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街书屋目录

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妈妈(快穿) 第32章 漂亮软O汗血宝马

时间:2022-06-18作者:香酥牛排

    _: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妈妈(快穿) 第32章 漂亮软o汗血宝马

    柏沙尼攻击塞雷的事情, 叶臻之前虽然有想过,但柏沙尼并没有什么行动,他便放松了警惕, 可是今天他亲眼目睹了柏沙尼的凶残, 为了叶斓的安危,他还是带着叶斓远离柏沙尼。

    毕竟柏沙尼是一头猛虎,即使他没有捕猎马儿的意愿,但他的本性确实凶残。

    叶臻将叶斓带离了原来的区域, 去寻找下一个能够安稳度日的草地。

    米迦依旧跟着他, 对他和叶斓还都关怀备至,其实这么久以来, 米迦虽然怂是怂了点, 但对他还是很照顾的。

    他有点感激米迦, 还一直想着, 米迦在他身上浪费时间实在是过意不去,劝了米迦好几次,说自己可以照顾好叶斓和自己, 但米迦就是不走。

    米迦告诉他:“你家叶斓才这么小,你的身体也才刚恢复过来, 这附近又不安全,有一个狮群,还有个带崽的老虎, 万一有点事怎么办?”

    可叶臻看了他半天,问:“如果柏沙尼真的会捕猎马匹, 狮群也来攻击我们, 到时候米迦你不是第一个跑的么?”

    米迦:“……”

    叶臻又说:“反正你迟早要跑的, 不如早点跑了, 免得有危险来了,你还跑迟了。”

    米迦:“……”

    原来在兰斯心里,他是这么不靠谱的么?

    米迦不情愿,不愿意接受兰斯这样评价自己:“我没有好吧,我就算逃跑也会带你一起逃跑,我什么时候把你丢下了兰斯?你这样说我很伤心。”

    叶臻懒得跟他说太多,倒是叶斓总是抱着疑惑,这个叔叔和他阿爸是什么关系?

    但叶斓还不会表达自己的想法,也不太能理解阿爸和这个叔叔之间的谈话,他每天的日常就是在阿爸周围撒欢,累了就找阿爸吃奶。

    米迦猛地一抬眼,望向在太阳底下奔跑撒欢的叶斓,一恍惚,便见他身上的毛色竟然在太阳的照耀下,有了一种色彩斑斓的艳丽,他愣了一瞬,眨眨眼,又去看,结果颜色又不见了。

    他以为自己眼花了,结果在叶斓又转身朝另一边跑的时候,那颜色又出现了,在对着光的那一侧。

    米迦心里大惊:我草,我以为生个黑马太丑了,没想到他的毛色竟是这样的?

    米迦愣愣地看着叶斓半天,说不上话来。

    他真的很不服气啊,凭什么狄龙的幼崽即使是黑的都这样好看啊?

    明明身上是最丑的黑毛,巴蒂尔最讨厌的颜色,结果还会反射太阳光?

    米迦气地鼻子里直出气,突突两声,转念一想,兰斯的下一个结合热期快到了吧。

    他已经准备好了!

    他们马儿是可以一年生一个的,今年兰斯生狄龙的,明年兰斯生他的,一切都来得及。

    到时候狄龙的标识淡化了,他就可以尽情发挥了。

    米迦这样想着,这次不会再有任何马或者其他动物来打扰他了,兰斯是他的势在必得。

    远离了柏沙尼一天,叶臻在喂完叶斓后,还是有点担心柏沙尼的两只虎崽崽,圆头圆脑的两个小家伙还需要母乳来喂养,他们还没有断奶,柏沙尼应该有点困难。

    他这样想着,但没返回去,在他的心里,还是叶斓最重要,他也不敢把叶斓托付给米迦,自己返回去。

    他有点焦虑,害怕两只虎崽崽挨饿。

    这养了一个多月了,有感情了。

    焦虑归焦虑,叶斓还是第一位的。

    现在没有虎崽崽跟叶斓抢奶吃,这家伙太能炫了。

    两个小时炫一次,换着炫。

    炫完就得意地蹭叶臻的脖颈和头,跟他阿爸撒娇,那样子别提多可爱。

    叶臻总是看着他就忘了其他的,更不会去理米迦。

    米迦一直想跟叶斓亲近亲近,但只要他一靠近,叶斓就在叶臻身边躲起来,不让米迦碰。

    米迦有点泄气:“叶斓是不是不喜欢我?这我以后当他后爸,他不喜欢我怎么能行?”

