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地坛庙会
    这是一个老款的小黑白电视机,虽然依靠天线只能收到寥寥几个台,但这是大年三十的晚上,只要能收到中央一套,小黑白和大等离子电视也没太大区别。

    甄山姬文博怀着感激的心情和曲淇挥手告别,这个热情仗义的北京大妞在这寒冷的大年夜把两个外地大老爷们的心弄得滚烫。

    当小电视里朱军带领全体主持人给全国人民拜年的时候,姬文博也打开了手机,他打给了爸爸妈妈:“爸妈,儿子不孝不能陪你们过年,我用电话给你们拜年了。”

    甄山拿起手机,犹豫了一下,拨了一个号码:“爸,妈,过年好,我给你们拜年了!”说完他马上挂掉电话眼泪扑簌簌的掉了下来。

    一阵敲门声响起,是房东,他端来了一大盆饺子送给两个小伙子,生意是生意,人情是人情,在这年夜里,房东还是把邻里互助的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发扬光大。

    每逢佳节倍思亲,大年初一,整个东小口镇也是一片喜气洋洋,甄山和姬文博缩在屋子里看报看电视读书,尽量让自己忘掉过年的气息。

    京华时报上登出了一栏信息:地坛庙会如期举行,本次庙会主要节目有1仿清祭地表演;2八蜀风韵;3欢天喜地天桥绝活表演;4东北风二人转;5吉祥歌舞综艺舞台;6老北京人家民俗风情展演。。。。

    姬文博抬头问甄山:“怎么样,明天去逛庙会去吧?”

    甄山示意一下各自的口袋:“咱俩这点钱逛庙会岂不是撑死眼睛饿死嘴巴。”

    姬文博郁闷的在屋里来回逡巡,他不时翻翻自己各件衣服的口袋,甄山奇怪他的做法:“你干嘛啊?难道你还有小金库?”

    姬文博苦笑着告诉他:“想当年我上大学,有一次生活费没了,真的是很窘迫的时候,偶然穿了件衣服去上课,却在衣服口袋里发现了四十块钱,哈哈,比捡钱都爽。捡别人的还要还给别人,自己的捡来随便花。我看看奇迹能不能再次发生。”

    可惜这次姬文博真的是油尽灯枯了,他翻遍了各件衣服的口袋最终收获了一块五的硬币,也不错,好几张饼呢。

    姬文博从挎包里翻出一张银行卡来,他拿着卡坐着床上冥想,忽然他一拍大腿:“有了!这卡里也许还有钱!”

    甄山也凑过来:“这不是远方购物的工资卡吗?”

    姬文博兴奋的敲着银行卡:“我想起来了,我最后一次领工资由于有两次迟到所以扣了点钱,我的工资就不是正好的整数,而我取钱时候只取了整数,这卡里少说也有几十块钱!”

    没等甄山反应过来,姬文博跑过来搂住他:“明天跟我去趟银行,把这钱取出来,哥们请你逛次庙会,说好了,不管卡里多少钱我要都花了,任性一把,行吗?”

    甄山学着春晚小品里的台词:“我的妈呀,还有意外收获!听你的!”

    大年初二,姬文博和甄山带着张不明几何的银行卡到了银行,他们先在atm机上查了下余额,整整八十块!姬文博兴奋的抱住了甄山:“哈哈,超出预想一倍,发财了,发财了。”

    姬文博拿着卡到银行柜台颇有气势的将卡递给了柜员:“把卡里的钱全取出来!”小女孩非常客气:“先生,两万以下请到自动取款机取现。”

    姬文博不耐烦摆摆手:“我atm机取不了才到你这里的。”

    柜员赶紧接过卡来操作,还问姬文博:“先生,春节期间取现五万以上可以呼叫民警接送,请问您需要这项服务吗?”

    姬文博忍住笑:“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可以。”

    当柜员看到姬文博卡里的余额时也努力憋住笑,仍然保持着职业的态度:“先生,您的卡里还有八十元余额,全取出来吗?”

    姬文博斩钉截铁:“是!”

    姬文博和甄山拿到钱,慢步走出银行大厅,一出去姬文博就拉着甄山跑了起来:“快走,妈的,取个钱把老子的演技都透支了。”

    为了省钱两个人步行了一段路然后才坐上公交车赶往地坛公园。春节期间的北京城和平日里完全不同,感觉路上忽然少了一半以上的人流,公交地铁不再人山人海,出门的感觉就像度假一样。

    地坛庙会又是另一番景象,那真是彩旗招展人山人海,游乐项目、花灯、各式小吃还有各种小饰品服装鞋帽应有尽有,据说位置最好的一个零食摊位整个春节期间的租金就要二十万,其人流量和吸金能力可见一斑。

    姬文博拉着甄山在人堆里挤来挤去,兜里揣着八十块钱总得买点什么,那些羊肉大串看着馋人可太贵了,衣服鞋帽嘴上说着特价狂甩,哪一件也得几十块钱以上。

    好歹遇到了一个合适的,有一个摊位在甩卖各种围巾,有一款土黄色和黑色方格的围巾看起来很洋气,要价才十五一条。姬文博甩开腮帮子侃价,最终二十块钱买下两条。

    姬文博将围巾给甄山戴上,自己围上另一条,他感慨的说:“过年得穿新衣服,今年特殊,咱们俩一人一条新围巾吧,总算没破这个旧俗。”

    甄山非常感谢姬文博的细心,他其实一向不喜热闹,今天姬文博兴致高,自己就当好他的僚机。

    还剩下六十块钱,姬文博也实在想不到要买什么了。他忽然看到一间老北京式样的茶馆,里面好像在说相声,人也不算多,他就拉上甄山往里面走。

    甄山赶紧拉住他:“这不是免费听的,进到里面还得消费呢。”

    姬文博不屑一顾:“怕什么,老子带钱了。”

    甄山挺佩服姬文博这种揣着几十块钱就能拿出大款范儿的劲头。他心一横就跟着姬文博进去了,大不了再出来呗,只要不像《警察和赞美诗》里的苏比被扔出来就行。

    茶馆里气氛不错,两位不认识的相声老先生在台上慢悠悠的说着一段相声老段子,台下的听众有懂行也有不懂行的,有交头接耳的,也有悠闲嗑瓜子的,还有品着茶真正听相声的。

    这是两位青年第一次踏入这种地方,姬文博不在乎,不懂规矩就问呗。刚坐下就有人过来问点什么茶水。甄山心都跳到嗓子眼了,姬文博不慌不忙的问道:“都什么茶啊?”

    茶房很客气:“龙井、碧螺春、铁观音、毛峰都有,您要哪一种?”

    姬文博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嘴:“有毛尖吗?多钱一壶?”

    茶房看了看手里的茶牌:“有,三十一壶,您看?”

    甄山暗自放下心来,姬文博面不改色:“好吧,就这个了。”

    很快,一壶信阳毛尖上来了,随着上来的还有几碟茶点,也就是普通瓜子花生之类,甄山不禁惊叫起来:“这个我们可没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