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夜幕下的回龙观
    夜幕下的回龙观显得分外冷清。这个地方远在北京五环之外,如若不是新修的十三号线城铁从这里穿过,这个地方断不为成为北漂聚集地的。也就是由于这条城铁,周边的龙泽霍营等地也都成了住宅区。在农村讲究的是要想富先修路,而在大城市则是要想富,先修地铁。君不见回龙观地区的平均房价已经飙升到了三千一平,这几乎是姬文博月工资的两倍了。

    话说五个年轻人终于回到了回龙观,也是由于地处五环外,这里就难得有了夜市和大排档,这种东西在四环内是万万不可能存在的。这样的时间、这样的氛围和季节,再加上物美价廉的炒菜啤酒,足以让几个刚赚到外快的年轻人挥霍一把。

    酒菜齐备,晚宴开动。五个人围着小桌子觥筹交错,待到填饱肚子,酒入半巷,话匣子也就打开了。

    田恬敬了甄山一杯,感谢他英雄救美。

    甄山敬了姬文博一杯,感谢他在背后默默的支持,当时他瞥见姬文博手里拿着个凳子,知道他不怯场心里就有底了。

    姬文博敬了曲淇一杯,感谢她给大家找了一个赚外快还能体验一下剧组拍摄生活的机会。

    曲淇敬了戴毛毛一杯,感谢他留了个心眼,提前领取了劳务费,没让这顿晚宴流产。

    戴毛毛想了想,自己敬了自己一杯:“我也觉得我表现挺好的。”

    其实戴毛毛心里是想敬田恬一杯的,感谢她给自己带来了好多,,,

    大家喝过两三圈都进入微醺的状态,先是曲淇发难,她问甄山:“你为什么来北漂啊?北京这里有那么好吗?”

    甄山想了想:“我认为北京好和不好的地方都有很多,但吸引我的主要是一点,北京比较公平,只要你有梦想,北京是能让你距离梦想最近的城市。”

    田恬不同意:“那上海呢?深圳呢?”

    去过这两个地方的姬文博有发言权:“上海比较精致,适合海龟和精英,不适合我等草民。深圳比较外向和先进,适合技术大拿们去闯荡,不适合我等半吊子。”

    姬文博借机问田恬:“那你呢,你又为什么呆在北京?”

    田恬给了一个流川枫式的回答:“可能北京离我老家近吧。”

    戴毛毛不同意了:“那你再近还能比曲淇近啊,人家就是本地人啊。”

    曲淇摇了摇头:“拉倒吧,我家是延庆的,虽然户口本上写的是北京,但其实我和你们一样,也相当于漂在了北京城。戴毛毛,你呢?你一个南方人,人生地不熟来这里不寂寞吗?”

    戴毛毛叹口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有个弟弟,可能我们那里的风俗吧,就是老幺最受宠,以后家里的财产也归老幺继承。我一个当哥哥的整天活在我弟弟的阴影之下,无聊,郁闷,不如四处漂泊也算活的自由。”

    大家默默喝干了杯子里的酒,他们没有安慰戴毛毛,也许陪他喝杯酒就算是最好的安慰。

    就剩下姬文博了,他说的很简单:“我是为了学习而来,我感觉自己在很多地方和时代脱轨了,我以前上班的时候不知道百度,不知道迅雷,不知道dc、dv、mp3代表什么,所以我要来北京,直接接触到最新鲜最先进的知识。人可以穷,但是思想不能贫乏!”

    既然说到了穷,所以大家借着酒劲各自谈一下如果自己在北京赚到大钱,那自己的梦想或者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姬文博起头:“我的梦想是赚了钱买房子买车,先别耻笑我啊,我其实就是一个愿意宅在家里的人,我所有的工作目的最终目标都是有一天躺家里天天宅着。”

    田恬已经半醺,她用手指指着姬文博傻笑:“还算你诚实,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我要是赚了钱,我就带上一只自己喜欢的大狗,背着背包去环游世界!”

    戴毛毛身体震动了一下:“那带上我吧,我也想去环游世界,但我估计我是赚不到能够环游世界的钱了。”

    轮到曲淇了:“我要是赚了大钱,我就自己投资拍电影,想找张艺谋就找张艺谋,一言不合就换冯小刚,看他不顺眼就找个老外卡梅隆替了他。哈哈,开玩笑啊,我觉得只要我能实现自己的梦想,至于赚钱那都是捎带手的。我就想自己成为大明星,想演哪个角色就演哪个角色,你们不知道我从小就羡慕演员,我觉得演员就是那种能每天过别人生活的人,这种感觉特棒!”

    姬文博撇了撇嘴:“庸俗!”

    一句话惹毛了曲淇:“怎么就庸俗了?!哪儿庸俗了?怎么着?你们想成为有钱人,想环游世界,想做成功人士就算是不庸俗的梦想?我想当演员就算庸俗?!都是个人喜欢,都是心头好,都是追逐梦想,凭什么当演员的梦想就低人一等啊?!”

    曲淇说得激动说得真情流露,大家赶紧安慰她,姬文博没说话,举起一杯酒一饮而尽算是赔罪。

    甄山为了转移话题就谈起自己的梦想:“最后到我了吧,我赚了钱就去花,哈哈,不光我自己花,而是给别人一起花。因为我的梦想就是能帮助更多人,也不怕你们笑话,我这人从小就有这种想法,我觉得人生不易,我一个人身上就有很多烦恼,全世界那么多人那会有多少烦恼呢?走到大街上,你身边的每一个人身后都有沉重的生活,其实每一个人都需要帮助,不是吗?”

    戴毛毛砸了咂嘴:“你这个,太大了,超出我的想象了。能不能具体一些?”

    甄山喝了口酒:“好,我举一个例子,有一天上班路上我在车上看到清河建材城门前沟里有三个人在打架。很多人在看热闹没人去拉架,那三个人都穿着普通老式中山装手里拎着老式皮包,一看打扮就是从周边农村或外地过来进货的。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打架,也不知道谁对谁错,周围的人也没有人去关心他们这些。但我心里想的却是,他们三个人都是三四十岁的年纪,在他们的身后都应该有一个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家庭,他们在这里为了自己的利益确切说是家庭的利益和别人打架,他们的老婆孩子在家里知道这些吗?他们的孩子在交学费的时候是否知道这些钱上还有着他们父亲的汗水甚至鲜血?总之呢,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生活太艰难了,他们都需要帮助。”

    田恬认真地看着甄山:“你有什么具体计划吗?”

    甄山哈哈一笑:“有啊,先赚钱,赚好多好多钱!”

    说了跟没说一样。曲淇笑着问甄山:“大哥,你现在一个月挣多少钱?”

    戴毛毛犹疑地问:“公司是密薪制,不太好吧?”

    曲淇满不在乎:“拉倒吧,就这小公司……我先说,我一个月1300。”

    田恬跟着说:“我1400。”

    姬文博举手:“我1500。”

    戴毛毛只好招供:“我1600,加津贴。”

    大家都看向甄山,甄山摸了摸脑袋:“我2400,加津贴。”

    气氛顿时活跃起来五个人一起举杯:“赚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