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校园代理
    田恬第一个反对:“怎么可能!到底是谁骂的?什么时候骂的?”

    姬文博无可奈何用手指了指自己和戴毛毛:“我们俩,痴呆是我,公鸡是他。前几天下班后的事。”

    田恬瞪了一眼姬文博和戴毛毛:“你们俩也真是,不知道隔墙有耳啊?”

    戴毛毛反驳道:“可当时都下班了啊,谁能想到附近还有人啊。”

    这时候冯红梅忽然进来了,大家赶紧保持沉默但是估计冯红梅也许已经听到了,她进来之后没说别的,拿出了一个u盘递给姬文博:“这是我们要做的推广光盘内容,先期需要做五十张光盘,你辛苦一趟去趟中关村把光盘刻出来。校园代理已经到了不少,会议马上要召开了,耽误不得。对了,甄山一起去吧,如果需要修改的地方你当场帮忙做了。”

    大家发现这时候的冯红梅已经和刚来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她不仅说话多了,而且斩钉截铁让你无法拒绝。

    人在屋檐下,姬文博和甄山只能领命前往中关村找刻盘公司,曲淇翻了翻名片夹让他们去找一个叫强哥的光盘公司。

    强哥的光盘公司规模不小,位置也很显眼。姬文博说明来意,谈好价格之后就将u盘交给了工作人员去做。他们两人则坐在公司休息区的吧台上聊了起来。

    姬文博忍不住吐槽起崔总来:“你之前还给我说崔总是想把公司对标当当网,我今天看这意思他准备对标的好像是新华书店吧,咱们还叫什么电子商务公司,简直驴唇不对马嘴。”

    甄山没有直接吐槽,他抚摸着自己的下巴悠悠的说了起来:“其实当当网的发展道路何尝不是错的,不对标当当网也好。你看,当当网现在主营还是书籍,虽然增加了一些微不足道的百货,但是首先价格高没有性价比,另外支付方式单一,还有目前只针对一些大城市才能开通百货商品销售。这样的打法显然是没把百货当回事,当当网仍然死抱着自己的主业书籍不放,明显是舍本逐末。”

    甄山打开了话匣子,索性坐直了滔滔不绝对着姬文博讲解起来:“我是这么想的,人类发展的动力是什么?说白了,就是懒!好多发明都是为了让人能从劳动中解脱出来同时也增加了工作效率。哎,网络购物就能解决这个懒,你现在去买瓶水、买个方便面最近也要去趟小超市吧,你要买个大点的锅碗瓢盆就要到大超市,你要买个家电家具那更要去大卖场了。如果万一家里需要一些稀奇古怪的家伙什,一般超市还没有,你得去建材城或批发市场才有。”

    姬文博笑着接话:“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

    甄山也笑了:“对,就是这个意思。可一旦网络购物发达起来,那这许多的东西你都可以从网络下单,足不出户就能享受对方送货上门。而且零售商甚至都可以只保留仓库而不设立门面不雇佣服务员,这样省下了大笔的成本就可以将商品零售价降低。”

    那边工作人员招呼他俩光盘刻好了,甄山匆忙总结道:“我认为小到一瓶水大到家电家具的百货行业才是未来网络购物电子商务的主体!先不说电子书未来的发展,就算电子书永远不出现,当当网和咱们公司这种死抱着书籍的电子商务公司必将被市场淘汰!未来最强大的电子商务公司我认为有可能是家乐福或者大润发这样的百货公司,对,还有沃尔玛!他们拥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嘛。”

    那边又在催了,两个人匆忙结束谈话过来取光盘。货和款收讫完毕,他们就告辞了。没想到刚才坐在吧台的一个中年人忽然拦住了他们:“二位,你们好。我是这家公司的老板强哥,刚才我听见了二位的聊天内容,我对此非常感兴趣。不知道你们能不能赏个光,今晚我想请二位吃饭,如何?”

    甄山和姬文博面面相觑:“这,用不着吧,多不好意思。”

    强哥很热情:“小兄弟,不用客气,我这个人就爱交朋友,一起吃个饭权当认识了,以后在中关村还要经常来往。”

    见强哥很真诚,甄山和姬文博不好再推迟,三个人约定晚上在附近一家餐厅一起吃饭,边吃边聊关于电子商务的事情。

    下班后甄山和姬文博准时赴约,两人面对谦虚又热情还特别真诚的强哥毫无保留,分别将自己对互联网的理解和发展,以及对未来电子商务网络购物的发展愿景都告诉了强哥,强哥非常兴奋,他几乎没怎么吃东西,一直拿着个小本在记录甄山和姬文博谈话的重点,这让两个年轻人非常受用。

    就在他们三个人一起吃饭的时候,戴毛毛和曲淇田恬也没闲着,代理商大会马上就要召开了,大部分校园代理已经到了北京,冯红梅安排司机将他们一一安置在了提前订好的黄庄旅社。晚上下班后,冯红梅又安排曲淇和田恬代表公司给校园代理们送一些饮用水和会议资料去。

    东西不少,两位女孩拿着费劲,甄山姬文博吃饭去了,戴毛毛当仁不让又一次充当起护花使者的角色。

    三个人拎着沉重的水和资料在公司附近小区胡同里七拐八绕终于找到了黄庄旅社,这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了,已有十几个校园代理入住到了这里。

    当田恬她们走进黄庄旅社的时候惊讶的发现这家旅社的房间居然是在小区楼房的地下室里,这点让她们非常意外。

    更意外的是,当田恬曲淇戴毛毛走进黑黢黢的地下室走廊时,她们发现这个旅社的卫生状况非常糟糕,污水遍地都是,人走在上面容易打滑。阴暗潮湿的环境又让蚊子苍蝇成群的存在,空气里还弥漫着一股发霉的味道。天呢!曲淇不禁感慨,她在北京这么多年第一次发现北京城居然还有如此破烂的住宿场所。

    果然,等他们见到了校园代理们,听到的全是校园代理的抱怨,他们辛辛苦苦从全国各地赶来,火车票还没报销不说,居然入住的是这样的环境,睡觉都睡不着。男同志也就罢了,好歹能忍一忍,那些女孩简直没法忍受。

    曲淇只好承认,当初她听见冯红梅汇报说住宿地点是黄庄旅社的时候就猜想条件不会太好,但是没想到会如此不好。面对校园代理们的抱怨,曲淇田恬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解答。

    正在这时,一个男生哎呦一声原来他发现自己胳膊上起了几个大包,明显是蚊子咬的,他不禁怒火中烧:“算了!我回去,我宁愿白来一趟也不在这里住了,我受够了!”

    他这一咋呼,其他校园代理也纷纷跟着嚷嚷起来,纷纷表示宁愿回去不做了,也不在这里喂蚊子。

    群情激奋之下,田恬曲淇不知该如何处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