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街书屋目录

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妈妈(快穿) 第7章 漂亮软O汗血宝马

时间:2022-06-18作者:香酥牛排

    _: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妈妈(快穿) 第7章 漂亮软o汗血宝马

    哪有什么一劳永逸啊,兰斯真的太天真了。

    就算是以最终极的标记方式,也短暂地维持不了多久。

    而且他们动物和人类不一样啊,人类或许一次就能完成标记任务,但他们动物,不是那么容易的。

    一次肯定是不行的,有的动物结合热期会持续1~2个月。

    而他们马匹的结合热期,会持续一整个发情周期,而马儿的发情期一个周期大概需要7天左右。

    也就是说,他要连续标记兰斯一个星期,才可能成功。

    狄龙内心是愿意的,他都准备好了,毕竟他4岁半就成年了,一直单身状态,也不是种马,瓦勒尔都会定期给他打抑制剂,不至于让他发情期难受。

    现在8岁了,比兰斯大了3岁半,他是没有问题的。

    有问题的是兰斯,他怕兰斯承受不了这样的痛苦,所以还是等巴蒂尔发现,给他打抑制剂吧。

    狄龙的良心有点过意不去,骗兰斯这样单纯的马儿,他总觉得良心不安。

    所以狄龙说了实话:“对不起兰斯,我骗了你,其实没有永久标记的说法,只会让你暂时推迟结合热期,可能这次完成,一年之内你不会再进入这个状态。”

    当然了,前提是怀孕的情况下,狄龙还是保留了。

    不怀孕的话,过不了多久,兰斯会继续这个状态,直到怀上崽子。

    单纯如叶臻,本就不太懂abo的世界,狄龙说什么他就信什么,都这个时候了,狄龙还跟他耐心地解释这个标记问题,这下叶臻更信任狄龙了。

    他又顺着兰斯漂亮的脖颈蹭上去,兰斯的腺体还没隐藏起来,依旧在释放花香味的信息素,这太让马上头了。

    兰斯连信息素都是马喜欢的味道,怪不得让他这么快沉沦。

    他又咬了兰斯的腺体,将自己的信息素注入,兰斯看起来好多了。

    疼痛和一种别样的感觉混杂,叶臻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就是觉得自己身体里的不舒服,稍微有点缓解了。

    狄龙到底没进行另一种方式的标记,他咬完腺体之后,就靠在他的头边,跟他说话。

    “我不想让你后悔,也不想作为你的朋友标记你,兰斯你得喜欢我,我才能标记你,我给你做了临时标记,等巴蒂尔醒了,给你打抑制剂吧。”

    兰斯回头蹭蹭他:“狄龙你怎么这么好啊?其实,我挺喜欢你的啊,我只让你这样对我,不是么?”

    狄龙的心跳有点快:“可我要的不是你对朋友的喜爱啊,我想让你把我当另一半,另一半你懂吗?”

    兰斯停下蹭他的动作:“狄龙,你说过只是好朋友的,你也跟他们一样吗?”

    狄龙沉默了。

    兰斯又说:“把你当朋友,才信任你,你要是跟他们一样,那我可就不喜欢你了。”

    狄龙:“……”

    兰斯拱了拱他的脖颈:“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不是吗?”

    狄龙声音低沉:“是。”

    兰斯说:“那就对了,他们都想让我怀崽子,只有你不想,所以找你标记,我才放心啊。”

    狄龙:“……”啊,兰斯不是这样的,你找我标记,你也会怀孕,我要是让你怀不上,那我才有问题啊。

    但狄龙没解释。

    兰斯问:“是不是这样?”

    狄龙咳嗽一声:“咳,是这样。”

    天真的兰斯,觉得自己可聪明了,他就说自己理解的没错吧。

    所以他再次邀请:“狄龙,我准备好了。”

    第三次邀请了,狄龙要是还无动于衷,那他就真对不起兰斯。

    所以这次他下了决心。

    可事与愿违,事实总比狄龙想地要困难很多。

    还没开始,兰斯就开始哭了。

    叶臻见狄龙不标记了,脖子上的感觉也好了不少,有点疑惑,但他没问。

    狄龙给他做了三次临时标记,兰斯的腺体才慢慢地下去,隐藏起来了。

    如果这个时候开灯,或者有光照进来的话,兰斯身上绝对是鲜艳的金粉色。

    那是一种很漂亮的颜色,是汗血宝马特有的颜色。

    可是娇养在庄园里的贵族娇马,始终柔弱不能自理。

    狄龙深有体会。

    终于熬到了天亮,巴蒂尔前来看望兰斯和狄龙,见他俩相安无事,便吩咐仆人添好料草,中午带兰斯和狄龙出去晒会儿太阳。

    狄龙想告诉巴蒂尔,兰斯结合热期了,但他的语言巴蒂尔听不懂,他只得放弃。

    兰斯问狄龙:“打抑制剂会疼吗?”

