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街书屋目录

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妈妈(快穿) 第41章 深海娇O美丽人鱼

时间:2022-06-18作者:香酥牛排

    _: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妈妈(快穿) 第41章 深海娇o美丽人鱼

    事态的发展超乎了叶臻的想象, 他原本以为就算达巴伦失败了,也是客客气气地把他送到人鱼王家族去。

    就算不客气地送过去,也该是在白天, 而不是黑灯瞎火地就带来六个大汉把他给架走。

    叶臻挣扎了一路,丝毫没有挣脱六个大汉的控制, 他们游动的速度都很快。

    见那六个人鱼大汉把叶臻就这样架走了,莱娜和维利都有点担心, 莱娜问达巴伦:“维多亚不会有事吧?怎么感觉这么可怕呢?”

    达巴伦冷哼一声,没理莱娜,转身游走了。

    维利有点担心道:“他们不会把二哥怎么样吧妈妈, 我好担心他。”

    莱娜只能安慰维利, 也安慰自己:“没事的, 二王子只是看上维多亚, 即使不喜欢,也不该对他动粗,维多亚又没做错什么。”

    她只能为他祈祷。

    原本以为达巴伦已经很可怕了,但是现在来了个更可怕的。

    二王子凯撒尔可比达巴伦凶残多了, 那可是能徒手杀死大白鲨的凶残人鱼。

    一边为自己的儿子担心,一边又在期待维多亚能获得凯撒尔的宠爱, 那样的话,他们一家就都有去人鱼王家族生存的机会了。

    这个海域猎物资源匮乏, 已经不足以生存了, 过不了多久, 他们还是要搬家的。

    几百里的路程, 六个大汉走了不到两个小时, 他们在水中的游动速度很快, 离弦的箭一样。

    叶臻被送到人鱼王家族的时候, 天还没亮,但这附近到处都是发光的海洋生物,乍一看,还有种歌舞升平的感觉。

    他被六个大汉送进了一个礁石洞,只是四周比较黑暗,叶臻便没敢动,看着远处一个发光的物体,他不安地待在礁石洞口。

    那六个人鱼大汉告诉他:“你从这里进去一直往前游,就是二王子休息的地方了,我们是不能进去的,祝你好运。”

    叶臻:“……”

    六个人鱼大汉守在了洞口,叶臻也没办法逃走。

    他只能厚着头皮往里面游去,速度稍微有点慢,他在想,怎么样才能骗过人鱼王子,让他放了自己。

    总该试一下的,不然一点希望也没有。

    越往里面游,光线就越亮,叶臻还想着,难不成人鱼王家族还通电的?

    可等游进去才发现,发光的竟是一些水晶石,而水晶石折射着发光水母的光,所以格外地透亮。

    叶臻到了一个宽阔的地方,周围都被礁石挡着,中央依旧是一片火红的珊瑚丛。

    珊瑚丛上面又铺着一层柳珊瑚。

    他该是熟悉这里的,上次迷路了就是在这里。

    叶臻有点紧张,不断地摆动着尾巴,四下张望。

    金色人鱼呢?

    不是说进来就能看到?他没在这里么?

    正想着,突然尾巴被摸了一把,叶臻猛地回头,将尾巴藏起来。

    便见水晶石折射的光芒下,一条金色的人鱼从他尾巴旁边游了起来。

    叶臻:“……”

    还没说什么,金色人鱼已经靠近他,一把抱住他朝着珊瑚丛游了过去。

    叶臻吓得瞪大眼睛,金色人鱼将他放在珊瑚丛里。

    叶臻面朝上,他面朝下,两条人鱼就这样望着彼此半天。

    叶臻才猛地反应过来,双手抱住了胸膛:“你干什么?”

    金色人鱼游到他身边,在他身上嗅了嗅,低沉的声音有点淡漠:“我的目的还不明确么?当然是看上了你的鱼尾巴。”

    叶臻:“……”

    小心翼翼地将尾巴收起来,叶臻的目光随着他移动:“鱼尾巴不能随便摸。”

    金色人鱼问:“为什么不能随便摸?”

