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街书屋目录

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妈妈(快穿) 第43章 深海娇O美丽人鱼

时间:2022-06-18作者:香酥牛排

    _: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妈妈(快穿) 第43章 深海娇o美丽人鱼

    叶臻能理解凯撒尔亲他的举动, 就是不能理解凯撒尔咬他背鳍的行为。

    平时看那些人鱼乱来,也没见过咬彼此背鳍的,凯撒尔还咬疼他了, 让他有点害怕。

    分化了的人鱼,背鳍就像两个翅膀,不用的时候基本上都是顺着脊椎骨合起来的,看起来像只有一个, 用到的时候,就像翅膀一样会在两边散开。

    大多数人鱼在游动的过程中,由于不着急,所以背鳍不会散开,平时都在一种合闭的状态。

    叶臻没有分化,所以背鳍还没有变成羽翼一样, 现在他的背鳍还是一整块。

    分化时候的背鳍分化也是很痛苦的事情, 但叶臻没经历过, 听朋友洛西说,背鳍分化的时候,就像被撕裂一样,也会很痛。

    但结合热的折磨比背鳍分化更痛苦, 故而很多人鱼在结合热期分化背鳍时的痛苦会缓解结合热的折磨。

    不管哪一个, 叶臻都不想经历,他虽然没有经历过人鱼的结合热期,但他经历过马的,两者应该没有什么大的区别。

    现在想想, 当马的时候, 有狄龙真好, 狄龙很温柔的, 即使后来每次在他结合热的时候,都把他弄哭,但他很喜欢狄龙。

    唉,他和狄龙不会再见了。

    回到家族的时候,人鱼王的命令已经下达了,整个家族的人鱼都在忙碌着销毁他们曾经在这里停留过的痕迹。

    他的母亲莱娜和妹妹维利也在将他们的痕迹抹去。

    叶臻隔着礁石喊他们:“妈,你们在干什么?”

    莱娜一听儿子回来了,顿时激动地朝着叶臻游过去:“维多亚你回来了?担心死我了,你没事吧?”

    叶臻摇头:“没事,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莱娜说:“族长突然传达人鱼王的命令,我们要撤离这个地方,好像要搬到深海里去,大家其实都挺害怕的,但没有办法,临走前要把这里的痕迹抹去,免得被人类发现,你回来就好了,我还在担心你。”

    叶臻也进去帮忙,将他们使用过的一些工具类的东西全部拿起来。

    维利游到他身边,问他:“二哥,二王子没有为难你吧?”

    叶臻摇头:“没有,他挺好的。”

    莱娜听到他这样说,顿时放心了:“我们还怕你被欺负,看来二王子比我们想象的要好一点。”

    叶臻点头,没有反驳,确实比想象中好了一点,除了有咬背鳍的特殊爱好,其他的也还行。

    大哥维柏亚不知道去哪了。

    三个人鱼将栖居地的痕迹抹了,扔了好多柳珊瑚进来。

    莱娜带着叶臻和维利去和家族里的人鱼会和,只见他们都聚集在一起,族长达巴伦正在说话。

    他的声音雄厚威严,黑色的鱼尾在所有人鱼上方,他告诉大哥:“你们各家各户自己清点一下家人数量,咱们今天就要往南出发,前往更深的海域,这是人鱼王的命令,任何人鱼不能违抗。如果有人鱼不想离开这里,那等待你们的必然是人类的猎杀或捕捉。”

    人鱼们都惶恐不安,他们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人类了,好端端的生活在海洋里,也从未伤害过人类,怎么就被追杀呢?

    他们不明白,不理解。

    叶臻一家子在后面,他的尾巴太显眼了,在一众暗沉的颜色里,那渐变的玫红色映衬的海蓝格外地艳丽。

    达巴伦一眼就看到了叶臻,心里一跳,心想着是不是二王子没看上他,自己的机会是不是又来了?

    叮嘱完一切,达巴伦便说半个小时后,他带领大家离开这里,让各家各户都保证自

    己的家人在身边,没有掉队的。

    莱娜着急地找维柏亚,她四下看了半天,没看到维柏亚的影子:“你大哥去哪里了?都这个时候了,他怎么还不回来?”

    叶臻也不知道啊,他刚回来就遇上族群大迁徙,他见大哥还是上次在浅海里,他和达巴伦在做那种事。

    叶臻想了想,对莱娜说:“你去问问达巴伦,他可能知道大哥在哪里。”

    莱娜有点着急,便游动去找达巴伦了,维利担忧地问叶臻:“二哥,人类为什么要捕杀我们呀,我们又没做错什么,难道不做坏事也会被捕杀吗?”