    狄龙回答:“当然会疼,而且结合热期,没有alpha名马给你标记,每天都要打好几针。”

    叶臻听到就害怕,他最怕打针了。

    小的时候在孤儿院,一感冒就会有医生来打针,那手法实在让叶臻记忆犹新,所以他都一般不敢感冒,感冒了也要假装自己没事,除非严重的时候被发现。

    他记得有一次最严重的,他高烧没让人知道,被发现之后,打了一个多星期的针,那一个星期,基本上是连坐着都是困难的。

    所以打针这个词,对叶臻而言比猛兽还可怕。

    后来八岁以后,被送到孤岛参加驯兽师的训练,他终于摆脱了感冒要打针的宿命,可是却迎来了生死之搏的驯兽师生涯。

    他这样一个人,竟然在那样残酷的竞争中活了下来,真是不容易。

    狄龙内心被兰斯影响地很不安,只能蹭兰斯漂亮的毛发。

    “都怪你,撩了不负责,我现在不知道要怎么处理你才好。”

    “我没有撩你啊狄龙,我才不撩你。”

    狄龙没回答他,却想着,你是撩而不自知。

    这种漫不经心的撩,最让他难熬了,明着撩他还能忍,但兰斯撩而不自知。

    明明对他做了那样的事,却还一副天真又烂漫的无辜样子。

    兰斯真的什么都不懂啊,他甚至不知道omega是什么东西。

    狄龙都想着,幸亏这家伙落在了他的手里,不然这么单纯,以后怎么办?

    事实上,兰斯就算不遇到狄龙,他这一辈子都是巴蒂尔的掌上明珠,除了在结合热期的时候,给他找不同的名马alpha之外,他不会受任何的苦。

    他一辈子的使命就是被娇养,然后诞下名马的后代,为巴蒂尔筛选更优良的马驹,好满足巴蒂尔收藏名马的癖好。

    叶臻不知道狄龙在想什么,狄龙蹭他,他就回蹭,几个来回之后,狄龙咬他,叶臻吃痛:“狄龙,别咬我。”

    狄龙的声音低沉冷静:“兰斯,今晚继续标记吧,总会成功的。”

    单纯而又天真的汗血宝马,心头一热,心想着,狄龙真是太在乎他了,还在想着他没被标记的事情。

    “狄龙,你真好。”

    “只对你好。”

    “那你以后有另一半了,怎么办?”

    “我不要另一半,我要做你的好朋友。”

    “这……是不是太耽误你了。”

    “一点都不,我很乐意,我的小兰斯。”

    狄龙的宠溺溢于言表,叶臻信了。

    这世上,没有比狄龙更好的马儿了。

    他们一定会成为这世上最好的朋友。

    “狄龙,你知道恋爱是什么感觉吗?”

    “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和兰斯的友情深厚。”

    “好巧,我也不知道,我也只知道友谊。”

    “那我俩,应该算很好的友谊吧。”

    “嗯嗯。”

    何止是这世上最好的友谊,狄龙想着,我还会是这个世上,你最喜欢的名马,你这辈子应该只有我一匹名马做你的alpha。

    不仅如此,你会生下我的崽子,做我的老婆,这种友谊,我们要维持一辈子。

    “兰斯,你真的很漂亮。”

    “狄龙也不错啊,很帅。”

    “还很可爱。”

    “嘿嘿,你别夸我。”

    “我就夸你,只夸你。”

    这一天显得格外漫长。

    狄龙真感谢兰斯,每次都是半夜释放信息素,昨晚临时标记了三次,就维持了一天,半夜兰斯又不行了。

    狄龙知道该自己发挥作用了,他也知道机会可能就这一次,如果不把握住,他和兰斯以后都不会再有机会。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狄龙还是失败了,并不是因为他不行,而是兰斯会哭。

    还没开始,兰斯就开始哭了。

    他还是太在乎兰斯的感受了,兰斯觉得不舒服,他就不会继续。

    他哄了兰斯半天,终于给哄住了,又给他做了临时标记,兰斯才稳定了下来。

    他卧在马槽旁边,跟他说话的语气都带着哭腔。

    “狄龙,当一匹马,怎么这么难啊?为什么当动物还要这么难啊?太可恶了,我不要当马了。”

    “唉,兰斯,如果能够选择,谁愿意当一匹马,但没办法,这就是我们的命。”

    “我不喜欢这样的生活,我迟早会逃走的。”

    “你逃走不了,巴蒂尔不会放你走,而且你逃走的话,你还是逃不过这个特殊期,只会让你面临危险。”

    听了狄龙的话,叶臻的心理防线又被攻破了。

    “呜呜呜,当一匹马太难了,太难了,谁能救救我呀。”

    “兰斯,别哭了,这不是有我吗?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呜呜呜,狄龙,幸亏有你,呜呜呜。”

    要是没有狄龙,他要怎么办呀?

    他感觉自己压根活不下去的感觉,这两天的折磨,让他都有一种随时要嗝屁的恐惧。

    如果能一命呜呼那更好了,他就不用受这些折磨了,可难就难在,一时半会死不了。

    当驯兽师年纪轻轻就被丧尸撕碎咬死了,那种恐惧还没消散,却又摊上这种事。

    叶臻表示,活着它实在太难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