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街书屋目录

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妈妈(快穿) 第6章 漂亮软O汗血宝马

时间:2022-06-18作者:香酥牛排

    _: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妈妈(快穿) 第6章 漂亮软o汗血宝马

    兰斯淡金色的毛发看起来质感特别好,光泽性强,又似带着春日里的花香,这让狄龙忍不住地深嗅了一口,有些口干舌燥,然后顺着他的脖颈蹭了上去。

    他真的以为自己不会败在兰斯那副高贵的气质之下,却败在了他的不谙世事上。

    没有任何一匹马会像兰斯这样单纯,即使是母马,也知道一个成年alpha的示好代表着什么,也知道这样做意味着什么,但兰斯不知道。

    他甚至非常信任狄龙地,把自己细长漂亮的脖颈抬起来,主动给狄龙蹭。

    这是任何一匹名马都没有的特权,这让狄龙心里升起了一种满足感和征服感。

    他下意识瞥了一眼对面的米迦,但见米迦眼神敌视地看着他。

    狄龙更得意了,他从未因为这种事而得意过,可兰斯不抗拒他,甚至让他蹭漂亮的脖颈,狄龙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自豪感。

    小样们,兰斯虽然娇气,但眼光不错,眼光真不错。

    狄龙的个头比兰斯高一点,身上的肌肉也十分发达,因为他是一匹参加过比赛的马,以后还要和瓦勒尔继续上赛场,他的身体素质倍儿棒,如果不曾受伤,夏季赛陪着瓦勒尔逐梦的依旧会是狄龙。

    不过狄龙也感谢这次受伤,如果他不曾受伤,他不会遇到被娇养在庄园里的兰斯。

    叶臻的单纯和不谙世事是与生俱来的,这和他的经历有关。

    他虽是个驯兽师,但死的时候也才20岁不到,他从小就被丢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岛上参与训练,小岛上到处都是猛兽,能活下来的,才能胜任组织的任务去做一名合格的末世驯兽师。

    末世的猛兽,多多少少都是一些进化过的怪物,要么就是感染了丧尸病毒。

    叶臻从小没有朋友,也没感受过温暖,他们被投放到小岛上之后,都是自主求生,他可以毫不眨眼地杀掉一头猛兽,但他从来都不懂感情是什么。

    亲情、友情、爱情……他都没经历过,所以不懂。

    入世当驯兽师之后,才开始渴望友情,也交到了几个和他一样作为驯兽师的朋友,但他们之间都只有友情,也很淡然,他没感受过爱情。

    所以他把狄龙对他的示好当友情,因为狄龙跟他说过,不喜欢他,不会和他生崽子,他才放下戒心。

    他没和人谈过恋爱,更别说和名马了,他更不会和名马谈恋爱,也不会给名马生崽子。

    这个时候狄龙的开导和安慰来地恰到好处,好朋友之间确实要互相帮助,狄龙是个合格的朋友。

    叶臻对狄龙放下了戒心,但对其他名马的警惕性很高,他抗拒每一匹名马,除了狄龙。

    巴蒂尔了解了他的情况后,十分地无奈且惋惜,但他珍爱兰斯,疼爱兰斯,很考虑兰斯的感受。

    于是在阔别了许久之后,狄龙又迎来了和兰斯同住一个马棚的日子,他表面上显得十分淡定,但他知道,这意味着,其他的名马都已经失去了竞赛的资格。

    以后来兰斯的马棚里,是他的特权。

    但单纯的兰斯还十分抱歉,跟他说:“对不起啊狄龙,巴蒂尔以为我们俩在谈恋爱,才把你也关了进来。”

    狄龙淡定地回答他:“没关系,作为你的好朋友,应该承担这一切。”

    兰斯愧疚地蹭蹭他:“谢谢你。”

    狄龙用吻部触碰兰斯的吻部:“不客气。”

