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街书屋目录

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妈妈(快穿) 第55章 深海娇O美丽人娇鱼

时间:2022-06-23作者:香酥牛排

    _: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妈妈(快穿) 第55章 深海娇o美丽人娇鱼

    这里是深海区域,距离海面少说也有400多米,一般人类就算装备完全也不可能下潜这么深,除非他们是靠着某种工具下潜的。

    凯撒尔和叶臻都不敢轻举妄动,凯撒尔的手捂在叶臻的嘴边,生怕他被吓得发出声音来。

    他在思考问题,这些人类下潜到这个深度是想干什么?是来找他们的,还是另有所图?

    凯撒尔和叶臻都不知道,他们努力将自己藏在礁石之中,很快就听到了清晰的枪声,这声音叶臻熟悉,能在深海里用枪的,那必然只有人类。

    叶臻感觉自己的身子有点发抖,他很想知道这些人类来深海里开枪到底是在干什么。

    直到凯撒尔有血腥味隐约传来之后,凯撒尔才意识到什么,他的声音低沉冷静“他们在互相残杀。”

    叶臻愣住,凯撒尔仔细嗅了嗅“是人类的血液,他们在海底杀人。”

    叶臻“……”

    不管是什么情况,他们都不敢轻举妄动,一直等到没有声音了,枪声也远了,凯撒尔才让叶臻等在原地,他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叶臻就乖乖地等着,他不想给凯撒尔添乱。

    凯撒尔离去大概十几分钟左右就回来了,他带着叶臻回家“他们确实杀了一个人类,像是恐怖分子劫财。”

    叶臻反应过来了“是海盗。”

    凯撒尔点头“有可能,不是冲着我们来的就好。”

    叶臻舒了口气“这群家伙真可恶,竟然跑到深海里来杀人。”

    凯撒尔回答“动物永远是动物,但人类有时候却不是人类。”

    叶臻赞同“可不是嘛,太残忍了。”

    赶紧游回去之后,凯撒尔又怕族群里发生什么大事,有海盗的潜水艇在深海里,海面上肯定也有船只,这个时候绝不能出事。

    等罗特斯和维利返回来之后,凯撒尔才知道族群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父亲艾汀确实被算计了。

    大王子塞尔雷斯掌控了家族的权势,想要逼迫艾汀退位当人鱼王。

    现在整个人鱼王家族都开始混乱起来,其他的家族里,也不断地出现混乱的情况,达巴伦投靠了塞尔雷斯,不做家族的族长,反而跑到人鱼王家族来了。

    他们想要创造一个和现在不一样的人鱼族体系。

    艾汀已经被软禁了。

    塞尔雷斯想要掌管人鱼族,将凯撒尔永远驱逐,不会再让他回到家族中去。

    罗特斯将所有的情况都给凯撒尔说了,凯撒尔的神色倒是冷静,甚至没有丝毫的改变。

    好像不管遇到什么大事情,他的神色永远都是那样淡然和沉稳,这就给别人一种很安全的感觉。

    凯撒尔没有理会人鱼族的政权争夺,他在意的是达巴伦投靠了塞尔雷斯。

    而维柏亚又是达巴伦的人,如果维柏亚也跟在达巴伦身边的话,那不多久,他们的行踪就该暴露了。

    他只能祈祷维柏亚没有告诉达巴伦关于维多亚的下落,他怕这个时候,会引来没必要的争夺战。

    罗特斯只说“他们应该没有时间来管你们吧,毕竟现在族群里乱的很,还有人鱼不顾禁令,往海面上跑,之前听到了枪声,我也是被吓了一跳,海面上似乎有人类在活动。”

    凯撒尔说“我也听到了,大概是人类和人类在厮杀,我们不必去管,这个深度应该是安全的,他们不会轻易下来的。”

    罗特斯点头“现在就是担心你父亲的安危,其他的都暂且不提。”

    不,凯撒尔并不担心父亲,他担心维多亚。

    叶臻还处在被人类发现的恐慌中,虽然人类没有靠近,但总是在海面和近海面的深度徘徊,这也是很恐怖的一件事,而且为了杀人,竟然能下潜这么深。

    现在罗特斯又说族群里有了大事情,这不是给凯撒尔找麻烦么?

