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街书屋目录

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妈妈(快穿) 第42章 深海娇O美丽人鱼

时间:2022-06-18作者:香酥牛排

    _: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妈妈(快穿) 第42章 深海娇o美丽人鱼

    人鱼虽然本质上为一种特殊的“鱼”, 但实质上进化比海洋生物都超前。

    比如他们常年深居海洋中,进化到了用鳃呼吸,毕竟不能经常去海面换气, 他们要是和海豚、虎鲸用肺呼吸,那必然是很有害的一种进化。

    这种用鳃呼吸的方式保证了他们可以一辈子不出海,方便安全。

    但另一方面,他们虽然拥有鱼类一样的鳃, 生育方式却又和哺乳动物一样。

    普通的鱼类是卵生的,而人鱼是胎生。

    没错,他们还保持着和“人”相似的生育方式,需要深入配对才能完成孕育人鱼的目的。

    因为他们没有腿,只有鱼尾,所以进行身体里垃圾清理的时候, 都在尾巴前面的位置。

    这个位置就讲究了, 就是刚才凯撒尔差点碰到叶臻的地方, 叶臻觉得窘迫。

    人鱼的构造很特殊,这种进化绝对是人类没见过的。

    雄性人鱼不但和人类男人一样有工具,还能螺旋,能螺旋就说明长。

    这种构造和海豚又很相似。

    叶臻虽然也有这个螺旋体, 但他的不太长, 螺旋起来还不灵活,这大概是作为oga,觉得进化太长了没用,所以才变成了一个“装饰品”。

    虽说是“装饰品”, 但还是有很大用处, 作为一个男人鱼, 不能没有, 他还要靠这个尿尿。

    螺旋体下方一寸处还有个口子,这个口子叫泄殖腔,除了排泄,也是用来和alpha人鱼配对的。

    而雌性人鱼,只有一个口子,用来排泄以及和雄性人鱼配对。

    平时不需要的时候,两边的鱼鳞将其遮掩,也只有需要的时候,才会打开。

    平时会明显发现那个位置凹陷下去一点,由此辨别位置。

    凯撒尔的脸埋在叶臻的肚子上睡了一晚,他真的是连位置都没变。

    叶臻也没敢动,在这样的氛围中睡去,醒来时凯撒尔已经走了,珊瑚丛里就只有他一个。

    作为动物的一点好处就是不需要像人类那样,清晨起来还要打扮一下,他们人鱼顶多就着海水洗一把脸,可是他们的脸并不会脏。

    叶臻知道最近凯撒尔可能会很忙,如果有可能,他不想等一个月了,他可以趁着凯撒尔以及那些人鱼大汉松懈的时候,悄悄地逃离。

    他躲在凯撒尔栖息地外面的礁石里,发现守着他的人鱼大汉已经两天不见人了,他想着凯撒尔是不是信任他了,放松了警惕?

    还是因为最近族里的事情,没人关注他这边?

    要想离开,必然要出去,因为凯撒尔休息的地方是个迷宫。

    叶臻悄悄地从里面探头出去,见那些人鱼忙着不知道在干什么。

    经过他的对比发现,人鱼王家族的人鱼都比他们家族的人鱼强壮,就个头上都比他们长。

    凯撒尔的身体就比叶臻长了半截,尾巴也格外地粗壮。

    叶臻想着,这大概就是人家有力量并且统领人鱼族的原因吧。

    叶臻贴着礁石出去,那些穿梭而过的人鱼忍不住会看他一眼,但看起来很忙碌似的,又匆匆地游走。

    叶臻一看这阵势,心里紧张地不行,他想着,这些人鱼现在这么忙,一定没人来管他了,机会来了!