    叶臻战战兢兢:“我们家族有规定,只有以后做配偶的人鱼才能摸尾巴,你又不是……”

    不是我的配偶,你干嘛老摸我尾巴?

    金色人鱼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哦,这样啊,那达巴伦是不是摸过你的尾巴?你和达巴伦是不是什么都做过了?”

    叶臻匆忙摇头:“当然没有,我还没分化,他没碰过我,每次摸我的尾巴,都会被我打,所以他也很少摸我的尾巴。”

    金色人鱼点头:“那你不喜欢他?不喜欢他还嫁给他?”

    叶臻无奈:“这又不是我能控制的,他的权利太大了,他拥有整个家族的人鱼权利,还用我家威胁我,我能怎么办?要不是我还没分化,估计早就被他……”

    叶臻难以启齿,但这也是事实,得亏他没有分化,达巴伦觉得不分化做起来不刺激,才没碰他的。

    毕竟那是个情场上的老手,拥有很多oga,早就知道怎么玩才最舒服。

    金色人鱼在叶臻身边游过来游过去:“你的意思是,你还没分化,所以没经历过那种事?”

    叶臻羞赧道:“当然没有,我也不喜欢那些人鱼,我才不想喜欢他们,也不想给他们生小人鱼。”

    金色人鱼猛地凑近叶臻的脸,看着他的眼睛:“那给我生呢?”

    叶臻:“……”

    你刚见面就让我给你生小人鱼,这是不是太夸张了?

    叶臻眼神闪躲:“我没分化,我生不了,你放我走吧,我保证会感激你。”

    金色人鱼在他身边躺着,用手撑着脑袋,脸颊两边金色的鱼鳞折射着水晶石的光。

    “我等你分化就好了,不是么?”

    “可我不喜欢你,不想给你生小人鱼。”

    “这深海里,多的是没有相互喜欢的,但还不是生了?”

    “你别强迫我,不然我会咬你。”

    “你叫维多亚,你好维多亚,我是凯撒尔。”

    “哦,早知道你的名字了,凯撒尔,你能放了我吗?”

    “别的人鱼都想嫁给我,怎么你就不想?你嫁给我,以后都不用担心食物问题,维多亚,即使这样你也不想嫁给我么?”

    叶臻有些为难:“可我没准备好,我的情况比较复杂。”

    确实还比较复杂,他还没有准备开始下一段感情啊,他还没有忘记狄龙。

    至少等个三五年,等他能慢慢地淡忘狄龙了,大概就能接受了。

    金色人鱼问:“有多复杂?说来听听。”

    叶臻想了想,回答道:“你不懂的,凯撒尔,你等个三五年,等我想谈恋爱了,想找个人鱼陪我了,你再娶我不迟,反正我也不准备找其他的人鱼,我也不想分化,我想独自生活。”

    金色人鱼看着他:“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你迟早会分化,你迟早需要alpha,分化迟只能代表你生育能力差,不代表你不需要alpha人鱼,但你放心,等你分化了,即使生育能力不强,我也不会嫌弃你,我会努力让你怀上。”

    叶臻:“……”

    凯撒尔是不是听不懂他说的话?

    他明明说的是不想生。

    叶臻想离他远点:“别胡说了,我不会和你生的。”

    凯撒尔问:“那要是我说,给我生一个,我就放你走,你愿意么?”

    叶臻一愣:“真的啊?”

    凯撒尔点头:“真的,当然了,我不是那么禽兽的人鱼,既然你不喜欢我,那我换个条件,你让我摸一个月的尾巴,我就放你走,也不为难你。”

    叶臻愣了一瞬,反应过来后,眨眨眼睛,侧首看了凯撒尔一眼:“你说话算话吗?”

    凯撒尔回答:“当然,但你必须要听我的话,我不对你做其他的,但我要摸尾巴的时候,你必须要把尾巴给我。”

    叶臻愣愣地“哦”了一声:“那你不能反悔,你要是反悔了怎么办?”

    凯撒尔保证道:“我肯定不反悔,整个人鱼王家族的人鱼都知道,我凯撒尔是最重承诺的人鱼,毕竟以后要统领人鱼族,没一点诚信还怎么当好人鱼王?”