    他在担心凯撒尔,他会不会这个时候离开,回到族群去解决问题呢?

    叶臻正在想这个问题,他把那颗鸡蛋大的珍珠用不易断的海藻编牢固挂在了岩石壁上。

    凯撒尔在和罗特斯说话,他就乖乖地等着,他知道凯撒尔肯定会来跟他说话。

    这一天过得胆战心惊,叶臻都没怎么休息,就一直等着,去母亲那里和维利说说话,了解一下她和罗特斯的情况,又回到自己的岩洞里。

    凯撒尔在傍晚时分才和罗特斯说完了,都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竟然那么长时间。

    叶臻扒在岩洞口,见傻大个罗特斯往妹妹的岩洞方向游,路过他的时候,还看了他一眼。

    过了会儿凯撒尔才来,叶臻赶紧抓住他的手,让他进去。

    这一天等地他心焦,他像个等家长的孩子似的,见凯撒尔来了,才拽着他的胳膊撒娇“我等了你一天,你和罗特斯有那么多话说呀?”

    凯撒尔看着他孩子气的样子,实在可爱,轻轻地捏他颧骨下没有鱼鳞覆盖的白嫩嫩的皮肤“想我了?”

    叶臻点头“嗯,你会回去吗?”

    凯撒尔沉默半晌“我得回去一趟,达巴伦不当族长,投奔塞尔雷斯来了,这意味着他们将掌管人鱼家族,塞尔雷斯总喜欢做一些出格的事情,我怕我不回去一趟,家族内部真的会出现大事。”

    叶臻就知道他是这样想的,他私心想着凯撒尔是他一个人鱼的,但那不现实。

    凯撒尔还要管护整个族群,这是他作为亚兰蒂唯一血脉的使命。

    即使不愿意让他回去,叶臻还是什么话都没说,只是轻轻地抱住他,在他胸口蹭来蹭去“那你要尽快回来找我啊,不要让我再等太久了。”

    上一世他等了狄龙那么久,连生叶斓的时候,狄龙都不在身边,这次他不希望凯撒尔在他要生产的时候不在。

    他的肚皮已经开始显怀了,四个多月了。

    凯撒尔轻轻地抚着他的背鳍“我会尽快赶回来找你,你要乖乖睡觉乖乖吃饭,罗特斯会替我守着你们,不要担心我,我会快去快回。”

    叶臻点头“好,我等你。”

    凯撒尔说走就走了,独自就出发了,叶臻送他几百米,凯撒尔让他不要送,回家休息。

    可凯撒尔走了,叶臻哪有心思休息啊,他的心里开始变得空荡荡的了,和凯撒尔在一起,好像不管多久,他都不太愿意分开。

    他待在那里半天,直到维利来扯他的胳膊“哥哥,回去啦,你和凯撒尔哥哥这就分开两三天,你这么舍不得他?”

    叶臻没答话,他担心凯撒尔,毕竟族群里现在并不安全。

    他只能祈祷上天保佑凯撒尔。

    罗特斯担负起了家里人的食物问题,他会出去捕猎,维利现在有了男朋友,压根忘了叶臻这个哥哥在家里会无聊。

    罗特斯要去捕猎,她也非要跟着,罗恩没跟凯撒尔一起回去,因为他知道,他回去也没用。

    不如就守在家里,免得发生什么意外。

    这凯撒尔走了一天左右,家里就来了不速之客。

    达巴伦带着几个健壮的人鱼守卫找到了叶臻。

    幸亏当时罗特斯捕猎回来了,老远看到一群人鱼围堵在叶臻的岩洞口,罗特斯和维利都被吓到了,迅速游过去,罗特斯喊了一声“你们干什么呢?”

