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不会赚钱的重生者不是好重生者
    屠龙欲言又止。

    金前戳他两边肋骨:“快说。”

    “想考五大,先要去市里检测,看你有没有达标的灵根。”

    “哦,那就去市里检测一下呗。”

    “要10万块钱。”

    屠龙说出这句话,心里觉得很难过。

    他知道金前家是务农的,年收入不会超过5000块钱。

    十万块钱,02年的漓水县,没有多少农家能够拿得出来。

    “我还以为什么事呢,不就10万块钱嘛。看你这表情,吓我一跳。”

    金前笑嘻嘻地说。

    不就是钱嘛,哪个重生者会为钱发愁?

    赚钱,赚大钱,是每一个重生者最基本的能力。

    屠龙用看疯子的眼神看着金前:“不就10万块钱?金前你什么时候学会说大话了?你不是常跟我说,做人要光明磊落,要做一个谦谦君子吗?”

    金前心中大囧,心想曾经的我简直天真到可爱。

    不过面上他一点也没表现出来,他用诚恳地语气对屠龙说:

    “班长你别急呀,钱的问题我真能解决。我没告诉你吧?我爸爸做木材生意发财了,10万块钱对我家来说,只是小意思。”

    金前扯了一个比较靠谱的谎。

    漓水县山多水多,盛产木材,这些年确实有些人做木材生意发财了。

    屠龙打量了金前一眼,露出怀疑的表情。

    金前身上的衣服鞋子,加起来超不过100块钱。

    “我妈那人小气,说什么家里有钱了,也不能浪费。所以还是让我们穿旧衣服,零花钱也不舍得给。但是考五大是大事,她会支持的。”

    金前说得非常诚恳和自信。屠龙毕竟是个高一学生,金前以前又是个老实人,金前多说了几句,他就相信了。

    “如果检测通过了,你就可以开始组队了。”

    “组队?”

    “嗯,虽然我知道得也不多。但是有一点我已经可以确定,修士一个人是修炼不了的,必须组队才能修炼。”

    “还有这种事?”

    “是真的,我查过很多资料了。五行修士,必须凑够金木水火土五个人,才可以修炼。具体原因我也不懂,反正一个人练不了。

    金前,你要好好想想,如果拿10万块钱去检测,结果灵根不达标,这10万块钱就白花了。即使灵根达标了,凑不齐一个团队,还是没有希望。”

    屠龙的劝说起到了一定效果,让金前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见状屠龙继续劝说:“我家咬咬牙,也能拿出10万块钱检测费,我也很想当修士。但是风险太大了,所以我也没有去检测。”

    金前笑一笑说:“我不是为钱在发愁,10万20万对我来说都是小意思。咱俩兄弟一场,你的检测费我出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检测。

    我是在发愁凑人的事,金木水火土五个达标灵根不好凑啊,想想都头痛。你说国家既然办了五大,为什么不全国选人呢,连消息都遮遮掩掩。”

    屠龙摇头,这一点他也觉得疑惑,但是他没有找出答案。

    金前又问了屠龙一些有关修士的问题,屠龙也讲不出更多了。

    于是金前又找别的同学问了问,别的同学还不如屠龙懂的多。

    走之前,金前问屠龙要了家里的座机号码,向他承诺,自己要到钱,就打电话给他。

    直到金前离开漓水一中,杨老师都没有再出现。

    ……

    漓水县东郊,金前家。

    一栋两层自建房,因为缺钱,只粉刷了内部,外墙红砖还露在外面。

    金前知道有些追求格调的建筑故意露出红砖,意图营造出一种质朴自然的气息。

    但是他在自家的房子上没有看到这种格调,他看到的只有辛酸。

    房子前面,一个穿着棉衣的小姑娘正在用老式压水机往桶里压水。

    家里的压水机用起来很费力,小姑娘只有十一二岁,力气小压得很吃力。

    金前看着心疼,不过他没有立刻去帮忙,而是从地上捡起几颗樟木子,远远地朝小姑娘头上丢。

    即使时隔多年,他这一手“飞镖”技艺,还是没有落下,一丢一个准。

    转眼之间,小姑娘头上就挨了好几下,虽然不痛,但是很让人烦。

    “金前——”

    小姑娘扭过头来,生气地喊金前的名字。

    “你要叫我哥。”

    金前从树后面出来,朝妹妹走去。

    “回来了你压水。”

    看到哥哥回来,金羡把活往哥哥身上推。

    不过她并没有离开压水机,如果哥哥拒绝,她还是要继续做,直到把屋里的水缸装满。

    一般来说,哥哥都会拒绝,他最懒了。

    “嗯,我压,你进去做作业吧。”

    金前很自然地接过了压水机的铁柄。

    “给你,我进去做作业了。”