    那同住在一起,必然是干什么都在一起。

    狄龙后腿的伤在好转,他的后腿能着地了,但不能踩地太实。

    再普通马棚里的时候,他们撒尿排泄都是直接在马棚里进行,可是在兰斯的马棚里,狄龙知道不能乱来。

    有固定的小便和大便池,他看过兰斯上厕所的样子,十分地讲究。

    为了给兰斯留下好印象,狄龙也学着用那高端的便池。

    但最近不知道为什么,他很少看到兰斯上厕所。

    他也没敢问,毕竟太多余了。

    结果他发现,兰斯是因为他在马棚里,所以害羞。

    每次上厕所都是晚上,他闭目养神的时候。

    这个夜里,狄龙卧在兰斯的“床”上,睡意正浓,就听到了流水的声音,他微微一睁眼,见兰斯在小便,屁股对着他。

    狄龙低垂着眼眸看着他尿完,好像怕他发现似的,兰斯还回头看了他一眼,他赶紧闭上眼睛。

    一股浓郁的尿味在马棚里弥漫开来,狄龙心想,这是憋了多久啊。

    说实话,叶臻确实不太习惯和名马一起生活,如果他真的是一匹马,他完全可以不去顾虑这些东西。

    上次和狄龙同住一个马棚里,他就备受煎熬,狄龙显得很正常,只有他显得很尴尬。

    现在也是这样,他不敢当着狄龙的面拉撒。

    感觉很不礼貌。

    狄龙好像也知道他被这个事情困扰,和他一起吃饲料的时候,狄龙会主动跟他说:“你不要有负担,我们都是一样的,你不要憋着尿,该吃吃该拉拉,别憋出病来了。”

    叶臻没答话,但他身上的毛发变成了浅粉色,狄龙猛地一回头,就看到他全身的血管都要爆出似的。

    兰斯害羞了,我的天呐。

    狄龙就着嘴里的饲料,又咽了咽口水,轻声唤他:“兰斯。”

    兰斯吓得一惊:“啊?”

    狄龙主动蹭蹭他:“没关系的,我不会笑话你,你看我和你一样啊,你不要憋着。”

    兰斯这才深深地出了口气:“好。”

    狄龙问:“你和他们相处的时候,也一直憋着?”

    兰斯点头:“等他们走了,我才会上厕所。”

    狄龙心里一揪:“在我面前,你不用那样,我们不是好朋友么?”

    兰斯点头:“好。”

    或许是被狄龙开导了,兰斯确实自然了很多,也放地开了。

    因为他看到狄龙也没有负担,他告诉自己,狄龙是好朋友,好朋友之间不用这样尴尬。

    虽然这样想着,可是每次被狄龙盯着上厕所,他还是不自在。

    所以他想拉粑粑的时候,就叫狄龙别看他。

    狄龙也很识相地移开视线,但他的身体,他的心,都要随着兰斯的行为,躁动起来了。

    他是一匹成年的alpha公马,瓦勒尔说要给他找个omega,一直没有提上日程,他也没把这件事当回事,还想着,以后如果能在赛场上遇到中意的omega,他去追求也不错。

    毕竟他喜欢在赛场上驰骋的飒爽身影。

    他从来没想过,会看上一匹被娇养在庄园里的贵族娇马。

    他甚至在想,兰斯这么单纯的性格,要是被别的马骗了怎么办啊?

    渣马多的是,他突然不愿意看到兰斯被渣了。

    见兰斯上完厕所,走向了马槽,低头吃起了青草。

    狄龙也凑过去,主动蹭了蹭兰斯,兰斯仰起头,任由他蹭。

    “兰斯。”

    “嗯?”

    “你的结合热期什么时候到啊?”