    叶臻一愣:“什么?后爸?”

    米迦点头:“对啊,兰斯你的下一个结合热期快到了,就算不和我生崽子,我也得帮你标记你才能挺过去。”

    叶臻:“……”

    这么快的吗?他以为至少得延迟一年的。

    他还没想过这个问题,毕竟叶斓还这么小,他也不想再生第二个了。

    叶臻没回答米迦,米迦倒是耐心:“没关系,你不接受我也行,但我还是要给你做临时标记的,我可不像狄龙那么坏,骗你。”

    叶臻真不想听到狄龙这个名字,明明已经该淡忘了,可是总是被提起。

    一提起狄龙他就想到以前自己的蠢事,一想到以前自己的蠢事,他就恨不得原地升天得了。

    被骗大了肚子不说,他还独自生下来,那种撕心裂肺的痛似乎发生在昨天。

    狄龙这个没良心的,一年了不见影子,也就一张嘴会骗马了。

    叶臻不太想提起狄龙,便什么都没说。

    等下一个结合热期来了再说吧,得过且过,他只能这样想,到时候要是真的挺不过去再想其他的办法吧。

    柏沙尼带着两只崽崽在找叶臻,大概五天左右,柏沙尼终于发现了叶臻和他的幼崽,其实柏沙尼心里清楚地很,叶臻肯定是看到他差点咬杀塞雷了,所以觉得他危险。

    如果不是塞雷挑衅他,他真的不会对塞雷动手,塞雷是一点眼力见都没有,他为了不让兰斯害怕,就连捕猎都是往远了走,就怕吓到兰斯,他真的一点都没想过去捕猎这群野马。

    可是现在好了,他咬杀塞雷的一幕被兰斯看见了,他还带着幼崽跑远了。

    柏沙尼原本不想找了,但两只崽崽还需要吃奶,他拉扯起来太难了,又不是时常能捕猎到猎物,喝到新鲜的血液,他的两个崽崽要挨饿。

    为了崽崽,他只得厚着脸皮继续找兰斯,找了好几天,终于看到了他的影子,他在和叶斓互动。

    他的小黑马身上,反射着太阳光,竟有一种色彩斑斓的颜色,彩虹似的,但转眼因为他奔跑的动作,转而消失。

    柏沙尼看着兰斯父子,有点震惊。

    他原本以为小黑马是丑的,这样一看,他的毛色比兰斯的还稀有。

    柏沙尼心情复杂,该是怎么样的公马才能和兰斯生出这样的小黑马来。

    他对这个狄龙充满了好奇。

    但这个名叫狄龙的黑马,应该不会再出现了。

    马匹不是专一的动物,就像塞雷的马群,整个马群里的母马和omega公马该都是塞雷的,他们是一夫多妻制的动物。

    柏沙尼望向兰斯和叶斓的方向,沉默了许久。

    直到兰斯回头看到他。

    叶臻在和叶斓互动玩游戏,叶斓太好动了,一会儿跑这边,一会儿跑那边,四条还比较细的长腿格外地有力。

    叶臻还想着,叶斓真的是遗传了狄龙所有的优点。

    正和他闹着,一转头,便看到了草丛里盯着他和叶斓的柏沙尼。

    他脚下两只虎头虎脑的幼崽,正在他脚上爬来爬去。

    叶臻是害怕的,一时间没动,就看着他。

    柏沙尼也看着他,一时无言,相互对望半天。

    直到米迦过来提醒了一句:“兰斯,柏沙尼又来了,他出来觅食了吧?”

    叶臻再次看向柏沙尼,见他还看着自己,叶臻心里有点犯怵,但他有点明白柏沙尼为什么会来找他,该是两个崽崽好几天没吃到东西了。

    叶臻思忖了片刻,还是决定向着柏沙尼走过去。

    他叮嘱米迦:“帮我看好小叶宝,米迦,我去跟柏沙尼说句话。”

    米迦震惊道:“你不怕他把你吃了?”

