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第一单生意
    曲淇的大嗓门是人未到声先至:“姬文博,你们网站客户要旅馆行业的吗?”

    姬文博和田恬赶紧回头看去,门口的曲淇正笑嘻嘻看着她俩,姬文博不假思索就告诉她:“当然要,住旅馆也是可以团购的。”

    曲淇两步跨进来:“那好,就咱们现在住的这个招待所,我已经给你谈好了。一共五十个房间,老板愿意拿出二十间做团购。”

    姬文博兴奋了,赶紧拉过一张纸:“什么价格?什么条件?”

    曲淇嘿嘿笑了两声坐到姬文博对面:“正常价格呢,是一天120元,包月是80元,当然咱们几个人的是特殊情况,一天50。老板的意思是如果二十间房统一按月包出去他也可以按照50一天收取,二十间达不到能达到十间也可以做到60元。怎么样?”

    姬文博不用拿笔算,立刻盘算过来:“那是相当合适了,就算十间房的话也是半价,二十间房的话只有四折多一点。就是有个问题,来北京旅游出差的人很多,可没几个人能包月啊。”

    曲淇神秘一笑:“你当我是干什么的,我连租客都给你找好了!”

    原来,曲淇在这一个月里一直合计着怎么能帮上甄山他们一把,钱她是没有,她妈有可是肯定不可能投给这几个毛头小子。看着几个朋友忙得昏天黑地,曲淇一直过意不去。直到有一天,和她一起混剧组的几个小姑娘又开始哭丧着脸说要搬家,曲淇热心肠就问她们想搬到什么地方要什么条件的房子。

    几个小姑娘大概说了一下条件,最好是市区内,购物交通吃饭都方便,价格平均每人分担不能超过元,水电网络最好都是现成的,要有地方能晒衣服,普通家具有床有柜子就行,电视最好能有,冰箱有没有无所谓。

    就这条件说实话不算低了,曲淇在脑子里一合计,怎么感觉她现在住的招待所挺合适呢。于是她就和招待所老板商量了一下。

    招待所老板也在发愁现在客源不稳定,这招待所位置稍显偏僻,房间略微陈旧,周围不是商圈也不是cbd,价格上有一定优势但又被环境抵消了,所以生意一直不温不火。老板听了曲淇的话,表示可以考虑价格压低到和曲淇甄山他们差不多水平,但不能只是几间房,要能多来人包月才行。

    老板这一表态让曲淇直拍大腿!这不就是团购嘛,嗨,啥也别说了。她马上联系了几个剧组小姑娘,告诉她们这里有好房子。几个小姑娘过来看了之后也直夸条件不错,虽然地理位置稍显偏僻,好在价格便宜,设施齐全。就这样的房子如果放在三环内黄金地带一个月没有三千是下不来的。

    听曲淇说老板要求多来人才行,几个小姑娘表示这不是问题,回去她们就一顿撺掇,好多和她们情况类似的小演员和群演都愿意搬过来,里里外外能凑够二十间房了。曲淇这才过来和姬文博报喜。

    听了曲淇的话,姬文博也很兴奋,万事开头难,做生意的都希望有个开门红,这不,网站第一单生意不费吹灰之力就到了。

    不过姬文博还是有问题:“曲淇,你说的那些人估计至少四五十个,能都靠谱吗?别谈好了到时候万一来不了这么多怎么办?”

    曲淇挥挥手:“放心吧,一个月一个人分担下来才750,而且家具齐全,有水有电有网络有有线电视,这性价比已经超高了。你去他们现在住的地方看看就知道了,和那些地方比这里就是天堂一样。”

    姬文博好奇心上来了:“他们现在住的地方有那么差吗?”

    曲淇点点头:“我去过一次,在昌平东小口镇那里,全是农村平房,阴暗潮湿,用水在院子里公用的,厕所得出去到旱厕,有线电视没有,想用自己花钱找房东扯,宽带更是没有。房东提供的唯一电器就是电灯泡。”

    田恬在一边乐了:“这不就是和咱们老家农村一样一样的吗?那房租肯定便宜吧。”

    曲淇伸出两个手指头:“一个月二百,看和谁比,和市区比真是便宜到死,要是和延庆比也算是贵的了。”

    姬文博点点头:“我在山东租的民房一个月才50元。得,那这事如果落定了,我马上找老板去签协议上传信息,明天就能让你那些朋友在团购网站上注册加订购了。”

    曲淇向姬文博伸出手掌:“成,就这么定了,我听你信儿。”

    姬文博和曲淇一击掌:“哦了,谢了!”

    田恬赶紧提醒:“别着急高兴,咱们还有个中介服务费呢,1,这钱曲淇你跟老板说了吗?”

    曲淇一拍脑袋:“呦!忘了,我算算,一个月三万,一个点就三百,应该问题不大吧。”

    这时一直躺在床上睡觉的甄山翻了个身,嘴里喃喃细语:“第一单,给免费服务,第一单,开门红。。。”

    姬文博田恬曲淇对视一笑:“说得也对!”

    就这样,协和团购网第一笔生意就做成了,虽然没有收入,但是他们已经拥有了第一批注册会员和第一个固定客户。

    曲淇的小伙伴们在网上下单之后就开始着手搬家,为了将这第一单生意做成标杆,甄山拉着姬文博和曲淇也参加了搬家。

    当甄山和姬文博赶到小演员们住的东小口镇的住所之后,他们惊讶的发现这些外形靓丽青春烂漫的小姑娘小伙子们的住宿条件果然如曲淇所说的如此艰苦。交通不便不说,村庄附近环境很差,垃圾遍地,污水横流,从村庄到城铁站和公交站都要穿过长长的农田,据说在这里也曾经发生过恶性抢劫事件。

    虽然行业不同,但其实大家同属于北漂一族,甄山和姬文博不免也感同身受,为了节省每一分钱,北漂们需要承受多大的生活压力。

    甄山和姬文博怀着复杂的心情帮小演员们搬东西,虽然条件艰苦,可小演员们一个个精神状态都很好,如曲淇所说,不管生活多么悲催,一到了片场和剧组,这些人立刻就变得红光满面精神焕发,这就是梦想或者理想的力量吧。

    第一单生意也让招待所老板乐得合不拢嘴,虽然做了大幅让利,但毕竟每个月有了三万元旱涝保收的收入,他的压力也小了不少。

    做生意嘛,其实就是做人气,有了人气生意自然就会好起来,这一点招待所老板和甄山姬文博田恬的想法是一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