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街书屋目录

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妈妈(快穿) 第33章 漂亮软O汗血宝马

时间:2022-06-18作者:香酥牛排

    _: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妈妈(快穿) 第33章 漂亮软o汗血宝马

    叶臻懒得去思考了, 他的身体已经感觉不是自己的了,太折磨了,他从没想到作为一匹马, 比当人的时候还痛苦。

    前有生小叶宝的恐惧,后又迎来了结合热的折磨, 这马生生涯真是离谱。

    他突然又想起狄龙,想起了在庄园里的日子, 想起了狄龙的信息素味道。

    那是一种很清凉的薄荷味, 那种味道能帮他缓解这种折磨和疼痛, 但也知道和狄龙不会再见了。

    他会有其他的名马oga, 他会把自己的温柔再给另外的一匹马,毕竟是动物, 怎么可能跟人一样去对某个事物专一。

    他这样想着,感觉有点昏昏沉沉,眼皮都觉得累, 他闭上了眼睛,眼泪又不受控制, 他并不想哭。

    大概是因为生理上的原因,所以才不受控制。

    小叶宝在他身边, 不断地蹭着他的脖颈,呜呜地发出小声的嘶鸣, 叶臻努力抬头蹭了蹭他, 然后又跌回草地。

    他感觉意识都要被烧毁了, 脑袋格外地沉重,全身都像是被一把火烧干净了。

    叶臻悲痛地想, 希望柏沙尼能帮他照顾小叶宝, 他可能真的不行了。

    在失去意识前, 他都在试图触碰他的小叶宝,然后闭上了眼睛,身子还在发抖。

    柏沙尼带着狄龙找到叶臻的时候,叶臻已经失去了意识,他的身上比火炭还要烫,柏沙尼还想说什么,狄龙就已经走过去了。

    他看到了伏在叶臻脖颈上的小黑马,心里震惊了一瞬。

    但没时间去管小黑马,因为他闻到了周围熟悉而又浓烈的信息素味道,是奇特的花香味,他知道这是叶臻的信息素味道。

    他紧赶慢赶还是来迟了,什么都没说,摸索着嗅到了叶臻的顺滑的鬃毛上,顺着他漂亮的脖颈闻上去,果然看到了红肿探头的腺体。

    他毫不犹豫地就咬了上去,将自己的信息素源源不断地输入。

    旁边的小叶宝在他的前腿之间,不断地抬头嗅他的气味,有点不安。

    柏沙尼站在不远处,没有上前,就看着这一切。

    狄龙大概咬了五分钟左右,将自己的信息素灌入,叶臻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

    他又来了一次,这次有点久,大概十分钟左右,他停了下来。

    因为腺体在慢慢地消肿了,然后缓缓地闭合,似要隐藏起来。

    狄龙这才停止了这种行为,他就低头看着伏在草地上昏睡过去的叶臻。

    心里是疼惜的,他计算着时间,想着该是这个时候,但没想到情况这样危急。

    看着兰斯的身体不抖了,他又去查看了一下腺体的情况,见已经在慢慢地闭合,逐渐隐藏。

    他才舒了一口气,这才有时间打量叶臻旁边趴着的小黑马。

    他的声音有点暗哑:“你是兰斯生的么?”

    小黑马不断地拱着叶臻的头,喉咙里发出呜呜声,并没有理会这个高大的家伙。

    狄龙低头拱了拱他,给小家伙惹生气了,朝着狄龙就突突了两声,然后猛地起身,去咬狄龙的前腿。

    并不是很疼,但很凶,狄龙弯头看着他:“这么凶的啊?”

    叶斓咬了几口,并没有什么大的影响,他又走到叶臻的头前,拱叶臻的嘴。

    狄龙安抚他道:“没事了,过会儿就好了,不要着急好吗?”

    柏沙尼走了过来,迈着慵懒又沉重的步伐,还有一双冷意十足的眼睛,盯着狄龙:“你不觉得你来地太晚了么?”

