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北漂必修课
    多年以后,有人问甄山,你一生之中最紧张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甄山回答大概就是在360路公交车首发站等车的时候。

    那最惬意的时候呢?应该就是坐在公交车上睡着的时候。

    最郁闷的时候?肯定是首发站都没抢到座儿。

    最幸运?在你身前坐着的人早早就下车了。

    那最不幸呢?当然是你从上车就站在一个有座儿的人身边,站了两个小时才知道这个人和你是同一站下车。

    这不是调侃,至少对于2003年秋天住在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龙华小区的甄山和他的同事们来说,这是每天早上的必修心理课。

    其实还是忘问了一个问题的,那就是最煎熬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答案很简单:当你守在一个看起来很快要下车的人身边,却发现他一直不走。而你身后其他站着的人不断等到别人下车后的空座。这时候你最煎熬的是,要不要换个地方等别人?要不要继续在这一棵树上吊死?万一你刚换地方这个人就下车了呢?万一你不换地方,这个人一直坐到终点站呢?

    无比煎熬的心理历程就像股市中被套牢的股民在犹豫要不要换股。

    甄山他们比股民幸运的地方是,很快他们就学会了怎么避免这种尴尬的局面,大大方方问对方一句:哥们你在哪站下?这就够了!可这只股什么时候大涨这句话又该问谁去?

    度过了一个快乐的周末之后,北漂们的日常生活开始了。周一早上住在同一个宿舍的五位同事早上六点十五就出了门,早饭嘛,只能对付一口或者干脆不吃。在这个远离北京城的住宅区内,像他们这样的上班族比比皆是,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想不迟到,早起是第一要素。

    走到小区门口,五个人分成两拨,戴毛毛和田恬选择步行前往城铁站,他们的路线是从回龙观站坐到知春路,从那里下车向西步行十几分钟到达海淀黄庄公司所在地。而甄山姬文博曲淇则选择步行前往360路公交车首发站,从那里上车一直坐到倒数第三站海淀黄庄。

    相对来说两条路线各有利弊,坐城铁成本至少三块,两边步行距离较长,总行程大概为一个多小时,其中步行和城铁行程各占一半左右。即使算上在公司楼下吃早点他们八点钟左右也可以到达公司打卡。

    田恬和戴毛毛选择这条线路,一是因为他们俩家境都还算不错,每天花六块钱来回坐城铁并不心疼。此外就是他们俩都有一些洁癖,相对于拥挤不堪的公交车,城铁虽然人也比较多,但至少有空调有空间不至于去忍受各种体味的侵袭。这也是他们为什么愿意提前那么早就出发的原因之一,因为如果到7点多再出门,虽然也不会迟到,但那时候城铁的拥挤程度将会加倍。

    另一条线路就是乘坐360路公交车,好处是走路很少,首发站上车之后可以一直呆在车里直到海淀黄庄站下车。此外票价便宜,不办月票的话只有一块钱,用月票则可以直接将成本降低到忽略不计。

    当然乘坐公交车弊端也很明显,一是拥挤,特别的拥挤。虽然是首发站,但是周边十几个小区的北漂一族从早上六点多就纷纷涌来,就算是首发站也难以抢到座位。首发站填满人之后,沿路的小站还好说,那些大站再上人就得拼命往里面塞。所谓的沙丁鱼罐头在360路公交车里并不算夸张。

    第二个弊端就是慢!超级慢!公交车不走八达岭高速,而是走辅路,然后经过几个著名的人口聚集区,清河、西三旗、上地再到几个著名的拥堵地点五道口、中关村,几乎是哪儿堵走哪儿,走哪儿堵哪儿。就算甄山他们早上六点半准时坐上首发车,每个月也都有几次超过九点钟才能到达海淀黄庄,在拥挤的公交车里呆两个半小时的感觉只有坐过的人才能体会。

    第三个弊端就是环境差,超级差。360路公交车是老车,没有空调。冬天还好,大家挤在一起还比较暖和,夏天就惨了,那体味那闷热绝对让你印象深刻。田恬坐过一次360路之后就发誓自己再也不会和它有交集。

    当然其实在360路附近也有一辆空调车路,车况甚好,冬暖夏凉。但是票价高达两元还不能用月票,所以没有几个北漂选择这辆车。甄山他们也只有在发工资奖金那几天可能会奖励自己几次,因为这趟车虽然票价和城铁差不多,但是由于人少,首发站人人有座。有时候甄山姬文博他们昨夜没睡好的时候也会选择路,他们可以舒舒服服在车上睡一路。

    至于在公交车上睡觉是否能睡着的问题,可以这么回答,这世界上睡觉最舒坦的地方就是公交车了。

    这个周一甄山姬文博曲淇选择了360路,在经过一番激烈的抢座之后,甄山姬文博抢到了两个座位,曲淇失败。甄山很绅士的将自己座位让给了曲淇,曲淇也不客气,坐上去之后掏出一个小靠枕就开始睡觉。甄山只能寄希望于身边哪位乘客能早点下车。

    公交车刚出回龙观,车厢内就出事了。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正对着一群站着的乘客叫骂:“你说你们这些人,好好地不在自己家呆着,干嘛跑来祸害我们北京,天天的弄得北京乱七八糟的。”

    不用猜,这又是一个不堪车厢拥挤转怒于其他乘客的北京当地大妈。她没有摆明了骂谁,就是站在那里不停的高声叫骂:“看看现在北京城,垃圾遍地,交通混乱,是个好人都没法在这里住。”

    满车的乘客九成以上应该都是北漂,没有人搭理她,也没人反驳,似乎像是司空见惯一样。她周围的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有人看书,有人听歌,也有人继续闭目养神,没人去管那个泼妇。最终还是售票员出面了:“我说您差不多得了,别没完没了的,待会儿打起来我可拦不住。”

    泼妇大妈还要张口叫嚣,售票员干脆挤过来让大妈去她那里坐会儿。一场单方面的毫无道理的骂人事件消弭于无形。

    骂声没了,车还在拥挤的辅路上缓慢前行,每到一站地,上车的和下车的人挤来挤去,在几个大站甚至要下面的人使劲往前推才能将人塞进车厢。在这个时候,什么晨风习习,什么晨光熹微,什么一天之计在于晨,都是扯淡的。人们更多的只是烦躁和抱怨,谁都想发泄一下,可又不知道该对谁发泄。

    快到五道口的时候,曲淇醒了,她刚醒就一脸无奈:“妈呀,才刚到这儿啊,今天不会又迟到吧?”

    姬文博转头问曲淇:“你是本地人,为什么也和我们一起住宿舍赶公交啊?一样花时间,天天回家不好吗?”

    曲淇夸张的张了张嘴:“天呢,大哥,你知道北京多大吗?我家在延庆,要是每天上下班都回家的话,哈,我都不如去呼和浩特或者张家口上班,没准儿能更快点儿呢。”

    等到360路公交车终于到达海淀黄庄站的时候已经是8点45了,也就是说他们又在路上整整花了两个多小时。姬文博想起自己当年从老家去上大学,好像长途大巴走高速也就两个半小时的样子,那时候母亲还每次都叮嘱他出远门要当心。呵呵,现在好了,他每天上下班都是在出远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