    叶臻摇头:“他不会的,我相信他只是带着崽崽来吃奶的。”

    见叶臻要走,叶斓也跟上了。

    虽说叶臻不怕柏沙尼,但还是害怕叶斓靠近他,他叮嘱叶斓:“乖宝,别跟着阿爸,在这里和米迦叔叔等我。”

    叶斓摆了摆耳朵,愣了愣,竟是停下了脚步。

    他看着阿爸朝着那只猛虎走了过去,虽然他和猛虎很熟悉,但还是听阿爸的话。

    他站着没动,米迦上前来想蹭蹭他,小叶宝回头就是一嘴,虽然他咬不疼,但样子格外地凶,他不让米迦碰。

    米迦被吓到了,不得不停止靠近行为:“得了得了,我不靠近你就是了,这驴脾气,一点都不像兰斯。”

    小叶宝朝着他呲牙,小白牙倒是长得很整齐。

    米迦看向了兰斯和柏沙尼的方向,定定地瞧着他们。

    叶斓也看着,他有点担心阿爸,急地在原地蹦了起来。

    叶臻走向了柏沙尼,和他保持距离,问他:“安安和妮妮还好么?”

    柏沙尼站在原地没动,只是看着叶臻,答非所问:“你是怕我吃了你么兰斯?我找了你好几天。”

    叶臻有点无言:“嗯,有点怕,就走了。”

    两只虎崽崽闻到了熟悉的气味,都纷纷跑到了叶臻的前腿间,不断地抱着他的腿撒娇。

    叶臻心里有点愧疚,看了柏沙尼一眼,便趴卧了下来。

    叶斓两个小时前刚吃过,这会儿应该是有奶了。

    他总是积极地进食,所以生奶的速度很快。

    两只虎崽崽轻车熟路就找到了位置,叶臻没敢动。

    柏沙尼看着两个崽崽,又看了看兰斯,还是道谢:“谢谢你了,兰斯。”

    叶臻没答话,只是偶尔回头看一眼还等在原地的叶斓和米迦。

    柏沙尼趴在他旁边,跟他解释那天的事情:“塞雷在半路拦我,挑衅我,我才动手的,我不希望你误会我,我虽然吃肉,但我没想过捕猎这群野马。”

    叶臻一愣,看向柏沙尼:“塞雷挑衅你?”

    柏沙尼应着:“嗯,可能他认为我对你有意思吧,真好笑,我是一只老虎,你是一匹马,想破天应该都不会有这种想法吧?我又不是傻子,你也不是,物种不同怎么搞一起?”

    叶臻:“……”

    柏沙尼的声音低沉浑厚:“况且,我还忘不了亚萨,即使下一个结合热期到来我会生不如死,我都不会背叛他,我这辈子大概不会再有其他的omega了。”

    叶臻叹息一声:“你节哀顺变了柏沙尼,亚萨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

    柏沙尼摇头:“兰斯你该是知道的,这野外野生的老虎很少,我不可能再找到一个了。”

    叶臻深知柏沙尼的无奈,他也无可奈何。

    叶臻说:“一旦你被人发现,还是会把你逮捕回去送到动物园的。”

    柏沙尼看向了远方:“也行,至少回到人类的动物园,安安和妮妮就不用挨饿了,附近的猎物资源很少,我每次捕猎都要走好远,如果有可能,我大概会带着安安和妮妮回去吧。”

    叶臻:“……”

    感觉特别无力,原来柏沙尼的生活这么艰难的。

    叶臻说:“放心吧,我会一直喂养他们到断奶的年纪。”

    柏沙尼回头蹭了蹭他的脖颈:“兰斯,你真好,我真羡慕那个叫狄龙的坏马。”

    叶臻叹息:“别提他,提到他就烦,我现在和小叶宝过地挺好,不需要他了。”