    那些人鱼守卫回头,只见是一个大个子银色人鱼。

    达巴伦就在其中,他还看着岩洞里的叶臻,说着不着边际的话“我找你找了好久,维多亚,你现在可以跟我回去了吗?我现在当上了人鱼王家族的管理者,你该满意了吧?”

    叶臻觉得真搞笑“就算你当了人鱼王,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都有配偶了,你还这么不知廉耻。”

    达巴伦回答“我只要你,不管你在哪里,我都要得到你。”

    叶臻呸了一声“滚,看到你就恶心。”

    达巴伦想进去叶臻的岩洞,被罗特斯一把抓住背鳍扔出来了。

    达巴伦一愣,不满地看着罗特斯“你是谁?多管闲事?”

    罗特斯神色冷静“识相的,自己滚,别逼我动手揍你。”

    达巴伦看了看他的体型,又看了看自己带来的人鱼守卫,生气道“看什么啊?给我揍他啊!”

    那几个人鱼守卫立马开始往罗特斯身边冲,只见罗特斯一巴掌扇飞一个。

    大个子人鱼在力量上也是碾压其他人鱼的,就罗特斯这个体型,有眼力见的人鱼都不敢跟他过招。

    达巴伦不信邪,他就是挑着凯撒尔离开的时间来找叶臻,想把他带走的,结果这又出现个什么玩意?

    达巴伦见自己带的人鱼王家族的守卫都打不过罗特斯,便也不挑衅了,只是指着罗特斯怒骂“你最好以后都别回族群,不然回去你就得死。”

    罗特斯冷冷道“滚。”

    达巴伦又打错算盘了。

    凯撒尔就知道这家伙肯定会趁乱而入,才让罗特斯和罗恩都留下的。

    罗恩和莱娜回来的时候,达巴伦已经带着几个被扇地眼冒金星的守卫离去了。

    维利目睹了一切,觉得罗特斯好帅啊,抱着罗特斯又是撒娇又是夸奖的,给叶臻看地都不好意思了。

    转过头去,等维利撒完娇,罗特斯游到他的岩洞口,叶臻才回头道谢“谢谢你啊罗特斯,今天幸亏有你。”

    罗特斯的话语非常官方“不客气,是二王子吩咐的,我肯定要保护你。”

    末了看了一眼叶臻那艳丽如霞的鱼尾巴,让维利捡回来一条鱼,递给叶臻之后,又带着维利游走了。

    罗恩和莱娜问发生了什么,维利把过程说了一遍,莱娜气地不轻,怒骂达巴伦这个畜生玩意。

    这下使得莱娜对罗特斯更有好感了,看着维利那喜爱罗特斯的样子,莱娜算是有点放心了,她告诉罗恩“罗特斯很好,我很满意,他肯定会给维利幸福。”

    罗恩骄傲道“必须的,那可是我罗恩的儿子。”

    至于维利和罗特斯发展到什么阶段了,谁也不知道。

    叶臻想着,他的妹妹那样主动,敢做他不敢做的事情。

    他和凯撒尔也没有一见面就说生小人鱼的事情,可妹妹第一次见罗特斯,就邀请他了,这简直超乎叶臻的想象。

    他还想着,妹妹肯定不多久就要怀崽崽了。

    他也以为罗特斯和维利早就越过了最后一层防线。

    然而他想多了,这几天罗特斯竟然没和他妹妹发生什么。

    在凯撒尔离去的第三天,叶臻晚上实在睡不着,就准备在附近游一游,散散心。

    毕竟凯撒尔不在,他想晚上找人说话都不知找谁。

    他们的岩洞外附近都是礁石,这也是为了更好地躲避天敌。

    可叶臻没想到,这礁石堆倒是成了某些人鱼为了寻欢的好去处。

    他往前游了一点距离,就听到了维利的声音,他还愣了愣,以为自己幻觉了。

    便又仔细听了听,结果发现这大晚上的,维利和罗特斯不在岩洞里待着,竟然躲在礁石堆里。

    他听到了维利的嘤咛声。

    声音很小,但叶臻靠地很近,所以听地很清晰。

    伴随着海水的声音,显得她的声音小而娇气。

    “呜呜呜,大个子,进不去。”