    他摆动尾巴一路朝着前面游去,发现人鱼王家族是真的大。

    叶臻也没怕,毕竟没有人鱼认识他,他们只是好奇地很。

    不能钻到礁石里去,不然很容易被困住,他就沿着大路一直往前游。

    反正这深海里

    哪个家族都不能待了,他们都在觊觎他的鱼尾巴。

    叶臻愤恨地想,还是独自生存最好了。

    他摆动着漂亮的鱼尾巴,快速地往前游去,结果猛地撞上了迎面而来的凯撒尔。

    叶臻也是当时就愣住了,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凯撒尔已经朝着他游过来了,他尾巴后面还跟着好多个人鱼壮汉,似乎在巡逻。

    叶臻靠在了一边的礁石上,凯撒尔朝着他游过来,竖着站立,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缓缓地凑近叶臻,凯撒尔一双蓝宝石的眸沉稳冷静:“维多亚,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叶臻紧张地咽唾沫,结结巴巴:“我、我醒来没看到你,就来找你了,你都不跟我说一声就走了。”

    凯撒尔若有所思:“这么在意我?既然维多亚这么在意我,不如就嫁给我,我天天报备行踪给你。”

    叶臻:“……”

    凯撒尔尖锐的指甲勾住叶臻的下巴,凑到他唇边:“你说好不好?维多亚,免得你总是担心我,还跑出来找我,这要是不见了,可让我上哪里找?深海中这么危险,万一你受点伤,要我怎么办呢?”

    叶臻的眼神不断闪躲,想看凯撒尔的眼睛,又不敢,整个背鳍都在礁石上。

    “我、我再也不跑出来了,你没事就好,我回去了。”

    叶臻说着就要游走,可是凯撒尔一把又将他从胳膊上扯了回去,将他的腰身用有力的胳膊禁锢住。

    叶臻的眼神像受了惊吓的小鹿,不断地在凯撒尔脸上逡巡,薄唇不安地动了动。

    凯撒尔的目光落在他的唇上:“亲过人鱼吗?”

    叶臻的喉头动了动:“没、没有。”

    凯撒尔猛地低首啜了一下他的唇瓣,声音特别响:“现在,你亲过了。”

    叶臻:“……”

    眼睛瞪地老大,不可思议地看着凯撒尔,脑子瞬间宕机了。

    凯撒尔抱着他往回游:“下次再让我看到你跑出来,我可不管你分化没分化,我不是达巴伦,我还没有过任何人鱼,我会让你尝尝我生气的滋味。”

    叶臻有点茫然地被凯撒尔抱着往回游走,他木讷地想,刚才凯撒尔生气了吧?不然怎么会把他的嘴吸地那么疼?

    等到游回去,他的嘴都是麻的。

    这个亲亲,应该只是凯撒尔表达愤怒的一种方式,没有其他意义吧?

    即使他再笨,也知道被亲意味着什么,上一世狄龙就老喜欢亲他,作为一匹马,竟然也喜欢亲他。

    他和狄龙之间的亲亲是因为彼此喜欢,是爱情。

    可是凯撒尔亲他……啊,这感觉好奇怪,他说不上来。

    凯撒尔明显不是真的亲他,而是在撒气。

    人鱼生气的时候都这样吗?

    叶臻被凯撒尔送了回去,他也不敢再有什么小动作了。

    凯撒尔警告他:“如果这一个月你坚持不下来,那我绝对不会兑现我给你的承诺,因为是你违背在先,维多亚,不管你去了哪里,我都会把你抓回来给我生小人鱼。”

    叶臻吓得再也不敢出去了,战战兢兢地看着凯撒尔保证:“我以后真的不会这样了,凯撒尔,你相信我,我只是担心你,去找你而已……”

    叶臻不会撒谎,一撒谎说话的语气就不对了。

    凯撒尔却点头:“那就好,我再信你一次,最近族里大事很多,不要到处乱跑,等我回来就行。”

    叶臻赶紧乖巧地点头:“好,我知道了,我一定乖乖等你回来。”