    狄龙在黑暗里看向柏沙尼:“我知道我来晚了

    ,是我对不起兰斯,但我为了这一天,努力了一年之久。”

    柏沙尼冷哼:“别说那么好听的,等兰斯醒了再说吧,我觉得他大概不太想理你。”

    狄龙出了口长气:“我知道,他该恨我。”

    柏沙尼没说什么,嗅了嗅空气的花香味,发现在慢慢地变淡,这说明兰斯的腺体该闭合了。

    他回到了自己的两只虎崽崽身边,躺了下来。

    狄龙看着他和他的两只虎崽崽,虽然心里有很多的疑惑,但始终什么都没问。

    小黑马又在叶臻旁边趴了下来,舔舐着叶臻的脸颊,他在试图唤醒叶臻。

    狄龙站在他俩身边,低头看着,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他深知这一年,兰斯为他受了不少的苦,连他生崽的时候,自己都不在身边,狄龙心里有愧。

    他趴卧在了叶臻身边,试着舔舐他的脖颈,结果小黑马不想让他碰自己的阿爸。

    他一直在敌视狄龙,甚至冲着狄龙嘶鸣,但他的威胁并没有什么用。

    狄龙凑过去碰他:“小家伙,我是你父亲,你怎么能凶我。”

    小叶宝要是能说话,肯定怒骂狄龙:“你算个毛的父亲,我只有阿爸!”

    即使叶斓如何排斥狄龙,狄龙也无动于衷,他要等兰斯醒来。

    叶臻昏昏沉沉地感觉到身体里舒服多了,有一种清清凉凉的东西,传遍了他的四肢百骸,他舒服了一点,不那么难受了。

    奇痒无比的脖颈,好像也得到了缓解,他心想着,柏沙尼是去找谁给他标记了,这感觉真熟悉。

    昏昏沉沉地躺了大概一两个小时,脑子逐渐清醒了,微微抬起眼皮,发现眼前还是一片黑暗。

    他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叶斓:“乖宝?”

    叶臻就在他头边,发现他醒了,才小声地呜咽用嘴触碰叶臻的嘴,叶臻见他还在,没事,心里可算是好点了,他的声音无力爱怜:“还好你没事,吓死我了。”

    叶臻根本没发现身边的狄龙,直到狄龙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兰斯。”

    叶臻的整个身子一僵,他冷不丁地停下舔舐叶斓的行为,回头朝着声源望去,只见就在他身边躺着一匹高大的黑马。

    叶臻:“……”

    叶臻猛地一下就站了起来,虽然他现在还全身无力,四肢也还在发软,但这家伙的突然出现足以把死的他给吓活了。

    叶臻往后退了两步:“狄龙?”

    他以为他早忘了狄龙这个坏家伙,结果他只喊了一声兰斯,他就认出了这个声音。

    叶臻觉得不可能,这大概是幻觉吧。

    他又看了看柏沙尼的方向,见柏沙尼也正在看他们。

    叶臻感觉胸口有点窒息,但又紧张地不像话:“你真是狄龙?”

    狄龙也站了起来,朝着他走过来:“不认识我了?”

    狄龙在记忆里好像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叶臻一时间恍惚了,他怕眼前是他被折磨出的幻觉。

    他呼唤小叶宝,朝着柏沙尼走了过去,他摇头:“不可能,狄龙不会再来找我了。”

    狄龙慢慢地靠近,心中的疼惜在无限放大:“兰斯,别躲,是我,你没看错,我回来找你了。”

    叶臻带着小叶宝躲在了柏沙尼身后:“你不是狄龙,别靠近我。”

    狄龙:“……”

    叶臻还昏昏沉沉,脑子不太清晰,虽然难受缓解了,但身子还是发软,他站在柏沙尼身后,四条腿在打颤。

    他隔着黑暗望向那高大的身影,还是

    觉得不现实,是错觉。

    他有点懊恼道:“对不起柏沙尼,给你添麻烦了。”

    柏沙尼警惕地盯着狄龙,只是道:“你带着叶斓休息吧,不用怕,我会一直在这里。”

    叶臻心里安稳点了:“好。”

    他又躺下了,叶斓在他身边徘徊,他又看向那黑暗里的身影,觉得大概睡一觉就好了,但小叶宝在身边,他还是不敢睡太死。

    反正迷迷糊糊地又睡了过去,时不时地撑开眼皮看一眼叶斓,发现他在身边,他才会继续闭上眼睛。

    自从生了叶斓以后,他基本上是没睡过好觉,只有白天的时候会多睡会儿,因为晚上他要看着叶斓,怕有危险。

    这就形成了一种习惯,即使很困,他也会努力撑开眼皮看看叶斓在不在。

    对于他而言,现在没有任何事物是比叶斓更重要的。

    叶臻是在一阵疼痛中醒来的,醒来时天已经亮了,叶斓在和两只虎崽崽抢奶吃,给他咬疼了,他才醒了过来。

    感觉终于好点了,像大病了一场一样,他还想着,昨晚他出现幻觉,看到狄龙了。

    结果在早晨的天光中,他从草地上醒来,回头看叶斓的时候,发现那匹黑马还在,依旧站在不远处。

    叶臻这才如梦清醒,猛地一下就站了起来,叶斓和两只虎崽崽翻在了草丛里。

    叶臻像见鬼了一样,转眼盯着狄龙看了半天。

    狄龙也在看他,见他一副很吃惊的样子,又叫了一声:“兰斯?”

