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街书屋目录

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妈妈(快穿) 第34章 漂亮软O汗血宝马

时间:2022-06-18作者:香酥牛排

    _: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妈妈(快穿) 第34章 漂亮软o汗血宝马

    在狄龙心里, 兰斯还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娇娇马,即使生下了小黑马,依旧还是他心里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兰斯。

    兰斯年龄并不大, 第一次结合热期的时候才刚成年,狄龙承认自己那时候禽兽了,但不那样做的话, 他得不到兰斯。

    兰斯会成为巴蒂尔筛选名马的工具种马,他不愿意看到那样的结果。

    他当时只想着独占兰斯, 没考虑过他怀孕的后果,原本以为他会陪在兰斯身边, 陪他生产, 可是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

    他努力了一整年,就为了这一天, 他并没有拿到世界杯的冠军, 他帮瓦勒尔拿到了亚军,原以为瓦勒尔会生气, 然后毁约, 不承认他给的承诺。

    可瓦勒尔终究只是跟他说:“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狄龙, 没有拿到世界冠军也没关系, 还有下一个四年,我会等你的, 等你回来找我, 我也知道你不甘心,下一个四年我们再相聚吧。”

    瓦勒尔将狄龙的定位器取了, 他亲自将狄龙放生了, 走的时候也是千般不舍万般无奈, 他一遍一遍抚摸着狄龙长而帅气的微卷鬃毛,语气十分落寞:“我答应你的,我会做到,但以后能不能再见,我就不知道了,雅尼斯可以和我默契合作,但始终不如你,我希望下一个四年,依旧是你和我上赛场,我会一直等你的,如果你不来,我也不会去找你。祝你和兰斯幸福。”

    瓦勒尔拍了拍他的脖颈,像一个对孩子放手的老父亲,狄龙知道他心里不舒服,不畅快。

    他只能在心里默默地保证,放心吧瓦勒尔,下一个四年,我一定带你赢得世界冠军。

    自此狄龙走了,瓦勒尔站在那里,看着他的身影消失之后,才伸手抹了抹眼泪,给巴蒂尔通了电话,请巴蒂尔出去喝酒。

    巴蒂尔又高价买了一匹种马oga,但这世上始终没有任何一匹马比他的兰斯更漂亮了,他总是不满意。

    接到瓦勒尔的电话后,听到瓦勒尔不开心,巴蒂尔还跟他说:“你和狄龙刚拿下世界杯亚军,该高兴的瓦勒尔,怎么这样沮丧?”

    瓦勒尔回答:“我把狄龙放生了,他喜欢野外,若是强行把他留下,他一定会抑郁到死,这一年来,他总是抑郁,我不断地开导,才让他好点了,巴蒂尔,我才知道原来不仅仅只有人会有情绪。”

    狄龙抑郁的事情倒是在巴蒂尔的意料之外,他问瓦勒尔:“那你不该给他请医生么,怎么还放生了?”

    瓦勒尔不太想告诉巴蒂尔,狄龙是为何抑郁,他的抑郁大概是和兰斯分开地太久了,等他找到了兰斯,肯定就好了。

    瓦勒尔没回答他,只是说:“出去喝一杯吧巴蒂尔,我需要安慰。”

    他不知道下一个四年狄龙还会不会回来,也不知道即使狄龙回来,还和他有没有默契,但他知道,他的目标还没完成,亚军不是他的终点。

    他要和雅尼斯一起努力才行,雅尼斯不像狄龙,他是个oga,很多地方都不如狄龙。

    和一匹马磨合到充满默契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他用四年的时间和狄龙磨合,才有了如今的默契。

    接下来他将再用四年的时间,去和雅尼斯磨合,真是一件悲伤的事情。

    -

    叶臻整个结合热期都处于一种很倦怠的状态,连草都不怎么吃,但每天还要喂养叶斓和两只虎崽崽。

    狄龙也只有在他需要信息素的时候才能靠近,不然其他的时间就远远地望着,不敢靠近。

    他知道兰斯讨厌他,不想理他,他也不着急,这次回来,一定不会再轻易离去了。

    他总是看到叶斓在兰斯身边跑

    来跑去,那一身和他一样黑的毛发,竟然在太阳光下出现了五彩斑斓的彩虹色,但转眼就消失不见。

    等他面对太阳的时候,就又出现了。

    狄龙愣愣地看着他,心里是震惊的。

    叶斓虽然遗传了他的毛色,好像比他的毛色更高级。

    谁说黑马丑的?这叶斓的毛色都是很稀有的一类。

    这要是被人类发现,必然会成为收藏家的名品。

    狄龙神色复杂地看着兰斯和叶斓。

    他的崽崽,不让他碰。

    他的老婆,不想理他。

    不过能看到也很好了,最起码还能在最近的距离看着他们,这可比见不到好太多了。

    叶斓当真遗传了他所有的特点,连短短的鬃毛都是微卷的,果然他的基因确实强大。

    他每天的任务就是给兰斯输入信息素,让他不被结合热折磨,他的小娇娇马兰斯,已经不好骗了,这次属实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哄才好。

