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平凡的世界
    姬文博叫苦不迭:“我犯了一个逻辑性错误。你看,今天是1月14号,下次我们交房租是情人节,北京各个公司重新上班一般是初七初八,但能开始正常招聘怎么着也得到元宵节以后,就算我们元宵节之后马上能面试,面试一切顺利立刻就能上班,但无论如何情人节那天是不会发出工资的。”

    甄山笑笑接着说:“这还不是最惨的,一般公司发工资都在第二个月十号或者二十号,也就是说最理想的状态,我们也要到三月初才能有收入。中间我们要交两次房租,去掉这五百元钱,我们只剩下四百六十元,要吃,,,最少五十六天!平均每天八块二,中间还不算手机交通等费用。”

    姬文博恨恨的说:“操蛋的是今年还是闰年,二月还多一天。哎,你说咱们俩去那个小红灯区挂个招牌能有生意吗?我差一些,你这个头,外型,没准儿真能有生意。”

    甄山笑着推了姬文博一把:“都快饿死了还贫呢。”

    姬文博收起玩笑:“这样吧,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咱们至少要撑到情人节之前,之后实在不行就只能拉下脸找家里要或者找人借应应急了。”

    甄山点点头:“现在是过年,年关都是收账的时候,开口借钱实在没法说。”

    姬文博眼光看向墙角两台电脑,甄山打消了他的想法:“没到卖电脑的时候,这电脑弄到二手市场能卖一千块钱都是烧高香,可我们再买一套同样配置的电脑还得花三千多,里外里赔的太多,不到最后一步不能卖。”

    姬文博叹口气:“那咱们每天做什么呢?总不能就在这屋里大眼瞪小眼吧。”

    甄山得意一笑:“我早想好了,咱们趁这个时间健身,每天早起跑步,这里条件差,可有一样空气比市区内好,咱们每天坚持锻炼身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姬文博一阵苦笑:“就怕锻炼完了饿得更快吃得更多啊。”

    当天晚上两人是隆然高炕大被同眠,却不想半夜时分被一阵奇怪的声音惊醒了,这声音忽高忽低,时而像春蚕在咀嚼桑叶,时而又像野马在平原奔驰,传到耳朵里又变成极宏大又极细切的声音。

    姬文博忽的坐了起来拍拍身边的甄山:“醒了吧,起来听床。”

    甄山不解:“听床?”

    姬文博指指隔壁方向:“恩,隔壁小夫妻正在行周公之礼,要不要隔墙观摩啊?”

    甄山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这,真是,一言难尽。

    姬文博喃喃自语:“漫漫长夜,没有电视没有电脑,该怎么过啊。”

    甄山不禁笑了:“怎么说的跟寡妇一样呢。明天咱们出去买几本书,晚上看书吧,我今天下午看有路边摆摊卖旧书的,应该很便宜。”

    姬文博叹口气:“也是个办法,那今天晚上怎么过啊,看隔壁这意思正在兴头上呢。”

    甄山让姬文博把戴毛毛送的那个mp3拿出来,两个人一人一个耳机听歌,当听到那首《南加州从不下雨》的时候,他们不禁想起当初田恬给他们翻译的歌词:

    我没有工作茫然失措

    我一贫如洗找不到自己

    没有人爱我,饥饿无比,我想回家

    你回去的时候能不能告诉家里的人,我差一点就成功了

    机会多多但是要抓住也不容易

    请别告诉他们你如何找到了我

    让我休息一下休息一下。

    这首歌如今听起来是多么的应景啊。姬文博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梦话:“要是有套立体声音箱,那这个歌听起来就更棒了。”

    第二天一早甄山被姬文博的惊叫声惊醒:“糟了,mp3忘了关,没电了,屋里没法充电啊。”

    甄山笑了:“屁大点事,你把咱们电脑主机箱接上电,然后给mp3充电吧。”

    姬文博眼神一亮:“当初来之前忘了,咱们应该给电脑硬盘里多下载点电影或者游戏就好了,也不至于现在没有什么娱乐。不过好像蜘蛛纸牌和扫雷还能玩儿吧。”

    甄山严肃起来:“我们不是来玩儿的,我们是蛰居等待时机,游戏类的东西不能碰,玩物丧志,给mp3充完电马上再把电脑放回去。”

    甄山从此定了个规矩,以后每天除了吃饭之外,能花的钱只有两份报纸,早上的《京华时报》和晚上的《法制晚报》,每天除了读书、健身就是看报纸,没钱的日子也要获得精神上的食粮。

    腊月二十四,甄山姬文博沿着东小口的农田跑了两次步,上午一次下午一次,每次都是大汗淋漓一头蒸汽回到房间。中午他们和面馆老板死缠硬磨,将十二块钱两碗的炸酱面侃价到了十块两碗。中午十块钱两碗面,晚上则花了八块钱泡了两包方便面再配上两根火腿肠,吃饭的时候,甄山仍然不忘那个玩笑:“你看我这碗里黄黄的东西像什么?”

    吃饭花了十八块钱,买书则花了十五块钱,甄山选择了路遥的《平凡的世界》,这部书上中下三册,原价购买得七八十,好在是旧书,甄山和旧书摊老板侃价半天才以十五块拿下。

    晚上,在昏暗的灯光下,在隔壁传来一阵阵欢快的青春之声时,姬文博躺在被窝里,甄山下半身放在被子下面,上半身斜靠在墙上,他翻开《平凡的世界》,这部被誉为“年轻人的圣经”的书,曾经激励过很多出身寒微的青年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下仍然不坠青云之志。

    甄山轻声开始朗读:“1975年二、三月间,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细蒙蒙的雨丝夹着一星半点的雪花,正纷纷淋淋地向大地飘洒着。时令已快到惊蛰,雪当然再不会存留,往往还没等落地,就已经消失得无踪无影了。黄土高原严寒而漫长的冬天看来就要过去,但那真正温暖的春天还远远地没有到来。。。”

    约莫十分钟之后,当读到孙少平开始注意郝红梅的时候,姬文博已经开始发出轻微的鼾声,甄山笑了笑开始停止朗读,他自己默默的接着看了下去。

    腊月二十五,两个人仍然在重复着昨天的事情,当晚上甄山又准备去买泡面的时候,姬文博拦住了他:“不行!这日子不能这么过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