    叶臻这才清醒了:“狄龙?真是你啊?”

    狄龙朝着他走过来,叹息一声:“你可算是看到我了。”

    叶臻心情复杂:“你怎么会在这里?”

    狄龙走到他身边停下:“我来找你。”

    叶臻看了一眼叶斓,又看了一眼狄龙,神色暗淡下去:“找我干什么呢?都这么久了,又何必找我。”

    除了震惊之外,叶臻的心里倒是没有多少波澜,他甚至都不想有太多情绪。

    都已经做好了再也不见狄龙的打算,也做好了被抛弃的打算。

    他都觉得无所谓了,他独自能够将叶斓拉扯大,横竖都不和狄龙扯上关系。

    狄龙的声音低沉,愧疚,跟他道歉:“对不起,让你一个在野外受苦了。”

    叶臻摇头,看了看柏沙尼,他倒是轻松:“也还行,没什么大的灾难,你也不必愧疚,既然看到我过得还行,那你就走吧。”

    叶臻呼唤叶斓:“乖宝,走了。”

    正在和虎崽崽玩的叶斓闻言,赶紧跟上叶臻。

    柏沙尼也呼唤自己的幼崽:“安安,妮妮,走了。”

    狄龙:“……”

    柏沙尼带着两只幼崽跟在了叶臻身后,叶臻在和叶斓互动,再没看狄龙一眼。

    狄龙看着他和柏沙尼,在早晨的天光里,离开了这片丛林。

    狄龙还是跟上了,他不知道柏沙尼和叶臻是什么情况,但有一只猛虎跟在叶臻身边,他有诸多不便。

    想过很多种结果,就是没想过叶臻对他的态度这么淡然。

    果然还是他来迟了吧?

    没有在他生崽的时候陪着,也没有在他遇到危险的时候护着,所以叶臻对他失望了吧?

    狄龙怀着沉重的心情,跟在了他们身后。

    他这次来,再也不走了,他希望叶臻能原谅他。

    可看叶臻的态度,压根不想再见到他的样子。

    狄龙心里慌了,他怕叶臻不喜欢他了,他

    怕叶臻早已有了代替他的存在。

    比如那个柏沙尼,虽然是一只老虎,却对叶臻格外地关照。

    他想着,应该不会那么离谱吧,他俩不是一个物种啊。

    叶臻承认,在看到狄龙的时候,他的心情有点激动,而且跳地很快。

    他深知自己对狄龙还是有感情的,但一想到自己因为狄龙的欺骗受了那么多苦,他就淡定多了。

    他不会再相信狄龙的任何一句话,更不可能再和他发生之前的那种事,这种欺骗有一次就够了,他不要再上当了。

    当了爸爸之后,他才明白了很多道理,不管做人还是做动物,果然要经历了才懂这些都意味着什么。

    做人的时候,不知道爱情是什么,也没感受过,这做了动物,还没体验恋爱的感觉,就怀上了崽子。

    还是被骗的,叶臻觉得自己可真悲催,狄龙作为一匹马,心眼竟然那么多,他一定要提防。

    他不会再和以前一样傻傻地相信狄龙说的每一句话,他要远离狄龙,好巧不巧,非要选在他结合热期的时候来,一定是又想让他怀一个。

    只播种,不育苗的渣马,他不要了。

    他和柏沙尼远离了狄龙,带着叶斓去找营养土。

    作为一匹马,时不时地要摄入一些营养土,来补充身体里所需要的矿物质和盐分,他们定期会去找营养土吃。

    柏沙尼带着两只幼崽,跟他说着话:“兰斯,你为什么不要他了?”