    反正说什么都不听,也不回应,甚至都不想看他一眼。

    他大概真的伤到兰斯的心了,可是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压根靠近不了,兰斯不想跟他单独待着,他只能往远了走。

    那个混迹在野马群里的米迦又回来了,总是在兰斯周围徘徊,这让狄龙很不爽。

    塞雷好像怕那只猛虎,所以也不敢靠近兰斯。

    但兰斯也不让米迦靠近,狄龙就觉得心里舒服点了。

    兰斯又拒绝了米迦的示好,米迦朝着狄龙这边走了过来。

    狄龙低头啃一口青草,抬眼看向米迦,米迦在他的不远处停了下来。

    明显被狄龙打过,不敢靠太近。

    他问狄龙:“你现在来有什么意义呢狄龙?你还不如不回来了,这样对大家都好,你现在搞地我也无法靠近兰斯。”

    狄龙冷冷地看他一眼:“那是你没本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离开这么久,你都没拿下兰斯,说明兰斯压根不想理你。”

    米迦问:“你以为兰斯会理你么?我告诉你啊,你这辈子大概都不会得到兰斯的原谅了,你压根不知道都发生了什么,生叶斓的时候,你没见兰斯那个痛苦劲儿。”

    狄龙沉默了,他就是在意这个,原本是想着在兰斯生崽的时候,他就该赶到的,可是出现了一点变故,导致回国的日期延迟,他毫无办法。

    这是他的失职,他不否认。

    狄龙没答话,米迦便又说:“所以我觉得你还是离去比较好,兰斯现在恨你,肯定不会喜欢你了,你不如就做件好事,别阻拦我和兰斯,我陪伴他的时间比你久很多,也是我在一直保护他,兰斯都对我动心了的,就因为你来了,又不让我靠近了。”

    狄龙:“……”

    米迦再三劝阻:“你的战场是赛场,不是野外,你可是一匹赛马,能和我们这群野马比吗?没错,我和兰斯现在就是野马,不受人类的管控,他生的叶斓以后也将是这样的野马,我们和你不一样。”

    狄龙:“……”

    米迦:“你离兰斯远点,他可能还会开心一点。”

    是这样吗?狄龙看了看兰斯的方向,发现他并没有看自己,而是在和小黑马玩闹,所以对于兰斯而言,他果然是无足轻重的存在。

    他努力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见他啊,也是为了此后更好地陪伴他。

    狄龙出了一口长气,没有理会米迦,转身走了。

    他还是找个兰斯看不见的地方吧,不然总让他心情不好。

    叶臻虽

    然没有时刻关注狄龙的动向,但他的余光还是时不时地扫过狄龙所在的草地。

    他不太敢靠近狄龙了,怕他还是要走,既然不是一个世界的马,那就不要抱有期待。

    他想看看狄龙能在这里待几天,或许明天他就不见了,也或许后天,他的到来充满了不确定性。

    所以叶臻对狄龙能留下来这件事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瞥见他又走了,叶臻只是觉得心里一揪,但并没有任何的情绪。

    叶斓在他身边蹦跶来蹦跶去,看样子别提多开心,对于叶斓而言,狄龙不过是个陌生的黑马,狄龙的存在对叶斓没有太大的影响。

    是吧,叶臻想着,这大概就是动物世界的规则,很多动物崽崽,一生下来就不知道父亲是谁。

    他的叶斓也是这样,他大概永远不会知道他的父亲就是那匹黑马。

    狄龙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地平线上,叶臻站在那里愣愣地半天,始终是什么情绪都没有。

    米迦朝着他走了过来,告诉他:“兰斯,狄龙又走了。”

    叶臻只是“嗯”了一声:“我看到了。”

    米迦叹息道:“他和我们不一样,你也别伤心了,这么久都过来了,就不要为他难过。”

    叶臻呆愣了一会儿,回答:“我没有啊,我只是觉得有点不高兴,但我并没有难过。”

