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问世间情为何物
    田恬端着两盘羊肉已经站在厨房门口了,她告诉姬文博:“奥,那是毛毛买的,同事介绍的一家狗场,花了三四千块钱吧,我不太懂,我只是单纯喜欢狗。”

    火锅宴准备完毕,在正式开动之前,戴毛毛作为东道主说了几句:“今天欢聚一堂,主要是好久不见了。另外呢,我还想宣布一件事情,就是,你们也看到了。我,和田恬,就算是在一起了。”

    田恬没说话,她低垂着眼皮听着戴毛毛说话,姬文博迅速瞥了一眼甄山然后和姬文博四目相碰,两人也是心照不宣。曲淇谁也不没看,只盯着火锅看看水开没开。

    姬文博带头:“双喜临门,内什么,咱们不用等火锅,先碰一个吧,来来来,都站起来,年还没走呢,过年好!”

    五个人举起酒杯撞在一起。

    开始吃饭的时候,姬文博非要让戴毛毛讲讲怎么把田恬骗到手的。戴毛毛就说了,其实也是一个美丽的误会,过年前他们公司有个放假政策,单身员工放假到初八,如果内部员工已经成双结对的,不管是结婚还是谈恋爱有一对算一对,可以过完元宵节回来。戴毛毛壮着胆子邀请田恬一起去hr那里登记恋爱身份,田恬还不敢去,倒不是不愿意蹭这个假期,主要是怕hr不信。

    顺便说一下,关于公司内部员工关系的纪律,很多公司规定居然大相径庭。比如有很多公司是严禁办公室恋情的,因为这容易产生很多副作用,首先密薪制就形同虚设,此外还有很多办公室政治更是麻烦,所以很多公司规定,内部员工谈恋爱要不其中一方走人,要不就双双走人。

    但是也有一些公司反其道而行之,鼓励内部员工谈恋爱和结婚。这些公司有一些共同特点,首先公司规模较大效益很好,内部管理到位,企业文化比较自信。其次内部工资和激励制度相对透明。再次员工工作时间比较长或者加班较多导致员工生活圈比较闭塞。最终公司从稳定角度出发鼓励内部员工谈恋爱甚至结婚生子,有些公司甚至为结婚的员工提供额外住房津贴和宝宝津贴。比如鼎鼎大名的海底捞就是这样的。

    戴毛毛田恬所在的公司里技术人员占了很大比例,对于这些人来说加班加点那是家常便饭,996工作制是长期存在的。不让他们内部解决婚姻问题就会导致出现大龄青年问题,反而会增加公司不稳定因素。于是公司鼓励技术人员和文职后勤人员谈恋爱也是有道理的,文职人员加班较少,可以照顾家里,也能让技术人员心无旁骛的天天加班和出差。

    说到戴毛毛和田恬的真假恋情问题,一方面戴毛毛和hr关系不错,另一方面田恬也是戴毛毛介绍来的,所以由不得hr不信,两人顺利通过公司这关。借这个机会戴毛毛胆子更大了,他想邀请田恬冒充自己的女友回家给爸妈一个交代,他爸妈说了只要带女友回家,见面礼一万。

    田恬自然不是贪财的女孩,她答应了戴毛毛不是为了那见面礼,而是也提出条件,从他家回来之后也要去田恬家冒充她男友,见面礼没有还得买礼物。戴毛毛求之不得,两个人一拍即合一起来了趟春节冒充情侣之旅。

    没想到的是,这一趟下来,他们俩在本来就熟悉的关系上又更加了解更加接近,戴毛毛大胆表白,田恬大胆接受,顺理成章的就假戏真做了。他们提前几天就回北京了,趁着过年期间房子好租一些,拿着一万块见面礼租了一套不错的两居室,戴毛毛知道田恬喜欢狗,又新买了一只小哈士奇,一个典型的北漂白领家庭就这么建立起来了。

    戴毛毛讲述的时候,田恬没怎么补充,就在一旁忙着往火锅里夹菜,甄山曲淇也不是好听众,他们时而摆弄一下自己的调料,时而瞅瞅火锅里翻滚的食材,一点没耽误吃。姬文博倒是兴致很好,他端着酒杯时不时和戴毛毛或者田恬碰一下,戴毛毛今天兴致也高,来者不拒,总算这顿火锅的气氛还是热闹的团结的积极向上的。

    回去的时候,曲淇甄山姬文博打车一起走,曲淇坐在副驾驶,甄山和姬文博坐在后面,出租车先送曲淇再送后面的哥俩。

    姬文博已经半醉了,他把头靠在甄山肩膀上喃喃自语:“怪我,怪我。”

    甄山不解:“怪你什么?”

    姬文博苦笑着:“我应该早些戳破你的虚伪,其实你心里也是喜欢田恬的,对不对?”

    甄山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平静的说:“他俩在一起挺好的,工作不错,也是同事,真的,挺好的。”

    姬文博甩了一下胳膊表示不满:“你从没谈过恋爱,所以,你不知道怎么表达,唉,怪我,我当初应该不帮他的。”

    甄山不再言语,用一只手扶着姬文博怕他晕车吐出来。全程曲淇就坐在副驾驶上默默无语,等到她先到了,她甩手递给司机一百元钱:“多退少补。”然后头也没回告诉后面:“走了,回见。”接着潇洒的打开车门扬长而去。

    姬文博嘿嘿笑了:“怪我,这次也得怪我。问世间情为何物。。。”

    正月十七,姬文博宿醉未醒,甄山一直陪着他在旁边默默看书:孙小平失去了可爱的田晓霞,这种永远的失去比他哥哥失去田润叶更加让人难以接受。甄山心想,如果田晓霞还活着,哪怕不和孙小平在一起了,孙小平也会愿意分手并且祝她幸福的。对,这才是爱情。

    姬文博醒了,他告诉甄山他昨天做梦了,梦到他回家了,家里的被窝很暖和,爸爸妈妈做的菜真好吃啊,唉,当初为什么要来北京呢?就为了见见世面?

    上次是开玩笑,这次可能姬文博是真的打退堂鼓了,甄山看看还躺着的姬文博,他当然不舍这个朋友,不,现在应该叫这个兄弟,患难的兄弟。甄山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姬文博,是留下来找工作还是继续创业?找工作处处碰壁,他们还能创什么业?给人装自动晾衣架吗?

    就在两人都默默无语的时候,甄山的电话响了,是田恬打来的:“甄山,今天晚上那家好伦哥打特价,我想请你和姬文博吃饭,你们能来吗?”

    甄山睁大了眼睛:“昨天不是刚聚会吗?今天又要聚?”

    田恬告诉他:“不,就我们三个,我单独请你们,有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