    柏沙尼再没说什么,不过和兰斯再次建立起友谊,这让他的心里稍微好受一点了。

    他和兰斯都是不能被人类发现的存在,但如果有一天,真的在野外活不下去了,他可能真的会带着安安和妮妮回到人类的动物园去。

    自从被米迦说结合热期很快就来的话,叶臻最近都有点焦虑,他生怕一不小心就结合热了。

    他还记得一年前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次结合热,虽说狄龙确实帮了他,但狄龙也骗了他。

    他深切地体会到过那种生不如死,所以特别害怕。

    他不敢跟米迦求助,更不敢跟米迦说,米迦都觊觎他好久了。

    为了这一天,他能忍一年,连他的小白马都不要了。

    叶臻觉得米迦真过分。

    所以他就找柏沙尼寻求帮助,柏沙尼也很无力,他告诉叶臻:“我和你不是一个种类,即使你的标识淡化了,也可能对我的信息素排斥,我给你做临时标记倒是没问题,问题是你会排斥我的信息素。我是猛兽,和你们不是一个类型。”

    叶臻唯一的一点希望破灭了,他告诉柏沙尼:“塞雷和米迦都想占有我,他们跟着我一年了,我肯定不能找他们帮忙。”

    柏沙尼问:“你不想生了对么?”

    叶臻点头:“嗯,生小叶宝的时候,我差点死了,那种感觉,真的生不如死。”

    柏沙尼也很无奈:“那到时候,我试试看,如果你真的排斥,那会很危险。”

    叶臻无比焦虑。

    他还不想死,小叶宝还没长大呢。

    米迦觉得自己要得逞了吧。

    兰斯一个月后便可恢复,一旦恢复,现在正是夏季,他们马儿一年当中最好的季节,繁殖的季节。

    上一个夏季初,兰斯怀了崽,这一个夏季初,兰斯该又怀崽了。

    米迦显得格外殷勤,嘘寒问暖,格外体贴。

    但叶臻知道,这家伙已经在酝酿怎么攻破他了。

    他都在想,要不要带着小叶宝逃走了。

    但米迦看他看地紧,他压根躲不掉。

    一个月后,小叶宝一个月了,身上的毛发细腻光滑,微卷的鬃毛已经有了狄龙的样子,不过还是很短。

    叶臻想着,他长大后,该是和他父亲一样威猛高大的,只是小叶宝的毛发看起来更漂亮。

    这种毛色很稀有,比他身上的浅金色还稀有,小叶宝要是被人类发现,那必然是收藏的珍品了。

    叶臻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他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自由地过一辈子,而不是成为人类的珍藏品。

    在不断的担忧中,叶臻的结合热期又要到了。

    狄龙说,他标记叶臻后,能管一年。

    没想到这个一年,是他怀了狄龙的崽。

    果然就只差不多一年。

    他最近就觉得不对劲,故意远离米迦,带着小叶宝总是和柏沙尼混在一起。

    米迦不敢靠近柏沙尼,就很焦躁。

    叶臻倒是安稳了一些,随着日子的临近,他觉得不对劲,都在给柏沙尼做心理准备,准备遗言了。

    然后看着小叶宝就难过,柏沙尼让他不要太焦虑,到时候如果叶臻排斥他的信息素,他会威胁米迦或者塞雷给叶臻做临时标记的。

    柏沙尼让他不要怕,他们谁要是敢拒绝,他可不答应。

    叶臻无形中抱了个大腿,他竟然觉得柏沙尼比米迦更靠谱。

    这天晚上,叶臻和小叶宝躺在草丛里,柏沙尼带着两个崽崽在另外一个草丛里,他们距离并不远,但为了不让叶臻担心,柏沙尼便和他保持距离。

    结果半夜的时候,周围都是花香味,还带着一种早春的青草嫩芽的清香。

    柏沙尼瞬间警惕起来,从草丛里爬了起来。

    小叶宝也闻到了这味道,不断地在他阿爸身上嗅着,不安地嘶鸣。

    叶臻一睁眼,自己也闻到了,他知道结合热期又来了。

    这熟悉的味道,自己都闻到了。

    柏沙尼走向了他:“兰斯,还好么?”

