣,他们前些天就在甄山那里录过视频简历,三个人站在车厢中间空地上就聊了起来。

    说到视频简历,这两个人学生都觉得挺好的。甄山觉得这是客套话,他请两位学生直接告诉自己,如果收费的话他们还愿不愿意录制视频简历。

    情侣俩对视一眼,还是男生先说了,他告诉甄山如果收费的话自己也可能会录,但是他个人认为这个东西录不录都行。因为不论是找工作还是招聘员工,双方都很谨慎的,不会因为你多了少了一个视频简历就会对招聘结果产生影响,说白了这东西就是锦上添花的玩意儿。

    男生说话很直,说完了还给甄山致歉。甄山表示没什么,他告诉男生他朋友姬文博说的比这个男生还狠。

    既然甄山不介意,女生也说了自己的看法,她认为这个除非是表演专业的有些用处,可那些表演和主持专业的学生一般都找特别专业的设备来录,录的时候是有台本的,跟拍个小电影差不多,像录播系统这种全自动的东西他们一般不会选择。另外,要是其他专业的女生也有顾虑,她们就怕录像的时候把她们拍丑了,万一招聘方仅仅通过一个不上相的视频简历就把女生淘汰了,那多冤枉啊。所以对于大多数女生来说,免费录一个视频简历她们不反对,但是真拿这种简历去找工作确实够呛。

    听了两位大学生的话,甄山的心情忽然变得明朗了,他特意感谢了两位直言不讳的大学生也祝他们早日找到好工作。

    走出地铁的甄山已经将郁闷的情绪一扫而光,两位大学生的坦诚告诉了他视频简历这件事是他自己想简单了。这是好事,在自己没有大投入之前就发现此路有问题当然是好事。

    甄山在培训销售代表队的时候问过他们一句话:一个客户或者一个项目结束了,是以什么为标志的?有人回答是结款,有人回答是售后,这些都算,甄山给加了一个答案:失败!当你百分之百确定这个客户或者这个项目肯定没戏的时候也算结束了,这也是你工作的收获,毕竟,排除一个不可能就是一个很重要的收获。

    一身轻松的甄山回到家正碰上姬文博和一个女孩挤在客厅里看电视,他已经见怪不怪了。姬文博看到他回来马上跟他到了房间里,只见姬文博从兜里掏出来两张卡递给甄山:“这是北京市园林局的金卡,拿着这卡可以在北京各大公园畅通无阻,哥们已经用完了,快到期送给你了,好好把握吧,看看约谁和你一起畅游北京。”

    甄山接过卡先问了一句:“故宫能去吗?”他来北京好几年了还一次没去过故宫呢。

    姬文博白了他一眼就出去了,临出门甩他一句:“你们家故宫归园林局管啊,赶紧约曲淇去吧。”

    甄山摇摇头把卡先放下了,这时候他才发现这卡下周一就过期了,我去,这小子真会过日子,临到用完还送个人情。

    第二天甄山睡了个自然醒,醒来已经接近中午,没有心事就是不错。姬文博忽然又跑了进来:“你的电话,你的电话,田恬打你电话不通,打到我这里了。”甄山这才想起来,怪不得自己睡得这么好,原来自己忘了换手机了,这个可不行,作为销售,手机是24小时不能关机的。

    甄山刚接过电话就听见田恬在那边着急对他说:“赶紧出来吧,我快到你家了,有急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