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街书屋目录

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妈妈(快穿) 第4章 漂亮软O汗血宝马

时间:2022-06-18作者:香酥牛排

    _: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妈妈(快穿) 第4章 漂亮软o汗血宝马

    叶臻知道狄龙误会他了。

    他只是担心狄龙的伤势,毕竟昨天那样危机的情况下,狄龙舍生忘死地救了叶臻一命,导致狄龙的伤势加重。

    他心里过意不去,才决定跟狄龙好好地相处,关心他一下,结果这黑马开口就是老直男马了。

    难道对他表现地关心一点就是想和他生崽子吗?什么逻辑?

    当然了,叶臻不能用他一个人类的思维去衡量一匹马,所以他原谅了狄龙脱口而出的不礼貌言辞。

    虽然如此,为了不让狄龙误会,叶臻还是跟他解释了:“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我是为了昨天的事情向你道歉,也向你表示感谢,但我并没有想和你生崽子的意思。”

    狄龙听到叶臻的解释后,也没什么表态,兀自低头吃起了马槽里的青草和饲料。

    他低着眼睛,没敢看兰斯。

    兰斯被他的主人拴在马槽边,这让狄龙感觉到不自在。

    鼻翼间好像都是兰斯身上的气味,他身上的气味和这普通马棚里的气味不一样。

    普通马棚里各种排泄物和草料的味道混杂,因为马槽那边是开通露天的,可以让空气流通进来,所以马棚里的味道也不是很难闻。

    又加上他们马儿都是吃草的动物,只要不闹肚子,仆人又一天一打扫马棚,毕竟都是名马,所以生活环境还算可以。

    但狄龙见过兰斯的生活,他住过兰斯那极其奢侈的豪华马棚,那个马棚里,不仅仅大小便的池子都是分开的,还格外地宽敞。

    就在马槽边上,还有个铺着棉绒地毯的“床”,兰斯真是被巴蒂尔娇养出来的。

    他身上甚至都没有马身上难闻的气味,他身上的毛发基本上每天都有专门的保洁清理,喷上香喷喷的香水,漂亮的淡金色毛发,被风一吹,散发出的香味,仿佛春日里刚冒头的青草芽,带着清甜的气息。

    好几次狄龙都闻到他身上与众不同的香味,和这群名马格格不入。

    他又娇,又香,还漂亮。

    但太娇的东西,总是容易坏。

    狄龙这样想着,像兰斯那样娇弱的娇马,以后如果有了alpha,估计都怕被弄坏了。

    可是每次有兰斯在的地方,他的眼神总是下意识地就朝着兰斯看过去,他想控制自己的行为,想假装兰斯影响不了他,但最后始终都败下阵来。

    有兰斯在,他根本无法去注意别的东西,这让狄龙显得很懊恼,焦虑。

    明明不是他喜欢的样子,可还是会忍不住多看几眼。

    就像现在,巴蒂尔不知道去干什么了,把兰斯拴在他的马槽边,左邻右舍都激动不已地跟兰斯打招呼。

    可兰斯一双澄澈的大眼睛,看了他们几眼,又惊恐地移回视线看向狄龙。

    沉稳的黑马低着头吃着草,他深黑色的鬃毛随着他吃草的幅度,一动一动的。

    这是叶臻第一次认真打量黑马,说实在的,黑马的颜值很高,关键他的鬃毛不知道是人为的还是自来卷,落在强有力满是肌肉脖颈上的黑色鬃毛,像一个贵族男人烫了卷发似的。

    前面的“刘海”遮住了他的一只眼睛,他全身的毛发黑亮,身上的肌肉很发达,看地出来是一个常年运动的马中王者。

    不过看着他那长到遮住眼睛的“刘海”,叶臻都想给他把毛发扎起来。

    狄龙的身价应该很高的,毕竟刚和他的主人瓦勒尔拿到了全国马术春季赛的冠军,如果他不曾受伤,应该会进击夏季赛和秋季赛,甚至国际赛。

    叶臻还是希望他能尽快好起来,去和他的主人逐梦。

    狄龙的马生应该过地很有意义,他这样想着。

    他的身躯因为常年锻炼的原因,十分健壮,比这一排马棚里的所有的名马看起来都要高大,四肢都要比其他的马儿粗一点。

    一眼望去就感觉他很有力量。

    他低头沉稳的样子,像极了神话故事中的天马。

    如果叶臻是人,用人类的眼光去衡量狄龙,狄龙也是马中男神级别的存在。

    叶臻移开目光,他这样打量狄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但事实上,叶臻在狄龙面前是有些自卑的。

    如果他能选择,他宁愿选择像狄龙一样当一个看起来十分健康且能吃苦的马。

    而现在的他,却只能是所有人和名马认为的“娇气包”。

    叶臻并不想自己成为娇气包,可是他的命运已经这样了,除了成为一匹被娇养的汗血宝马,他的生活好像毫无意义。

    而他接下来毕生的使命,就是给一个类别为alpha的名马生下崽子。

    不,那不是叶臻想要的生活,他绝不要给任何名马生崽子。

    他是个直男灵魂啊,给公马生崽子是什么鬼啊,完全就颠覆了他的认知。

    鼻翼间都是狄龙嚼出的青草味,叶臻也忍不住想来一口。

    刚低头,狄龙突然冷不丁地抬眼,两匹马四目相接,一时间空气都显得有点静谧。

    娇美的汗血宝马眼中闪过一丝羞怯,却像极了森林深处突然撞入视线的小鹿,不谙世事的懵懂模样,竟是显得十分娇憨可爱。

    这样的娇马,哭起来一定很带感吧。

    明明马儿的长相差不多都一样,可偏偏兰斯就能让狄龙感觉到他的五官比一般的马儿漂亮。

    他见过很多名马omega,没有一个在长相上能和兰斯相比的。

    真是离谱,狄龙想着,明明都是一张马脸,长脸,可为什么他会觉得兰斯长得漂亮?