    他并不会因为狄龙的到来开心,更不会因为狄龙的离去伤心。

    虽然之前一次狄龙给他做临时标记的时候,他哭地跟个傻子一样,但那是被结合热折磨的,并不是因为狄龙。

    他这样想着,他才不会为狄龙掉眼泪了,狄龙可不止让他哭了一次。

    他不要再为狄龙哭了。

    这结合热的七天属实难过,狄龙又不见了,他晚上的时候又发作了,柏沙尼叫了米迦来,这次米迦倒是没逃跑,第一次给兰斯做临时标记,他也很紧张。

    其实他更希望用另外一种方式,但他知道兰斯不同意,他会挨揍。

    只能咬住他的腺体,将自己的信息素灌入。

    他第一次闻到兰斯的信息素,是早春青草嫩芽的香味,格外地让马雀跃,还带着一种花香,他这才明白,狄龙为何被兰斯迷地七荤八素。

    就这信息素都迷死马了。

    米迦很卖力地在表现,结果发现自己的标记毫无作用,忙活了几分钟,兰斯的情况不但没缓解,反而加重了。

    他不得不停止标记,有点茫然了:“被狄龙的信息素强占了,我的信息素兰斯不接受。柏沙尼。”

    叶臻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反正觉得比第一次还难受,他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柏沙尼只得说:“我去找他。”

    米迦简直懵逼了:“怎么可能会这样?又没有做标识,狄龙的信息素怎么可能强占?”

    事实上,是因为狄龙上一个结合热期给兰斯做过标识,虽然标识淡化了,但一感应到狄龙的信息素,这种标识就又加强了。

    如果没有遇到同一种信息素的侵入,那米迦是可以给兰斯做临时标记的。

    这触及了米迦的盲区,他茫然地看着黑暗里柏沙尼离去的方向,这是不是就意味着,他这辈子都没机会得到兰斯了?

    他一点点的机会都没有了?狄龙这么厉害的吗?

    很快,柏沙尼就带着狄龙来了,狄龙依旧沉默地给兰斯做了标记,连续做了三次标记,等到兰斯的腺体闭合隐藏,狄龙才又要离去。

    柏沙尼问他:“你不等他醒来?”

    狄龙的声音低沉落寞:“

    不了,他看到我心情不好,等他需要的时候我再来。”

    柏沙尼建议道:“我还是希望你能留下来,其实你不在的日子里,兰斯总是提起你,他很崇拜你的。”

    狄龙一愣:“他总是提起我?”

    柏沙尼点头:“嗯,想来他心里还是很想你的。”

    狄龙:“……”

    柏沙尼抬走远去:“米迦,你该走了,别想着打兰斯的主意了。”

    米迦:“……”

    米迦很不能理解:“凭什么兰斯连我的信息素都排斥啊?狄龙你到底给兰斯做了什么?”

    狄龙无奈道:“我能对兰斯做什么,就给他做了临时标记而已。”

    米迦才不信:“你这个心机马,我不会让你伤害兰斯!”

    狄龙:“……”

    叶臻迷迷糊糊地听到米迦在和狄龙吵架,他心里一紧张,想着狄龙是不是又回来了。

    微微撑开眼皮看了一眼,发现狄龙真的又回来了。

    叶臻心里一喜,但还是没准备起来,叶斓在他头边卧着,他就安心地躺在那里。

    米迦在和狄龙吵架,声音可大了,在指责狄龙,狄龙一声没吭,也没理会米迦。

    过了会儿,狄龙走过来,在他身上嗅了嗅,然后舔了一下他的脸。

    叶臻:“……”

    狄龙的靠近惊到了叶斓,叶斓顿时爬起来跑远了,叶臻想唤他不要跑太远,但碍于狄龙在旁边,他就没醒来。

    他听到狄龙说:“乖崽崽,不要跑远,你阿爸会担心。”