    叶臻想了想,也是,凯撒尔虽然性情残暴的传闻在外,但是并没有其他不好的传言,人鱼族传地最多的就是他长相俊美,颜色漂亮,和其他的人鱼不一样。

    叶臻信了。

    “那我相信你一次,就一个月。”

    “嗯,现在,请你把尾巴给我。”

    叶臻不安地摆了摆尾巴,然后慢慢地将尾巴蜷曲,送到了凯撒尔怀里。

    他的身子才发抖,凯撒尔的手顺着他开叉的位置摸了上去。

    叶臻一个激灵,猛地将尾巴从他手里抽回来。

    凯撒尔眸色冷着:“这就怕了?那这一个月怎么办?”

    叶臻的声音有点抖:“你、你等我适应一下,凯撒尔,我没被人这么摸过……”

    鱼尾渐变的玫红色,延伸往上变成了淡淡的海蓝,这个颜色倒是无比衬托他的身材。

    不盈一握的纤腰,比女性人鱼的腰还要漂亮纤细,这么漂亮的人鱼oga,给达巴伦那种货色,太浪费了。

    凯撒尔也不着急,就等着美人鱼自己把尾巴送到怀里来。

    “我累了一天,还要等你,维多亚,我都困了,让我抱着你的尾巴睡觉。”

    “哦。”

    叶臻又战战兢兢地将尾巴蜷曲起来,递到凯撒尔怀里:“你睡吧。”

    凯撒尔缓缓地将脸贴在了上面,光滑又冰凉的鱼鳞,还带着美人鱼的惊恐和不安,甚至能感觉到尾巴上面的温度,因为他的紧张,都变得清晰起来。

    凯撒尔抱着美人鱼的尾巴闭上了眼睛,隐约听到美人鱼小声道:“就一个月啊,多了我会生气的。”

    金色人鱼唇角一勾,轻轻地回了句:“嗯。”

    叶臻的心这才稍微安稳了点。

    其实凯撒尔也还好,没有那些人鱼说的那样凶残,最起码比达巴伦好多了对吧?

    叶臻并不知道凯撒尔有没有其他的配偶,这件事他不关心,他关心的是,这一个月什么时候结束。

    叶臻觉得自己还是挺聪明的,把凯撒尔哄地团团转,只要让他摸一个月的尾巴,他就换得了自由。

    所以他格外地乖巧听话,甚至都不想着逃走了,一个月后,他就自由了。

    人鱼王家族的食物确实丰盛,叶臻是没有权利在这个海域自由活动的,人鱼王家族的人鱼都比较凶,凯撒尔也怕他出事,就让他在家里待着,不让他出去。

    吃饭的时候,会有人鱼壮汉在礁石洞外面喊叶臻吃饭了,叶臻就会游过去,把食物抱回凯撒尔的栖居地进食。

    进食完,就把剩余的残骸找个地方藏起来。

    他胃口并不大,一次可以吃一条差不多五斤重的鱼就饱了,今天那些人鱼送来的鱼,有五六十斤……

    一般情况下,这种大鱼都够他们一家四口吃

    饱了,父亲也不和母亲一起生活,只有重大事情时,父亲才会主动找母亲。

    虽然一个人待着很无聊,但没有了达巴伦的骚扰,他突然觉得这样也不错。

    唯一让他觉得担心的就是,晚上凯撒尔回头要摸他的尾巴。

    他看了看自己的尾巴,蜷曲身体,摸了摸。

    大家都是人鱼,难道自己的尾巴摸起来更舒服么?

    难道凯撒尔不喜欢他自己的金色尾巴?

    其实叶臻看着那金色尾巴,也很想摸一摸是不是和他的一样。

    但他不敢,他怕凯撒尔生气,然后不答应放他走了。

    这一天凯撒尔也是忙了一天,快黑了才回来。

    叶臻等在礁石边,看着他游了进来。

    凯撒尔发现他了,问他待在这里干什么,叶臻说:“无聊,就看你游过来。”

    凯撒尔游到了里面,问:“吃过晚饭了?”