    是因为他一身金灿灿漂亮的毛发么?

    好像也不是,就算换个毛发颜色,兰斯依旧是马里面的奥黛丽赫本。

    狄龙的心跳漏了一拍,他假装镇定地移开视线,不再注视他。

    叶臻也再没敢看狄龙,一直朝着庄园城堡的方向。

    奇了怪了,他刚才和狄龙目光接触的时候,像是被电了一下似的。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奇怪的感觉,但不知不觉地,脸上竟然有点发烫。

    没敢再看狄龙,免得再让狄龙误会。

    就这样一直僵持到了巴蒂尔带着兽医来。

    兽医给狄龙检查伤势,要给狄龙消肿放脓,狄龙倒是安静,没有像一般的马匹一样闹腾,竟是忍着疼,让兽医把脓液和脓血放完了。

    兽医告诉巴蒂尔:“不能再让它的伤势加重,不然这后蹄子是真的要废了。”

    巴蒂尔胆战心惊地应着:“我以后一定注意点。”

    兽医给狄龙放完脓血又消了毒上了药,给他将伤口包扎起来,又叮嘱道:“不要把它和其他马匹放在一起,在它后腿还不能落地之前,禁止一切活动,就让它在马棚里待着。”

    巴蒂尔应着,叶臻甚至都能想到狄龙接下来无聊到发霉的生活了。

    但狄龙一声没吭,没有任何的怨言。

    或许他也知道,自己待在马棚里是最好的结果了吧。

    狄龙一受伤,叶臻也很少在牧场见他了,巴蒂尔为了不让类似的事情发生,他开始让兰斯和那些名马单独相处。

    一天换一匹,直到兰斯找到喜欢的。

    于是在马棚里养伤的狄龙,就看到庄园的仆人一天从马棚里拉走一匹名马,第二天又送回来。

    像极了皇帝选妃的样子。

    马棚里总共十五匹名马,加上狄龙总共是十六匹。

    但狄龙已经被排除在外了,狄龙以为他也在内,还心想着,等轮到他的时候,他要怎么才能伪装地自己很镇定?

    他在第九个马棚里,轮到他的时候已经是八天后了,这八天里,他没见过兰斯。

    很奇怪的一种心情,他竟然渴望和兰斯见面。

    哪怕看一眼也行?

    狄龙不断地问自己,喜欢兰斯那样的么?

    不,他否定了,不喜欢。

    兰斯太娇了,他一直这样想。

    可是第九天的时候,本来是轮到他了,可是仆人却越过了他,到了他的邻居旁边,把邻居的门打开了。

    狄龙直接看不懂了,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一马一天吗?为什么把他越过了?

    他等了九天啊,机会就这么没了?

    过分了啊!

    原本心无杂念一心养伤的狄龙,突然暴躁了起来,在马棚里朝着仆人和邻居嘶鸣。

    那仆人愣了一下,问:“狄龙你需要帮助吗?我帮你叫兽医来?”

    狄龙的语言人类听不懂,他的邻居白马懂了。

    白马边走边看了一眼狄龙,问:“上次你和他待了许久,你不是说兰斯不喜欢你这样的么?所以你挣扎干什么?不如省点力气,养好你的伤。”

    闻言,狄龙才愣住了,停下了自己暴躁的行为。

    确实,兰斯不喜欢他这样的,他去了也没用。

    可是和兰斯说说话也好啊,他都快憋死了,这旁边都是一群alpha名马,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也没什么好看的。

    看他们不如看兰斯。

    狄龙懊恼地想,兰斯陪他解解闷也行,他都快无聊死了。

    就这样,他和兰斯相处的机会没有了,他又趴卧在地上,继续无聊。

    可没过多久,他的邻居白马就回来了,狄龙看了他一眼。

    白马被仆人又拴在了马棚里,狄龙努力起身,头伸到马槽外,问他的邻居白马:“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白马语气落寞:“我也没机会了,兰斯不喜欢我,我还没进去,就被他吼出来了。”

    狄龙幸灾乐祸,心里舒坦了:“他谁都不喜欢,他不会找alpha的。”

    正幸灾乐祸着,那仆人拴好白马,竟然打开了他的马棚,把他的缰绳解开了。

    狄龙很不解,白马也很不解。

    仆人把狄龙牵出了马棚,白马不解地问:“你不是也被淘汰了吗?”

    狄龙的心瞬间像要飞起来了,终于轮到他了对吗?!

    他的语气都轻快了“我是被淘汰了,可我和他是朋友。”

    白马:“……”

    狄龙才不会表现出自己十分开心的样子,他神色沉稳,非常淡定。

    直到仆人把他牵进了兰斯的豪华马棚,他远远地,一眼就看到了在马棚边朝着他看过来的漂亮娇马。

    那一刻他在想,其实让兰斯当omega也不错,因为他的心,在看到兰斯的那一刻,好像要飞起来了。

    哪怕就远远地站在那里,看一眼兰斯,他都觉得十分有趣。

    嗯,有趣。

    就在他以为自己又要和兰斯住在同一个马棚,都想好了几天未见后的开场白时,仆人把他牵去了兰斯对面的一个马棚。

    狄龙:“???”

    嗯嗯嗯?什么意思?不是让我来侍寝相亲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