    叶臻叹息一声,伸手摸了摸妹妹的头发:“我也无法理解他们的行为,或许是因为没见过我们吧,觉得稀奇。”

    维利问:“觉得稀奇就能滥杀我们吗?”

    叶臻也解释不上来,人类的心思太复杂,越是新奇的事物,他们越是不肯放过。

    非要追根究底,也不会去考虑到底会造成什么影响。

    人鱼这种生物,一直以来都在人类好奇最重的范围里,不管电影里还是资料里,人鱼被发现后的下场都很惨。

    不一会儿母亲就带着大哥来了,大哥果然在达巴伦那里。

    看到叶臻的时候,维柏亚也是愣住了,他问叶臻:“你不是去人鱼王家族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叶臻看着他就觉得无言,好好的一个alpha人鱼,竟然会成为达巴伦的玩物,真是浪费了alpha的身份。

    叶臻做梦都想当alpha,可是每次都是oga,他大哥简直就是被眷顾了之后,还想着往火坑里跳。

    他神色肃冷地回答维柏亚:“因为要迁徙了,我回来跟你们一起走,免得和你们走丢。”

    维柏亚哦了一声,再什么都没说。

    游来游去半天,突然说:“你不会嫁给达巴伦了吧?”

    叶臻回答:“不会,我宁愿跟凯撒尔,也不要跟他。”

    维柏亚竟然舒了一口气,拍了拍叶臻的肩膀:“维多亚,凯撒尔王子确实好多了,祝你们幸福。”

    如果真的毫无选择,他非要一个alpha的话,确实凯撒尔比达巴伦好多了,最起码叶臻不太讨厌凯撒尔,但他是真讨厌达巴伦啊。

    大概半个小时后,族长达巴伦开始呼吁大家撤离了。

    他在前面带路,让各家各户都跟上,这是叶臻来这里三个多月以来,见过最震撼的场面。

    分化后的人鱼们平时不打开的背鳍,竟然在今天都打开了。

    他们家一家四口,只有叶臻没有羽翼似的背鳍,妈妈和哥哥妹妹的背鳍都打开了,很明显是要准备一场很远的迁徙旅途了。

    连身边的这个人鱼大汉罗恩都有,就他没有。

    叶臻回头看了看自己那没有分开的背鳍,只有叹息的份。

    莱娜说:“维多亚,他们游动的速度会非常快,你不能掉队,快走。”

    叶臻赶紧往前游去,看着人鱼们一个个从眼前嗖地一声飞过去,简直羡慕不已。

    洛西在经过他的时候,惊讶道:“维多亚,你什么时候分化呀?你怎么又回来了?你不是被二王子看上了吗?难道是因为你没分化,所以他不要么?”

    叶臻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尽力往前游去,母亲带着哥哥妹妹已经游走好远了。

    叶臻看着洛西的背鳍,竟然有点羡慕,他说 :“你先走吧,等我们到了地方我再跟你解释。”

    洛西说:“那你快点啊,别掉队。”

    叶臻应着:“哦,好的。”

    洛西嗖地一声就不见了。

    叶臻:“……”

    罗恩还在他旁边,声音有点浑厚,大叔的低音炮音色:“看吧,分化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你连背鳍翼都没有,注定是追不上他们了。”

    叶臻看了一下周围,发现没有背鳍翼的人鱼,除了一些小人鱼,只有他一个成年的人鱼。

    小人鱼们都趴在父亲或者母亲的背上,被家长带着游走。

    可叶臻都这么大人鱼了,也不可能趴在母亲背上让母亲背着走。

    叶臻:“……”

    以前他讨厌分化,现在他竟然有点希望分化了。

    分化后,他也就有提升速度的背鳍翼了。

    罗恩跟在他身边游动地比较慢,所以他的背鳍翼是白打开了,他又收起来,跟叶臻慢慢地往前游。

    母亲莱娜害怕他掉队,还和哥哥妹妹在前面等着,视野里出现母亲他们的身影时,叶臻无疑是感动的。

    他有点后悔之前要逃离家族的想法了,虽然人鱼的生活习性确实混乱,但家人始终还是对他好的。

    叶臻赶紧游过去,告诉他们:“你们不用等我,免得不知道他们往哪个方向游走了,我可以跟上来的。”

    母亲莱娜说:“我们一家人要在一起,不能丢下你一个,走吧。”

    他们的速度都慢了下来,陪着叶臻慢慢地往前游,叶臻觉得心里过意不去。

    维利说:“二哥,你的背鳍翼什么时候分化呀?”