    凯撒尔这才满意了。

    叶臻以为自己拙劣的演技骗过凯撒尔了,还在庆幸自己脑子聪明,其实凯撒尔什么都知道,只是懒得揭穿这个小笨蛋罢了。

    现在整个人鱼族群受到了威胁,凯撒尔要全面帮助这群人鱼寻找一个安全的栖居地。

    所以他最近总是早出晚归,每天都要再深入海水五百米,看看是否能够让人鱼生存。

    事实证明,下潜越深,海水压强越大,海水中的氧浓度变得更加稀薄,但下潜1000米左右的温度是没什么大的变化。

    人鱼都喜欢温和的水域,这样利于生存和繁衍,但氧浓度又成了一个问题。

    近年来随着全球气候变暖,生活垃圾的排放以及各种不可抗的因素,海水中的氧含量在下降,而现在这个深度以及氧含量,是最适合人鱼生存的。

    他们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这里可以说是孕育他们的摇篮。

    而现在要找一个适合这么多人鱼生存的家园,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救助三公主的事情在凯撒尔发了很大的脾气之后,停止了。

    凯撒尔告诉所有人:“现在海面上就有搜寻人鱼的船只,他们已经将目标锁定在我们这里了,你们还想出去送死,要送死也行啊,别连累其他人鱼,三公主现在的一切下场都是咎由自取,自找的。她已经被抓了,你们还想带着全族一起毁灭,你们问过其他族人了吗?!”

    凯撒尔本就性情暴躁凶残,这样一凶,露出一嘴凶狠的獠牙,吓得在场的人鱼没有一个敢说话的。

    就连他父亲都被吓住了,战战兢兢半天,才问凯撒尔:“那咱们现在要做什么?总不能等死。”

    凯撒尔说:“搬迁,离开这里,这里已经不安全了,临走时,把我们生存过的痕迹都毁掉,不能让任何人类发现我们,我这几天一直在找能够生存的海域,再下潜350米。挨个通知各家各户,做好搬家的准备,通知到整个人鱼族。”

    人鱼王只有叹息的份,因为所有的办法都是凯撒尔在想,他们不得不放弃营救三公主。

    人鱼族的规矩很严格,不能去海面,更不能去海岛,三公主不听,非要去海岛上唱歌,还和一个人类男人有了情愫,结果就被男人为了利益出卖了。

    现在就只能被关在人类的研究室里,装在鱼缸里,过完她的一生。

    谁也救不了作死的人鱼。

    搬迁的事宜就要提上日程了。

    这天晚上,凯撒尔很晚了才回来。

    叶臻一直在等他,不知道凯撒尔气消了没有。

    结果等了半夜凯撒尔才回来,叶臻都躺在珊瑚里睡着了。

    结果大半夜了,突然觉得身上一沉,他猛地睁开眼睛,借着水母的光,看清楚了凯撒尔的脸。

    那金色鱼鳞覆盖脸颊两侧的脸,近在咫尺。

    金色的鱼尾缠着他的渐变玫红色。

    这行为属实有点太亲密了,叶臻试图退开一点距离,可是凯撒尔却疲惫不堪似的。

    枕在了叶臻的肩上:“维多亚,我好累,你别动。”

    叶臻便不敢动了,幸亏还有海水的力量撑着凯撒尔,不然他整个重量都在叶臻身上。

    叶臻觉得凯撒尔的鱼尾缠住了他的,想挣扎,凯撒尔又说:“别动,让我抱着你休息会儿,最近太累了。”

    叶臻便愣愣地躺着被抱着,他小心翼翼地问:“是因为三公主的事情么?”

    凯撒尔回答:“嗯,三公主被人类抓走了,估计早就成了标本,我把他们都骂了一顿,不让他们去救,最近估计要搬家。”

    叶臻惊讶:

    “搬家?谁搬家?”

    凯撒尔回答:“所有人鱼族,要再下潜三百多米,普通人类做好充分的准备,水性极好,也只能下潜三百多米,如果他们利用潜水机器,那我们逃到哪里都没用的。至少距离这里三百米以下,他们无法到达。”

    叶臻叹息一声:“做人鱼也太难了。”

    凯撒尔说:“到时候你跟着他们一起走。”

    叶臻担忧道:“我还要回去找我的家人,我和他们一起走,行么?”