    “不知道啊,我没经历过。”

    “没关系,有我在,别害怕。”

    “好。”

    叶臻真的感谢狄龙,狄龙的开导让他没那么惧怕结合热期了,狄龙说,如果他真的挺不过去,会帮他的。

    这白天刚说着,晚上叶臻就不对劲了。

    阿威刚好请了假,回家了,巴蒂尔只是在天黑之前来看过他和狄龙,吩咐了仆人,多注意兰斯的马棚,那仆人住在马棚外面,也粗心大意,睡着之后,雷打不动。

    狄龙正眯着眼,突然闻到了一股花香味,像极了春日里刚绽放的花朵,还带着青草的清香。

    狄龙瞬间清醒,看向了另一边的兰斯。

    叶臻感觉自己不对劲,但没有醒来。

    他感觉鬃毛下的某个部分,痒地出奇,还有点疼。

    他回头碰了碰,但毫无作用。

    他不得不起身,寻求狄龙的帮助。

    他走向了狄龙,狄龙猛地一下就起来了。

    叶臻低着头,凑到狄龙身边:“狄龙,我脖子痒。”

    根据狄龙的经验,这信息素味道泄露,必然是兰斯的结合热期到了。

    他的心跳有点快。

    安慰兰斯:“别怕,我给你看看。”

    花香味越来越浓,他顺着兰斯的脖颈闻上去,果不其然,掩藏在金色鬃毛下,一个腺体红肿地露出了头。

    狄龙咽了咽唾沫:“兰斯,你结合热期到了。”

    叶臻当即被吓了一跳,他问狄龙:“要怎么做?”

    狄龙犹豫了会儿,回答:“要标记。”

    叶臻全身呈现出了血红色,比以往显得颜色更深了一些,他感觉备受煎熬。

    “狄龙……”

    “啊?”

    “难受。”

    “兰斯,需要我给你标记吗?”

    “标记了就不难受么?”

    狄龙认真地科普:“如果临时标记的话,大概几个小时会持续一次,你会受不了,永久标记比较好一点。”

    单纯的汗血宝马叶臻,四肢都软了,有当场倒下的趋势:“那永久标记?你帮我么?”

    狄龙高大的脖颈蹭着叶臻的:“你还有更好的选择,选择你喜欢的名马alpha。”

    叶臻的两条前腿跪了下去,撑不住了:“狄龙,你说过帮我的。”

    狄龙深深地吐了几口气:“那你不要后悔,万一怀孕,也不要怪我。”

    叶臻的两条后腿也倒下去了,整个马身趴在了地上:“不会怪你。”

    狄龙走到他身边,又嗅了嗅他的腺体:“那我给你永久标记了,兰斯。”

    痛苦的兰斯全身都在发抖:“好,谢谢。”

    狄龙小心翼翼地找到兰斯趴下的位置,嗅到他的腺体,轻轻地碰了碰,兰斯狠狠地抖了一下。

    “狄龙。”

    “啊?”

    “脖子痒。”

    “等着,我在找位置。”

    “好。”

    狄龙又道:“后腿能站起来么?”

    叶臻试了试:“不行,太累了。”

    狄龙只得想办法:“没事,你就那样卧着吧。”

    他来想办法。

    叶臻感觉狄龙从他旁边卧了下来,他的马头搭在他的脖颈上,碰到了他发痒的一处。

    叶臻脑子一混沌,身子都直了。

    狄龙的牙齿咬在了他的脖颈上,他疼地想叫,但很快,丝丝凉凉的感觉从脖颈处传来。

    叶臻觉得舒服了很多。

    “狄龙。”

    “啊?”

    “我好了,舒服点了。”

    狄龙不得不放弃永久标记:“那就好,可是维持不了多久的,兰斯。”

    叶臻感觉像是跑了几千米似的,累地头搭在地上。

    “狄龙。”

    “嗯,在。”

    “这感觉好奇怪。”

    “有什么奇怪?”

    “你咬我,我竟然感觉到舒服。”

    “那就好,因为我是alpha。”

    狄龙不得不将自己的“宝贝”收起来。

    叶臻感觉他移开了,却是回头问:“不标记了吗?我想一劳永逸,狄龙,你会帮我对吗?”

    狄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