    叶臻的情绪毫无波澜:“柏沙尼,你要是知道我是怎么怀上叶斓的,你一定觉得狄龙这匹马坏地要命。”

    柏沙尼倒是意外:“我以为你们相爱,才生的。或者就是你的主人,强行让你俩生的。”

    叶臻摇头:“不,都不是,我和他没有相爱,但他骗我生了叶斓。”

    柏沙尼疑惑:“这种事怎么骗?就像我跟亚萨,我和他是马戏团里唯一的一对老虎,在看到彼此的时候,就知道以后要一起生活,相爱,生崽,我们别无选择,你和我们不一样,你们的选择太多了。”

    叶臻回想起一年前的事情,只觉得搞笑:“我倒是宁愿是被巴蒂尔强迫育苗的,可情况并不是那样,我是自愿和狄龙结合的,还把他当成了唯一的好朋友,什么都信他,他说什么我就信什么,结果我就怀孕了,我当时还跟他说并不想生。”

    柏沙尼想了想,回答道:“其实这很正常,你结合热期,就是为了这一天准备的,就算不是狄龙,也会是其他的公马alpha。”

    叶臻摇头:“我只是气他骗我而已,他要是跟我说实话,我也不至于怪他,更可恶的是,他来找我,又丢下我走了,让我一个在野外生下叶斓,我需要他的时候他不在,我不需要他的时候他来了。有什么用呢?”

    柏沙尼提醒道:“可昨晚,要不是他,你就完蛋了,米迦跑地比狗还快。”

    叶臻叹息道:“算了,他们哪个我都不要了,就这样吧,我只要我的乖宝就行了。”

    柏沙尼说:“可你的结合热期还没过,免不了要接触的。”

    叶臻没说话,带着小叶宝到了一个不怎么高的山丘前,教导他吃营养土。

    营养土并不好吃,但好在里面有盐分和矿物质,他们要必须摄入这种东西才行。

    柏沙尼就看着他俩舔营养土,一回头,见黑马狄龙还跟着。

    他看了一眼叶斓,再看一眼狄龙,感慨道:“叶斓和他长得一模一样,有一说一啊兰斯,狄龙是我见过长得最魁梧帅气的马了,我在动物园见过很多马,都没他这样帅气的。”

    叶臻被营养土

    黏了一嘴:“有什么用呢,马品有问题,我倒是宁愿他渣地明明白白,也不希望他骗我。”

    柏沙尼又看了一眼叶斓,日出东方,太阳光照在他身上,细腻的黑色毛发,透出了彩虹的颜色,转眼又消失不见。

    柏沙尼感慨一句:“你家的叶斓,才是个宝贝,我以为他丑,结果他最好看。”

    叶臻可骄傲了,蹭了蹭叶斓的小脖颈:“我的乖宝,当然最好看啦,可比狄龙那匹渣马好看多了。”

    柏沙尼再没说什么,但过了会儿还是提醒:“你得让他帮你标记,兰斯,不然这个结合热期很难度过。”

    叶臻没答话,但心里也在愁这个。

    带着叶斓吃完营养土,一转眼,见狄龙在不远处低着头,也正往这边看过来。

    叶臻觉得自己有必要跟他把话说清楚,便带着叶斓朝着那边走去。

    狄龙见他过来,明显打足了精神。

    叶臻在他不远处停下,问他:“你还不走么?”

    狄龙朝着他走过去,出了口长气:“我以后都不走了,兰斯,我留在这里陪你。”

    叶臻拒绝:“不需要你陪我,狄龙,你还有你的事情,你就去忙吧,不用管我的。”

    狄龙知道叶臻生他的气,好言好语地认错:“我知道错了,兰斯,真的错了,别这样对我。”

    叶臻觉得稀奇:“我哪里怪你了?我又没说你什么,你来就来,走就走,我又不能阻止你,我怎么对你了?再说,我就算对你态度不好,也没你对我过分吧?”

    狄龙试图触碰他,都被叶臻躲过了。

    “你别碰我了,你好好说话,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不需要你了,不管是什么,我都不需要了,你以后不要再找我。”

    “……”

    叶臻觉得心里有点细细的疼痛蔓延,他不知道为什么。

    但还是坚持自己的立场:“狄龙,我不好骗了,我长大了,成熟了。”

    狄龙声音低沉:“嗯,看出来了,但我并没有骗你,兰斯,我喜欢你。”

    叶臻一愣,没理他。

    狄龙感觉也很无力:“我要是不喜欢你,就不会碰你,我承认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说你娇气是我的不对,说不会喜欢你也是我的错,我这不是遭报应了么?无法自拔地喜欢你了,我能怎么办?巴蒂尔的庄园里那么多名马,都是你的,我在里面什么都不是,为了得到你,我只能那样做。”

    叶臻:“……”

    狄龙:“我是过分了,我承认,我跟你道歉,你也可以不接受我,但我还是要让你知道,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向你奔赴,我不怕的。”

    叶臻:“……”

    狄龙叹息道:“你可以选择其他的alpha公马,但不要拒绝我,把我当成其中一个也行,我不会独占你。”

    叶臻要是能皱眉,眉头都要有川字了。

    狄龙在说什么屁话啊。

    这把他当成什么了?

