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捅篓子
    “就是他!给我砍死他!”只见龙哥此时身后正带着百八十个提着砍刀的小弟,指着叶洛大喊道。

    叶洛见势不妙,赶紧向另一边跑去!

    什么?你叫洛哥回去跟他们硬干?拜托,你洛哥也是人好不好,又不是欧特曼!而且身上还有一个李若寒,行动本来就不便。还是三十六计,跑为上计的好,至于那个龙哥么?你们洛哥我已经记住了,我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秋后算账的!

    由于抱着李若寒,跑动起来极为不方便,所以一直都没有甩掉龙哥那群人。叶洛将李若寒摆了好几个姿势,都没有解锁出最适合跑路的姿势。

    最后还是李若寒自己很配合的,又无意识的摆出了一个姿势——只见李若寒的双手紧紧的抱着叶洛的脖子,双腿紧紧地夹住了叶洛的腰,如同一只八抓鱼一般,死死的粘在了叶洛的身上!

    这个姿势就不妨碍叶洛双腿的迈动了,只见叶洛左手紧紧的抱住了李若寒的后背,右手用力的托住了李若寒的屁股,双腿大步迈开,速度陡然提升,没有多久,就把龙哥他们甩掉了……

    “呼呼……”见龙哥那群人已经被自己甩掉了,叶洛不由放慢了脚步,轻微的喘了几口气,开始寻找起了宾馆。

    终于在走了几百米之后,叶洛终于看见了一个比较平民化的宾馆——如家宾馆。

    走了进去,花了两百九十八开了一个两张床的标间。嗯?问我为什么不开两间房?你给我钱吗?原来叶洛开完一个房间,又买了一包烟之后,叶洛的荷包已经彻底毙命。

    “唉!一朝回到解放前啊!不行,这次一定要让李董给自己报销!”叶洛进了房间,将如同八抓鱼一般紧紧黏在自己身上的李若寒给弄到了床上,自己则是摸出来一支烟,点上。满脸郁闷的说道。

    “妈!我不要嫁给叶洛!我死都不会嫁的!因为我要嫁给叶洛!我要做他的女人!咯咯咯……”一旁醉倒的李若寒突然大声叫了起来,把叶洛着实吓了一大跳!

    “怎么李董喝醉了老喜欢叨念我啊?还尽是说些胡话!一会儿打死不嫁的,一会儿又要做我女人的!嗯,看来该建议一下她去看一下心理医生了,最近她的压力太大了!”叶洛不由嘟囔了起来。

    嗯,对了,今天我要不要给李董擦洗一下呢?叶洛开始纠结了起来……

    望着李若寒那娇红欲滴的脸蛋,和凹凸有致的身材,叶洛顿时倍感纠结!然而叶洛纠结来纠结去,最终决定——不给李若寒擦洗了!

    “唔~上次好心帮李董擦洗一下,结果被她误会了,那八百八十八块开房钱,到现在都没有给我报销,这次可是快两万了啊!坚决不能让李董给误会了!”叶洛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居然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而且,叶洛为了防止李若寒自己将衣服给脱了,居然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绳子,将李若寒的手指和脚都分别绑在了四个床脚之上!

    “嘿嘿……这下李董自己脱不了衣服了吧!这样就不会误会我了吧!哈哈……”做完了这一切,叶洛有点得瑟的说道,居然一头躺在了另一张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此时夜已深,外面漆黑一片,街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了。在苏城第一人民医院的一个病房中,因为急性心脏病发作,而昏迷不醒被送进医院的王举湿,此刻也已经醒来了。

    “怎么办?怎么办?自己捅了个这么大的篓子,不知道袁文军袁大少,还会不会想办法来救自己啊!”王举湿此时心中无比的恐慌和害怕,不由自主的幻想起了在自己心中神通广大的袁文军会有办法救自己出去的。

    “呼……”一阵阴风吹过,王举湿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转头一看,原来病房里的窗户不知道是谁打开了,却没有关好。

    于是王举湿便走下了床,慢慢的向窗口走去。

    外面已是深夜,暗月无星,窗外的夜风凄厉的呼啸着,刮的树叶嗤嗤作响,不时还传来了一阵阵如同婴儿啼哭般的野猫叫声,有一点阴森森的感觉,怪渗人的。

    王举湿走到窗边,望着远处仍未熄灭的灯火,心中不由感慨万千。

    自己这次似乎已经走到头了,马上就要被关进了那暗无天日的囚笼,估计再也出不来了,这美丽的苏城,马上就要和自己说再见了!趁着还没被关进去之前,自己还是好好的在看苏城一眼吧!唉!果然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啊!

    想到这里王举湿不由暗叹一口气,自己要是没有这么大的贪念,其实自己的小日子还是过的很潇洒的!

    不过好死不如赖活着,如果我可以做污点证人,揭发袁文军,然后在监狱里表现良好,说不定还有机会被提前放出来,这样的结局已经比刘德能好很多了,至少自己还有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而刘德能他已经变成鬼了!唉!都是自己害了他啊!

    想到这个鬼字的时候,配合着窗外的情景。王举湿突然有一点毛骨悚然的感觉!赶紧想把窗户关好,回床睡觉。

    突然!一阵诡异的声音从窗户上方传来!

    “王~举~湿~”一个男子沙哑的声音从王举湿的头顶悠悠的响起!

    王举湿顿觉手脚冰凉!艰难地抬起头来,向上望去!

    首先印入王举湿眼帘的是一双男人的光脚,光脚之上还挂着血水,正一滴一滴的往下挂!

    “滴答!”

    一滴血水正好落在了王举湿的鼻尖之上!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王举湿已经被吓呆了!脖子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掐住了一般,想喊人救命,却又发不出一丝声音!他那原本就十分脆弱的小心脏,此刻正在超负荷的跳动!

    “王~举~湿~”一个男子沙哑的声音继续顶悠悠的响起!

    一个身披黑布的男子胸口似乎破了个大洞,鲜血不断的从洞口中流淌了下来!只见他垂着头,从天上飘了下来,就在王举湿面前的窗户外面,就这么飘啊飘,要知道,王举湿的病房可是在十九层!

    “你……你是谁?”王举湿结结巴巴的问道。双腿不断的打着摆子。

    “王~举~湿~我~死~的~好~惨~啊~”一个男子沙哑的声音继续顶悠悠的响起!

    “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王举湿已经都快被吓得想喊妈妈了!裤子突然湿了一大片,腥黄的尿液顺着王举湿的大腿流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