    凯撒尔抬起头,盯着他的眼睛:“可以,亲我一下,我就让人送你回去和你的家人一起搬走。”

    叶臻:“……”

    凯撒尔的声音沉沉的:“怎么还犹豫了?不愿意?”

    叶臻咽了咽唾沫:“就亲一下,你明天就送我回家好吗?”

    凯撒尔回答:“明天就回家,这可不容易,除非你做点让我高兴的事情。”

    叶臻蹙眉:“怎么样你就高兴了?”

    凯撒尔说:“没见过人鱼配偶行为,总见过人鱼小情侣谈恋爱?”

    叶臻头皮发麻,因为他想到了人鱼配偶时的声音。

    他咬了咬唇:“凯撒尔,可是那是情侣之间才能做的事情,我和你……”

    凯撒尔用自己脸颊两侧鱼鳞蹭叶臻的唇瓣:“我和你怎么了?”

    叶臻觉得唇上被蹭地有点疼:“我和你又不是情侣,你说过一个月就摸尾巴。”

    凯撒尔的声音低沉:“可你明天想回家,难道我不能要点甜头么?维多亚,尾巴是我的,初吻也得是我的,你的初吻在不在?”

    叶臻简直呆了:“你,你怎么这个样子啊?我还没准备好。”

    凯撒尔问:“准备什么?亲个嘴,你准备什么?”

    叶臻:“……”

    凯撒尔试图去亲他的唇瓣,被叶臻伸手挡住了:“你不能这样子。”

    凯撒尔的声音带了冷意:“你不乖一点,主动一点,我明天不送你回家了。”

    叶臻:“……”

    算了,为了回家,这点事情算什么。

    又不是做那档子事,亲就亲。

    叶臻小声道:“那你别用尾巴压着我。”

    凯撒尔将尾巴移开,往旁边挪了挪,侧躺在珊瑚丛里。

    叶臻也侧躺着,面对着他,深呼吸一下,凑过去,在凯撒尔嘴上亲了一下,然后远离。

    “可以了吗?”

    他问凯撒尔的声音,带着微微颤抖。

    凯撒尔无奈了:“你真没亲过别的人鱼?见都没见过?”

    叶臻支支吾吾:“见过是见过,可他们……”

    可他们只有造小人鱼的时候才那样亲呀。

    而且上一世他和狄龙,也只有在爱意浓厚的情况下,才会试着亲亲,其他时间也没这样过。

    “可他们什么?”凯撒尔的声音将他拉回现实。

    “可他们在生小人鱼。”叶臻终于说了出来,脸有点热。

    谁知凯撒尔竟是伸开长臂,一把将他抱住,抚摸他后面的背鳍。

    “如果你想生小人鱼,我也可以,但是你还没分化,生不出小人鱼的。”

    凯撒尔的脸在他胸口,叶臻的心都要跳出来。

    凯撒尔又问:“选择亲我,还是给我生小人鱼?你自己选,反正都行,明天我都送你回家。”

    叶臻舔了舔唇角,紧张道:“那还是亲亲你吧。”

    凯撒尔抬头,扬起下巴,将薄唇凑过去:“嗯。”

    叶臻低眼看着他的脸,战战兢兢地用自己长着蓝色尖锐指甲的手轻轻地捧住凯撒尔的脸,缓缓地将自己的唇贴了上去。

    他感觉到凯撒尔咽口水了,但他没有动作。

    叶臻亲了一下,放开,又亲了一下。

    唇都在发抖:“凯撒尔,可以了吗?”

    凯撒尔出了一口长气,点头:“嗯,可以了。”

    叶臻这才舒了口气,心回到了肚子里。

    凯撒尔猛地凑到他脖子上,微凉的唇,软而欲。

    叶臻吓得仰头,就感觉凯撒尔疯了一样,留下密密麻麻的亲亲。

    叶臻又开始紧张:“凯撒尔?”