    叶臻指了指他藏在一个石头缝里的大半鱼:“没吃完,他们还送了两个来,我放着明天吃吧。”

    凯撒尔走过去,将那大半鱼拿出来:“明天还会有人送吃的来,这放着明天就不好吃了,我吃。”

    叶臻愣了一瞬:“哦,那你吃吧,你一天没吃饭啊?”

    凯撒尔回答:“嗯,太忙了,最近族里好像出了点事。”

    叶臻游过去,问他:“什么事呀?”

    凯撒尔撕扯了一口大鱼,给叶臻吓住了。

    他又停了下来。

    凯撒尔知道吓到他了,便转身背对着他。

    凯撒尔回答:“人类又发现我们的踪迹了,估计要全族搬迁,最近在忙这个事情,总有不听话的人鱼,喜欢跑去海面上,要么就是上岛唱歌,引来了一群人类。”

    叶臻听着都心里发慌,毕竟看过很多关于美人鱼的电影,一旦人鱼被人类发现,那把地球翻了都要找出人鱼来。

    叶臻紧张地咽了咽唾沫,看着凯撒尔把他吃剩的大半个大鱼吃完了,然后将骨头残骸收起来,埋在了砂石堆里。

    凯撒尔这才回头道:“休息吧,睡醒了明天还要忙碌,我们这里距离海面120米,是普通人类到达不了的深度,但他们借助高科技,大概是会下来的。”

    叶臻游过去,见凯撒尔躺在了红色的珊瑚上,他的胳膊伸开着,叶臻便知道这是要他的尾巴呢,只得把尾巴缓缓地递到凯撒尔的怀里,凯撒尔熟练地抱住,一只手顺着他的鱼尾纹路,往上探寻。

    “120米啊,那要是搬家,能搬到哪里去?”

    “大概搬到500米以下的海域吧,但这种深度,可能我们承受不住,在这里生存久了,深海对于我们而言,还是充满未知。”

    “但是不往下,就会被人类发现,那到时候很危险。”

    “是这样,所以我得想办法找个安全的海域,不能被人类发现的。”

    他的手停在了叶臻的腰上,叶臻低头看着他:“不是说好只摸尾巴么?”

    凯撒尔的手顿了顿,又摸回尾巴上,轻轻地抚摸:“是在摸尾巴。维多亚,你和达巴伦真的什么都没做过?那亲亲之类的呢?”

    叶臻摇头:“没有,不太喜欢他碰我。”

    凯撒尔问:“那怎么让我碰了?我摸你的尾巴,你不反感么?”

    叶臻:“……”

    是啊,他为什么没反感?

    这要是换成达巴伦,他早就上手开打了。

    叶臻想了想,大概是因为自己和凯撒尔的交易。

    “你答应

    我一个月后放了我,这就当我给你的报酬吧。你还请我吃好吃的大鱼,让你摸一个月也没什么。”

    凯撒尔就笑:“笨蛋。”

    叶臻:“……”

    骂他是几个意思?

    不喜欢就不要摸啊。

    叶臻有点生气,想把尾巴抽走,凯撒尔轻声道:“别动,困了。”

    叶臻:“……”

    突然又想起凯撒尔选秀的事情,叶臻问:“你不是有五个oga么?我怎么一个都没见到?”

    凯撒尔的声音沉寂下去:“没要,都长得丑。”

    叶臻:“……”

    可是他来的路上,听到大家都不是这样说的,他们都说凯撒尔不喜欢漂亮的。

    叶臻摸了摸自己的脸,摸到了自己脸上的鱼鳞,又摸了摸招风耳似的鱼鳃鳍。

    他以为那是耳朵,结果是鱼鳃上面的保护鳍。

    是了,人鱼也是鱼,靠鳃呼吸的。

    又转头看了看自己的背鳍,叶臻得出一个结论:自己也不好看。

    所以凯撒尔只是看中了他的尾巴,其实并不是看中他这条人鱼。

    他有点放心了。

    “那我放心了,我也长得丑。”

    他兀自呢喃着。

    结果闭眼睡觉的凯撒尔,竟是睁开了一双蓝宝石的眸,看向了他。

    叶臻乌黑的头发从肩膀垂落,低头看他。

    “难道不是么?”

