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剑拔弩张
    广告片的拍摄非常顺利,下午三点多就结束了。卸了妆之后戴毛毛也回来了,大家就等着领钱回家了,之前说好了,四百块钱可以到宿舍附近的大排档猛搓一顿,剩下的再买些公用日用品。

    演艺公司的人却让他们去公司领钱,这样还可以在公司看看聊聊,看看是否以后会经常有合作机会。曲淇满口答应,早就有进军演艺圈梦想的她求之不得,看看时间还早,其他人也乐得再去逛逛。

    演艺公司办公室就在北影厂附近一幢写字楼里,从大厦大堂里就可以看出这楼里像这样的演艺公司居然有十几家之多,大堂和电梯里进进出出的也都是一些外形很好的年轻人。或许这就是很多逐梦演艺圈的年轻人梦开始的地方吧。

    演艺公司里非常热闹,形形色色的人物往来其中,戴毛毛看到公司里还有一间放映室,自己一头钻进去了,反正他只是来打酱油的,趁机看看大片儿也挺好。

    演艺公司的人把甄山他们分成两组,分别进行测试和面谈。甄山和姬文博一起,接待他们的是一位三十来岁文质彬彬的男人,看他的神情似乎经常会接待像甄山他们这样的人。所谓的测试就是一个情景再现,让他们分别情景再现一下等公交车、久等不来、终于来了、结果不是、快迟到了、终于到了、挤上车了,这一系列的问题让甄山和姬文博暗笑不已,这哪儿是测试啊,他们对这套也太熟了,本色演出啊。

    在两个人精彩的一系列表演过后,面试官好像很满意,然后和他们谈了一下公司的想法,只要他们愿意加入公司的新人培养计划,那将来是很有希望能在演艺圈出人头地。对方拿出一张表格来,里面详细标明了各个阶段培训的价格、时间和公司服务以及演出政策等信息,姬文博初略估计了一下,大概全程下来要花三万多块钱才能结束培训,到时候自己就会经常得到在一些剧组演出一些师爷衙役或者警察等的角色,比群演要挣钱更多一些。当然,公司倒也不算太过分,专门表明,在这之后就要看演员自己的能力、运气和机遇了。

    甄山和姬文博对视一眼。心照不宣,他们都宣称自己要回去考虑一下,毕竟这不是一笔小数。可能对这种回答也是司空见惯吧,那个优雅的男人微笑着目送两人退出房间。

    两位女孩的测试还在继续,戴毛毛还在放映室里,甄山和姬文博只能坐在走廊里等着,甄山问身边同坐的一个穿的像拖布,头发像鹦鹉一样的男孩:“你,也是来参加测试的”

    男孩自豪的回答:“不是,我早通过测试了,我是来培训的。我都培训半年了,眼瞅就要进剧组拍戏了。”

    姬文博和甄山眼神相碰心领神会,两个人不再言语。

    田恬和曲淇出来了,看她们俩说说笑笑的样子可能测试很顺利。两人随即又进了玻璃外墙的排练室,在那里他们不光要拍照还要量一下三围,看来女生和男生要求的东西确实不太一样啊。甄山和姬文博索性挪位置到排练室外面,透过玻璃看着两个女生摆出各种pose,摄影师像大师一样不停喊着:“给我,好的,换,给我,ok。”闪光灯啪啪直响,姬文博看着想笑,他都怀疑对方是否真拍了。他索性不再看里面的动静,自己开始研究一本电影杂志来。

    在两个人接受三围测量的时候,甄山忽然发现那个拿着软尺的男人心怀不轨,他在给曲淇量身体的时候手自然不自然放在了曲淇的臀部,这让曲淇感觉到了不快,但她只是皱了皱眉没有发作。但是当这个男人给田恬量胸围的时候,他变本加厉居然将手直接搭在了田恬的胸上,田恬明显生气了,她一把拉开了对方的咸猪手,没想到那个男人居然嬉皮笑脸将手直接放在了田恬的胸脯上。

    在玻璃外面看到这一幕的甄山当时就爆发了,他立刻冲进了排练室,里面还有其他两个工作人员看到他的闯入尖叫起来。甄山不管这个,他一个箭步冲到田恬身边,直接将那个咸猪手抓起来:“你这只手干嘛呢?不想要了吗?”

    姬文博也跟着冲了进来,还不了解情况的他不知道甄山为何发怒,不过看到这种画面心里也明白了几分。曲淇和田恬也赶紧躲到甄山和姬文博身后。

    按理说被抓现行对方应该紧张和道歉才对,没想到那个男人却毫无愧意:“你丫谁啊?丫挺给老子松开,别找不自在。”

    面对比自己还矮一头的流氓,甄山毫不退缩:“闭上你的臭嘴!赶紧给我朋友道歉,不然我不客气。”

    那个流氓仍然满不在乎,这时候演艺公司其他人听到叫骂声也围拢了过来,几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对甄山比比划划的让他赶紧放手,其中刚才那个花里胡哨的小伙子也跟着起哄让甄山赶紧放了他老师。

    见对方人多势众,姬文博偷偷从地上捡起一个塑料凳子抓到手里。甄山仍然没松手,反而加了力气扭着对方的胳膊让他不敢动弹。田恬拿着手机站了出来:“人多欺负人少是吧?那好,我就报警,让警察来,我到底看看是谁理亏,是谁不要脸。”

    这时候刚才测试甄山的那个男人走了进来,一看架势他也明白了**分,他从鼻腔里重重出了口气:“行了,都散了,该给人家道歉就道歉,你们不要脸我还要呢。”

    在他的斡旋下,最终小流氓给田恬和曲淇都道歉了,一场风波也就结束,至于什么测试什么培训,就更没人提了。

    四个人从放映室里叫出戴毛毛,迅速下楼走了。甄山让大家不要停留,什么事情回家再说,毕竟这一片是人家的地盘,公司里没打起来,也要小心对方在别的地方黑你一下。

    回去的路上曲淇忽然大叫一声:“哎呀!劳务费忘了要了,一天白忙活了,咱们还能回去要去吗?”甄山他们也只能苦笑,只有戴毛毛神秘兮兮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信封:“劳务费啊,在你们去测试的时候我就替你们领了。一共450块,对吗?”

    四个人兴奋的叫了起来,轮流抱了可爱的戴毛毛一下,曲淇咋呼了一声:“怎么还多50?奥,对了,甄山,那50好像是你奖金。”

    满车厢的人都看着这五个衣着光鲜的年轻人为了失而复得的几百块钱蹦蹦跳跳,大概也不能理解为何他们如此兴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