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街书屋目录

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妈妈(快穿) 第1章 漂亮软O汗血宝马

时间:2022-06-18作者:香酥牛排

    _: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妈妈(快穿) 第1章 漂亮软o汗血宝马

    英国著名的贵族庄园内,一群人聚在一个豪华的马棚里,正激烈着商讨着什么。

    然而仔细看的话,这马棚属实建造地比皇宫还要豪华。

    而里面,却只住着一匹马,一匹金贵的汗血宝马。

    有女兽医安抚庄园的主人:“我亲爱的巴蒂尔,兰斯只是有点小感冒,不要这样紧张好吗?你这样搞地好像他已经活不了的样子。”

    庄园的主人巴蒂尔满脸担忧的样子,看起来十分焦急:“可兰斯不吃不喝已经两天了,我十分担心他的状况。”

    原来这围了一圈的人,不是什么神秘的人物,而是一群兽医。

    他们围在豪华的马棚前,看着趴卧在马棚里无精打采的汗血宝马兰斯。

    这是一匹全身色泽金黄的马匹,全身上下的毛发细腻亮丽,简直就像上帝雕刻的艺术品,长足细颈,它微微仰着头闭着眼睛,看起来是十分地不舒服。

    身上因为发烧,导致红色的血管外溢而露出一种金中带粉的色泽,让它看起来十分地美丽动人。

    这是一种在全世界都极其稀有的马种,汗血宝马,全世界数量加起来也就不到2000匹。

    他们以极其珍贵的数量,被世界称为马中的“兰博基尼”“法拉利”“劳斯莱斯”等等。

    事实上,这种纯种血统高贵的马匹,价值远比那些冷工具要值钱地多。

    因为太过珍贵和稀有,庄园的主人巴蒂尔不但把它精心保养着,还把庄园的名字都改成了这匹马的名字:兰斯庄园。

    这个庄园里豢养着许多名马,但没有一匹名马能和眼前这匹马相媲美。

    这是巴蒂尔花了很大的代价,从土库曼斯坦弄来的国宝,血统特别纯,是真正的马中贵族。

    尽管他已经十分谨慎小心,却还是让兰斯感冒了,高烧了两天,束手无策。

    巴蒂尔十分自责。

    末世驯兽师叶臻一睁眼,就见自己身边围着一群英国人,有人摸他的头,有人摸他的尾巴,甚至还有人在摸他的肚子。

    而他还处于为了救一个小女孩而被丧尸分食的疼痛和恐惧中,一时间不知道眼前是什么情况。

    他想挣扎一下,这才发现四肢酸软没有力气,他听懂了这些人的言论。

    “体温稍微降下去了,应该很快就会没事了。”

    “不得不说,兰斯是真漂亮啊,这亮丽无比的色泽,简直让人移不开目光。”

    “突然了解那些喜欢动物的变态了,如果是兰斯,我真的可以不要人这个身份。”

    叶臻还没明白过来什么情况,想说一句话,却发出了马儿的嘶鸣声。

    叶臻:“……”

    随着他的一声嘶鸣,周围的人都激动了。

    “哦,我可爱的宝藏男孩,你可算是可以回应我了,good boy!”

    一个中年男人抱住他的头,在他的脸上又是亲又是吻地,这让叶臻一时间处于了懵逼的状态,他不断地躲避着男人的亲吻,瞥眼才发现,自己身处一个豪华的马棚。

    没错,是马棚,虽然室内装修地富丽堂皇,但确实是个马棚。

    他见过这样的马棚,但也只是以游客的身份见过。

    要进去观光,还得花费钱财买票,票价还贼贵。

    这样的马棚只存在贵族庄园里,一般都豢养着世界上著名的名马。

    末世丧尸爆发,一群名马感染了丧尸病毒,咬死了不知道所少人。

    作为驯兽师的叶臻,不畏艰难险阻,走上了驯服或者斩杀这些马匹的道路,但不成想,会因为救一个被丧尸围攻的女孩而搭上自己的性命。

    再一睁眼,他就在这里了。

    周围的人都说着流利的英语,但叶臻都能听懂,他走南闯北半个地球,懂很多国家的语言。

    从这些人的嘴里,叶臻知道了自己目前的状况。

    他知道了一个难以接受的事实:他变成了一匹精贵的汗血宝马,叫兰斯。

    刚才抱着他激动地亲吻的是他的主人巴蒂尔,而他现在是因为感冒,所以四肢无力,躺在马棚里。

    周围的男男女女都是巴蒂尔请来的兽医。

    虽然叶臻很不想接受这件事,但事实已经板上钉钉。

    他短暂地消化了自己变成一匹马的事实,挣扎着站起来,四下看了看目前的环境。

    女兽医告诉巴蒂尔:“要让它多晒晒太阳,出出汗,不能一直待在马棚里。”

    巴蒂尔应着,见兰斯能站起来了,还朝着四周张望,他的心可算是回到了肚子里。

    他应着女兽医的话,道了谢,走出了马棚,边走边安抚兰斯:“我马上就回来陪你,兰斯,你要听话,吃点东西,这里面有你最爱吃的豌豆。”