    叶臻摇头:“不知道。”

    维柏亚说:“他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分化了,都快十九岁了,维利都比你分化早。”

    叶臻:“……”

    莱娜骂了维柏亚一声:“你就不能盼着你弟弟好点?咱们家好不容易被人鱼王家族看上一个,你还诅咒他,你跟他有仇啊?”

    维柏亚说:“我说的是实话啊,你看维多亚,他确实都成年这么久了还没分化嘛。”

    叶臻不知道说什么,便什么都不说了。

    莱娜这才发现身边的罗恩:“这是谁?”

    叶臻解释:“二王子的下属,他叫罗恩。”

    莱娜点头:“哦,罗恩。”

    叶臻点头,罗恩也向莱娜问好:“你好,夫人。”

    莱娜应了,笑着往前游去。

    罗恩看着莱娜的身影,告诉叶臻:“你母亲很漂亮。”

    叶臻回答:“当然,家族里最漂亮的女人鱼。”

    罗恩没有反驳:“你们三个的鱼尾都随了你母亲了,挺好看的。”

    叶臻还是点头,他觉得罗恩夸赞地很对。

    其他人鱼早已不见影子了,叶臻一家带着罗恩跟在最后面。

    他们在距离海面30多米的深度,所以沿途能看到其他人鱼家族也在陆续出发。

    新的栖居地据说在千里之外的海域,已经远离这片他们生存的海域了。

    人鱼王家族是最后一批迁徙的,他们等着所有人鱼都离开了,才跟在了后面。

    人鱼王家族的人鱼都强壮,游动速度也快,轮到他们离开时,天色已经暗了。

    这大晚上在深海里迁徙,实在是一件危险的事情,结果他们很快就追上了叶臻一家。

    他们都还纳闷,怎么会有掉队的人鱼。

    会有人鱼冲着叶臻一家喊:“你们快点啊!别单独迁徙,会很危险!”

    叶臻也想快点啊,他一个人鱼耽误了一家子的进程,叶臻很过意不去,就告诉母亲莱娜:“妈,你先

    带哥哥妹妹走吧,跟上那群人鱼王家族的人鱼,不然真的会有危险。”

    莱娜担忧道:“把你一个留下我也不放心啊,一起走。”

    维柏亚不耐烦道:“快点,别废话了,再不快点真就剩我们一家了。”

    叶臻卖力地摆动尾巴往前游去,结果很快就被追上,他们的速度不得不降下来。

    叶臻有点懊恼,为什么他不分化呀?

    他要是能分化,就不用这么费劲了。

    正想着什么,突然头顶嗖地一下飞过去了一条金色的人鱼,维利大喊道:“快看!金色的鱼尾巴!”

    罗恩说:“二王子。”

    莱娜惊讶道:“那就是二王子?”

    就在大家震惊的时候,那金色人鱼又游了回来,他神色肃冷:“你们不是提前迁徙了么?怎么还在这里?”

    莱娜紧张地说不出话:“我、我们……”

    叶臻看到凯撒尔之后,直接游到了凯撒尔身边,对母亲说:“现在你们放心走吧,我和二王子一起走,你们不用担心我了。”

    莱娜和维利等人还处于震惊中,便听到低沉悦耳的男声又说道:“维多亚交给我吧,你们赶紧走,跟上最后那一波人鱼。”

    莱娜赶紧呼唤维利和维柏亚:“维利,维柏亚,你俩跟着我,快走。”

    维利还在看叶臻,维柏亚也是唏嘘,但还是什么都没说,跟上了母亲的速度。

    罗恩还在原地,凯撒尔说:“你也走。”

    罗恩的背鳍翼一开,嗖地一下就不见了。

    叶臻:“……”

    看到大家都走了,叶臻才远离凯撒尔,内心无比惆怅。

    他告诉凯撒尔:“你也走吧,不用管我,我能跟上的。”

    凯撒尔游动到他身边,展开了自己金色的背鳍翼:“过来。”

    叶臻看着他拉风的背鳍翼,内心更惆怅了,游到他身边:“干什么?”

    凯撒尔一把抱住他的腰:“用胳膊抱住我。”

    叶臻眨眨眼,不知道凯撒尔要干什么,仰面双手环住了凯撒尔。

    凯撒尔:“……”

    叶臻比凯撒尔短了一截,两只胳膊圈住他:“这样么?”

    凯撒尔什么话都没说,只说了一句:“抱紧了。”

    叶臻抱紧他,只觉得猛地一下,便飞了出去,他险些被甩出去!

    叶臻愣愣地仰面看着凯撒尔,原来凯撒尔能游这么快的!

    叶臻:“!!!”