    “乖丫头,慢慢来。”

    “好撑呀,我不要生了。”

    “哪有你这样的,邀请我出来,又拒绝我。”

    “可是太撑了,我会被撑坏的。”

    “第一次,慢慢来,乖丫头,抱紧我。”

    “呜呜呜。”

    叶臻只觉得脊背发麻,赶紧转身游走了。

    合着在一起厮混那么久了,今晚才决定进行最后一步,罗特斯还挺能忍的。

    叶臻赶紧回到岩洞里,感觉脸上烧得慌,将岩洞口用礁石堵起来,他突然想凯撒尔了。

    嗯,也想念凯撒尔的怀抱和温暖。

    他有点羡慕维利,可以和罗特斯晚上在礁石堆里乱来。

    他想起了凯撒尔占他的那一晚,他被凯撒尔弄地鱼鳞膜都阖不上了。

    那一晚,他是心甘情愿,满心欢喜地被凯撒尔侵占的,可能是他承受能力强,所以并没有觉得多痛苦,凯撒尔的螺旋体也不小,但他全部吃下了。

    嗯……想凯撒尔了,他们好久没做了。

    自从他怀孕,凯撒尔确实就再没碰过他,想地不行了,就用手,或者嘴。

    但总是没有入进的满足。

    他想着,等凯撒尔回来了,他的危险区也过了,他也要和凯撒尔好好地来一次才可以。

    大概是知道罗特斯和维利在外面,叶臻一直睡不着,维利的声音很小,不仔细听的话,根本听不见,但叶臻听见了,她的哭声。

    持续了半晚上,才停歇了下来。

    叶臻第二天起得很晚,妹妹维利也起得很晚,叶臻都起来去母亲那边了,维利还没起。

    叶臻去喊她,罗特斯已经和罗恩去捕猎了,估摸着要回来了。

    叶臻推开她岩洞口的礁石,见她还蜷缩着鱼尾躺在柳珊瑚里,叶臻下意识看了一眼她的鱼鳞膜,只见她的鱼尾堵着鱼鳞膜的位置。

    叶臻喊了一声“小懒虫,起床!”

    维利这才迷迷糊糊地睁眼,嘤咛一声“哥哥,别闹,我还要睡会儿。”

    叶臻扒在岩洞口“你昨晚干什么了?”

    维利的眼皮抖了两下,眨眨眼,看向叶臻“昨晚和罗特斯生小人鱼了。”

    叶臻“……”

    维利把蓝色的尾巴展开,要起来,突然发现自己的鱼鳞膜开着,立马又用尾巴堵起来。

    叶臻也没好意思看,就转身走了“快起床,该吃午饭了。”

    维利应着,低头看一眼自己的鱼鳞膜,又阖上。

    奇怪了,她明明睡着的时候是阖上的,怎么醒来就开了?

    昨晚罗特斯差点把她撑坏了。

    但是她又好喜欢罗特斯。

    所以就没拒绝他,被撑了半夜,现在还有种罗特斯在身体里的错觉。

    她摸了摸自己的鱼鳞膜下,摸到了有点肿。

    她叹息一声,揉揉,让肿痛感降下去。

    罗特斯和罗恩捕猎回来,罗特斯先来看维利。

    维利还没起,他在岩洞口将捕来的食物放在洞口,声音浑厚宠溺“乖丫头,起来吃饭。”

    维利哼了一声,伸手拉他“你进来。”

    罗特斯问“怎么了?”

    顺着维利的力量游进去,维利把他的手按在自己的鱼鳞膜上“你看看你干的好事,这下怎么办?”

    罗特斯有点脸热,因为他摸到了鱼鳞膜底下肿着“对不起。”

    维利哼哼两声“现在说对不起有什么用,我都说会撑坏,你还不信。”

    罗特斯回头看了看外面,发现并没有人鱼过来。

    他轻声道“人鱼的唾液有消炎消肿的功效,我给你消一下。”

    维利眨眨眼“怎么消?”