    叶斓倒是听懂了一样,小马头怔愣了一瞬,竟真的走向了叶臻。

    在他身边嗅来嗅去,用嘴拱叶臻的头。

    狄龙伸长脖子都碰叶斓,叶斓抬头,这次竟然没有凶狄龙,而是用嘴碰了碰狄龙的嘴,然后鼻子抽了两下。

    大概是闻着气味不对,所以不闻了,又去叶臻的头边,碰叶臻的嘴,闻了闻。

    发现气味对了,然后就不断地咬他阿爸的嘴皮子。

    狄龙看着他实在可爱,这是他的崽崽啊,兰斯生的。

    真可爱。

    狄龙这样想着,兰斯生的就是可爱啊。

    他的心都要被这父子俩萌化了,这一年来的抑郁心情,一扫而光。

    看到他们就好了。

    狄龙在叶臻身边趴卧了下来,趁着叶臻昏睡,触碰他漂亮细长的脖颈,舔舐他的脸颊,好像所有的相思没有寄托之处。

    叶斓见他碰自己的阿爸,不满地拿头拱狄龙的嘴,狄龙便又去舔舐叶斓,叶斓被他舔地一愣一愣的。

    啊,这个叔叔好奇怪啊。

    叶臻是不敢睁眼的,他现在又尴尬,又紧张。

    说了不原谅狄龙,可是当看到他走远的身影,他的心又痛。

    发现他又回来了,他又觉得心里舒服了。

    所以他对狄龙还是有感情的吧,并没有那么淡然。

    只是不甘心自己为狄龙受的苦,狄龙却什么都不知道。

    更气他一声不吭地就离开,什么都没跟他说。

    四周除了风声,很静谧,野外的温度也不是很高,尤其半夜,会冷。

    他一般都是和叶斓挨着睡,怕叶斓被冻着。

    这已然深夜了,他感觉到有点冷,狄龙大概也感觉到了,呼唤叶斓:“乖崽,过来。”

    叶斓看着他半天,没动。

    狄龙又唤了一声:“过来,靠在你阿爸这里。”

    狄龙起身将叶斓用嘴拱到了背风的一面,他则躺在了叶臻前面,高大健壮的身躯,挡住了夜风的侵袭。

    叶臻觉得暖和了不少,狄龙挨着他,叶斓在找吃的。

    狄龙用他的脖颈蹭了蹭叶臻的,看到叶斓在找奶吃,他有点稀奇,便凑过去看了看,见叶斓小嘴吸住了叶臻的奶,狄龙眸中一热,什么都没说,只是注视着叶斓的动作。

    小家伙吃地可带劲,一会儿换一个,狄龙问他:“好吃吗?”

    叶斓呜了一声,好像在回答他:当然好吃。

    狄龙有点惊叹:“原来oga公马也会产奶,我还是第一次见。”

    叶臻:“……”

    狄龙又把头凑到叶斓身边:“乖崽,给我吃一口,我也尝尝兰斯的味道。”

    叶斓没理他,狄龙调整了一下位置,伸长脖子往叶斓嘴边凑过去,叶斓有点生气了。

    不断地发出轻声的嘶鸣和呜呜声,明显在警告狄龙不要和他抢吃的。

    两只虎崽崽抢吃的,叶斓都要生好久的气,狄龙不知道叶斓气这么大。

    浓郁的奶香味袭来,狄龙舔了舔嘴巴,看了一眼还没醒来的兰斯。

    他要是不趁着这个机会吃一口尝尝,兰斯醒来了,他就没机会了。

    所以在叶斓放开一个的时候,狄龙便试着舔了一下,结果叶臻整个马身都颤了一下。

    叶臻不得不起来了,他茫然地回头看狄龙:“……”

    狄龙迅速远离,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干,故作镇静:“兰斯,你醒了。”

    叶臻应了一声:“嗯,你刚才……”

    狄龙脸不红心不跳地解释:“哦,就是看乖崽吃地很香,看着他实在可爱,就没忍住想舔他。”

    叶臻:“……”是这样吗?那为什么被舔的是他?

    叶臻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就很奇怪,明明叶斓吃了一个多月的奶了,还有两只虎崽崽,他都喂过。

    就没有过这种奇怪的感觉,刚才狄龙只是碰到了,他整个马都不对劲了。

    叶臻:“……”

    他觉得自己有问题。

    下半夜,便再没和狄龙搭话,叶斓吃饱了,就靠着他睡觉。

    叶臻是怎么都睡不着的,因为狄龙在身边。

    说实在的,狄龙在他身边,他莫名地安心,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始终再没和狄龙说什么。

    翌日狄龙清早就远离他了,柏沙尼带两只崽崽来吃奶,跟叶臻说:“我可能要出趟远门兰斯,两只崽崽就要托付你照顾了。”

    叶臻愣住了,问他干什么去,柏沙尼没说去干什么,只说让叶臻先帮他照顾两个崽崽。

    叶臻答应了,他并不知道柏沙尼要去干什么,如果知道柏沙尼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叶臻一定阻止他。