    金羡把3块钱塞金钱口袋里,进屋去了。

    金前感觉有点鼻酸。

    以前他不听话,家里穷还老是去游戏厅和网吧玩,没钱吃饭了就厚着脸皮问妹妹要。

    所以他爽快地答应压水,妹妹就以为他又缺钱了,不用他开口,就把仅有的零花钱,都给了他。

    第三章 不会赚钱的重生者不是好重生者-->>(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所以他爽快地答应压水,妹妹就以为他又缺钱了,不用他开口,就把仅有的零花钱,都给了他。

    “我以前真是太不像话了。”

    金前从口袋里掏出整齐卷好的3块钱,面露苦笑。

    他迅速把水缸装满,带齐家伙,找到妹妹:“跟哥走,哥带你去个好地方。”

    金羡正在做作业,头也不抬:“不去,你能有什么好地方。”

    “真不去?”

    “不去。”

    “那好吧,捞了钱,炸鸡腿我一个人吃。”

    金前说着往门外走。

    金羡立刻追了出来:“哥,真的有鸡腿吃?”

    “当然。”

    “不许又骗我。”

    “骗你是小狗。”

    “上次你也这样说,然后又不承认。”

    “……”

    金前无语,他都忘了自己以前是这样的人。

    在他的自我认知中,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好人。

    金羡跟着金前走了一段距离,记起今天是星期五。

    “哥,今天才星期五,你们高中不是一星期要上六天课吗?你又逃课啦!”

    金前连忙嘘她:“小声点,你想让全县的人都听见吗?”

    金羡瞪大了眼睛:“哦,你真的又逃课!我要告诉爸妈。”

    金前连忙求饶:“别啊,我的好妹妹,你想让爸妈打死我吗?”

    好妹妹三个字,让金羡很不适应,她觉得哥哥今天有点奇怪。

    一般来说,她向爸妈打小报告,哥哥都会揍她。

    刚才她说要告诉爸妈,哥哥正确地反应,应该是挥着拳头说:“你想要找打是不是?”

    在她的记忆中,这是哥哥第一次求饶。

    当即她就不忍心告诉爸妈了,不过她还要劝一劝哥哥:“那你别逃课啊。哥,你的成绩很好,英语我帮你补课,你肯定能考上大学的。”

    金前伸手刮刮她的鼻子:“就你对哥最好了。我告诉你,我不仅要考大学,而且要考的还不是一般的大学,我要考武大!”

    “做梦。”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哥,爸妈拿不出那么多钱。”

    “爸妈拿不出这么多钱,我拿得出啊。”

    “你?你才上高一,去哪拿?”

    “我这不是带你去吗?跟我走就是了。”

    金前身为一名重生者,有无数的办法可以赚钱。

    他精通工业设计,随便拿几个几年后的方案出来,去沿海城市至少能卖个百八十万。

    他知道静江市哪一片明年会拆迁,现在去买几套房,等到明年就可以做拆二代。

    全国有无数个城市,几年后房价会飞涨,现在去一线城市买房,坐等升值……

    他可以做个文抄公,抄歌抄小说抄剧本,之后几十年,谁红抄谁……

    他知道哪家公司将来能做大做强,现在去买他们的股票……

    他知道世界政治经济走势,他可以为所欲为……

    ……

    不会赚钱的重生者不是好重生者,甚至可以说不是个合格的重生者。

    但是上面说的这些方法,金前都不想用,因为这些方法都需要时间。

    就拿最快速的卖方案来说,去岭南省,一来一回也要十天半个月。

    金前不想等这么久,今天,就在今天,他就要发财!

    兄妹俩紧走慢走,天黑前到了北郊的枣树岭。

    “哥,你带我来枣树岭干什么?这里很吓人的。”

    夕阳西下,枣树岭好像蒙上了一层迷雾,想起枣树岭闹鬼的传说,金羡很害怕。

    “别怕,有哥在,这个你拿着,真有坏人,咱们砍死他。”

    金前把一把跳刀递给妹妹,自己手上握着一把柴刀。

    “你带了刀,我怎么没发现?”

    “我藏在棉衣里。”

    “到底什么事啊?”

    手上握着刀,金羡不那么怕了。

    桂海省民风彪悍,跳刀什么的,女生也不陌生。

    “嘿嘿,这林子里有宝藏,咱兄妹俩去把它找出来。”

    枣子岭发现宝藏这件事,金前记忆极为深刻。

    明年秋天,有人在这里发现了一个坑洞,不知道是古墓遗迹,还是抗战遗迹,里面有成堆的黄金。

    发现坑洞的那个人不知道脑子里哪根筋搭错了,把这事上报了,然后黄金被运走,上面奖励了他200块钱。

    对于这件事,金前极为懊恼,懊恼为什么发现黄金的人不是他。

    现在他重生了!没有任何理由放过这个宝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