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假冒伪劣
    入职、离职、找工作、失业,对于北漂一族来说,不管你是海归精英还是本土草根,这都是日常操作而已。当然还有一部分人走的路线不同,创业、失败、再创业,成功或者继续失败。。。在这座充满机遇的都市里,从来就不乏向命运挑战的人。

    有人说北京也许是全国创业成本最低的城市,确实不假。说句玩笑话,在上海创业至少也要在星巴克里谈团队谈融资谈股权谈ipo。而在北京,沙县小吃成都小吃这些地方一样可以谈,光这一块的成本就减少了一半。

    当然,对于刚刚从远方购物离开的五位北漂来说,这些东西还有些遥远,现在他们首先要考虑的还是生存。

    戴毛毛在网络安全公司里做的很顺手,这公司规模大,待遇好。不光提供宿舍,还提供食堂,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一天四顿饭在食堂吃。没错,对于搞技术的人来说,一天确实是四顿甚至五顿饭。

    田恬工作的商务咨询公司也不错,这家公司的业务可以充分发挥田恬的专业优势,唉,对于大多数文科生来说,能从事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也算是一种奢侈。

    曲淇的演艺圈之梦进展的很顺利也很辛苦,平日里吃瓜群众只看到明星的光鲜,却看不到他们背后的辛苦,而对于起步阶段的演员,那辛苦只能是加倍再加倍。这本来就是一条荆棘之路,穿过去的毕竟只是少数。

    甄山和姬文博虽然和曲淇住对门,但也是经常看不到曲淇的身影。这些日子以来,姬文博每天坚持出去面试,反馈是有,工作机会也有,但总是不能和他的期许合拍。对于有些人来说,找工作的难度大指的不是绝对难度,而是相对难度。工作的现实和自己的期望值总是难以融洽的契合,这就是烦恼之处。有时候姬文博也想,还不如自己就去建筑工地出一把子力气得了,他的想法却被甄山嘲笑,建筑工地那也是有技术含量的蓝领,不是你随便就能干的来的。

    面对甄山的疑问,姬文博给出了他自己的答案。他挑选工作有四个期望值,第一,能在这家公司实现个人价值。第二,能在这家公司学到很多知识。第三,在这家公司工作会很快乐。第四,能赚很多钱。

    姬文博解释说,如果四个期望值都符合,那这个工作简直好的不能再好了,可惜只是可遇不可求。如果符合三个,也可以毫不犹豫签下。如果符合两个,可以慎重考虑。如果只符合一个,实在逼不得已也能去。

    甄山好奇他最近面试的公司都符合几个,姬文博的回答是符合期望值越多的公司越看不上他,能看得上他的公司现在连半个期望值都没有。

    相比姬文博的心急火燎,甄山却心静如水,他每天也上网看职位,但投简历却寥寥无几。他更多的是都是在浏览各类新闻,每天雷打不动要将几份报纸全部看完。有时候抓过几张纸还要写写算算一番。姬文博看在眼里也没工夫管他。

    周末的时候,田恬邀请过大家两次去看展览,他们公司每次都会在展览中设展台收集资料,几个朋友就冒充公司员工进入展览馆。

    这两次展览一次是国际电子产品展,一次是车展。相对于人山人海的车展来说,大家更喜欢人流没那么多的电子产品展,因为在这个展览上人们会看到很多世界领先的电子产品和网络产品,科技的日新月异让人兴奋的同时不免有些担心,自己会不会被这个时代远远甩开。

    时代不会因为个人或者某个群体停止前进,生活也不会照顾每一个人。

    这天早上,姬文博去面试了。甄山早上晨练回来,刚回到招待所门前,远远看到一辆跑车停在路边,一个男人正在拉扯一个女孩,女孩像是喝多了,虽然站立不稳仍然努力躲开男人的拉扯。对于甄山来说更关键的是那女孩是曲淇!

    甄山猛跑两步赶了过去,他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抓住那个油头粉面的男人胳膊,他使劲一拽就把男人拉到了一边。曲淇确实好像喝多了,她摇摇晃晃看到甄山来了立刻扑到了他的肩膀上。

    那个男人不服气:“你谁啊?!你别碰我女朋友。”大概看到甄山比他更壮更有气势,男人不敢比划,只敢嘴炮。

    甄山不屑的看着对方:“你女朋友?你叫她试试她答应你吗?”

    曲淇趴在甄山肩膀上回头瞅着那男人:“这才是我男朋友,你赶紧给我滚,再也别来骚扰我。”

    甄山心头一暖,这还是第一次有女孩说自己是她男朋友,虽然是权宜之计,但他也要拿出男朋友的气势来:“听到了吗?还不快走,找揍啊!”

    那个男人瞅瞅他俩知道自己理亏,一甩手钻进跑车就开走了。

    甄山把曲淇扶进招待所,也不知道曲淇把钥匙放在哪儿,甄山也不好意思自己去曲淇身上找,他干脆就把曲淇扶到自己的房间。曲淇一看到床立刻像面条一样软了下去,躺在床上就不动弹了。

    甄山直搓手,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曲淇自顾自把鞋子蹬掉了,然后喊着甄山的名字要水喝。

    甄山赶紧给她沏了一杯浓茶,这个听说可以解酒。曲淇喝了几口浓茶精神好了一些,她坐了起来看到甄山站在身旁,鼻子一酸就抱住甄山哭了起来。

    甄山不敢动弹,想劝她别哭也没有意义,索性听之任之吧。

    曲淇一边哭一边小声哭诉:“我太累了,每天起早贪黑训练排练,到了片场又跟孙子一样被人呼来喝去,好不容易忙完一天,还要应酬。妈的是个男人都想占你便宜,好像我们就是不花钱的妓女一样。”

    听到这里,甄山心头一紧:“啊,那刚才这个?”

    曲淇解释道:“这个不是,这是我一个剧组认识的姐们介绍的,说是富二代,有资源能安排好角色,请我们俩喝了半宿酒,又唱了半宿的歌。刚送我到门前就反悔了,非要我跟他走,我知道他不怀好意死活不去,正好被你给救了。”

    甄山不禁哑然失笑:“富二代?!就他?!”

    曲淇愣了:“难道不像吗?”

    甄山叹口气:“姑娘啊,你得学会看车标啊,刚才他开那车是美人豹跑车,虽然他把标抠了,但是一看就是吉利美人豹,8万块钱一台,跟捷达一个价儿。你看哪个富二代开这种跑车的?!”

    曲淇低声骂了一句:“卧槽!”她从兜里掏出电话就拨,通了之后她愤怒的冲那边喊:“丫头,我告诉你,以后别带这些假冒伪劣的男人来忽悠我,这次我当是你也被骗了,以后就他妈拉倒吧。”

    扔掉电话曲淇又感到一阵眩晕,她衣服也没脱直接在甄山的床上躺下了,甄山没办法只好给她盖好被子自己坐到一旁继续看报纸。

    中午时分曲淇还在睡,甄山看报纸看到兴奋之处不禁浑身燥热,他索性脱了外套,只穿了件汗衫在屋里呆着,看到曲淇的睡姿有点儿别扭,甄山好心的给帮她换了个姿势让脖子更舒服一些。

    这时候姬文博回来了,看到甄山曲淇这幅样子,不禁愕然:“你们?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