    柏沙尼把虎崽崽托付给叶臻便走了,两个崽子靠吃奶也能活着,但柏沙尼没有东西吃,他是吃肉的。

    这里的猎物资源十分匮乏,他已经挨饿好几天了,他知道往外走有人类的家畜,他要去捕猎家畜了,但不能告诉兰斯,他会害怕,也会担心。

    狄龙看到柏沙尼往外走了,他望着柏沙尼离去的身影,有点担心。

    老虎这种猛兽在野外出现的概率不大,因为猎物资源匮乏,他们会活不下去。

    但柏沙尼朝着人类地区去了,狄龙心下想着不安全,柏沙尼要是被发现,不是被猎杀,就是被人类带走,送到动物园去。

    他大概知道柏沙尼要去干什么了,即使有点怕柏沙尼,狄龙还是追了上去,想把他阻拦

    下来。

    “柏沙尼,你不能出去,会很危险。”

    柏沙尼没想到狄龙会来阻拦他。

    “可是我不出去,我要被饿死了,狄龙,你们食草动物,和我不一样。”

    “人类地盘多危险,你这一去,回不回地来都是问题。”

    “不会的,我会小心点的。”

    “就没有其他的可吃了吗?”

    柏沙尼看了一眼周边的环境,问狄龙:“吃谁呢?这附近除了一群野马,什么都没有了,你们谁愿意让我吃?”

    “……”

    “所以别阻拦我,去照顾好兰斯和崽崽们就好了,如果我回不来,那我的崽崽就托付给你和兰斯了。”

    “……”

    “我一天就回来,如果一天了我还没回来,你们也不用找我了,你带着兰斯他们离开这里,记得带上我的两只崽崽。”

    柏沙尼迈着沉重的步伐,朝着草原外的方向走去,狄龙看着他的背影,终是再没说出一句劝阻的话。

    都是为了生存,柏沙尼为了兰斯的恩情,不捕猎野马群,他就得挨饿,为了活下去,他只得这样做。

    但这意味着,柏沙尼一旦被发现,必然凶多吉少。

    狄龙出了口长气,等到柏沙尼消失,他还是返回去了。

    叶臻正在给虎崽崽喂奶,见他回来,移开了视线。

    他想到了昨晚狄龙的行为,叶臻不明白,一匹成年的马,为什么要和崽崽抢奶喝?

    如果他不醒来,估计狄龙真的会和叶斓抢。

    狄龙走到他身边,见他看向了另一边,便问:“兰斯,你在看什么?”

    叶臻回答:“没什么,柏沙尼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狄龙犹豫了一会儿,回答:“捕猎去了。”

    叶臻恍然大悟:“哦,怪不得呢,他肯定是饿了。”

    狄龙说:“但他去的地方是人类的区域,那里有很多牧民。”

    叶臻登时愣住:“他去那边捕猎?多危险啊,要是被人抓住怎么办啊?他还有两个崽崽等着养呢。”

    叶臻看了一眼两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

    狄龙叹息一声:“等着吧,要是晚上他不回来,我就去看看。”

    叶臻:“……”

    狄龙去和叶斓互动,叶斓跑远了,狄龙站在了原地:“他为什么不喜欢我?”

    叶臻问:“他为什么要喜欢你?你还跟他抢吃的。”

    狄龙:“……”

    叶臻说:“你别跟他抢,他就不讨厌你了,你都这么大马了,还吃奶,像样吗?”

    狄龙:“……”

    所以昨晚兰斯看到他抢叶斓的奶吃了?

    兰斯装睡?

    狄龙心情复杂:“兰斯,我只是好奇。”

    叶臻冷哼:“这有什么好奇的,你的好奇心也太重了。”

    狄龙回答:“我没有啊,所以好奇,你给我吃一口尝尝味道。”

    叶臻:“……”

    狄龙拱了拱他的脑袋:“好兰斯,你最乖了。”

    叶臻躲避着他的亲昵:“你在想屁吃,你吃了,叶斓吃什么?他还不会吃草,你也不会吗?脸皮真厚。”

    狄龙 :“……我就轻轻地抿一口,绝不吃完,真的。”

    叶臻问:“你小时候没吃过啊?”

    狄龙回答:“吃过,但忘了什么味道。”

    叶臻冷哼:“没了,喂完安安妮妮,还得等两个多小时,你等

    下一轮吧。”

    狄龙喜出望外,故作镇静:“哦,好的,我能等的。”

    叶臻觉得狄龙真奇怪,这有什么好吃的?

    狄龙看着两只虎崽崽吃完,心疼老婆,喂完他的崽还要喂虎崽,他的宝真的太不容易了。

    想好好疼疼他,但又怕被打,只能循序渐进,慢慢来了。

    那就先浅尝一下老婆的味道,缓解一下相思之苦。

    可这两个小时,过得可真慢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