    凯撒尔没答话,只是把他的尾巴往下压了压,用自己的尾巴压住,金色玫红相叠,说不出的迤逦。

    凯撒尔只说了一句:“睡觉了,再啰嗦,咬你的尾巴。”

    叶臻:“……”

    他又被凯撒尔抱了一晚的鱼尾巴,也没什么睡意,不困。

    等到凯撒尔睡熟之后,叶臻还是没忍住好奇心,试探地摸了凯撒尔的金色鱼尾。

    他摸了摸凯撒尔的尾巴,又摸了摸自己的,感觉好像没什么区别。

    凯撒尔也没醒来,叶臻这才放心地睡了。

    醒来时,凯撒尔也已经走了,他伸了个懒腰,去礁石洞口看看。

    结果发现六个人鱼大汉都不见了,不知道外面什么情况,不断地有人鱼穿梭而过,看起来特别紧张焦急。

    叶臻从礁石洞探出头去,便见人鱼王家族的人鱼都好像进了全员警备的状态,他不清楚什么情况,顺着礁石往那群人鱼靠近,听了半天才知道出事了!

    “三公主救了个人类,那人类恩将仇报,竟然带人将三公主捉走了!三公主肯定凶多吉少,人鱼王在和众位王子商量救公主的事情,可二王子却不让救。”

    “二王子为什么不让救啊,就因为三公主和他不是一个母亲生的么?”

    “不知道,他已经和众位王子干起来了,死活不让救。”

    “二王子真冷漠。”

    “谁说不是呢?真让人寒心。”

    叶臻又顺着礁石洞爬回去,他倒是有点担心凯撒尔了。

    不让救是对的,人鱼们对人类没什么了解,这要是救了,有命去,没命回。

    人鱼上岸战斗力就是渣渣,哪能跟人类比。

    凯撒尔肯定也是想到了这个,所以才主张不让救,但他这样一搞,肯定让人鱼族觉得他冷漠无情。

    叶臻有点担心,一直在家里等到了天色暗沉,海水里的光也暗了,凯撒尔回来了。

    明显是在外面受了委屈,回来后什么话都没说,就叫他过去,抱着叶臻

    的尾巴躺在了珊瑚里。

    叶臻看着他半天,才出口问:“他们都为难你了?”

    凯撒尔的语气淡然:“随便他们,要送死就去送吧,我劝过了,他们不听,要带着全族去陪葬,谁能有什么办法。”

    叶臻叹息一声:“他们还是把人类想地太简单了,作为主宰地球的高智商物种,没有人任何动物会是人类的对手。真的是去一个,送一个,凯撒尔你阻止他们是对的,你不必自责。”

    被烦心了一整天的凯撒尔,突然在叶臻这里获得了温暖,他缓缓地抬眼看向叶臻,勾勾手指:“你别总是竖着站,靠过来。”

    叶臻一愣:“啊?干什么?”

    凯撒尔回答:“这样抱着不舒服,你躺着。”

    叶臻:“……”

    人鱼的指甲是尖锐的,这是为了捕猎以及自保进化出来的,但凯撒尔的手指却格外地好看。

    叶臻盯着他的手看了半天,又看了看自己的,把自己的小丑手藏了起来,然后缓缓地和凯撒尔保持距离躺下了。

    凯撒尔看着他,不满:“靠过来点,太远了,既然和我做交易,那就得让我满意了才好 。”

    叶臻觉得紧张,往后退,被凯撒尔抱住了鱼尾:“别动,就这样。”

    他整个脸都埋在叶臻腰

    叶臻咽了咽唾沫:“凯撒尔,你、你别这样抱我的尾巴呀。”

    凯撒尔问:“为什么不能?”

    叶臻紧张道:“我、我觉得不太舒服,你换个位置吧,要不抱腰也行,别抱那里。”

    凯撒尔哦了一声,顺势往前游了一点,抱住了叶臻的腰:“也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