    叶臻并没有心思听他讲话,他观察了一下周围,这才发现这偌大的豪华马棚里,就他一匹马。

    他低头看自己的蹄子,再弯头看自己全身的毛发和色泽。

    观察完,在心里感慨:好漂亮的马。

    许是因为高烧的原因,兽医给他打了针,他身上正在冒汗。

    而皮薄血管浅是汗血宝马最为出名的特征,他一出汗,全身上下的血管都似乎要爆出毛发,显得他身上透着一层旖旎的红,这才是汗血宝马名字的由来。

    而他这匹马,全身因是浅金色,再蒙上一层旖旎的血管红,让他整匹马看起来金色中透着粉,十分地涩涩。

    但并不妨碍他的漂亮。

    四条腿修长健美,鬃毛亮丽顺滑,连尾巴都像是精心设计过的艺术品。

    叶臻摆了摆自己的尾巴,回头看了看,终是慢慢地接受了自己变成马儿的事实。

    他心想着,既然变成了这样的贵族,他现在开始可以享受安逸了。

    驯兽一辈子,最后变成兽,也算因果轮回。

    巴蒂尔送走了那些兽医,又和另外一个年轻的金发男人回来了。

    他们一边走向叶臻,一边用英文谈论着另外一匹马的状况。

    金发男人说:“这次狄龙受了很重的伤,不知道还能不能重返赛场,我很担心他会因为不能训练而抑郁。”

    巴蒂尔回答他:“瓦勒尔,你不要太担心,你放心去比赛,狄龙我会帮你照顾好,它会没事的。”

    名为瓦勒尔的男子看起来十分悲伤:“我很抱歉,这次不能和它一起上赛场,但我期待他好起来的一天。”

    巴蒂尔一边安慰他一边打开了马棚的门,他解开了叶臻的缰绳,要拉着他出去晒太阳。

    瓦勒尔感慨道:“兰斯真漂亮啊,这样的好马不上赛场真的可惜了,巴蒂尔。”

    巴蒂尔回答:“它是我的宝贝,它只适合娇养在庄园里,任何剧烈的运动都对它不利,它非常娇弱,就前天我带他出去吹了一会儿风,就感冒了,三天都没好起来,今天看起来还好点了。”

    瓦勒尔摇头:“那是因为你太惯着它了,让它经受不住风吹雨淋,像这样纯种的汗血宝马,该是强悍且骄傲的。”

    巴蒂尔回答道:“我的好朋友瓦勒尔,可不敢这样说,它是个omega,比不得马中alpha狄龙,兰斯上不了赛场。”

    叶臻虽然不知道omega是什么意思,但他明白其他的,巴蒂尔的意思是他这匹马十分精贵,一直娇养着,所以不管体质还是性格方面,都十分地娇软。

    叶臻:“……”

    这好像不是什么好兆头。

    听闻兰斯是omega,瓦勒尔的眼神瞬间亮了。

    “我亲爱的巴蒂尔,你知道我的狄龙有多优秀,我愿意为他提这门亲事,我的狄龙也是名马,世界三大品种马之一,阿拉伯马,绝对配得上兰斯。”

    巴蒂尔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虽然你是我的朋友,但打我兰斯的主意,我依旧会生气。”

    瓦勒尔悻悻地耸了耸肩:“你迟早都要给他找个alpha不是么,我的巴蒂尔。”

    巴蒂尔言语淡漠:“那等他性成熟了再说,他还没性成熟,我自然不考虑这些事情。”

    叶臻被他牵着来到了庄园宽阔的草地上,太阳底下,他全身的血管清晰可见,比在室内看起来更清晰。

    他温驯又柔和性子,让巴蒂尔十分喜爱,他爱马如命,为了搜集世界名马,不惜跟妻子离婚。

    他的妻子不喜欢马。

    但巴蒂尔喜欢,也同样遇到了喜欢马匹的瓦勒尔。

    瓦勒尔是个马术职业选手,梦想是带着狄龙进击世界冠军。

    但狄龙在不久前的联赛中,受了伤,他只得把他送到好朋友巴蒂尔这里来,让他帮忙照顾。

    狄龙是纯种的阿拉伯马,也是世界三大品种马之一,其中还包括英国马。

    这些马的起源追溯起来,都要追溯到几千年以前。

    叶臻随着巴蒂尔的脚步,来到了他们口中狄龙休养的马棚。

    狄龙是一匹黑马,他的马棚也很普通,一排的马棚里,还有十几匹马。

    他正低着头嚼着马槽里的青草,听到有人来,抬眼望向了瓦勒尔他们。

    不知道为什么,随着叶臻被牵来这个普通的马棚,马棚里的马匹各个都激动了起来。

    只有黑马狄龙,冷冽地看了一眼叶臻,眼神充满了攻击性。

    叶臻被那眼神吓得下意识扯着巴蒂尔手里的缰绳后退。

    巴蒂尔回头安抚他:“兰斯,不要怕,在这个庄园里,你才是主人,你没必要怕任何马匹。”

    瓦勒尔表示十分伤心:“看来兰斯是不喜欢狄龙,难道我的狄龙真的不配拥有它?看看这一整个马棚的马,哪个能有我狄龙的优秀?巴蒂尔。”

    巴蒂尔笑道:“瓦勒尔你仔细看看。这一整个马棚的名马,都是我为兰斯准备的礼物,他们都是马中alpha,都是为我兰斯而生的,你的狄龙在这一众名马里,太普通了。”

    叶臻十分地不理解,他是匹母马吗?

    马中alpha是什么东西?

    为什么要给他准备这么多的公马?

    他很不能理解,正焦躁不安地扯着巴蒂尔手中的缰绳,却突然听到了陌生的低沉冷漠男声。

    “娇气,我才不要。”

    不是巴蒂尔,也不是瓦勒尔。

    叶臻惊恐地看向正一边咀嚼青草一边朝着他看过来的黑马。

    “???”
小说推荐