    但是他的姿势,是不是有点奇怪,他为什么要这样抱着他,侧边抱着不是更好?

    但他没时间去想了,借助凯撒尔的背鳍翼也不错,他很快就把凯撒尔咬他背鳍翼的事情忘了。

    天很快黑了下来,凯撒尔因为带着叶臻,即使游地已经很快了,还是和家族走散了。

    好在凯撒尔知道目的地在哪里,便也不着急了,索性把背鳍翼收起来,和叶臻一起往前游。

    叶臻可好奇了:“凯撒尔,你的背鳍翼好像一对大翅膀。”

    凯撒尔问:“想要?”

    叶臻点头:“嗯嗯,我也要分化出这么拉风的背鳍翼。”

    凯撒尔问:“可是分化背鳍翼的话,你也就分化成了oga,到时候还要生小人鱼,你不怕么?”

    叶臻听到这个又沉默了,果然分化有好有坏 。

    他没回答凯撒尔,兀自往前游。

    结果游了大概八百米左右,凯撒尔警觉到周围有天敌。

    他猛地停了下来,带着叶臻往礁石洞里钻去。

    叶臻还想着怎么了,结果刚进去藏起来,便看到一个庞大的身影朝着他们游过来了!

    是鲨鱼!

    叶臻眼睛瞪地老大,他来这里三个多月,还没见过这么大的鲨鱼,那庞然大物,足有几十吨重吧。

    叶臻咽了咽唾沫,凯撒尔的手捂着他的唇,他的唇在微微颤抖,感觉到了凯撒尔手掌心的温度。

    他靠在凯撒尔怀里,吓得冷汗都出来了,生怕被发现。

    大概过了十分钟,他们两个才都舒了口气,凯撒尔轻声道:“他走了,这家伙可不好对付。”

    他刚说完,却发觉叶臻不对劲。

    他闻到了一股奇特的花香味。

    凯撒尔在这深海中从未闻到过这种味道。

    他朝着叶臻嗅过去,发现真是他的味道。

    叶臻吓得身子都软了,整条鱼都顺着礁石滑了下去。

    他以为自己是被鲨鱼吓傻了,谁知道凯撒尔顺着他嗅下去,却说了一句:“维多亚,你的信息素出来了。”

    叶臻一愣,猛地嗅了一下,茫然地问:“连我的信息素都吓出来了?”

    凯撒尔闻到他的脖颈上:“好像不是被吓的,是你要分化了。”

    叶臻:“……”

    紧接着就感觉到脖子开始发痒发疼,这和上一世一样,他对这很有经验。

    结合热期被鲨鱼吓出来了。

    叶臻有点无言:“凯撒尔,我结合热到了。”

    凯撒尔在他脖颈上嗅着:“我知道,你的信息素是花香味的,很好闻。”

    叶臻出了口长气:“信息素的味道竟然没变。”

    凯撒尔问:“需要我给你标记吗?”

    叶臻把头一歪:“那你帮我一下吧,这很难受。”

    更诡异的是,他尾巴上的一处,凹点的地方,像是有蚂蚁在爬。

    这点上一世倒是没有。

    凯撒尔轻轻地碰到了他露出头的腺体,用牙齿碰了一下:“我给你标记了,你就是我的了,你同意么?你要是不同意,我就不给你标记。”

    叶臻仰了仰头:“凯撒尔,给我一点时间,我现在还没办法喜欢你啊。”

    凯撒尔蹙眉,明显不悦,尖锐的獠牙狠狠地一嘴咬住了叶臻的腺体,叶臻疼地嘶了一声,鱼尾不安地摆动着。

    但很快,他就感觉到丝丝凉凉的信息素从他脖颈上传入,这种感觉竟是如此熟悉。

    他薄唇微张,回头看凯撒尔:“你的信息素……”

    怎么和狄龙的那么像?

    叶臻的手指在发抖:“薄荷味的信息素?”

    凯撒尔狠狠地咬住他:“怎么,不喜欢?”

    一瞬间熟悉的感觉侵遍他全身,他的胸膛不断起伏着:“是狄龙么?”

    这种感觉他不会记错,是狄龙的信息素味道,他被狄龙用这种信息素标记了一辈子,他怎么会记错狄龙的味道?