    叶臻生气了:“你把我当种马。”

    狄龙摇头:“不,我没有,我把你当女王。”

    叶臻:“……可我是公的,你滚开。”

    狄龙:“……”

    叶臻撞开了狄龙,虽然狄龙动都没动,但叶臻就是生气。

    呼唤叶斓跟上,他不要和狄龙待在一起。

    狄龙呼唤他:“兰斯,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才原谅我?”

    叶臻气呼呼地想,不能轻易原谅狄龙,过几天再说吧,说不定他又走了。

    带着叶斓离去,叶臻

    都没回头。

    柏沙尼路过狄龙,啧了一声:“难了,老婆生气了,不要你了。”

    狄龙:“……”

    柏沙尼叹息道:“兰斯要是老虎多好,那样我就可以上位了。”

    狄龙:“……”

    柏沙尼故意气狄龙:“他真的又漂亮,脾气又好,还善良,米迦和塞雷为了他,等了一年,大概这两天,米迦应该会胜出吧,我很期待他和兰斯的崽崽,一定比这个小黑东西漂亮。”

    狄龙气地朝着柏沙尼嘶鸣:“闭嘴,我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兰斯是我的。”

    柏沙尼问:“刚才不还说不在乎兰斯有几个alpha么?你果然心口不一,兰斯说的没错。你心眼是真的多啊。”

    狄龙:“……”

    柏沙尼迈着慵懒的步伐,带着虎崽崽追上兰斯的脚步。

    狄龙站在那里半天,也赶紧跟上。

    不可以,他才不要兰斯跟米迦好。

    叶臻给虎崽崽喂了奶,叶斓气地又开始鼻子里直突突,明显不开心了。

    叶臻就安慰他,不要生气,接下来虎崽崽们不吃了,看给叶斓气的。

    他一直在关注狄龙的方向,不远离也不靠近,叶臻是真的生气。

    他想晾狄龙几天,不理他,让他也知道被抛弃的滋味。

    可是他正在结合热期,昨晚的临时标记根本管不了多久。

    中午大太阳底下,他就觉得不对劲了,带着叶斓找了个绿茵地,趴在了树荫下。

    花香味又开始蔓延,柏沙尼叹息一声,朝着狄龙走过去,声音冷漠雄厚:“这个时候不上,你等什么呢?”

    柏沙尼看了看正在往这边赶来的米迦和塞雷:“你看,都来了。”

    狄龙看了一眼米迦和塞雷的方向,又看了看兰斯和小黑马。

    抬步朝着叶臻走了过去。

    叶臻无力地躺着,时不时地触碰一下叶斓,叶斓在他身边蹦跶来蹦跶去,活泼地要命。

    直到黑马走近,叶斓才停下了,定定地看着这个和自己一样颜色的大家伙。

    狄龙想碰碰叶斓,叶斓迅速跑开,速度极快。

    叶臻只是抬起眼皮看了一眼狄龙,什么话都没说。

    狄龙走到他身边,也什么都没说,嗅着他的脖颈闻上去,便找到了又红肿露头的腺体。

    轻轻地咬住,叶臻也没反抗,任由狄龙给他做临时标记。

    他其实不讨厌狄龙,只是生气,所以不愿理他。

    但狄龙咬住他的腺体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很难过。

    叶臻竟是无声地哭了,他的脑袋搭在地上,无声地抽泣着。

    他现在就是个矛盾体,想过不原谅狄龙,可还是忍不住想理理他。

    但又想起他生叶斓的时候那种痛苦,他又不想理了。

    现在被结合热折磨,又是狄龙给他做标识,他的身体已经熟悉了狄龙的味道,清清凉凉的薄荷味,很淡,却让他免于痛苦。

    叶臻抽了抽鼻子,闭上了眼睛。

    狄龙肯定过几天又走了吧,他这次回来,肯定是想在这个结合热期让他再怀一个,他才不会那么傻了。

    他可真会算计。

    叶臻感觉好受点了,才抽着鼻子告诉狄龙:“你别想让我再怀一个了,狄龙,我不会再上当了,你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掐着点来,又想故技重施吗?你怎么这么恶劣啊?”

    狄龙咬着他的力度放轻了:“兰斯,我这次来找你,不是为了让你再

    怀一个,我是为了陪你而来,你别哭了,我要是再走,你就再也别理我了,好不好?别哭了,乖宝,马上就好了。”

    旁边的叶斓经常被阿爸叫乖宝,听到黑马叫乖宝的时候,小马头都愣住了,看向了黑马。

    小叶宝:“他在叫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