    凯撒尔亲到他的锁骨处,停下了,将叶臻翻个身,咬叶臻的背鳍。

    被叶臻的背鳍扎疼了,才有点熄火的趋势。

    叶臻疼地嘶了一声:“你干嘛咬我啊?”

    凯撒尔的胸膛贴着叶臻略显尖锐的背鳍:“就想咬你。”

    叶臻茫然地看着不远处的水晶石,心想着,凯撒尔这人真的好奇怪。

    他还是忐忑,问凯撒尔:“你明天真的会放我回家吗?”

    凯撒尔沉声道:“嗯,但你要保护好自己。”

    叶臻心里舒坦了:“好,你也是,谢谢你了凯撒尔。你是个好鱼,你比达巴伦好。”

    凯撒尔:“……”

    凯撒尔真的让人把他送回家了,叶臻再一次笃定,凯撒尔是个好鱼。

    凯撒尔送了十多里路,因为他还有事情要回去处理,就让他身边的人鱼大汉跟着他了。

    叶臻朝着凯撒尔挥手:“再见啦,凯撒尔。”

    凯撒尔也朝着他挥手:“注意安全。”

    叶臻应着,然后在凯撒尔的注视下,和那条人鱼大汉游走了。

    凯撒尔叹息一声,看来要把这个小东西拐回来,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等这次迁徙完了,他再搞定这个小家伙,派了人跟着他,保护他,也是为了避免达巴伦打扰他。

    他现在要一心计划全族的搬迁事宜,不如就让他先和家人在一起,那样他至少不会孤单。

    路上无聊,叶臻就跟人鱼大汉说起凯撒尔。

    “你们家二王子其实挺好的,没有那些人鱼传的可怕。”

    人鱼大汉叫罗恩,是凯撒尔的心腹,从小照看凯撒尔长大。

    罗恩闻言,心想着,你是第一个说二王子是好鱼的人鱼,那是因为二王子喜欢你,才让你觉得他好,要是不喜欢你,你就知道什么是残酷了。

    他记得去年有个人鱼oga追二王子,还对二王子用手段,试图霸占二王子,被二王子直接当场给掐死了。

    二王子24岁了,和他同龄的alpha人鱼估计孩子都好几个了,他还一个oga都没有。

    全是因为二王子有感情洁癖,他见过了人鱼之间混乱的关系之后,就无比嫌弃。

    至今还是个老处鱼,就连结合热期都死命地往过扛,每一次结合热期,二王子都能被折磨地褪去一层皮。

    罗恩都觉得他何苦呢,随便找个看得过眼的不就好了?为什么要跟自己过不去呢?

    但二王子身边一直没有oga,也没见他喜欢过什么人鱼,对任何追求者都一个态度:莫挨老子。

    这也是“他不喜欢漂亮人鱼”谣言流出去的根本原因。

    可是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看上了这样的一条人鱼,虽然罗恩觉得这条人鱼尾巴确实漂亮,但实在是笨了些。

    原来二王子喜欢笨的,不喜欢聪明的。

    罗恩叹息一声:“有没有一种可能,我们二王子他喜欢你?”

    他实在是被这个笨蛋的逻辑折服。

    如果不是喜欢,又怎会让他住在家里这么久?

    是个人鱼都能明白的道理好吧?

    叶臻听到罗恩说凯撒尔喜欢他,怔愣地回头看了一眼罗恩:“你说凯撒尔喜欢我?怎么可能,他还咬我的背鳍,喜欢就咬我的背鳍吗?”

    罗恩:“……”

    你们俩咬背鳍这种事是可以拿出来说的么?

    除了跟敌人拼命时,谁家的人鱼彼此互动会用咬背鳍这种行为?

    罗恩蹙了眉头:“他为什么咬你的背鳍?”

    叶臻回答:“我怎么知道,先啃我的脖子,再咬我的背鳍,凯撒尔虽然是条好鱼,但他的兴趣好奇怪,背鳍有什么好咬的?又不能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