    叶臻抬头,抖了抖身上的露水,觉得脖子痒,还疼。

    “大概是时间到了,柏沙尼。”

    柏沙尼走到他身边,在他脖颈上嗅了半天,便见他顺滑的鬃毛里,腺体露头了。

    “我看到了,我试试。”

    叶臻低下头,竟是毫无防备地将脖子给了柏沙尼。

    柏沙尼的犬齿凑上去,试探地碰了碰,然后一嘴咬透,将自己的信息素灌入。

    源源不断的花香味在腺体溢出来,柏沙尼觉得难受,想吐。

    他是食肉动物,并不喜欢植物的味道,平时闻着可能还香,但这味道摄入自己的味蕾,实在受不住。

    柏沙尼咬了半天,猛地一下转头吐在了草里。

    叶臻的情况也没好转,柏沙尼瞬间恢复过来,告诉叶臻:“你等我,我去找米迦来。”

    叶臻躺在那里没动,他果然排斥柏沙尼的信息素,感觉速度被催快了。

    他难受地躺在草里,小叶宝不安地呜呜着,用头拱着叶臻的脖颈,担心急了。

    “阿爸,阿爸。”

    他只会这个,但听地出来他很担心。

    叶臻想安抚他,但一点力气都没有。

    他只能等着柏沙尼叫来米迦,给他做临时标记。

    柏沙尼朝着米迦的方向跑去,结果米迦以为柏沙尼要捕猎他,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大叫:“兰斯!柏沙尼又要吃我!快跑啊!”

    柏沙尼嘶吼一声:“你他妈站住!”

    米迦才不,撒开腿往塞雷的马群方向跑去,这大晚上的,柏沙尼发什么疯!

    见柏沙尼穷追不舍,米迦一路嘶鸣一路朝着塞雷的马群方向跑,结果跑了没多久,发现塞雷的马群也在打架!

    米迦一时间懵了,爬上山坡,狂奔而下,一边跑一边嘶鸣:“救命啊!”

    跑近了才发现塞雷在和一匹黑马打架!

    米迦心里一咯噔:黑马?狄龙?

    他朝着马群嘶鸣一声:“狄龙?”

    正在和塞雷打地不可开交的黑马听到声音愣了一瞬,随即转变了战场,朝着米迦跑去:“米迦!兰斯呢?”

    米迦看向身后追来的柏沙尼,怒吼道:“被柏沙尼吃掉了!”

    狄龙一愣,心里一咯噔,看向了那只在不远处停下的老虎:“吃掉了?”

    柏沙尼迈着慵懒沉重的步伐,在原地迂回:“你就是狄龙?你怎么才来?”

    狄龙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兰斯呢?”

    米迦躲在狄龙身后:“我看到他咬兰斯的脖子了!”

    狄龙的四肢都开始打颤,他看着柏沙尼嘶鸣怒吼:“兰斯在哪里?!”

    柏沙尼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跟我来。”

    狄龙现在也不管柏沙尼是什么猛兽了,他只想先见到兰斯!

    叶臻感觉自己不行了,昏昏沉沉,全身都在发抖,血管要爆裂了似的。

    他爱怜地用嘴碰了碰小叶宝,语气无力:“真抱歉,乖宝,阿爸好像不行了。”

    小叶宝焦急地朝着他嘶鸣,用嘴拱他:“阿爸,阿爸。”

    叶臻全身都在发抖,他大概没救了。

    试图努力站起来,可压根没力气。

    就在他以为今晚要死在这里的时候,突然听到了熟悉的嘶鸣声。

    叶臻一愣,这跑车似的响亮嘶鸣声,他好像在哪里听过?

    不像米迦,也不像塞雷。

    他愣愣地眨眨眼,回头朝着声源方向望去。

    并没有看到什么身影,他想着,大概是他被折磨出错觉了。

    他又回过头,搭在深草里,小叶宝在他身边躺了下来,靠在他的脖颈上。

    猛然间,又传来一声马儿嘶鸣声,距离好像越来越近了。

    叶臻有点茫然:“乖宝,你听没听见声音?”

    小叶宝在他身上蹭来蹭去:“呜呜。”

    叶臻以为自己的幻觉,抬起头仔细又听了听,发现有响亮的马蹄声,他想着,难道是柏沙尼带塞雷过来了?

    可塞雷不是这个声音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