    罗特斯把她带到角落“你看着就是了。”

    维利就被按在角落,感觉罗特斯的舌尖探进了。

    维利“……”

    罗特斯仔细且温柔,并告诉她“我受伤的时候,经常这样做,过会儿就好了,你也很快就会好了。”

    维利“……”

    她紧张地看着岩洞口,生怕母亲或者哥哥来了。

    凯撒尔离去的第五天,叶臻开始疯狂想念他,担忧他,一直望着他离开的方向。

    他好想去找凯撒尔,但又怕给凯撒尔添乱。

    说好的去去就回,结果这一去就是这么久。

    等了大概十天,这个早晨叶臻还没睡醒,就感觉有东西挪动了他岩洞口的礁石,叶臻吓得瞬间清醒,等回头往出去看的时候,只见在慢慢变亮的海水里,金色人鱼出现在岩洞口。

    叶臻的心里一咯噔,赶紧游过去,发现真是凯撒尔回来了。

    他猛地游出去一把将凯撒尔抱了个结实。

    “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啊?我都担心死了。”

    凯撒尔抱着他又游进去“怕你想我,就连夜赶回来了。”

    叶臻傲娇地仰头“谁想你啊,我才不想你。”

    凯撒尔轻声问“真的啊?那我就走了。”

    叶臻赶紧抱住他“不要走不要走,我想你,很想你。”

    凯撒尔这才笑着亲了一下他的耳翼“真不乖,老公回来都不献吻的。”

    叶臻哼唧一声,亲了他的唇角“那你回来不走了吗?”

    凯撒尔回答“等天亮,带你们回族群。”

    叶臻登时一愣“可以回去了?”

    凯撒尔点头“嗯,那边的事情解决了。”

    叶臻觉得凯撒尔真厉害“你怎么这么棒?”

    凯撒尔将岩洞口的礁石又堵起来“我还有更棒的。”

    捞着叶臻就滚在了柳珊瑚里,炽热的吻落在他唇上。

    叶臻这些天也是想凯撒尔想地要发疯,他的肚皮已经鼓起来,凯撒尔仔细地避开。

    甜蜜又滚烫的热情融化叶臻的唇和舌,混合着海水,他不断地吞食凯撒尔的口津,却又觉得甘甜。

    他打开了鱼鳞膜,鱼尾蜷曲,贴住凯撒尔,做出了邀请的姿态。

    凯撒尔还保持理智,轻声道“不可以,维多亚,还不行。”

    叶臻不管,他知道不危险了,他受不了了。

    这些天他好想凯撒尔。

    变被动为主动,叶臻覆在了凯撒尔上面,将他的鱼鳞膜使劲拨开,然后对准自己的。

    叶臻咬住他下唇“你别用力不就行了,算了,我自己来。”

    凯撒尔“……”

    刚回来就被亲亲老婆给吃掉了。

    凯撒尔感觉自己的理智要崩溃,但还是按着叶臻的腰,提醒他“慢一点,别着急,乖宝。”

    叶臻嗯嗯地答应着,只觉得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凯撒尔给他的,哪怕就这样不动,他也觉得满足。

    天还未彻底亮起来,大概还有点时间。

    叶臻轻轻地告诉凯撒尔“罗特斯和维利结婚了哦。”

    凯撒尔的手按着他的腰,轻轻地动着“举行仪式了?”

    叶臻摇头“没有,就是他们现在成了真正的人鱼夫妻。”

    凯撒尔噙住叶臻的耳翼,舌尖划过他的呼吸鳃,一遍又一遍“你怎么知道的?嗯?”

    叶臻咬了唇“他们在外面礁石堆里,被我发现了。”

    凯撒尔咬了一下叶臻的耳翼,尖锐的獠牙差点咬穿,叶臻一疼,歪了歪脑袋。

    凯撒尔问“这都能被你发现?”  请牢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