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东窗事发
    周一上午姬文博迅速将两个订单汇总,然后他按照流程将采购单发到冯红梅处签字,冯红梅签字的时候有意无意问了他一句:“就这两个吗?”

    姬文博眼珠转了一下:“是的,就这两个,效果还凑合吧。”

    冯红梅只是微笑了一下没再说话,痛快的签了字。然后她告诉姬文博:“周三崔总会回来,你准备好方案到时候一起汇报吧。”

    姬文博马不停蹄的将两个订单采购入库再发出,他亲自送货赶在周二下班之前将货款拿回公司入账,这两个订单这才算是完成。

    周三崔总终于回来了,他每个月都要回老家两周,也难怪他找一个外甥女替他坐镇公司,问题也不知道他回老家这是干嘛去。

    公司会议上,除了冯红梅做的日常工作汇报之外,重点是两个主题,一个是下个月要召开的全国代理商大会,冯红梅详细汇报了会议准备情况,包括校园代理们的住宿和会议地点等。当她提到住宿地点是黄庄旅社的时候曲淇不禁皱了皱眉头。

    另一个就是姬文博的公司企划方案,他按照那天和甄山商定的策略,先是简单提了两个规划,电子书研发和网络引流,然后他重点提了开拓产品线的问题,尤其是他拿出了公司新上线的十几款数码产品每天的流量图和订单数据,他着重强调了这是在没有任何推广和引流前提下自发产生的订单和访问量,如果我们稍加推广和引流,其数据必将大幅攀升。

    汇报完毕,姬文博自信的坐下,他和对面的甄山田恬交换了一下眼神,他们俩对姬文博的汇报非常赞赏。

    崔总听取了汇报之后毫无表情,他没有点评任何工作,只是淡淡的说了几句鼓励的话。然后他话锋一转:“姬文博啊,这样吧,你先做一个具体的引流方案吧,其他的先不考虑,你就考虑一个问题,如何将我们网站的访问量快速提升上来。下次开会的时候给我个方案。”

    姬文博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有同意也没有不同意,自己准备了一周的东西就这么被打发了?对于引流他自然也有准备,他试探性问崔总:“那这次网络引流方案公司的预算是多少呢?”

    崔总面无表情回答:“就看你方案了,方案有效就没有预算上限。方案无效就没有预算下限。”这话说的,让姬文博瞬间哑口无言。

    他还想再发问却看见对面的田恬对着他微微摇头,甄山也是这个表情,他们是老员工应该比较了解老板的脾气,见状姬文博只好简单的回复了老板:“好的,我尽快做出来。”

    散会前,崔总忽然加强了语气:“我最后强调一件事,任何公司都忌讳的事是什么?员工吃里扒外!我希望咱们公司也不能出现这种现象,不论是网站上的订单还是代理的订单,谁都不能私自截留,被我发现严惩不贷!好了,散会。”

    甄山、姬文博、戴毛毛都瞬间睁大了眼睛,曲淇脑袋转来转去看看周围的同事,田恬还算比较冷静,她只是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写画画。其他同事表现的也比较惊讶,这是老板第一次谈到这个话题,而且是如此严厉的谈到,这是什么意思?有人吃里扒外了?那为什么现在不公布出来?还是只是吓唬人?!

    所有人都带着个问号离开了会议室,在门口甄山向几个舍友都摇了摇头示意他们别乱说话,保持沉默。

    中午吃饭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心虚还是避嫌,反正五个人破天荒没有一起下楼去吃饭,甚至连饭店都没选同一家。

    直到下班后,等到其他同事都走了,甄山、姬文博和戴毛毛终于可以凑在一起了。

    姬文博是始作俑者他最心虚:“怎么回事啊?老板突然提这一嘴什么意思?难道那个数码相机的事情泄露了?”

    甄山先点点头:“我了解咱们老板,没影的事情他不会这么严厉,但是如果是针对我们的话,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戴毛毛看向甄山:“咱们三个属于直接责任人,肯定没人说,那曲淇和田恬?”

    甄山马上摇头:“不可能!她们俩不是那种人,再说了说这个对她们也没好处。”

    姬文博不放心:“也许不是故意说的呢?曲淇那张嘴!还有,田恬今天会议上表现很冷静,好像提前知道一样,会不会?”

    甄山用双手分别按住戴毛毛和姬文博:“听我说,肯定不会是她俩!曲淇虽然爱说,但是她是个很有原则的人,粗中有细。田恬就更不会了,她是最厌恶办公室政治,打小报告的人了。我猜想,也许是前台留下的电话记录或者是客户又来联系的时候被其他人接到了。”

    三个人不约而同来到前台查看电话记录,果然在电话机上显示就在周一当天有人曾经回拨过那个客户的电话。这是谁呢?曲淇?她虽然是前台但她是知道这个客户的,断不会找麻烦,即使不小心回拨了也会保密的。那会是谁呢?而且他也又是如何知道这个号码就是客户呢?

    姬文博懊恼的说道:“早知道这样,那天我就不应该截留下来,现在弄得方案也被否了,赔了夫人又折兵。”

    甄山摇摇头:“别这么想,你忘了那天咱们三个在这里凑钱进货的事情了?曲淇说得对,这个单子算我们自己的也不无道理。虽然在公司伦理上有些越轨,但是我们三个毕竟为这个单子付出了,而且没有动用公司更多资源,也没给公司造成坏的影响,我想这也是崔总今天没点名没发作的主要原因。吃一堑长一智吧,下次我们别再耍小聪明就是了。”

    甄山又接着说:“话说回来,即使没这个事,我看崔总也不会批准你那个方案的,我了解他一些,他比较务实也比较抠门,一听说要花钱要投资他就往后退,多少回了都,今天他这个态度就证明你那个方案没戏,不过好在他还给了你第二次机会啊。”

    姬文博不屑的说道:“可网站引流也要花钱啊!不花钱谁给你广告推广,我今天问了新浪,那价位真是没法提。老板这不是扯淡嘛,不给我预算额度,让我怎么找啊,我他妈去找中央电视台好不好呢?崔总真是,老年痴呆了吧。”

    甄山撇了撇嘴:“我理解你,不过你也别着急,想想有什么性价比相对合适的广告形式,能保证效果,价格也说得过去,哪怕只是提高访问量也行啊。”

    戴毛毛笑了笑:“要不你去我经常混的那几个专业论坛发帖去吧,我和那些版主很熟,你发几个帖子我能帮你求情不删,这也算方案啊,崔总这个铁公鸡肯定特别满意,不花钱啊,至于效果好不好管他的,省钱是第一要务。”

    姬文博没搭理戴毛毛,因为他还真找到了一个性价比比较高的推广形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