    叶臻眼尾有点红,回头想看看凯撒尔,但背鳍处却传来更大的疼痛,叶臻疼地尾巴都蜷曲了。

    “凯撒尔,我的背鳍……”

    凯撒尔放开叶臻的脖子,去查看他的背鳍,发现背鳍正在撕裂。

    叶臻疼地身子在发抖。

    凯撒尔游到前面去抱住他:“维多亚,你在分化背鳍翼,没关系,忍一会儿。”

    叶臻看着凯撒尔的脸,突然泪流满面,他猛地伸手抱住了凯撒尔,亲在了凯撒尔的唇上:“是你

    啊,我就说我怎么不讨厌你呢,真是你啊。”

    他疼地眼泪控制不住,在哭,却抱着凯撒尔不撒手。

    凯撒尔深呼吸:“维多亚,你在分化背鳍翼,你别这样……会更痛苦。”

    叶臻摇头:“抱抱我,你抱抱我啊,你亲亲我我就不疼了。”

    凯撒尔:“……”

    叶臻抽泣着:“快点啊,快点。”

    凯撒尔抿了薄唇,一把抱起他,轻轻地抚摸他的背鳍,然后低首亲在了他的唇瓣上。

    “维多亚,我要你变成我的,你怕吗?”

    叶臻边哭边亲凯撒尔:“我不怕了,我很想你,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呜。”

    凯撒尔压根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看他哭成这样,索性将他的哭声都堵在唇瓣里。

    他的回应热烈而娇怯,凯撒尔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失控。

    叶臻觉得背鳍翼的分化很痛苦,疼痛让他泣不成声,但凯撒尔的安慰又让他觉得安心。

    原来是他呀,他就说自己怎么不讨厌凯撒尔,原来注定是他的呀。

    叶臻抽泣着,唇色被凯撒尔亲地糜红,眼神澄澈晶莹,看着凯撒尔。

    他一遍一遍摸凯撒尔的脸,背鳍翼在巨大的疼痛中,于海水中绽放,像一对海蓝色的精灵,透明如蝉翼。

    凯撒尔伸手去摸,有点惊讶:“竟然这么薄?”

    叶臻伏在他肩上,还在抽泣。

    背鳍翼的疼痛把分化的难受压下去了,但凯撒尔的信息素让他觉得舒服不少。

    凯撒尔见他撑过来了,低首抵着他的额头:“哭成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

    叶臻眼神清亮,看着凯撒尔:“我分化了,凯撒尔。”

    凯撒尔咬他的鼻子:“是啊,了不起,才分化。”

    叶臻抽泣着,抱住他:“我分化了,我可以嫁给你了。”

    凯撒尔简直震惊:“你之前不是还想逃跑么?怎么突然想嫁给我了?想通了?不怕生小人鱼了?”

    叶臻抽泣着:“怕呀,但我想你呀,我很想你。”

    叶臻抬头蹭凯撒尔的下巴:“我不要和你分开,你要娶我,你一定要娶我。”

    凯撒尔简直想笑:“不会是分化了,小笨蛋变成大笨蛋了?”

    叶臻摇头:“没有,才没有,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才是大笨蛋,你都不记得我了。”

    凯撒尔愣住:“我们以前见过?”

    叶臻的眼神又委屈了:“我们以前不止见过,我们以前还是最好的朋友,你忘啦,我还给你生了叶斓和兰希……”

    凯撒尔眼神一亮,把叶臻轻轻地推到身后的礁石上,腰往前拱了拱:“叶斓和兰希?这两个名字不错,以后你给我生了小人鱼,就叫这个名字好不好?”

    叶臻觉得自己的鱼尾巴碰到了什么,他咕哝道:“先娶我,再给你生,不然不生。”

    凯撒尔又低头啜他的唇瓣:“其他人鱼都迁徙了,就我俩还在这里讨论这个问题,那不如就现在吧?反正都追不上了。”

    叶臻有点茫然:“现在么?可是……”

    凯撒尔轻声道:“说不定我还能想起来点什么,你说好不好?”

    叶臻的声音小了下去:“好。”

    凯撒尔退开一点距离,摸到叶臻凹陷的一点:“维多亚,你得把这里的鱼鳞膜打开。”

    叶臻低着头看他,眼底还有晶莹的泪。

    他伸手捂住了自己的鱼鳞膜:“你要先娶我,这次别想骗我了,不娶我我

    不要生。”

    凯撒尔抬起头去咬他的唇瓣:“我还以为你真笨呢,这不挺聪明的么?”

    叶臻哼唧一声,动了动自己的背鳍翼,没回答凯撒尔,心里却想着,这次哪能被你骗呢,我都被你骗出经验来了。

    肯定不能再被你骗了。

    凯撒尔想等叶臻好点了再走,根据他对人鱼的了解,这第一次分化不可能就这样过去。

    果不其然,没够半个小时,叶臻又开始哭了。

    凯撒尔把他抱在怀里,又是笑又是哄的:“哪有人鱼因为分化而哭成这样的?维多亚,你再哭,我可就不忍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